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愚弄人心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明朗很是讶异。

这才意识到,葛老汉十有八九是主动往自己这里凑。

自己察觉到玄古妖进入到了这个农耕城的同时,玄古妖也察觉到了有神明盯上了它。

不愧是被自己认为最睿智的玄古妖啊。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只玄古妖首先躲到了玄戈神都来,确实有些胆大。

其次,它居然主动跑上来帮自己查妖。

其实有那么几个瞬间,祝明朗是没打算放过葛老汉这个嫌疑的,但他扮演得确实非常完美,消除了祝明朗的许多疑虑,尤其是那句,我熟悉这里每一个人。

现在想来,他其实一个都不认识。

他告诉自己那些有关每一个农户家的事,就是他临时编造的,在没有当面对峙之前,他的谎言都不会被拆穿。

“年轻啊,年轻……”葛老汉在门外,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你装得挺像的,那煮茶农妇是怎么回事,她和你一伙的吗?”祝明朗问道。

“那倒不是,不过是我建议她用青雨水冲泡茶叶,给大家伙喝的,喝了之后,能给大家伙带来好运,啧啧!”葛老汉说道。

“你弟弟这症状,就是喝了青雨水,这又是什么邪术?”祝明朗接着问道。

“青雨水冲茶,便是渴死水。喝了青雨茶的人,会一直口干舌燥,无论饮多少都没有用,直到被自己喝下去的水给溺死。”葛老汉在门外,邪邪的说道。

“可青雨下了这么久,也渗到了一些泉水、井水中,我最近也喝了不少的好茶,怎么没有这个症状呢,其他平民百姓也喝了,一样没有这个症状,你这法术,不行啊。”祝明朗说道。

“青雨水触碰到了大地,就会被净化,只有用陶器、碗具、杯子接住从天而降的青雨水,才会生效的。”葛老汉说道。

“还这么讲究啊。”

“对,就是这么讲究,所以要蛊惑人喝下青雨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个贪心的老农妇,倒帮了我大忙。你不是喜欢行侠仗义吗,这田野上那么多农户都喝了青雨茶,渴死咒也将在晚上彻底发作,现在你被困在这,如何救他们呢?”葛老汉仿佛在给祝明朗出一个难题,要他来破解,更像是在戏弄祝明朗,把这个斩妖除魔的散仙玩弄到精神崩溃!

“我也只是尽力而为,实在救不了,我也没有办法,事在人为你听过这句话吗?放心吧,要是他们真的无力回天,我也不会感到太内疚的。”祝明朗道出了自己的心态。

祝明朗白天就已经告诉这些农户,这附近有妖,要他们回家休息了。

他们不听,继续在农田里干活,干活渴了,就去喝了那贪心煮茶农妇的邪水……

如果他们因此死去,祝明朗会感觉到惋惜,但还不至于感到痛苦。

“有你这种毫不知耻的正神吗,世风日下,如今的正神都已经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庶民死去还这般理直气壮了!”葛老汉怒斥道。

“我挣脱不了你的这困神阵,我能怎么样,能力有限。”祝明朗直言道。

“你这样摆烂,会让我觉得很无趣的!”葛老汉说道。

“那你想怎样,你说。你现在凭借着你的智慧占据了主动权,但其实你也就困住我,奈何不了我什么。”祝明朗说道。

“你心里还是想救人的对不对。”

“是啊,能救最好。”祝明朗道。

“那这样,我们玩一场游戏……”葛老汉说道。

“可以啊。”祝明朗也不着急,慢慢看着这玄古妖玩什么花样。

“我这弟弟,好像年轻的时候罪孽深重,我能看到他的心黑得像沟渠里的泥。可以说,这家伙是一个十足的恶人。”葛老汉说道。

祝明朗看了一眼瘫在塌上的葛程,确实,葛程身上缠绕着一些戾气,显然是曾经犯下过罪孽的。

但人犯下的罪孽,那是衙门管的。

除非正巧撞见,不然在不能够完全弄清楚事情的缘由前,祝明朗这个正神不会随意插手这种凡间事。

“恩,我看了,确实有犯过一些恶事。”祝明朗点了点头。

“你告诉他,他再喝一缸水,他就会死。他可以选择现在结束自己性命,那样的话,其他种了渴死咒的农户就不会死了。”葛老汉说道。

“如果他熬着口渴,不再喝水,那其他农户就会在今晚全部因为肚腩被水撑破而死!”葛老汉接着说道。

祝明朗明白这葛老汉的意思了。

他这是在愚弄人心。

由一个恶人来做抉择。

要么恶人自己死,救周围的农户。

要么恶人活下来,周围的农户都得死。

当然,这个游戏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祝明朗与这个做选择的葛程关在一起。

祝明朗完全可以插手这件事,强迫让葛程去死,以此来救下其他种了渴死咒的农户们。

这个玄古妖,一方面是在愚弄人心,另一方面也在折磨祝明朗的道心。

“别……别杀我……我改过自新了,我真的改过自新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勤勤恳恳……”葛程自然可以听到他们的谈话,葛程也知道此时关在屋子里的,和屋子外面的,都已经不是自己这个凡人可以理解的范畴了。

他们是仙。

“你做决定,我不干涉你。”祝明朗对葛程说道。

“可我不想死……我连个媳妇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尝过,我真的还不想死。”葛程有些痛苦的说道。

“你年轻的时候做了什么,说来听听,可不要撒谎,我能瞧见你的心脏。”祝明朗说道。

“我是无心的,我是无心的,家里穷,所有的钱都给大哥娶了媳妇,大哥娶了媳妇后,嫂子嫌弃我,连让我住在祖宅都不让,我受了气,于是到城里干活,想赚足够的钱,想扬眉吐气。我承认,我干的事情很龌龊,是教唆一些爱慕虚荣的女孩跟一些富家子弟厮混在一起,有一天侄女进城,我一眼就看出她和嫂子一样,是势利眼,想起一起她们母女欺负我,我便将侄女介绍给了一位神裔,但这事情,我没有强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哪知道那神裔是个丧心病狂之人,把侄女弄死了……从那之后,我就回到这,耕种,再没做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而且也在努力补偿大哥和嫂子。”葛程一口气说了很多,他皮肤已经严重脱水了。

“哪位神裔?”祝明朗挑起了眉毛,开口问道。

凡人之事,祝明朗不愿多插手,但关系到神裔的……那就是自己职权范围了!

没有想到,这还能钓出一个败类来。

“现在……现在已经是正神,乃……乃符神。”葛程支支吾吾的说道。

十来年前,符神还只是神裔,而且是玄戈神国这边的神裔。

如今符神已经自立门户,也算是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符神显然是玄戈神派系的。

他名声一直很好,祝明朗对他印象不深,但印象不算差。

倒没有想到符神居然是个衣冠禽兽。

当然,这件事是否真的符神所为,祝明朗还得查清楚。

总不能凭这葛程一面之词。

葛程是个凡人,能接触到神裔本身就有些值得推敲。

“嘿嘿,原来小小的家里面,还有这么多恩恩怨怨啊。”葛老汉发出了怪异的笑声,“原来我家黄花闺女,是被你害死的!”

“不是我,不是我,是那个神裔,真的不是我啊!”葛程慌张至极的说道。

“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毕竟这种生意,你自己怎么可能不清楚,会害多少不涉世事的姑娘呢?”葛老汉笑着道。

“骂得好。”祝明朗连连点头。

说什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干这种勾当,怎么可能干净,无非是给自己找一个良心过意得去的说法,但害人就是害人!

明知道一个人徘徊在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迷茫中,你递上了刀,他用那把刀刺死了自己,你说这不关你的事?

“我……我真的在赎罪了,求求你们,给我一条生路吧,我因为这件事,背了近二十年的苦痛,赚的每一分钱也都敬给了神明,二十年过去了,我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算是完成了赎罪了,想要重新开始,求求两位大仙给我这个机会!”葛程哀求道。

“一个人有没有悔悟,时间怎么能说明呢。你看,我这不是给你机会救赎了吗,你现在把最后一缸水喝了,当场去死,救下其他跟你一样种了渴死咒的乡亲父老,这不就表明你确实改过自新,做了一个好人……”葛老汉在门外说道。

“可……可我会死的啊!”葛程叫道。

“下辈子再做好好做人,一样的。你救赎了你自己,到下面不用遭受地狱之刑,可以投胎做个正经人,没准还是一个富人家子孙,多好啊。你旁边这位可就是正神,他可以给你保证,你投胎转世,转到一个好人家。”玄古妖附身的葛老汉蛊惑人心也是一套一套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