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 闩神阵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葛程躺在那,一双眼睛痛苦的望着祝明朗。

神明就在他面前。

寻求宽恕、渴望救赎……

可惜,祝明朗并不是那种普渡众生的神明。

很多时候,他可以冷眼旁观。

“我说了,我不会干涉你的选择。”祝明朗说道。

“我……我想……我想活下来,下辈子是下辈子……这辈子,我受得罪已经够久了,我四十了,我想活下来。”葛程说道。

“随你。”祝明朗说道。

“喂喂喂,你这神明怎么当的,他活下来,其他人就得死,你开导他啊,让他意识到救赎自己,下辈子才能够好过,你和他说下辈子的事!”这时玄古妖反而急了。

“人都说了,下辈子是下辈子,这辈子他想活着……”祝明朗道。

“难道你要见死不救,那些无辜的农户,那些善良勤劳的子民就该去死吗!”

“妖怪,你有点搞笑,杀死他们的是你,又不是我。这个罪,你背。我一会出来,把你杀了,依旧是功德一件,等于为那些死去的冤魂报了仇。”祝明朗说道。

“呵呵,我不信你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无辜的人死。你身上有祥瑞之气,明明是半个善修,你不会做这种事!”玄古妖冷笑道。

祝明朗干脆坐在了凳子旁,静静的等这个困住自己的法阵消失。

玄古妖确实有一些本事,以一个小小的茅草屋作为封闭的困神庙,祝明朗对奇门遁甲没什么建树,也不知道怎么破解这法阵……最重要的是,现在他连龙都无法召唤,灵域被这个玄古妖给封住了。

祝明朗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可以封禁牧龙师灵域的法术。

这个玄古妖又是怎么看出自己是一名牧龙师的。

祝明朗静静的想着这个问题,门外的玄古妖却更焦急了。

“哼,就让外头的那些农户都死好了,无能的神明!”玄古妖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祝明朗看到旁边的葛程整个人已经异常痛苦了。

想来葛程也在遭受着双重折磨。

一方面想要解脱,另一方面又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死去。

他时不时会看一眼祝明朗,发现祝明朗确实没有逼迫他的意思。

他强忍着那份口渴的感觉,一滴水不喝。

屋子最角落,还有一缸水。

那一缸水会要了他的性命,他其实非常担心祝明朗会掰开他的嘴,将那一缸水灌到他的喉咙里。

“恭喜你们,让那些无辜的农户丧命,恭喜你们,让那百来户妇人没了男人,让他们的孩子没了父亲,啧啧,就因为你们自私与冷漠!”玄古妖发出了难听的声音。

“不如我来一个提议。”祝明朗这时开口道。

“什么?”

“你放了这里所有人,我放过你?”祝明朗说道。

“哈哈哈,你可真是有趣啊,你不还是想救这些人吗,何苦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你既想救人,那就劝这个葛程去死!”玄古妖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害了一命,十八层地狱牢底要坐穿。妖精,你想一想,以你现在的修为,害人其实对你已经没有什么好处了,平白无故的增添我们这种神明的愤怒。这么说吧,外面的人活着,我会心情愉悦,他们死了,我会愤怒,愤怒的宣泄处就在你的身上,作为一个善修,良心上得过意的去,所以我一定会手刃你。你也好不容易才出世,何苦就被我这样一个神明给缠上,好好过你得逍遥日子不行吗,山野不香、水渊不灵吗?听本神一句劝,回头是岸,现在放下屠刀来得及,我给你一次救赎你自己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祝明朗开始了他的神明开导。

玄古妖在门外,差点气得想锤门。

你怎么不按游戏规则来!

让你开导那个葛程,你开导老子做什么!

老子成精多少年,需要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开导吗,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妖吗!

“闭嘴!你再这样跟我耗下去,那些农户尸体都腐烂了!”玄古妖怒道。

“我对很多人、很多神明态度也是如此。我从不劝人为善,也从没有想过感化一个妖精,甚至我告诉畜神与恶人,你们完全可以继续作恶,继续蹂躏那些可怜无辜的生命,但只要抬头看着上苍时,向老天爷祈求一件事,不要遇到我,你们怎么对待别人,我便怎么对待你们……我的道,就在于此,所以你不要期望我真的会因为外头那些人的性命而急得跳脚,亦或者向你妥协,你现在只要想着一件事,怎么逃脱我的屠刀!”祝明朗对玄古妖说道。

“你以为这样能唬住我吗!”玄古妖大笑了起来。

“其实以我的理解,玄古妖在困住神明之后,应该会趁机大开杀戒的,你很奇怪,喜欢在这里跟我论道。”祝明朗说道。

这句话像是不小心踩到了玄古妖的尾巴,玄古妖几乎要在门外跳起来。

“对哦,你提醒我了,我现在就去大开杀戒,这些死去的人,都有你的一份助攻啊!”玄古妖说道。

“去吧,我会视你杀的人数来给你定罪,你的灵魂可以锁在我阎王龙的赎罪轮回里,在地狱油锅中炸个香脆。”祝明朗笑着道。

……

周围寂静了起来。

葛程在屋子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但他全程听了两位大仙的对话。

说实话,他已经分不清究竟谁是仙,谁是妖了,感觉屋子里的人更妖一点,外头的妖更仙一点。

“妖怪……它走了吗,真的去大开杀戒了吗?”葛程小心翼翼的问道。

“应该吧。”

“那我现在选择还来得及吗,我……我不想背这样的罪孽,如果整座城因为我贪生怕死……”葛程急急忙忙说道。

“哦,你的自我救赎,原来还有量尺的啊,周围住着的农户百来号人,你不愿意用命救他们,但一座城你就愿意。”祝明朗说道。

“我只是……我只是又想清楚了一些。”

“随你,反正一个妖怪的话,你愿意信就信。”祝明朗说道。

葛程呆住了。

仙人的意思是,妖怪就是在欺骗他们。

哪怕他自我了结了生命,其实也不能救外头的人??

“上仙,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求求您指引我!”葛程哀求道。

“忍着,苟活下来,然后去衙门交代你自己的罪行,衙门觉得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无法查案,放你自由,你就自由了,并不是你自己觉得赎罪了,便是赎罪了,明白吗?”祝明朗说道。

“可外头的人都因我而死。”葛程内心同样在挣扎着。

“他们与你无关,杀人的是妖,害人的也是妖,何况,它也没法大开杀戒,它一直就蹲在门外,听我们里面的动静。”祝明朗道。

“可恶!!你如何知道!!”门外,突然传出了玄古妖愤怒的叫声。

“妖精,你这个困神庙妖法,得你亲自看着门,时间不早了,你究竟想清楚没有,是放下屠刀,还是被我追到天涯海角?”祝明朗问道。

“别让我做选择,是你们做选择,是你们!!”玄古妖气急败坏了起来。

“怎么,这个做选择的人是谁,很关键吗?”祝明朗挑起了眉毛。

妖精有许多把戏。

也可以说是他们愚弄世人的一些规则。

这些规则会对它们的妖法产生一定的效应,就比如说有些妖怪,它缠上你后,会告诉你,你敢回头吗?

人多数时候会害怕,不敢回头去看,天知道一转头回看到什么恐怖的画面。

于是人就处在被这种妖精鬼怪压迫内心的状态,让你害怕的忘却思考,让你害怕的无法看穿它精心布置的把戏,然后一点点落到它的圈套中。

玄古妖的行为确实很古怪。

就仿佛是一个求经论道者,非要与你辩个高下。

它迫切希望祝明朗或者葛程做抉择,仿佛这样它就获得了胜利。

攻破道心??

玄古妖是在试图击垮一个神明的道心吗?

因为一旦掉入到他的抉择陷阱里,无论怎么选,都有违天理,都是横加干涉生命活下来的权力。

忽然,门松动了一下。

雨风撞了一下木门,冷潮的气息涌到了祝明朗的身上。

祝明朗立刻用神识搜寻了这个困神法阵,发现这个法阵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牢固了!

而且,祝明朗刚才留意到了一个点,这似乎与困住这个法阵有很大的关系。

“葛程,你这小茅屋,门外可有锁的?”祝明朗问道。

“几个月前就坏了,家徒四壁,我觉得上锁也没用,干脆没去修。只有里面有个门闩,我趟里面睡觉时才栓上,免得有东西跑进来。”葛程回答道。

“我懂了。”祝明朗点了点头。

“你懂个屁,你懂什么,外头的人已经生不如死了,我听到了他们的哀嚎,看到他们在疯狂的喝田泥水,他们要死了!”玄古妖骂道。

“无论我做什么抉择,都像是用门闩将自己锁在屋子里,会一直纠结到底该救谁的问题上,将自己困在自己的道德谴责中,你的这个闩神阵,依照这个来建造,要闩住我这个神明,就得我自己把门给闩上,然后你才可以高枕无忧的离开,否则就得死死的堵在门那里,不让我推开。”祝明朗明白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