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半漠惨剧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瑶光神公马毅手上早就握着一大把寻妖粉。

寻妖粉这种低级的佐物其实对付这种玄古级别的妖物并没有什么用,但这东西黏附性比较强,不指望它能够焕发出荧光,并像是幻雾一样指引它们找寻到玄古妖的所在,却可以完全将它当做普通的有色粉末,直接往阴灵青狒的身上一撒,完事!

褐色的粉末落在了空中,同时也迅速的勾描出了阴灵青狒的身型,这个家伙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之后,立刻转身要跑,可石庙的门已经被女娲龙给封住,它一头撞在了女娲龙的石门法阵上,只见两个魂魄从它身上飞了出来。

这两个魂魄分别是冬晌神与祝明朗的,被吸食的魄撞出来后,迅速的飞回到了原主人那里。

冬晌神自己也愣住了。

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都少了什么东西吗?

是七魄中的一魄,难怪自己总是异常的烦躁与不安,莫名的气短。

祝明朗也惊讶。

这么短的时间,这阴灵青狒竟然已经将自己的其中一魄给勾走了,仅仅是神识卸下防备的那么一会。

好离谱的能力啊!

而且借助这一魄,这阴灵青狒可以幻化成本尊,借此可以制造更多的混乱。

秋赐女神也终于恍悟了。

自己正是被这头阴灵青狒所骗!

她恼怒至极,手中变出了一柄硕大的扇子,朝着这阴灵青狒扇出了一道凌厉的风神斩!

风斩过,阴灵青狒身体一分为二,通过那些黏附在它身上的寻妖粉可以清楚的看见这一幕。

但同时,大家也看到这阴灵青狒的身躯迅速的合拢在一起,并且快速的在石庙之中冲撞,寻找一个小小的出口……

“这家伙是阴灵,寻常法术伤不了它。”神公马毅显然也是这方面的行家,开口对众人说道。

祝明朗这一次没有释放夜娘娘,修为上还是这阴灵青狒要高一些,单打独斗夜娘娘未必是它的对手。

这种情况只能够让女娲龙来应对。

“我有一法器,可以伤它!”这时冬晌神开口了。

被勾走了魄的耻辱,让冬晌神怒不可遏,他从乾坤囊袋中取出了一个石墨,并以自己的掌心为砚,开始缓慢的研磨。

很快黑色的墨汁溢到他的手掌,使得他的手掌变成了乌黑之色。

他拍出了这一掌,就看见一个砚状物豁然落下,重重的砸在了肆意窜动的阴灵青狒身上,那阴灵青狒被压得难以起身的,不断的狂吠。

冬晌神继续用那石墨在手掌心上研磨,研磨的过程更像是在给阴灵青狒受刑,可以看到阴灵青狒的幽体正在一点一点的被磨成汁。

碾魂磨魄。

冬晌神的这法器相当有效,阴灵青狒疯狂的挣扎着。

但它的幽体被磨烂了,正与那些附有神力的墨汁渐渐的融为了一体。

墨汁微微泛着青色,这阴灵青狒应该没有死透,但阴灵魂魄显然是被封在了墨汁之中,除非得天独厚,不然很难再作乱了。

“这是什么法器,很特别啊?”祝明朗开口问道。

“神磨砚,是我们天璇一位书画神的宝物,他年事已高,赠予了我。”冬晌神脸上有了笑容。

这一行,总算发挥出了自己正神的作用,冬晌神脸上自然有了光彩,主要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其中一魄被勾走了,这东西要是不能够找回来,以后修行之途更是容易卡在瓶颈,容易走火入魔。

“好东西,这是好东西。”祝明朗道。

“将这些阴灵碾磨成魂墨后,进行书写作画,威力倍增,可惜我并不是这一类的神明。”冬晌神说道。

“此物可卖,我想赠人。”祝明朗说道。

“祝首尊,你这说得什么话,你若喜欢,我便送你,这一次若不是你带队为我们解难,我们这些个神明怕是已经折了,哪怕没有陨落,升仙路上估计也见不着我们的身影。”冬晌神说道。

“那多谢了!”祝明朗收下了这宝物,并让冬晌神教自己如何使用。

“这玄古妖,好像很难杀死,眼下只能够将它的阴灵研磨成墨,封在这砚中。”冬晌神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

用玄古妖级别的阴灵碾成的墨来作画,想必南玲纱的实力可以提升一大截。

这东西,回头正好送给她……哦,人就在这,给南雨娑也一样。

……

阴灵青狒的级别终究不如邪狰,而且这东西以迷惑世人为主,自身战斗力也不算多么强悍。

算起来,自己一共解决了三头玄古物种了,也不知道算不算众神明中排得上号的。

玄古物种可不是那些下界作乱的小妖魔,要对付一只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等到暗卷沙彻底平息,众人连夜赶路回到半漠巨城。

半漠城被笼罩在浓浓的夜雾中,潮湿的雨水肆意的拍打着这座沙漠之城。

然而走近了之后,几个恐怖的景象出现在祝明朗等人的视线中,那是在半漠城的西面,有一绿洲湖的地方,无数居民的楼房变成了废墟,街道上全是带着血的泥泞雨水,废墟之下,压着许多尸体……

倒塌的泥墙下,压着一家几口,粉碎的屋子处,有零散的四肢,还有一些被啃噬了一半,奄奄一息的人,正在雨水中爬着……

而这样的画面,充斥了这半漠城的绿洲湖城区,成千上万的子民犹如活在一个地狱之中!

秋赐女神、冬晌神、瑶光神公以及其他几位神明都呆住了!

“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已经让所有石坛复苏了,神佑力量已经生效,即便前半夜没有及时补救,有一些妖物入城,但苏仙家的人不是已经赶回来了吗……怎么会死这么多人,怎么会死这么多人!”秋赐女神惊恐万分,她甚至无法直视这血淋漓的一幕。

“你可有交代他回来守城?”祝明朗脸色也已经变了,他认认真真的质问秋赐。

“当然,我告诉他了,我们出发前往第三石坛岛时,就告诉他先回城内暂时替我们值守,苏椽呢,苏椽呢??”秋赐女神脸上苍白苍白。

“他不相信我们可以复苏第三座石坛,担心自己的功德受此事牵连,连夜离开了,此城没有几个正神坐镇,所以还是遭来此劫……这个苏椽,真是一个畜生!”祝明朗心中涌起的愤怒。

祝明朗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主要是苏椽的行为,实在令人愤怒。

他不愿意去第三做石坛岛便算了,他们先回到这半漠城中,稍稍镇守,那也不至于发生现在这样凄惨的一幕,绿洲湖这一片城区,显然是遭到了小妖的入侵,而非玄古妖、夜皇一类的,以苏椽他们的实力,哪怕只要人在城内,小妖们都不敢进来……

然而他们直接走了。

一看到事情不对劲,便不想与此事有任何的牵连与瓜葛,深怕自己的仙途受到一丁点的影响。

可他这样独断与自私的行为,却让这城区子民遭受了小妖群的虐杀……

尽管,小妖们应该是被留下来的那些领袖、散仙驱逐了,但死去的子民过万,惨剧发生!

“他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这样……”秋赐女神已经没有了魂魄。

她万万想不到事情会如此。

哪怕她没有求助苏椽,自己就镇守在城内,也不至于死这么多人啊。

诚然她是犯下多了过错,可她也努力的去补救了啊,冒着生命危险前往第三座石坛岛,却不料是这样一个结果。

为什么直接离开。

为什么要直接离开。

苏椽可是自己的未婚夫啊,难道了这点苦难都不愿意跟自己一同承担吗,一旦自己出了状况,便毫不犹豫的撇下自己!

“天煞龙,阎王龙,你们顺着气息,把那些入成屠戮的小妖妖统找出来,杀光它们!”祝明朗动怒了,他唤出了两大暗夜之龙,目光死死的盯着黑夜中的一个暗漩,还有在沙漠中的一个雨巢!

“你要做什么?”秋赐女神见祝明朗要出城,急急忙忙拉住他问道。

“它们屠一万子民,我便屠它们十万妖族!”说罢,祝明朗已经驾驭着阎王龙飞向了城外。

秋赐女神愕然的望着祝明朗的背影,隐约间看到祝明朗的身旁又陆陆续续多出了数条神龙,殷红光,月白之光,都透着一股神秘而强大的气息!

“祝首尊一人杀出了城?”冬晌神惊道。

“是……他要为半漠城的子民复仇。”

“可这样做没有半点功德啊,反而可能被群魔堵截,现在是后半夜……”冬晌神不可思议道。

“或许祝首尊与我们不同吧。”瑶光神功马毅说道。

众人沉默了,不是所有神明都是一心只想着攀升仙梯的,这样做确实不会有半点功绩、功德,但至少可以让半漠城其他城区的子民得到安宁,让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和他们的下一代,有一个更宁静的生存环境。

“那我们该做什么?”冬晌神说道。

“先安抚好子民吧,大家也别吝惜神丹妙药,这一次过错在我,望各位也能够帮我多救活一些伤痛者,我会补偿大家的。”

“秋赐,你也别这么说,我们不去复苏石坛,这半漠城死的可能就是几十万子民,我们还是做了我们该做的。”冬晌安慰道。

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又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半漠巨城接下去的数个月长夜是安全的,其他城区的几十万子民也还是安然无恙……

只是,他们心里多少有一些不甘心。

明明有机会可以让全城都安然无恙的,而且复苏了三座石坛,神佑古墙的力量可以庇佑这半漠海附近的子民很久,这一万子民的惨死,纯粹是因为某个人的自私与冷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