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断仙途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仙尊,仙尊,吾乃天魂,一心求仙,人欲、人德与我无关啊,而且这些道德品行,又不影响我仙途,为何要加罪到我的身上??”苏椽天魂急了,立刻辩解道。

“你作为天魂,作为引导其他两魂,作为另外七魄的引领者,没有让本体洁身自好,没有让其他两魂与七魄以你为榜样,难道不该打吗!”祝明朗道。

苏椽天魂一听,咬了咬牙。

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

假如自己足够坚定,真正没有一丝丝杂念的求道求仙,那本体怎么会去做这么不堪低俗的事情呢,终究是自己这个天魂的影响力不够大!

一百五十鞭子。

打得那个叫全身开花!

其他神像们沉默不语。

正事还没有开始审,已经打得人天魂神志不清了。

“好了,接下去我们来谈一谈你的罪孽。”祝明朗对此很满意,这才慢悠悠的说道。

“啊????”苏椽天魂都傻了。

这一百五十鞭,难道只是前菜???

自己本体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我问你,秋赐女神可在离开前,特意嘱咐你回半漠城值守,你可答应了?”祝明朗问道。

“小神只是答应了前来协助,未说要协助到几时。”苏椽天魂有些虚弱的说道。

“好,我将秋赐的魂带来,与你对峙。对峙出的结果,与你现在招来的结果,惩罚可不同,你自己想清楚。”祝明朗说道。

一旁左石像立刻眨了眨眼睛,要告诉祝明朗,他们暂时无法将秋赐女神的任何一魂带来。

但祝明朗却一抬手,阻止了这左边石像的提醒,继续高声道:“带秋赐天魂!”

“等等,等等,仙尊,我本体确实答应了,方才我想起来了。”苏椽天魂急了,连忙说道。

“哦,那你说说看,为何最后没有回到半漠城,而是连夜离开,放任半漠城被妖群啃食,死亡过万?”祝明朗说道。

“半漠城本就不是小神的职权守护范围,何况犯下过错的是秋赐,是她擅离职守,才导致这场悲剧。”苏椽说道。

“你是否答应了秋赐,回城值守?”祝明朗再一次问道。

“是,我是答应了,但考虑到这一次事情会牵连到我……”苏椽天魂说道。

假如每一魂都有自己的想法,那么连夜离开的这个决定,必定是苏椽天魂的意思。

仙途,苏椽最在意的就是仙途,而天魂正是与仙途挂钩的,所以苏椽的天魂无论如何都不会认下这个罪过,他一口咬定,他只是从旁协助,力不从心后才选择离开。

“你既答应,便形成了神与神之间约定。因你的违背,才导致了这个惨剧的发生。你要背负主要罪责。”祝明朗说道。

“这个说得通,这个说得通。”这时,左边的神像和右边的神像都同时点了点头。

“我们只是口头上的交代,怎么会形成神明契约呢!”苏椽天魂立刻道。

“你们可有婚约?”祝明朗道。

“有是有……”

“既有婚约,你的妻子郑重交代你的事情在你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未你履行,若不是你的过失,便是你有意谋害婚妻??很好,地魂与命魂一概可以缉拿了!”祝明朗眼睛已经亮了起来。

“不不不,是我的过失,是我的过失,是我这个天魂的过失,我自私,我自大,觉得秋赐与那祝明朗等人不可能复苏第三石坛,为了与这件事彻底撇清关系,连夜离开,这是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绝无谋害婚妻的念头,我只是不想影响到自己的仙途!!”苏椽天魂一听,立刻就招供了!

一旦可以缉拿命魂,祝明朗就有机会梦斩苏椽了!

苏椽的天魂显然也意识到,一旦谋害婚妻这种罪孽成立,他小命都不保了,还谈什么求道升仙啊!!

而且,连夜离开这个决定,确实也是天魂的意思。

祝明朗这一次选择缉拿苏椽的天魂,确实是抓对了。

左神像与右神像连连点头,包括其他两列神像,也都认同祝明朗的这一次审理。

祝明朗也在现学现卖,他发现,必须说服得了两列的神像,自己好像才可以使用巡天处决这个能力。

所以得根据对方所做的事情,进行一番天地人的剖析。确实罪大恶极,才可以处决。

“大左,他已经认罪了,如何量刑,给他说一说。”祝明朗对左边的神像说道。

“仙尊,属下有名字的,长隍。”

“我知道了,大左。”祝明朗点了点头。

长隍神像无奈的低下头,阴影使得他脸黑了许多,他看了一眼右边的那位神像,急中生智道,“还有,仙尊,量刑是大右在判定的。”

右边的那神像瞪大了自己的石头眼!

有毛病啊!!

为何要鱼死网破??

“仙尊,属下也有名字的,长乘。”右边的神像说道。

“嗯,大右,你给苏椽的天魂说一说,该处以什么刑。”祝明朗说道。

右边的神像长乘欲哭无泪,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左边幸灾乐祸的石像长隍。

“苏椽,你因为自私自利,背弃了自己的信守,导致黎明百姓遭受妖物啃食,死伤过万,我们将剪去你天魂之耳,斩断你向上神途,折去一百年阳寿,望你好自为之。”右边神像长乘说道。

苏椽天魂一听,整个人像是被雷霆轰顶一般,本来就受了一百五十鞭刑的他,瘫软在了神堂上,双目一下子失去了神采。

他顺畅无比的仙运,就此终结了。

也就是说,无论他这一生如何辛勤,仙神之路上都不可能再精进半步!

璀璨至极的神途仙班,对他永不录用!

北斗神州这绚烂的神界,也不会有他一席之地,他只能够在半山腰上,看着那些比他更笨拙,背景不如他的那些小神散仙一个个超越他。

神魂命格,彻底封死!

……

对于这个结果,祝明朗还算满意。

将如日中天的苏椽从仙班竞逐中彻底剔除,无异于让他残废了。

民间毕竟是民间,事实上比苏椽更凶残的神明多如牛毛,一万子民的生死能够给苏椽这样的神明定下这样的罪,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除非祝明朗可以找到苏椽其他更恶劣的罪证,能够让他审问地魂与命魂的罪孽,不然还是很难直接处决一个这种级别的神明。

苏椽年轻,背景雄厚,实力也到达了上位神将,命格极高,未来仙途璀璨无比,连招摇神和其他神疆神主都拼命的巴结,眼下他最为引以为傲的东西被祝明朗斩断了,想必也跟死了一次没有什么区别。

……

梦醒来,祝明朗那双眸子里仍旧映着神堂上的神霞,美轮美奂。

南玲纱正巧看着他,睡醒之人一般是惺忪邋遢的,可祝明朗的眼眸却好像染上了一层特殊的神采,使得祝明朗整个人气质都变得不一样了。

有点帅帅的,很独特,很迷人。

南雨娑多看了几眼,却发现自己不小心凑得太近,整个身子都倾倒在了祝明朗的怀里。

祝明朗也愣了一会,香香的、软软的、触感完美,而且无比真实。

原来那个香梦还能续啊?

是对自己伸张正义后的奖赏吗??

那不客气了。

“啊!!!”南雨娑娇羞的叫了起来。

这一娇呼,把祝明朗彻底叫醒了。

周围,一群领袖和神明纷纷望了过来,看着这对在大庭广众之下疯狂互动的男女……

“你……你……你太过分了!!”南雨娑羞赧至极。

“抱歉,抱歉,我以为是在做梦。”祝明朗老脸也红了,原来周围这么多人啊,之前自己休息的时候,明明没有几个。

“咳咳,你们穿过那风雨廊,尽头有几间寝室,半漠城应该已经宁静下来了,你们也不用在这里守着,去歇着吧,想做什么做什么……”秋赐女神在一旁,尴尬无比的说道。

南雨娑脸颊红艳至极。

自己清誉要被祝明朗给彻底毁了!!

刚才那个手伸到胸前衣裳里的行为,怎么那么熟练……

难不成……

要告状!!这一次一定要告状!!

云姿和星画根本就不管,得告状到玲纱那!

现在只有玲纱姐姐可以治这个越来越色胆包天的大猪蹄子!!

“雨娑,还有几个伤口没处理呢。”祝明朗道。

“自己涂,臭男人!”南雨娑气呼呼的道。

“人家秋赐眼里,我们是模仿眷侣呢,而且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祝明朗笑着道,反正都已经碰到了,坦荡一点。

“我……我只是看你眼睛很奇怪,刚才那么多人,你……你……你……”南雨娑一想到刚才的事情,恨不得赶紧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我梦里都是你,醒来又看到了你,一时冲动,这个我承认我有大问题,下次一定注意观察周围。”祝明朗说道。

“你……你不要脸!这是周围有没有人的问题吗!”南雨娑被祝明朗气得直跺脚,刚才那大爪子,怎么可以那么不要脸的伸进去。

“捏得太用力?”

“混蛋,去死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