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大海捞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哼,你得帮我报仇。”南雨娑嘟起了嘴。

“没问题,哪知不长眼的玄古妖欺负的你,一会我就将它大卸八块,蒸炸煮炒,凭你选。”祝明朗点了点头。

“小嫦娥的治愈不起作用,现在小螭很痛苦。”南雨娑说道。

祝明朗回头看了一眼被自己用捆妖绳栓着的狸妖仙,开口问道:“你知道这伤势怎么回事吗?”

“当然,只是我为什么……别打,别打,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你得先找到神露,把伤口上的青毒给洗去,所有的玄古妖都受到了青雨的影响,攻击带有这种毒性。”狸妖仙说道。

“什么神露?”

“就神木露水都可以,年份越高越好,当然,得是青雨降临前采摘的,青雨洗礼过的神木,其神露洗涤伤口的作用也会失效。”狸妖仙说道

“银杉圣露应该就可以了!”祝明朗点了点头,立刻从乾坤镯里取出了还没有用完的银杉圣露。

用银杉圣露清洗了伤口,果然,螭龙的伤势就在愈合了,再搭配上仙兔龙的至于法术,很快螭龙就脱离了那种伤痛,已经舒适的睡了过去。

歇息一阵子,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刚治疗好了螭龙,石神殿外又出现了几人,他们骑乘着古老的仙兽,身上泛着仙光圣芒,以非常高调的姿态降临到了这半漠巨城中。

秋赐女神见到来的几人,脸颊上绽放开了笑容,那双眸子更是盯着为首那位仙风气宇男子,激动的迎了上去。

“苏郎。”秋赐女神唤了一声。

她没有想到苏椽会来,毕竟现在各大神疆神明各自值守一方,再加上竞逐关系,愿意前来相助可就说明关系匪浅了。

“一接到消息,我就赶过来了,别怕,有我在。”苏椽上前去,给了秋赐女神一个拥抱。

“苏椽上仙真君子啊,千里迢迢到此相助,我天璇神庙感激不尽!”冬晌神说道。

“我与秋赐有婚约,与你们天璇神庙本就是一家人,何必说这样见外的话。”苏椽说道。

祝明朗也纳闷。

自己代表了玄戈神过来,不见这些说几句感激的话。

怎么这苏椽更迟来的,反而一个个在那里恭维不已。

“雨娑妹妹,快过来。”秋赐说道。

南雨娑和祝明朗一同走到了神殿前。

“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夫君,苏椽。天玑仙家的仙魁。”秋赐脸上满是笑容,她挽着苏椽。

苏椽露出了一个和煦的微笑,与南雨娑点头示意,随后他又仔细看了一眼祝明朗,觉得祝明朗似乎有几分眼熟。

但他也没有太在意,毕竟此时其他正神也围了过来,他们都很尊敬苏椽的样子,称之为上仙,上尊。

倒是苏椽旁边的苏景,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祝明朗,但考虑到眼下的场合,他也没有立刻拆穿。

“这位不是玄戈神都的首尊吗,玄戈神身边的红人,当时在树殿有见过,你也是前来援助的,怎么就你一人?”苏椽开口道。

“玄戈神都也遭玄古妖潜入,抽调不出更多的人手。”祝明朗淡淡的回应道。

苏椽应该也不瞎。

他多半也是认出了祝明朗,正是那个在龙门中抢走了苏景宝物的家伙。

起初苏椽以为祝明朗只是一个天枢领袖,小神明,自然不会对他客气。

现在苏椽和苏景都知道,这个人是玄戈身边的人,而且还是新封的首尊,态度自然会有所变化,但也不会有什么好感就是了。

“现在情况怎样?”苏椽询问秋赐。

“我们的伤势都难以愈合,无论使用什么灵丹妙药都起不了作用,治愈复苏法术也都无效。”秋赐说道。

“我们看不见那些玄古妖,哪怕是正神,也只能够看到一个很模糊的影子,我们现在不敢轻易出去讨伐,暂时只能够靠神佑之墙做屏障,只是神佑古墙也在慢慢被青雨侵蚀,神佑力量在不断削弱……”冬晌神说道。

“当务之急,我们得到引芒岛上,那里有三座与这石神殿呼应的石坛,将这些琉璃灵玉放入到石坛中,可以让神佑巨墙复苏,这样至少使得半漠巨城还是安全的。”秋赐说道。

“这不难。”苏椽说道。

“但外头的玄古妖,也清楚我们要做什么,它们正在布置一些让我们万劫不复的陷阱,等着我们钻进去。”秋赐说道。

“我们来负责复苏这些石坛,你们在此歇息养伤便好,哦,差点忘了祝首尊也是千里迢迢赶来,总不能让祝首尊这样的强者只做一些包扎伤口的小事,我们负责两座引芒石坛,第三座,交给祝首尊?”苏椽很快就开始分配其了任务,俨然一副所有神明领袖的架势。

“其实做做后勤包扎工作,也挺好的,能者多劳,苏仙魁就把三座引芒石坛都处理了吧。”祝明朗笑了笑,并没有打算按照苏椽说得去做。

苏椽也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不过他的挺身而出,很快就赢得了其他正神与领袖们的拥戴,他摆出了神明领袖的架势,那些人也拥护他。

……

陪着南雨娑在石神殿中歇息,祝明朗完全没有一腔热血,也根本对拥戴什么的不感兴趣。

说白了,作为一个巡天审神的神明,和别的神明关系还真不能太好,免得将来某个神明犯了错,做了孽,自己将他处决了,心里还有负担。

而且杀死再多玄古妖,也不会给祝明朗增加半点神明功绩。

“有什么发现吗?”祝明朗与南雨娑坐在一起,小声的问了一句。

“这里可能有一位罹皇,我在夜里感知到过它。”南雨娑低声说道。

“我帮你杀了它,等于头功?”祝明朗道。

“嗯,但现在我也没有更多线索,只知道它就在这半漠城附近,而且十有八九是可以像魔一样俯身到普通人身上。”南雨娑说道。

“为什么这么肯定?”祝明朗问道。

“我能看见啊。”

“不是正神才可以看见吗?”祝明朗道。

“总之我可以看见啦。那天夜里,我瞧见可能是罹皇的存在藏在了这城中,它不受那神佑墙的影响,来去自如。”南雨娑说道。

“这城内人那么多,如同大海捞针。”祝明朗皱起了眉头。

“等神佑墙复苏,所有神明的星辉都会更光艳,那个时候兴许可以应照出一些端倪,那个时候应当可以找出它来。”南雨娑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也只能够这样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