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银曦之碎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自己这样坦坦荡荡的正人君子,怎么又和别人有一腿了?

“姑娘,我与令狐仙子清清白白,我这人倒好,反正世人对我的误解已经够多了,再传出怎样的绯闻我也不觉得奇怪,但没有必要拉你家姐姐落水啊。”祝明朗义正言辞的说道。

“如今所有仙神都在为新神州的诞生而奔走,生怕慢了他人半步就错失仙缘,你倒好,令狐姐姐一有需要,你便马不停蹄的赶来,要不是有什么,谁会信呢,而且,无缘无故的,你为何把宝贵的天机赠给了令狐姐姐,除了献情,我想不出别的理由!”双发尾楼倩同样有理有据的说道。

“看来玉衡神给你们这些丫头们布置的历练作业太少了,才让你们有闲情去琢磨这种事情,行了,快告诉我你家姐姐在哪,我有要紧事找她。”祝明朗说道。

“看在你这么殷勤的份上,我带你去吧。”

“我是来请她帮忙的。”

“你们在龙门就是这样互帮互助,建立的感情吗?”

“我没法跟你一个满脑子只有情情爱爱的傻姑娘聊下去了,男女之间,难道就不能有纯洁的友谊吗!”祝明朗质问道。

“当然有,前提是姐姐很丑,令狐姐姐那么美,连我一个女孩子都会心动,你一个两条胳膊两条腿的男人,怎么会没动凡心?”楼倩说道。

“麻烦带我去见她好吧。”祝明朗觉得自己已经没法和这姑娘说下去了。

大概是练剑的时候剑脱了手,砸到了她的后脑勺,然她少了一根弦吧,总而言之,思维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

一路上,楼倩喋喋不休,疯狂的试探,仿佛要将祝明朗与她家姐姐所有事情都挖得一清二楚,甚至还问了生辰八字,说要找人算一算他们合不合适。

祝明朗就笑了。

简单来说,这丫头就是纯八卦,大概练剑真得很枯燥,稍稍有一点花边故事,她就特别兴奋与期待。

祝明朗找到了令狐玲,见她正盘膝而坐,身姿的柔韧性堪称一绝,这样的姿势都可以将腰肢挺得那么直,而且线条优美迷人。

在龙门,神游身壳其实就是游魂,确实很难谈美感不美感的问题……

“令狐姐姐,看看谁来了!”楼倩说道。

“没你什么事了,去守着江吧。”令狐玲对待楼倩就很直接,眼不见心不烦。

“哦,哦,那我给你们把帘子都放下来,吩咐别人都不许打搅你们,不过空间裂痕增加了几道,你们可以温存的时间并不多哦,半个时辰,够吗?”楼倩问道。

“以后想出门,别哀求我了。”令狐玲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软肋,对于她这番故意挑逗两人的话,令狐玲纯当没听见。

“我错了,姐姐。”楼倩跑了出去,但还是放下了所有的帘子。

祝明朗走了上去,看到令狐玲依旧在调息,于是问道:“你受伤了?”

“一些虚无之雾在体内徘徊,倒不碍事。”令狐玲说道。

虚无之雾会压制神力,强行穿梭的话,甚至会将神通彻底剥夺,让神格丧失。

令狐玲在两大神疆的交界处值守,难免会受到虚无之雾的影响。

“看来你很忙,本来想找你帮个小忙的。”祝明朗说道。

“不远的话,可以,只是得先解决眼前的一个隐患。”令狐玲说道。

她还欠了祝明朗一个人情,令狐玲听到祝明朗这番来意,反而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不喜欢欠着别人什么。

“说说看,正好我也闲着。”祝明朗说道。

一个隐患?

玄戈神没有明自己的神主机缘究竟是什么。

她让自己来找令狐玲,起初祝明朗以为不小心撞见了女罗汉为华仇收集神玉,便是自己的机缘,但仔细一想,那可能就是天运在身,意外遇到。

而令狐玲这边的事情,应该才是关系到玄戈神指引神主机缘,所以祝明朗当然很愿意从旁协助。

“你见过此物吗?”令狐玲伸出了手掌,掌心上有几块干净剔透的玄银物,它们纯度、亮泽都无可挑剔,远比市面上看到的银物要特别。

而且,令狐玲打开手掌时,祝明朗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它上面散发出来的一种独特的能量,这能量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好像哪里见过,但说不上来,你从哪里得的?”祝明朗询问道。

“一些邪剑修士身上得到的,他们看上去不像是正常的神凡者,全身上下透着古怪,而且戾气非常之重。我将他们杀死之后,他们的肉躯瞬间腐化,包括他们手中的剑器也变成了粉末,最后就剩下这种银质玄物。”令狐玲说道。

祝明朗从她手上拿过了这些银质玄物,触摸到的那瞬间,祝明朗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

“银曦碎片!”祝明朗惊讶道。

说着,祝明朗取出了碧铜之匙,并将它们拆成了像银质玄物的碎片,然后进行了一番比对。

“非常相似,是同一种玄物,而且这银质之物显然更加高级。”祝明朗说道。

居然是银曦碎片。

这些碎片不出意外的话,组合起来正是一柄硕大的银曦之匙。

“这是何物?”令狐玲不解的问道。

“玄古妖不就是从银曦玄古门中涌出来的吗,这东西其实就是开启银曦玄古之门的钥匙……不对,不对,门已经打开了,也就是说这银曦之匙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处了。”祝明朗也一下子陷入到了思考中。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钥匙又不仅仅只是为了开锁,还可以反锁啊。”这时,锦鲤先生飘了出来,一句话直接点醒了祝明朗。

对啊!

玄古门,显然是一种封禁之门,甚至有可能是连通着某些奇异空间的通道。

如今银曦玄古门因为神疆的接壤而开启,玄古物种在两大神疆中乘着青雨祸乱,那扇门如果不关紧,还会有更多的玄古物种出现……

这钥匙,可能不是开启玄古门的,而是将玄古门给封禁起来的!

“如此说来,只要我们找齐了这些银曦之碎,便可以让玄古门彻底封闭!”令狐玲眼睛明亮了起来,这可是解决这一次青雨劫的关键。

虽说现在已经释放出了很多强大的玄古物种,可如果能够将这门封禁,这场神疆浩劫也会很快平息下去!

“若真的可以将此门封上,对你我而言确实是大功一件。”祝明朗说道。

“嗯。”令狐玲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剩下的银曦之碎在什么地方吗?”祝明朗问道。

“那些邪剑修手上应当有不少,这银曦之碎中蕴藏着的力量让它们实力倍增,相信它们应该也是不久前才得到此物。”令狐玲说道。

当时,令狐玲注意力都在追逐一只玄古大妖,她让一部分邪剑修逃走了。

“这东西不算难找,主要是将它们全部收齐得耗费一些时间。”祝明朗说道。

“他们恐怕逃回到了玉衡神疆,邪剑派是我们玉衡的几大臭名昭著邪派,他们教派隐蔽,成员遍布民间……”令狐玲说道。

“银曦之碎与碧铜之碎一样,碎片越大,能释放出来的力量也越强,既然这种银曦之物可以依附在剑器上,那么邪剑派的人肯定会想办法将它们收集起来,并成就某一位邪剑师。”祝明朗对这种玄物还算了解,毕竟当时在白泽杀了那么多青铜尸物。

碧莹青铜似乎只能够依附在那些骨妖尸物上。

而银曦之碎,却可以依附在兵器上。

“嗯,邪剑师们病态的团结,他们确实会这样做,如此我们只要找到他们的隐蔽教派,基本上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他们收集到的所有银曦之碎。”令狐玲点了点头。

“一锅端!”祝明朗笑了起来。

“那你可否愿意随我往玉衡之南一趟?”令狐玲说道。

“当然,像我这样善修之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苍生受苦、众生受难,这等封死玄古物种的壮举,怎么可能少得了我。”祝明朗说道。

“好,那我现在告知其他人,让他们全力协助我们……”令狐玲说道。

“别别别,这么一小块糕点,我们两个人都吃不饱,分那么多人岂不是白白错失这样的机缘。”祝明朗急忙道。

“你不是为劳苦大众,为救苍生于水火之中吗?”令狐玲说道。

“首先,这东西是不是封印玄古门的钥匙,我们还没有一个确凿的说法,总不能凭我们自己的猜测,还有这条鱼的一句话,就如此劳师动众。其次,人多口杂,你说的玉衡神疆邪剑派人员既已经渗透到了天枢,他们肯定也有一些眼线,我们突然间有大动作,他们怎么可能察觉不了,打草惊蛇,得不偿失,最后,万一我们判断有误,这么多神明前去抓这些邪派虱子,此处无人镇守,有玄古大妖横空出世,岂不是酿成大错?最最后,才是功德的问题,这点功德,确实也就够我们两个人分……”祝明朗条理清晰的给令狐玲分析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