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上上签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令狐玲也觉得祝明朗这番鬼话说得非常有道理。

正好,最近几天都是由仙师吕梧接替她值守,她不需要坐镇在此处,顺利的话,应该可以迅速的灭掉那个邪剑派。

“好,我们两人出发。”令狐玲点了点头,同意了此事。

“不不,还有一人,相信这些怪异的玄物,他会比我们更清楚来历。”祝明朗说道。

……

凌松不愧是窃神。

轻功了得,万里之行,居然不需要半天的时间。

凌松到了孤望镇,他看到了令狐玲,有些做贼心虚的向这位玉衡神疆的正神行了一个礼,然后站在了祝明朗的后头。

大概是令狐玲身上的浩然正气对他这种小偷小摸的散仙有着太强的威慑力了。

“关于那几把钥匙,我希望你今天给我说出一个最真实的版本,要最后这一次机会你都不好好把握,我只好把你这鬼话连篇的家伙的舌头给剪下来喂狗。”祝明朗说道。

“上尊,您压根也没有问过我啊!”

“是吗?”祝明朗挑起了眉毛。

好像祝明朗下意识的觉得那碧铜之门和银曦之门内必定是堆积成山的宝藏。

却没有想到是堆积如山的妖怪,还是最古老级别的!

“我如实交代,事实上我那古老的仙家,便是看守这三大玄门的守门族。这些从洪荒时代就活到现在的玄古物种太过强,连神明都未必是它们的对手,曾有一位神王联合众仙将它们放逐到了一个囚陆中。这囚陆也就是一个完全被虚无之海给封闭的星陆,那里灵气稀薄、土地贫瘠,即便是至尊玄古妖在那里也会慢慢的被耗得妖气尽失。”凌松没敢再隐瞒,认认真真的说道。

“那为何会留三座门,既是彻底流放,就应该让它们在那座囚陆中自生自灭。”令狐玲不解的质问道。

“门当然不是为了让它们逃跑的,而是好将捉到的其他玄古妖给丢进去,大千世界一直在破碎和重组,终究不断会有大妖横空出世,一直以来我们整个隐仙家都是捉妖为生,只要满了六岁,就开始学习如何对付世间妖物,尤其是玄古物种……奈何到了我这一代,我们这个仙家已经没落了,包括我这个继承人也走上了其他修行的道路,再难承担起监守玄古物种这样的重任了。”凌松叹了一口气道。

“那钥匙究竟能否封印三座门?”令狐玲立刻问道。

“应当可以吧,我也无法确定啊,毕竟我很早就离开了自己那死气沉沉的族门,等到我回去的时候,长辈们给我留下的事情已经很少了。我一个打小喜欢游手好闲的散修,突然间背负上了自己古老仙家族门给我的重任,我也很慌,不知道怎么办。”凌松说道。

看得出来,凌松是压根不打算为此事负责的。

他也没有那个能力去负责。

整个仙家会没落,会凋零,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毕竟人的寿命太有限了,哪怕意志力再坚定,自己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却是很难去左右的。

也就是说,这个看守玄古物种的仙门,生生的被玄古物种悠长的寿命给耗死了。

“神疆不合并,玄古门也不会破碎嘛,这种事情谁能够预料得到呢?”凌松补充了一句。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得试一试,哪怕这东西无法修复玄古门,也不能任由它散落在人间,它蕴藏的力量非常可怕。”令狐玲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这东西的威力祝明朗是见识过的。

碎片还好,如果是完整的一大块……

不敢想象!

“不过有两位上神相助,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信心将他们找齐的。那我们先从哪里开始,天枢神国的寺庙,还是青水百城?”凌松说道。

“你又是如何知道银曦之碎大部分散落在这两个地方?”祝明朗问道。

“嘿嘿,家门也不是什么本领都没有传授给我,我可以感应到这些碎片的所在……”凌松说道。

“所以当初你在玄戈神都偷走我的东西,并不是巧合了?”祝明朗道。

“上尊,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没有良心的,我知道自己实力不行,哪怕只是持有一个小碎片的东西,都可以把我撕成碎片,所以我报效自己家门的唯一方法就是等,等到这些东西被某个人,某个组织集齐的时候,将它们偷走……嘿嘿!”凌松露出了一口白牙,笑得那个叫充满智慧。

祝明朗苦笑。

自己原来也是凌松所钓的一条鱼,自己在白泽辛辛苦苦收集齐了碧铜之匙,却被他顺手牵羊,要不是白泽乌鸦眼神好,就白忙活那么久了。

“等下,你刚才说什么地方还有?”祝明朗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质问凌松。

“天枢神国靠近白土的那个寺庙,您来这孤望镇,应该有路过的。”凌松说道。

女罗汉所守着的那个寺庙??

祝明朗仔细描述了一番,确定和凌松所说的是同一个地方。

这就有意思了!

原来天枢神宇不仅仅在收集那些能够养魂的神玉,还在和邪剑派争抢银曦之碎。

他们要银曦之碎做什么呢?

“天枢神宇吗??”令狐玲蹙起眉来。

邪剑派倒还好,本来就与他们玉衡星宫水火不容,直接灭了他们教派,把东西拿到手就可以了。

但天枢神宇是华仇的神下组织,令狐玲在玉衡地位再高,也不敢轻易冒犯一位星神的势力。

“是啊,说来也奇怪,这种银曦之碎蕴藏的力量戾气太重,正神、正派拿去基本上一点用都没有,我也不明白天枢神宇的人为什么要大量的收集。”凌松说道。

“我们先前往邪剑派,将它们手中的银曦之碎拿到手,天枢神宇这边的,我们回来后再想办法,要么与他们交涉,要么……”令狐玲后半句话没有说。

“实在不行就暗抢,计划周全的话,甚至可以不用暴露我们的身份。”祝明朗沉默了良久,做出了一个小小的提议。

“这个我擅长啊!”凌松说道。

令狐玲却有所犹豫。

毕竟是与天枢神宇起冲突,她更倾向于和天枢神宇交涉。

“不急,我们先去邪剑派吧。”祝明朗道。

“嗯!”

……

祝明朗没有作声。

他之前就在想,用什么合理的理由说服令狐玲帮自己暗抢华仇的东西。

毕竟令狐玲答应帮自己,前提是得不做伤天害理之事,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去抢夺星神的贡品,她有可能拒绝的。

现在倒好了。

不需要祝明朗去编造理由了。

事情就这么水到渠成……

果然是去算过机缘的,上上签啊!

自己只要来到这,机缘便主动呈现在自己面前,连作案的合理动机都给自己完美备好了,祝明朗甚至觉得这其中有玄戈神刻意的安排,不然怎么会如此巧妙。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