第910章 田野捉妖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朝着西北方向,祝明朗找到了那一抹妖异之光消失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农桑城,可以看到那美丽的梯田,如一面一面翠色的镜湖,错落有致的叠放在了这片小丘陵间。

想来这里就是向玄戈神都输送粮食的主要之地了。

祝明朗走在田埂间,看到了许多正辛勤劳作的人,他们的身影零星的分布在田池中,也偶尔可以看见挑着肥料的老汉,在田路上行走,一边走一边哼着歌。

一股浓重的味道飘来。

祝明朗瞥了一眼迎面而来的挑肥老汉。

那难听的嗓音,让祝明朗着实有些佩服这位老汉旁若无人、自我良好的自信。

“老哥,唱得不错。”祝明朗违心的说了一句。

“那是,十来年的功底了,小兄弟可是神民啊,来这儿巡视吗?”嗓音难听的老汉问道。

十来年功底,唱成这样,要不是他身上有着朴质至极的农汉气息,祝明朗能把他当玄古妖附体抓起来,那鬼哭狼嚎……哦,也许能把玄古妖给吓跑。

“不瞒你说,我其实是来捉妖的。”祝明朗说道。

老汉自然是见祝明朗穿着打扮不同,所以才这样问,他放下了挑着的肥料,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问道:“这田里,还能有妖??”

“恩,我看着它消失在这田丘中的,它有可能化成人的样子,也可能躲藏在稻田荫林里,可能它非常饥饿,想等到天黑的时候看看哪户人家没有早归,便将他拖走吃了。”祝明朗说道。

“那可不得了,我赶紧和大家伙说。”老汉倒是很相信祝明朗说的话。

老汉立刻跑到田野间,挨个挨个告知。

但是农户们并不是全部相信。

主要是玄戈神都宁静太久了,他们这里虽然是神都比较偏僻的大郊城了,但也从来没有撞见过什么妖物。

一个来历不明的男子说有妖,指不定他就是欺骗他们,想骗他们大家伙辛辛苦苦一季的耕种钱。

这种江湖骗子还真不少。

危言耸听的和一些小镇、乡里的人说有妖,然后还故意借着天气、异象来说事,其实什么都没有,就是来骗钱的,他们又不是那种乡下愚农,可是玄戈神都的农户,见识广着呢,没那么好骗!

……

“咋办,他们不信。”老汉倒是很热心。

“只能蹲守了,等夜里再说吧。”祝明朗对老汉说道。

“我跟你一起吧,我对这里熟的。”老汉说道。

“妖精有可能会化人。”

“这一带,哪家小孩,哪家媳妇我都认识……”老汉似乎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妥,憨憨的一笑道,“我的意思是,没有我不知道的人,妖怪即便变成了人,也不可能把人的样子模仿的完全一致,有怪异的地方,我立刻与你说!”

“好,很久没有见到您这样的热心城民了。”祝明朗说道。

“之所以都认识,才担心他们有什么事啊,妖精这种东西,怎么可以不提防!”

……

到了傍晚,仍旧有不少农户在劳作。

祝明朗有些纳闷,玄戈神都的整体生活水平是很高的,农民辛勤归辛勤,但不至于艰辛到要耕作到这么晚吧。

虽说玄戈神都有神光庇佑,但终究还是有神辉无法完全驱散的黑暗角落,这都马上入夜了,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在这田野逗留,好歹回城里去啊。

“正值雨水充沛,他们想多开垦一些地,多种一些稻子,辛苦这小半个月,能收成近半年的钱呢,所以他们最近都起早贪黑。”老汉说道。

打着灯笼干活,而且还是披着蓑、淋着雨,仿佛只要做好了这个雨季,就能够彻底发家致富。

祝明朗却头疼了起来。

这样确实给了妖怪可乘之机啊。

唉,不过他们想多赚点钱也是人之常情,玄古妖这种存在,其实想害人的话,一座小小的城墙也未必防得住。

……

祝明朗一直盯着这附近,始终没有看到妖异之光再出现。

祝明朗怀疑,那玄古妖多半是化成人形了。

他利用那个人的皮囊,藏住了自己的妖气。

于是祝明朗让老汉挨个去闲聊,捋出几个明显言行举止与往常不一样的,然后一一调查。

到了夜里,农户们终于各回各家了。

祝明朗与老汉前往了第一家怀疑对象。

那是一位农妇,平日里就是在田野间给大伙们煮茶,大伙每天会给个茶钱,煮茶农户以这个为生。

“李嫂,今天茶卖得怎样?”老汉到了院处,自来熟的问道。

“都不够卖呢,我没准备那么多干净水,于是拿雨水兑了一些茶叶,冲泡给几个……哎呀,有人过来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李嫂眼神不好,这才看到了老汉背后的祝明朗。

祝明朗也是无语。

好一个毒妇,用青雨雨水冲茶,不怕喝出问题来吗!

“她这种行为……”

“她以前也这样干过,是李嫂本人没错。”老汉干笑着说道。

“……”祝明朗也懒得再问了。

妖精化成人形,有些是自己幻化出一个模样,有些是占据其身体,俯身在上面。

前者其实是极少数,因为能够完全化成人的并不多。

后者居多,鬼上身、着魔、被侵占者,都会表现出异于常人的症状,毕竟妖精是无法将人的言行举止完全模仿到位的,再小心谨慎,在与人交谈的过程中都会露出破绽。

这煮茶农妇,就是心黑了点,不是被妖俯身了。

刚要离开,祝明朗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他转过身来,询问这位煮茶农妇,“大婶,你煮的茶,经常不够卖吗?”

“不是最近雨季吗,大家干活干得晚,量是不好算,不过今天多卖了大半壶缸。”煮茶农妇说道。

煮茶农妇在田野里搭了个茶棚,附近农田的耕农累了渴了,都会到她这里来喝上一碗,休息休息。

“大概是多少人的量?”祝明朗问道。

“少说三十个人呢。”煮茶农妇说道。

“那是谁,今天喝得特别多呢?”祝明朗问道。

每个人每天的喝水是固定量的,即便再口渴,再劳作,也不可能超过一个大概的范围。

从煮茶农妇今天卖出去的茶水量,就可以表明一定的问题了。

有人,渴得厉害!

一般被俯身、被侵占了身躯的人,他们要么什么都不吃,要么就会出现暴饮暴食的可怕现象。

“就他家弟弟,葛程,他跟头大水牛似的,每过半个多时辰就来喝好几大碗……”农妇指着葛老汉说道。

葛老汉一听,脸色都变了。

他急忙抓住祝明朗的手,恳求道:“小兄弟,你可要救救我家弟弟啊,他是一个本分老实人,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那妖精怎么就找上他了呢!”

“我们去他家看看。”祝明朗说道。

……

葛老汉和他弟弟葛程很早就分家了,关系有些僵化。

祝明朗和葛老汉到了葛程家时,发现葛程是一个近四十岁的单身汉,家徒四壁,但又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没有院子,只有一间草屋。

屋子里随意的摆放着沾着泥的农具,而这位单身汉农田干完活后,似乎衣服都懒得换,就湿淋淋、脏兮兮的往塌上一趟。

祝明朗让葛老汉在门外等着,自己进去看。

推门而入,祝明朗看到了全身潮湿的葛程躺在那里,身上却像是被蒸煮一样,正冒着白色的气。

这对于一个普通农户来说,典型的中邪了。

而且,他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水缸。

水缸里的水都喝光了。

酒坛里的酒也空了。

葛程不知道喝了多少水,但却永远都不够,他整个人潮湿至极,却看上去呈脱水状。

偏偏青雨雨水,似乎不能解渴,不然葛程应该会在雨中张开自己的嘴,贪婪的饮雨。

祝明朗靠近了葛程。

发现葛程只是中邪,身上并没有被玄古妖俯身的迹象。

祝明朗尝试着用自己的神辉来驱散葛程的邪气,却发现自己作为伏辰正神的光辉,居然无法驱逐这股邪咒。

“这种咒,一般要找到本尊,才可以解决的。”锦鲤先生飘了出来,对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尽管对方状况很糟糕,祝明朗也得询问葛程,今天做了什么,又接触了什么,是否看到古怪的东西。

“水,我要喝水,给我水!”葛程整个人处在一种高烧状的迷糊。

“我是来帮你的,你也不想自己这么痛苦,告诉我,你今天遇到了谁,它对你做了什么。”祝明朗继续质问道。

“我哥……我哥说我被霉鬼缠身,找不到媳妇也是这个原因。他听一高人说,青雨可以除晦去霉,让我喝一大碗雨水……这样,我就能够找到媳妇。”葛程迷迷糊糊的吐出了这番话来。

祝明朗一听,立刻转过身头去看门外躲躲闪闪的葛老汉。

结果,门缝处,祝明朗看到了葛老汉诡异的笑容,然后双手慢慢的掩上了房门。

房门关上那瞬间,这草屋突然间邪气冲天,祝明朗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有一种强大的压制力量将自己困锁在原地,动弹不得,更难以施展出任何神力,包括灵域,都好像被隔绝了,使得祝明朗无法召唤任何一只龙。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