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渣仙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秋风刮过,许多黄叶散落在雨水打湿的沙地中,随着黑暗之息掌管这片天地,星辰在雨云中暗淡,所有人的视野都受到了雨和暗的压制,感觉呼吸都沉重了几分。

祝明朗的级别已经很高了,这种情况下他所能够看到的物体也开始模糊,伏辰神辉映出来的玄古妖身影更缥缈朦胧,有的时候甚至无法分得清那是玄古妖,还是一些黑夜行者。

大家小心翼翼。

在没有青雨的时候,他们这个神明队伍是不可能惧怕任何黑暗之物的。

但青雨到来,加上昼短夜长,整个天枢疆域都好像发生了剧变,只要不在神城内,行走在野外就好像被黑暗扼住了喉咙,随时都会窒息。

之前都在白泽,在神都,祝明朗还没有感受到昼短夜长的不同,这一次祝明朗清晰的察觉到黑暗已经远比之前可怕得多,一些曾经沉睡在阴间深邃之渊的夜皇、暗魔,都在这长夜中苏醒了过来,它们的脚印踏在了人间大地,每一个午夜都在对神明发出挑衅的狞笑!

“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跟着我们。”南雨娑小小声的对祝明朗说道。

“后头吗?”祝明朗说着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转头,祝明朗感觉到一张古怪的脸庞,带着一股子冷蔑,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

就好像是一盘鱼虾,经过了简单的蒸煮之后,鱼虾正视图从餐盘之中跳出来做最后的挣扎,于是人们往往会看到这一幕后带起的蔑笑。

自己就是那在盘中半熟半生的鱼虾。

对方看待自己的态度,就是等待享用的冷漠冷笑。

然而,当祝明朗仔细去盯着这张古怪脸时,却发现那脸消散在了雨气之中,完全像是自己脑子里臆想出来的一个幻觉,更像是自己内心对黑暗的恐惧所映射出来的景象。

祝明朗分不清究竟是有东西在作祟,还是自己产生的假象,总之这青雨与黑夜,让人十分不安。

“不是后头,就感觉,它总在我们走过的地方等着我们。”南雨娑说道。

“它总出现在我们前面?”

“嗯。”南雨娑点了点头。

据说,每一个神明在夜里所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甚至完全相同的一座山,一片树林,不同神格时期去看,在夜里它们也会呈现出不同的诡谲。

祝明朗看不见南雨娑所说的“跟着它们的东西”,同时它也想不清楚刚才那种水雾脸又是什么,黑暗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了,仿佛自己以前还未成神时,只因为太过弱小,太弱平庸,才无法洞察到黑暗其实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那延展到浓浓黑幕中的区域,当你看不见的时候究竟有多少双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

“我们……少了一个人。”突然,前面一位来自瑶光的神公说道。

秋赐女神一听,立刻去钦点人数。

“没有少,正好十位。”秋赐困惑道。

“哦,我数错了。”那位瑶光的神公说道。

“别吓唬人啊,我刚才真的以为有人丢了。”

那位神公脸色很难看,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处在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可以看到他的手里始终紧紧抓着它的长杖……

“小心!”突然,那位神公举起手中的长杖,朝着冬晌神狠狠的敲了去,那长杖挥舞的过程中有诸多火枫叶散开!

冬晌人傻了,急急忙忙躲开,并破口大骂道:“你疯了吗,怎么往我的脑门上敲!”

“我刚才看到了一张脸,就在你背后,结果没有想到是雨气形成的。”那位瑶光神公说道。

“你凝神静气,不要再疑神疑鬼了。”秋赐女神说道。

行到了接近半沙海域,能够感觉到海域中有倾泻的暴雨夹杂着飘入到空中的海水一同扑打过来,黑暗的冷冽也亦如一柄一柄割肉之刃,让人疼得直咬牙。

海面的黑暗,更令人无法直视,那是无垠恐怖的天涯尽头,明知道海有彼岸,却看上去与万丈煞渊没有什么区别。

在海边,他们一行人终于看到了些许光芒。

是苏椽等人,他们正朝着这里走来,一个个都被青雨打得狼狈不已,也有几人缺了胳膊少了腿,战况有些惨烈。

“苏郎。”秋赐女神见到了苏椽,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急忙迎了上去。

“你……你怎么来了?”苏椽有些讶异道,他目光从其他人身上扫过,一副有些不能完全去信任的样子。

“不是你们被困,要我们协助吗,所以我们就来了。”秋赐女神说道。

苏椽困惑的转过身去,望向自己的同伴们,询问道:“你们又发求助令吗?”

苏景与其他神明、领袖都摇了摇头。

“可是我明明收到了你们的求助,有人与我说,你们被困在石坛岛上。”秋赐说道。

苏椽皱起了眉头,他似乎意识到不对劲,严肃道:“我们确实遇到了一些阻碍,而且第三座石坛也无法复苏,只能够等明天天明,我们已经在返回的路途上了,没有向你们发救,是谁与你说的这些?”

天赐女神呆住了。

她努力的去回忆,究竟是谁火急火燎的告诉自己,苏椽他们出事了,需要集结人手。

可不知为何,她就是想不起来了!

“我……我记不清了,总是是一个……”天赐女神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自己被骗了!

告诉自己的那人,根本无足轻重。

“糟了,半漠城……”冬晌忍不住叫了起来。

位格高的神明被骗出了城,而苏椽又没有让那三座石坛全部复苏,只复苏了两座,这意味着半漠巨城现在缺失神佑力量,游荡在城外的那些玄古物种与黑暗大妖将展开一场吞噬盛宴!

“速速回去!”苏椽脸色也变了。

半漠巨城若因为他们这些神明的疏忽惨遭生吞,他们这些在场的神明都难咎其职啊!

“嘿嘿,一群草包。”这时,在祝明朗旁边跟着的狸妖仙笑了起来,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祝明朗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这个秋赐女神,脑子怕是不行。

怎么会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传话,就信以为真呢。

她等于是这半漠城的坐镇神,那座城失去了她的星辉庇佑,很多玄古妖与黑暗生物都可以跨入古老城墙。

“回去恐怕是迟了。”冬晌两眼无神,没有想到他们会被玄古物种这样戏耍。

若半漠巨城失守,他们就彻底无缘北斗神州的正神了,而且还要被北斗星神追究罪责……

“唉,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玄古物种拥有变幻、俯身、蛊惑的能力,怎么可以凭一个人的话,就如此草率。”苏椽对秋赐女神的这番举动感到几分不满。

“我这不是在担心你吗?”秋赐女神委屈了起来。

“我们返回的路途,一定会受到各种阻扰,半漠巨城用不了多久便恐怕面目全非了。此事多半会受到天谴与寿折,我来此协助你,你却犯下这样低级的失误,我到还好,毕竟我们将来也是共甘共苦,但跟随我的这些神者,仙途可能会受到影响……”苏椽说道。

苏椽尽可能的在保持着一个平和的语气。

但谁都听得出来,苏椽已经在用责怪的语气了。

仙途受损,尤其是在北斗神州初生的这个关键时刻,一旦出了差错,落后了其他神明,便有可能再也追赶不上了,谁都不想因为这一次错误断送了自己的机缘。

“我会向玄戈神请罪的,这次过错都在我,若有损到各位的阴德,我也会尽力补偿大家。”秋赐女神说道。

听到她这样说,其他人脸色才和悦了一些。

祝明朗却皱起了眉,开口道:“各位,出了这样的事,不想着怎么补救半漠城那些受苦的子民,怎么在这里商量着仙途的事情?”

先不说这对眷侣塑料之情,从他们出事的方式上就可以断定,一群渣仙啊。

眼里只有自己的仙途。

半漠城的子民已经在被当做食饵被那些玄古物种与黑暗之物塞到嘴里啃咬,他们不因此内疚,不立刻想方法补救,居然满嘴都是自己的仙路……

就这德行,祝明朗已经可以动他的上苍宝剑了!

“那你说如何做?”秋赐已经非常恼火了,毕竟被自己的情郎这样数落,听到祝明朗还说这种话,顿时冷冷道。

“与我无关。”祝明朗也懒得给他们想解决办法,一个个草包,脾气还大,疏忽导致子民惨死,确实还没有到可以处决的范畴,但疏忽之后,不想着如何补救,却在推卸,想着自保,那就可以活埋了!

“你!!”秋赐气得直咬牙。

“祝郎,想想办法,看在那些子民的份上……”南雨娑轻声对祝明朗说道。

“看在你的份上。”祝明朗道。

“哦,那你说说看。”南雨娑声音更轻了许多。

“现在前往第三石坛岛,返回的路途更长,前往石坛岛更短,所有石坛复苏所带来的神佑力量可以瞬间驱逐玄古物种与黑暗生物,远比我们杀回去在城内与他们搏斗要有效得多,毕竟我们需要顾及子民,不能使用太过强大的神通,但玄古物种和黑暗生物却没有这个顾虑,它们甚至可以以子民性命做要挟,让我们付出更大代价。”祝明朗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