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拔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剑极轻,人也异常轻盈,以这种状态下,祝明朗觉得自己可以将一些剑法提升到另外一个境界,比如说叠剑。

刺剑,只是最为基础的剑招,不同的角度,相同的力道,但在眨眼剑完成上百次出手,剑身如影电,剑尖如湖中雨花,紧接着这剑迅影与剑雨花叠影重重,不断的交织,不断的相重,所组成的画面便是无比华丽震撼!

灰发执派出手抵挡,然而他手中的剑在抵挡的过程中却被击穿了无数个窟窿,他的灰色之间化作了一堆废铁。

灰发执派脸上露出了几分恼羞之色。

他看了一眼被一个女人给牵制住的整个地剑派高手,然后又看了一眼武袍宗主。

银曦邪剑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结果却忽然杀出了两名如此强大的剑神,事已至此,他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再隐藏下去了,要做的就是守护好这邪剑最后的时刻。

他从袖中抽出了一柄渴血之剑,整个人的身法也变得诡异了起来,他施展出了邪剑派的剑法,所出的每一招都是致命可怕,犹如是一条斑斓毒蛇正朝着猎物撕咬上去,不死不休!

祝明朗感觉到了这位灰发执派的变化。

之前他的修为大概只有准位神将,在剑醒状态下的祝明朗面前可以说是一个小角色了,但当他施展邪剑派之术时,却能够感觉到他修为起伏变化非常大,当他出动那些杀招时,甚至感觉可以对神主级境的人都造成威胁!

剑法怪异,出手刁钻,他的每一招都存在着后手,像是一条已经缠绕在人身上的毒蛇,它的獠牙或许暂时没有啃在人的身上,但它慢慢紧缩内蜷的身躯已经在令人骨骼勒紧,开始窒息。

武袍宗主此时也已经转身迎向祝明朗,他将未冷却的银曦邪重重的倒插在了剑台中,却是唤出了他自己的大地之剑!

他向前行去,奔跑的过程中巨重之剑在他脚下的大地中腾飞起来,他一跃而起,双手握住的瞬间来了一道乾坤怒斩!!

大地在这一剑冲击下恐怖的隆起,在这剑台之后化作了一个惊人的山丘,山丘之中不断的产生一股如波浪一样涌动的力量,让祝明朗根本没有地方落脚。

两人合击,祝明朗也有些难以招架,尤其是脚下的大地好像变成了一头巨大无比的活物,只要自己一使用强大剑法,这大地就会剧烈的波动,干扰自己的同时,甚至会将自己震向高处。

“白岂!”

祝明朗呼了一声,所幸跃到了半空中。

奉月白龙朝着祝明朗这里滑翔而来,并扇起了一道龙风,把祝明朗送到了它的背上。

这时,地面上出现了一柄向天重剑,剑长如山峰忽然拔地而起,直刺向了半空中前来接应祝明朗的奉月白龙。

奉月白龙施展出了月影身法,一分为二。

两道月影其实都是虚幻,奉月白龙会短暂的隐身,并且速度也会在这刹那达到极致,根本没有人可以判断出它的所在。

腾升到了高处,祝明朗俯视着地面上的两人,将手中的夜染剑高举……

剑如墨,随着他指天,本就晦暗的天空更是沉了下来,天光消失,莫名的阴影投射下来,犹如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夜魔幽灵,笼罩着这铸仙剑台!

“夜灵!”

祝明朗感受到了夜染剑铭纹的力量,指天唤醒,青色的大雨兀然间消失,可以看到暗沉的天幕之下,一柄一柄幽灵之剑倒挂,数量极多,随着祝明朗向下猛挥,这些幽灵夜剑疯狂的刺向了地面,形成了黑色的剑群瀑布!!

武袍宗主与灰发执派共同掀起了大地山丘,尤其是那位武袍宗主,他的大地之剑可以指使地岩,可以驱使大地表层,当他重重挥舞之时,大地上出现了数条蠕动的地龙,它们如巨拱桥一样飞过武袍宗主的头顶,用身躯为武袍宗主筑起坚固的防护!

然而,这位武袍宗主想不到的是,这些幽灵夜剑可以轻易的穿过任何坚硬的物体,它们产生的攻击是直刺向精神与灵魂,所带来的穿刺,也不过是一种剧烈的寒意,迫使全身像是穴位被钉住了一般!

“我来!”灰发执派反应却相当及时,他的剑不断的扫出一种红色的剑风,这剑风将祝明朗唤落的那些幽灵夜剑给打散,这才为武袍宗主缓解了灵魂被千穿万刺的痛苦。

祝明朗冷眼望着这两人。

都到这份上了,要再说地剑派的最高层不知道邪剑派就驻扎在他们中就有些可笑了,这两人怕是狼狈为奸已久,甚至存在着某种可能,整个地剑派就是靠着邪剑派壮大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地剑派也就是邪剑派的另外一面,用来掌控着玉衡神疆的一部分神权。

“悠~~~~~~”

白岂发出了一声龙吟,它挥动着羽翼,并释放出了一股冰空之霜,依附到了祝明朗的剑刃上。

祝明朗的夜染上多了一层寒气,随着祝明朗施展出剑陨剑法,这一层强大的龙息寒气也完美的融入到了祝明朗的剑意之中!

“朱雀剑!!”

剑再次向天挥出,暗沉的天幕上开始凝结出无数暗冰,这些暗冰化作了一头神话朱雀的模样,气势磅礴的从苍穹之上俯冲而下!!

与以前的朱雀剑不同,这一次祝明朗的剑鸿不再是烈焰,而是蕴藏着黑暗之息的同时,朱雀之形更是由暗冰组成!

冰暗朱雀!!

冷意降临,寒气凛然,剑台本是处在一种烧红的状态,而那头神勇的炎枫龙神更是犹如喷涌的火山一般澎湃炙热,但随着这冰暗朱雀落下,冲击着地剑派宗城,漫天的青雨凝结成了黑冰,蠕动的大地瞬间冻结,就连炎枫龙神的灼热之势也被压了下去,整个铸仙剑台最为恢弘震撼的,正是那头陨落下来的暗冰朱雀!!!

冰封千里,这刹那间,整个宗派之城死寂了一般,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活力。

“拔剑,走人!”

祝明朗目的非常明确,他们不是来这里灭派灭城的,是取剑!

奉月白龙飞落,贴向了地面。

祝明朗伸出了左手,将倒插在剑台中的银曦邪剑给拔了出来,但那位武袍宗主显然是在这银曦邪剑中附上了一种特殊的禁制,依靠着绝对的蛮力是无法将它从剑台中抽走的。

“嗷!!!!!!”

炎枫火龙苏醒的速度最快,它破去了身上的所有凝结的暗冰。

它身躯韧性十足,而且摆动之时力量极大,此刻炎枫龙神亮出了它脊鳞刺,整个躯体直接化作了烈焰龙锯,朝着祝明朗和奉月白龙狠狠的锯了下来!

如此祝明朗完全没有时间去拔剑了,正在他要放弃之时,阎王龙冲了上来,用自己的巨龙武躯挡在了祝明朗与奉月白龙的面前!

它伸出了双爪,用爪子接住了火锯一般的炎枫火龙斩下来的力量,血液顺着阎王龙的爪子流淌下来,但阎王龙不知疼痛一般,它一双幽冥火瞳依旧绽放着最可怕的冷光,全身上下更是被熊熊冥焰给包裹,与这头炎枫龙神的龙心之炎产生了对抗!

“枯!!!!!!!”

阎王龙将炎枫龙神给狠狠的推了回去,并张开了死亡镰翼,分别朝着逼近上来的武袍宗主与灰发执派挥出了两道死神斩,将这两个人给逼退。

祝明朗也不再迟疑,让夜染之剑悬浮在自己身旁,双手去拔剑。

银曦之剑还没有剑柄剑护,这等于是用双手去强行拔出利刃,而上面未完全冷却的滚烫与炙热,几乎可以将一个修为低下的人瞬间融化成血水。

终于,银曦之剑被祝明朗从剑台中拔了出来,仿佛某种封印被破除了一般,祝明朗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可怕的邪力在冲撞着自己的灵魂,更在借助着自己的神名星辰,向着整个世界释放出邪辉。

祝明朗全身不由的冷颤,这银曦邪剑,比自己想象中的可怕数倍,最不可思议的是,祝明朗感觉自己与剑灵龙之间的灵魂纽带正在受阻,剑醒之力正在硬生生的被这银曦邪剑给压灭下去!

时间不容许祝明朗多想。

祝明朗急急忙忙松开了自己的右手,并紧紧的握住了剑灵龙。

以左手持着银曦邪剑,祝明朗右手握紧夜染剑,事实上这两柄剑都染着至暗至邪的气息,祝明朗的那双眸子突然间变成了银黑,甚至连他的头发也在这刹那间被这相互冲击的邪气与暗气给染成了邪魅的银黑!

“走!!”

祝明朗对奉月白龙说道。

奉月白龙化作了一道白色的龙卷,刹那间冲上了黑色的云霄。

阎王龙虽然依依不舍,但也没有恋战,异常果断的飞上了天空中,为祝明朗与奉月白龙保驾护航。

剑塔处,令狐玲见祝明朗已经得手,同样御剑飞行,紧随在了祝明朗的身后……

“想逃??痴心妄想!!”武袍宗主冷笑,他并没有飞身去追,而是就站在了剑台之下,命令其他人向这里靠拢。

地剑派众人迅速的向他们武袍宗主所在的剑台这里集结,当所有的高手都围成一个大地环阵时,炎枫龙神猛然一卷,竟将地剑派这些人全部卷入到了剑台之下,而整座剑台也随着炎枫龙神的钻地消失而全部消失在了宗派之中。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