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审天魂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接近天亮。

半漠的褐色沙地上有了一缕缕晨曦,厚厚的沙堆下面渗着浓浓的血,那些在黑夜下看是高耸的沙丘经过了阳光的照耀后才发现,是堆积如山的妖族尸骨。

古老的城墙上,有人看到一人与几头气息强大的神龙从晨光中走来,神龙一个接着一个被他收回到灵域之中,一直到了古城墙下时,就只剩下了他一人。

城门口守候的那几位领袖急急忙忙打开了城门,有些骇然的看着他,然后又穿过他的身影看了一眼背后那一座又一座沙漠骨丘……

神仙中的战斗仙啊!!

倘若不是天亮了,妖魔如潮水一般褪去,没准这沙漠就变成了骨沙之海了。

究竟杀了多少妖族和暗魔啊??

阳光更加强烈,照射在那些尸骨上时,很快那些尸骨就被一种神圣的力量给净化,再庞大的山尸都像是薄冰一样在融化。

昨夜还异常恐怖的沙漠之地,在天完全亮了之后,迅速的恢复了宁静,就像是一场无比恐怖的噩梦在清晨的一缕缕柔和光束在消散,睁开眼睛看到的依旧是一片祥和与唯美。

……

祝明朗回到了半漠城,到了石神殿内休息。

厮杀了一整夜,他也有些疲惫了,南雨娑还在为他处理伤口的时候,祝明朗就睡了过去,伴随着一丝丝南雨娑贴近时醉人的芬芳,越睡越沉。

很快,祝明朗就进入到了梦境中。

这一次,祝明朗再一次看到了神堂,正是那个梦斩岩仙师的地方。

祝明朗清楚的看到神堂两侧矗立着威严如十殿阎王一般的神像,而自己此时就坐在堂上,面前摆放着一张审神长案。

“今日要带何人审问?”这时,其中一座雕像开口了。

祝明朗愣了愣,心中那余怒未褪,他不假思索的道:“苏椽。”

“带苏椽哪一魂前来接受审问?”那巨大的雕像再一次询问道。

祝明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难道这就是巡天处决的正规流程吗?

之前那岩仙师被斩,不知道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手续,问题是具体怎么操作祝明朗也不大清楚,他也是新官上任。

不懂就问。

祝明朗这正神又不是冒牌的,既然上苍赋予了自己这样的职权,自己也应该熟悉这个规则!

“有何区别,你与我说来。”祝明朗对那巨大的雕像说道。

“仙尊,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为天魂、地魂、命魂,而七魄代表着的是喜怒哀乐这些……正仙正神掌控着某些人的三魂,而那些阴鬼、邪物、魔神喜好勾走人的七魄。”在祝明朗左侧的一座雕像开口说道。

“那三魂都代表什么,简单点说。”祝明朗问道。

“简单点说,天魂,代表着这个人的仙途。”

“地魂,代表着这个人的祖德,就是上下十八代状况。”

“命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灵魂,主魂,心魂,关系到修为、肉身、本命……值得一提的是,仙尊如果要斩了某人,直接让他死去,必须得将命魂带来才能够处决。但眼下,苏椽还没有犯下影响到他命魂因果的罪孽,所以属下们恐怕无法将他的命魂带来,仙尊只能够在他的天魂与地魂两者中选其一。”那位左侧的雕像说道。

仙神之途。

宗族之途。

本命之途。

祝明朗大概明白这三魂所代表的含义了!

可惜啊,不能直接把命魂带过来,不然祝明朗毫不犹豫就把这苏椽给直接喀嚓了!

真是一条猪狗不如的东西,还仙家正派,让祝明朗觉得恶心。

“哼,他既然那么在意仙途,便将他天魂带过来。”祝明朗说道。

“遵命!”

祝明朗半睡半醒,这番话也脱口而出。

南雨娑也被祝明朗的梦话吓得手微微一抖,不小心弄疼了祝明朗胸膛上的伤口。

祝明朗疼得醒了过来,看见凑在自己胸膛上的绝艳美人,顿时一阵犯难。

究竟是继续享受眼前着美人在前的旖旎呢,还是睡过去完成那缉拿苏椽天魂的使命?

“你怎么会说梦话呢?”南雨娑说道。

“一直都会,以后你会习惯的。”

“???”南雨娑听出了话里的意思,美凶美凶的瞪着他,道,“痴心妄想的大猪蹄子!”

“你轻点,我在办正事。”祝明朗对南雨娑道。

“梦里与哪个小狐狸精幽会呢!”南雨娑立刻下起了重手,在他伤口上多洒了一些消毒的药粉。

“你听我刚才说梦话的语气,像是在幽会吗?”祝明朗没好气的道。

“谁知道呢,没准你喜欢情景故事呢?”

“姑娘,你知道的太多了。”祝明朗哭笑不得。

“好啦好啦,你安心睡吧,我慢点就是了。”南雨娑吐了吐小舌头,俏皮可爱,惹人喜爱。

祝明朗其实也是半睡半醒,伤口暖暖的感觉,让他伤痛很快就消失了,伴随着南雨娑令人舒适的体香,还有那若即若离的肌肤接触,祝明朗再一次睡了过去办起了正事。

进入梦中,祝明朗意外的发现自己在书阁中,穿过那两排木色的书架,祝明朗看到了一个曲线优美的女子穿着薄纱披着一缕缕金丝绸一般的午后阳光,正半依在窗边躺椅上,娴静、美丽,同时又惹火迷人。

祝明朗愣了愣,这里不是离川驯龙学院的书阁吗,这里好像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南雨娑的地方……

什么情况,自己是来办正事的,不是来做这清晨香梦的。

唉,红颜误事啊。

好像回不去那个审问梦堂了。

来都来了,就当补偿吧……

……

梦一个接着一个,终于,祝明朗又回到了自己的梦境神堂中。

他坐在了长案上,神堂屹立在云霄之中,时不时可以看见彩凤仙龙在云峦之中嬉戏,而神堂庄严静穆,犹如天庭正宫。

“仙尊久等了,一个人的天魂与地魂常年游离在身体之外,要将天魂带来,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我们已经缉拿了苏椽的天魂,马上带到。”右边的那神像说道。

哦哦,他们在逮捕归案啊,难怪自己之前没有立刻进入到这个审问梦堂中。

回想起前几个清梦,美妙无穷,正好填补了他们去缉拿所耗费的时间,不然干坐在这里也很无趣。自己真是一个时间管理的宗师。

“带苏椽天魂!”

“带苏椽天魂!”

几声传遍云霄的传唤,很快两座石像便将戴着镣铐的苏椽给带了上来。

苏椽天魂虽然披头散发,却依旧道骨仙风,一身洁净至极的白衣,透着几分仙侠之气,比他本人那几分庸俗,几分势力,几分猥琐要看上去顺眼多了。

这大概就是一个人,撇去了那些杂念,一心求仙后所展现出来的一个完美状态吧,只可惜现在被祝明朗摁在这伏辰梦堂上,如死囚一样接受审判!

“大人,小神犯了何罪?”苏椽倒是高傲至极,明明已经被押在这神明公堂上。

“你左脚踏入这梦堂的,先鞭挞一百。”祝明朗从容的对右边的神像说道。

堂下一列神像听到这番话,一个个都石化脸……哦,他们本来就是石化脸。

“仙尊,这不符合流程啊。”左边的神像压低声音道。

“你看他那傲慢的样子,像是会服罪的吗?”祝明朗说道。

“不像。”

“那就打完再谈正事。”祝明朗道。

“哦,哦。”左边的神像仔细揣摩了一下,觉得先打其实也没有问题,毕竟对方进入这伏辰梦堂时确实态度过于嚣张,伏辰神还没有审问,他反倒先质问,就这样不知礼术,便该罚!

苏椽的天魂,何等桀骜,何等骄纵,但还是被两个刑罚神像给摁在了地上,正面先打了五十鞭子,背面又打了五十鞭子,打得苏椽的天魂皮开肉绽,一身尊贵优越的飘飘白衣和贩卖猪肉的土夫衣裳没有什么区别。

“你可知罪?”祝明朗质问道。

“仙尊,仙尊,小神究竟犯了什么罪啊,小神不知,还请明示。”苏椽天魂果然态度谦卑了许多。

之前觉得不符合流程的那位左神像禁不住对这位新上任的伏辰神刮目相看,果然行事就不能太循规蹈矩,不然什么事情都审理不出一个结果来,恶人终究有恶人的辩词。

“嫖罪,可犯?”祝明朗问道。

“啊????”苏椽天魂听傻了。

嫖娼之罪,你抓命魂和地魂去啊,抓我一个天魂干什么!!

“有……有吧。”苏椽天魂虽然常年游离在外,但大概也知道苏椽本人干过一些什么道德败坏的勾当。

“给钱了吗?”祝明朗又问道。

“这……”苏椽天魂又被问住了。这个细节他真不知道,他只知道招摇神请客,招摇神有没有给,他完全不知。

而且,那一次体验极差,因为他选的那娼女,是一个妆容大师,厚厚的胭脂下是一张让自己差点会做噩梦的脸,苏椽其实后悔至极。

“再打五十鞭!!”祝明朗也不等苏椽的天魂回答,立刻命令左右两边的石像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