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一人横扫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地剑派全派都是使用大剑,而且学得都是战剑流派。

铸剑台就矗立在宗城之中,此地有十座巨大的剑塔,每一座剑塔下,都有列成了奇阵的大剑师。

在最后一道工序上,邪剑派的人显得异常谨慎,他们在这地剑派中已经拥有了很高的权力,甚至可以让整个地剑派的高手为他们打造第一邪剑保驾护航。

铸剑台之上,还有一条古火龙,火龙也犹如那些巨大的剑塔一样矗立,它长满了龙鳞脊刺的身躯被一种艳红的火焰给包裹着,风扬起了它身上的火衣,无数的火焰如秋季的枫火之叶飘散开!

那是一头炎枫龙神!

原本,祝明朗以为这火龙不过是为锻造所用,提供得不过是铸剑时需要的高温烈焰。

但祝明朗没有想到这炎枫龙神才是整个地剑派的守护神,它散发出来的气息比自己以往见到的所有龙神都有强大,赫然是一头神龙主!!

“你们玉衡神疆,一个仅仅是排行前十的宗派就有神主级的守护神?”祝明朗有些惊讶道。

“既在前十,自然有神主级境坐镇,他们的宗主我也认得,与我修为不相上下,只是剑境差了一些,但如果他配合上这十座剑塔和众剑神,我要击败他怕是很难。”令狐玲说道。

祝明朗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

这就是玉衡神疆吗,还以为这种宗派自己和令狐玲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横扫。

“这邪剑,一旦铸成自身就拥有很强的杀伤力,我凌松什么都能够偷来,唯独这种有自主灵识,危险性极强的东西束手无策,所以两位这一次就全靠你们了。”凌松说道。

所有的银曦之碎被分成了七份,他们一份一份的注入到铸剑仙台中,用那头炎枫龙神的龙心之焰将所有的银曦之碎给融为银液……

祝明朗在白泽与那些青铜尸物厮杀时,大部分只能够从它们巨大的身体中找寻到拇指大小的那么一块,而达到巴掌大小的碧莹青铜之魔,其实力便恐怖至极,需要祝明朗相当认真对待。

如今,邪剑派要打造的这柄邪剑,其剑身之材是完完全全由银曦组成,没有参杂一点点的杂质,而银曦之碎中蕴藏额的力量本身就比碧莹之铜要强大数倍,当一份又一份银曦之碎被送到铸剑台时,祝明朗已经感觉到一种不祥的预兆……

天星被莫名的遮蔽,祝明朗抬起头来甚至找寻不到自己的星辰。

渊空明明干净无比,却好像被看不见的魔云给遮蔽,连天芒都被吸收了,使得这午后的阶段犹如暮沉时分。

邪气所致!

这不像是在铸造一柄剑。

更像是在唤起一位沉睡的邪神,随着他一点一点拥有活力,整个世界开始变得灰暗与诡谲。

祝明朗的内心升起一种强烈的预警。

这是成为了神明之后的一种神识,这往往意味着接下去要面对的可能对自己造成生命威胁。

第五份银曦之碎注入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到了第六份,祝明朗有些坐不住了。

他得去阻止。

他甚至有种预感,这邪剑一旦铸成,可能造成的祸乱会胜过青雨劫!

然而最终,祝明朗还是等待着最后一份银曦之碎注入到了铸剑仙台中,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银色充满邪力的溶液在铸剑仙台上的地纹上缓缓的流淌,就像是一个干枯的邪神身体里有了鲜活的血液,这滚烫之血将带动他全身的邪能焕发,更将助他就此重生!

“我们不能让这柄邪剑握在某个人的手上,邪剑自身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估,一旦由神主修为的人获得,此事便不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令狐玲开口说道。

“剑已经在冷却固形,现在动手!”祝明朗点了点头。

“我来对付地剑派的人,你夺剑!”令狐玲道。

说罢,令狐玲只身一人飞入到了铸仙剑台中。

她如一只鸾凤落在了第一座巨大的剑塔之上,随着她衣袖甩动,两百柄青色的飞剑如群凤离巢,青色的利剑围绕着她有规律的舞动,将本就超凡脱俗的她衬托得惊艳无比!

剑似漫天飞丝,似雨缭乱,令狐玲没有蒙面,也没有多言,作为玉衡神疆的正神,地剑派之中一些元老与剑神自然是认得她的,不等这些元老们质问令狐玲的来意,她已经舞剑出手,两百柄飞剑瞬间击垮了第一剑塔下的所有大剑师!

“地山阵,莫要慌张!!”黄袍邪剑师正在其中,他作为地剑派的剑尊,立刻高声的对所有镇守的大剑师们说道。

“令狐玲,可是你!”铸剑仙台上,一名身穿着宽大武袍的男子质问道。

令狐玲并不回答,整个地剑派已经被渗透成这样,口舌之争毫无意义,只需要将他们彻底摧垮,将邪剑带走!

“你作为玉衡正神,却来此行强盗之事!!”宽大武袍男子怒道。

“保护银曦剑,她一定是为了这柄天剑而来,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得逞!”灰色头发的邪剑派掌派高呼一声。

“她是何人??怎么敢一人只身前来踩我地剑派??”

“令狐玲,玉衡星宫剑首!”

“拦住她,别让她靠近铸仙剑台!!”武袍男子道。

说话之间,令狐玲已经杀入到了第二座剑塔处。

在令狐玲的背后,已经倒了一地的剑师,他们横七竖八,痛声哀嚎,基本上每个人都被精准的挑断了手筋,没有死去,但全部都丧失了战斗能力。

剑如仙灵,缭绕在了令狐玲周身,她手中还持有一柄主剑,这主剑上纹着青鸾,每当她出剑之时,剑破开面前的敌人阵型时,便会产生一声啼叫,啼叫声会产生一种刺痛感,让他们无法全神贯注的面对那空中飞来的群剑!!

“蜂剑!!”

令狐玲步入人群,她单手举剑,周围两百柄飞剑顿时如群蜂一般发出了颤鸣之响!!

颤鸣不断的叠加在一起,最后组成了极其强大的声浪,震动那些举剑相迎的人不得不丢掉手中的大剑,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饶是如此,这些大剑师们仍旧无法阻挡那些剑如蜜蜂翅膀一样震鸣之声,他们五孔溢出了血来,一个个神志不清的昏倒在地上!

又是一大片倒下,地剑派这些高手们在令狐玲面前犹如一群纸人,随手一扬产生的风,便可以将它们全部击倒。

“吾来会一会你!!”这时,一名剑神冲来。

他双手举剑,当他向前踏时,仿佛巨山在移动,在冲撞,一剑惊心动魄的劈下,磅礴的山剑更是夸张,宛如一座一座磐山轰来!

令狐玲突然出剑,一剑便破解了对方的磐山滚剑,随后她又扫出了一剑,剑气成型,不仅仅扫飞了那位山剑剑神,更形成了一道华丽的青色剑湾,第三剑塔的那些地剑派成员们更是被掀飞了无数……

“砰!砰!砰!砰!!”

过了片刻,地剑派成员们如大雨前的琴键雨点,从起初缓慢有序的掷地有声,到急骤重叠,再到密集繁多,连成滂沱合声……一具接着一具,这些剑师们的重量可不是雨点,他们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摔得断了骨,很快就铺满了这铸剑仙台周围的广台,最可怕的是,那位剑神级别的存在竟也和其他成员一样!

势不可挡!!

整个地剑派的人都目瞪口呆,他们尽管听闻真正的剑仙一人就可以灭了一个宗派,但真正见到令狐玲这样级别的神主,看到那些曾经崇拜的剑尊、剑老、剑神如同三两岁孩童一般被击垮,他们仍旧感觉不真实!

差距可以这么大吗??

他们这多人,难道真的只是凡蝼??

“欺人太甚!!!”终于,黄袍邪剑师廖北出手了。

他的实力显然不止是他之前展现的那些。

而且黄袍邪剑师也很清楚,对方就是冲着他们的银曦之剑而来!

奈何在一些剑王面前实力碾压的黄袍邪剑师廖北面对令狐玲这样的神主,一样是一位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令狐玲仅仅是分出了两百柄青剑中的两柄,这位黄袍邪剑师廖北就已经招架得无比困难了……

躲在远处,何辛、许玲芳弃暗投明的五人看到这一幕,更是惊为天人。

黄袍邪剑师,何辛四人可是亲自领教过的,结果如此强大的一名剑师却连令狐玲的分剑之二都敌不过,而令狐玲可是能够同时操控两百柄青色飞剑,更不用手令狐玲手上还拿着一柄青鸾主剑!

玉衡剑首,一人横扫地剑派!

“这还是人吗!”凌松下巴已经合不拢了。

换做以前,祝明朗一定会认真关注令狐玲的剑法,能偷学一点是一点,自己虽然拥有非常高超的剑境基础,但以前学的那些剑法明显不怎么高明,玉衡星宫的天地玄黄四大阶剑法,每多学一招,就可以多增加一分实力。

不过,令狐玲自身的实力确实比龙门中恐怖。

在龙门,尔虞我诈,令狐玲这种太过刚正的性格,反而容易错失掠夺灵本的机会,她的修为在龙门中受到了很大的压制。

而现在她表现出来的实力只能够用恐怖来形容,祝明朗甚至觉得自己唤出所有的龙,再以剑醒姿态对抗,怕是也很难敌得过她这位剑神神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