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神主机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回到了玄戈神都。

祝明朗这一次虽然没有收获什么功德,但却得到了两枚非常优质的玄古魂珠。

路途上,祝明朗也在想,要不要把这狸妖仙也一剑剁了,凑满三枚,想必是能够换到神主级宝物,但转念一想,这软骨头的狸妖仙关键时候还是有点用的。

神将级到神主级,显然是存在着不小的鸿沟,当初祝明朗从神子级到神将级是非常轻松的,只要找到相应的充裕的灵本,蓄积一波灵气,直接就到达了神将级。

而神主级需要的灵本能量比冲破神将级多了二三十倍,哪怕现在祝明朗算是小有余钱,也只能够购买得起一件神主级灵物。

况且,提升修为的灵物是最为昂贵与稀缺的,祝明朗这会即便有了这笔钱,如果碰到与自己竞价的人,想必也敌不过他们的富有程度。

当务之急,还是要让自己的一条龙到达神主级别,最合适的龙选是奉月白龙、阎王龙、女娲龙。

女娲龙不需要灵本,它需要的是神古灯玉。

奉月白龙和阎王龙都是上位神将级,在此之前还需要花一大笔钱,将它们的修为提升到巅位。

而剑灵龙虽然是巅位,但想要获得它需要的名剑,多半是得看机缘。

机缘……

对了,不是有一位天机师吗??

自己好歹现在也算是给人家打工,打工的话就得给薪酬的。

可以问一问她,自己神主之龙的机缘啊!

……

到了神庙。

询问了一番。

玄戈姐姐还没回来。

有点可惜,只能够静静等待了。

南雨娑也定心修炼去了,她在为南玲纱争取更多的神州功德,同时也想要把实力提升起来。

经过了半漠巨城之事,秋赐女神已经对他的那位情郎死心了,而且对待祝明朗的态度完全改变。

秋赐女神的仙途有受损,所以她接下去更需要拼劲全力去弥补,应该不会再鲁莽与冒失了,这样祝明朗也放心南雨娑与她同行。

倒是苏椽的情况,祝明朗暂时还不知晓。

也不知道那梦堂审理是否真的可以起到作用。

比如说斩魂耳,断仙途,折阳寿,这三个惩罚真的能够成立吗,按理说这应该是上苍对天神的惩罚,但这个惩罚的权力,居然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自己这个伏辰神,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神明啊,感觉有点很了不得的样子。

还是说,自己的神格其实一直在随着自己的实力提升、功德表现在变化,过去自己只是一个见习小神,慢慢的成为了真正巡天审神的天神,兴许再往后走,可以成为仙上仙?

祝明朗也搞不清楚上苍对神明的体制是怎么安排的,那旨意是存在着的,但一切的旨意,又那么模糊。

还是说,一些真正的神明,其实就是上苍的化身之一。

比如说自己处决岩仙师,惩戒苏椽,上苍便是借自己之手,来警示这大千世界的仙神?

难以揣摩的旨意。

也大概是自己还没有触达更高层次的神王仙君之境吧,但至少一切正往好的方面发展。

……

到了秀姑娘的小店,祝明朗正让一位新来的小少女采耳,六根清净,就得先从采耳开始,既洁净了自身,又考验了自身是否洁身。

反正祝明朗这种堂堂君子,从来都是酒肉穿肠过。

“祝首尊,您让我查的人,我查过了。”窃神凌松前来,摘下了雨笠。

“如何?”祝明朗问道。

“符神本尊好像没有什么怪癖,倒是他手底下的符教教主,特别喜好一些青涩的小少女,若是与他们正常的欢好也就罢了,毕竟很多地方十四岁姑娘没出嫁都算老了,但那位符教教主确实有一些过于残暴的手段,祸害了不少花季女子……”说着这番话的时候,窃神凌松特意瞟了一眼祝明朗身边采耳的小少女。

含苞欲放、如一朵青莲,娇嫩可人。

“符神知道吗?”祝明朗问道。

“难说,根据我这些日子的跟踪,还有一些探访,绝大多数子民、领袖、神明对符神的评价都很好,也从未听说过他在成神和未成神之前有什么恶劣行径,您所说的那葛家小女之事,已经可以肯定是符教的教主所为,而非符神本尊……”凌松很肯定的说道。

“你把你收集的罪证给符神偷偷送一份,看他如何处理,他若不处理……”祝明朗说道。

“没问题!”凌松说道。

祝明朗与符神不过是几次点头之交,此人没有流神那种严重臭名,也不像招摇、明孟那般猖狂蛮横,其地也高于天枢的其他正神,而且他是非常明确的玄戈神派系的正神,很奇怪的是,他也不争权夺利,按理说玄戈神晋升为第八星神,他这位玄戈派系的正神,理应顺势起飞,连自己这个外人都已经成为了首尊,他这个追随玄戈的正神,却没有什么太大动静。

低调,内敛,除却知道他的立场之外,甚至连他的实力都没有摸清楚过。

不过,既然遇到了与他有关的事情,祝明朗就得查清楚,是伪善之神,还是真正的刚正不阿之神,一查便知。

……

处理了一些琐碎之事,虽然只增长了一点点神明功绩,但祝明朗还有小金龙、桃妖鹿龙这两只龙宝宝没有晋升到龙神,这些功德若转化为修为,是可以让它们迅速成为龙神的。

中间,祝明朗又出勤了一次,协助了天枢正神斩了一只玄古妖,但主要功绩不在自己身上。

回来之后,玄戈神已经回到了她的神宫,她闭关了几天,祝明朗前去,道明了来意,玄戈神也没有犹豫,答应了祝明朗为他探寻晋升神主级的机缘。

“我只能够给你指明一个方向,而且是大致的方向,剩下的只能够靠你自己。”玄戈神在树殿下,端着苗条优美的身形坐着。

“明白,我也只需要一个方向。”祝明朗点了点头。

玄戈神让祝明朗走上前来。

她伸出了手,修长纤细的食指轻轻的点在祝明朗的额头上,祝明朗已经用神识封闭了其他命理,只要玄戈神有想探知其他天机的意图,祝明朗就会立刻警觉。

显然,玄戈神也知道,祝明朗身上是藏着一些秘密,她也没有去必要去冒犯,至少这位祝首尊最近为自己做了不少事情。

“奇怪……”玄戈神语气变轻了一些,像是喃喃自语。

“没有神主机缘?”祝明朗讶异的问道。

玄戈神摇了摇头,道:“不是没有,是很多。一般神将级神明,攀登上神主级之峰的长道仅仅一条,你的攀升之路却极多,仿佛不需要我刻意的为你指路,你闲逛也能够登达峰顶……”

“哦,哦,这个我知道,我只是想更快一点,既这么多条道,终究是有些崎岖弯绕,有些笔直顺畅,我这人不喜欢浪费时间。”祝明朗说道。

“你与令狐仙子的机缘之路有交叠,可以去问问她?”玄戈神说道。

“就这样?”祝明朗挠挠头,怎么感觉这算机缘跟没算一样啊,有一种在路边看到一个算命摊,给了一笔钱,对方啥都没有说的那种亏了的感觉。

“你还想怎样。”玄戈神反问道。

“那上一次令狐仙子来向你询问天机,你是否和她说,你找祝青卓问一问,他那里没准有你的机缘?”祝明朗说道。

玄戈神表情不变,但眼神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她看着祝明朗,就那样看着。

“开个玩笑,别那么严肃,我知道你的指引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祝明朗笑了起来。

玄戈神依旧看着他,仿佛是被祝明朗刚才那句话冒犯到了,神情与眼神都不像往常那样柔和。

“好吧,我错了,不应该妄自调侃一名神圣天机师的权威。”祝明朗无奈道。

“祝首尊何必这般严肃,我也只是与你开个玩笑,怎么,我的眼神很可怕吗?”玄戈神笑了起来。

可不可怕祝明朗不知道,皮是真的皮。

看来最近的顺利,让玄戈神一直心情都很愉悦,包括这次向她询问机缘,她也没有向自己收费!

以后可以多和玄戈神亲近亲近了,越亲近,她会说的东西就越多。

倒不是馋她什么,主要是为了查上一代伏辰神之死的真相,这毕竟关系到自己的本命天机。

但愿她是天机师,而不是裱里不如一的心机师。

……

玄戈神既在神都坐镇,祝明朗就可以四处浪荡了,以她的神识,还有对一切事态发展的预测,应当是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祝明朗只管去修自己的行,找寻他神主级别的机缘。

按照玄戈神的指引,祝明朗前往了整个天枢大陆的最北,白土之地。

白土之地连着白泽北林,大地富饶、晶矿极多,经过了两大神疆的相互冲撞、挤压、接壤,高温淬炼与地脉涌动,使得白土更是灵石遍地,修士成群,那里还传出了一个生存法则“在白土,你只要做一件事,弯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