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以邪制邪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种时候,就要以邪制邪,银曦之碎不是可以依附在兵器上,并对兵器产生强大的加持作用吗?你既然无法左右两大剑龙在你神识中厮杀,你可以通过其他银曦之碎来增强剑灵龙的实力,这样它就可以击垮剑邪龙。”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一听,那双银异与漆黑交替的眸子里有了欣喜之色!

好主意啊!

“可是,剑邪龙本就是由银曦之碎铸成,会不会出现剩下的银曦之碎反被剑邪龙给吸收走的情况??”令狐玲说道。

“当然会,无主的银曦之碎,它们肯定会不受控制的往剑邪龙身上倾,如果不使用合理的措施,就就会弄巧成拙,反而助长了剑邪龙。所以你们需要再找一名神境的铸剑师,让他进行滴血认主的打造,把剩下的银曦之碎也铸成一柄小银曦剑,而且必须是铸成有灵识的剑灵,这样就不会被已经成型了的剑邪龙给夺走。”锦鲤先生说道。

“听上去有点复杂。”凌松说道。

“铸师本就难寻,更不用说是神境筑师。”令狐玲皱起了眉头。

“他爹是。”锦鲤先生伸出了短短的鱼鳍,指着祝明朗,“而且,剑灵龙就是他爹铸的。”

祝明朗点了点头,铸师的问题倒好解决了。

“先别说那么多,我们把剩下的银曦之碎给找来。”祝明朗说道。

……

飞回到了天枢大陆,凌松时不时的往后看了几眼。

到达白土的时候,凌松突然落到了地面,并去抓了一把地上的松土,放到自己的鼻尖处闻了闻。

“地剑派的人好像追过来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凌松有些诧异的说道。

“他们穿过了虚无之雾?”祝明朗道。

“是的,他们应该是从地脉回廊中进入到天枢,而且来得人还不少,怕是我们逃到天涯海角他们都不会罢休了。”凌松说道。

提到地脉回廊,祝明朗也想起了当初极庭大陆坠落到四荒疆时,地脉深处有些地方并没有被虚无之雾和虚无海水渗透,假如精通风水地脉的奇人在,还是可以在虚无之雾隔绝期间便横穿两大区域。

想来地剑派中也拥有这样的本领,倒是小看他们了。

“他们穿过地脉回廊需要一些时间,两大神疆的地脉复杂弯曲,就像是迷宫一样,不可能像我们这样直接穿过虚无之雾的空隙来得快,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将剩下的银曦之碎拿到手,问题是这么短的时间如何把铸师找来,而且他的锻造时间也极其有限。”凌松接着说道。

“孤望镇有一古剑炉,有听楼倩说过,应该可以使用。”令狐玲说道。

“乌鸦,让聂晓璇用传音蚕告知祝天官一声。”祝明朗对白泽乌鸦说道。

有共识乌鸦的地方,白泽乌鸦可以轻松完成千里传话。

聂晓璇如今驻扎在了玄戈神都,在打理着离川的商会,这样也方便了祝明朗与离川的联络。

尤其是聂晓璇还掌握了类似于乌鸦传话的传音蚕,让距离已经不成太大的问题了。

“人就在玄戈呢!”过了没多久,乌鸦模仿着聂晓璇的腔调与声音,回答了祝明朗。

“你这黑鹦鹉好神奇啊,居然可以万里传话……”凌松说道。

“本尊乃鸦仙,愚蠢的人类!”乌鸦勃然大怒,痛斥着凌松。

“人在玄戈是什么意思??”祝明朗疑惑道。

“那女人说,祝天官在玄戈神都,不久前刚到。”乌鸦用自己的语调回答道。

祝明朗眼睛一亮。

来得正是时候啊,不愧是爹,需要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身边!

“小紫,去把我爹搬过来。”祝明朗唤出了雷公紫龙,对它说道。

雷公紫龙乖巧听话,立刻飞上了云端,化作了一道暗光雷电,游向了天边。

……

前往了宝塔寺庙,三人假装是普通的修士,在宝塔寺庙附近游逛。

苦行朝拜者依旧络绎不绝,他们冒着青色的雨,眼睛里只有天枢神城的那座神塔,一个个如行尸走肉。

而最近白土出现各种神疆接壤时的状况,同时也诞生了数之不尽的地脉宝藏与天辰神石,这宝塔寺庙附近的城镇往来之人也是不再少数。

宝塔寺庙周围也算是鱼龙混杂,唯独这宝塔寺庙庄严静穆,透着尊皇之气,闲杂人等根本不敢靠近。

戒备又森严了!

显然已经有更多的神玉囤积在了此地,天枢神宇这一次应该也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去采集灯玉,就为了让他们崇敬的神明尽快出关,引领他们走向仙途巅峰。

凌松是一名相当出色的探子,围着宝塔寺庙转了一圈,他已经大致摸清楚对方藏匿宝物的地方了。

“我们时间不多,等天一黑就动手。”凌松说道。

“这一次得遮面。”令狐玲说道。

毕竟是天枢神宇,是华仇的神权,哪怕最终肯定会败露,也不能太过明目张胆。

“没事的,只要不被神识锁定,或者被什么法宝追踪,北斗神州一诞生,谁能光凭我们长相来定我们的罪呢!”凌松说道。

……

接近傍晚,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紫色的游光,渐渐靠近。

片刻后,全身覆盖着华美紫鳞的雷公紫龙滑翔了下来,珊瑚龙角处,正有两人站立在那里,正是祝天官和圣阙领袖宏耿。

祝天官落到了地面,上前来给了祝明朗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目光落在了令狐玲的身上,意味深长的露出了一个懂了什么的微笑。

令狐玲只当是对方与自己打招呼,也回以微笑。

祝明朗却太懂了,懒得做解释,直奔主题:“我们夜里打算去盗宝塔寺庙的银曦之碎,需要您将他们铸成一柄剑灵,孤望镇那有剑炉……”

“时间很紧迫?”祝天官看祝明朗说话的语气,于是问道,说完还不忘记补充一句,“你这银黑头发,有点复古浮夸,不过看上去还挺帅的,回头你爹我也去染一个……”

祝明朗不想说话。

自己脸色都差成这样,瞳孔都变色了,差一点就在发黑的额头上写上了血红色的四个大字“我中邪了”,结果祝天官只注意到自己的发型。

“先去生炉火吧,具体情况等我们拿到了银曦之碎再和您慢慢说。”祝明朗说道。

“行!”祝天官点了点头。

“一夜时间铸出剑灵的难度很大,怕是地剑派那位铸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是不是得有第二个计划啊!”凌松说道。

“放心吧,只要剑材本身具备强大的灵力,铸出器灵这种事情对我而言,太简单了。”祝天官相当自信的道。

“这个给你,是我们玉衡星宫的令牌,你找一位叫做楼倩的剑师,她会带你去古剑炉处。”令狐玲取出了一枚令牌,对祝天官说道。

“玉衡星宫?”祝天官眼神有了一些变化,不过他也知道眼下事情更加紧急,也没有再多问,于是与宏耿乘着雷公紫龙飞往了孤望镇。

铸剑终究需要一些准备,以前在祝门,祝天官得到好的剑材甚至还要沐浴更衣,表达对稀有神品的尊重,当然最重要的环节还是把锦鲤先生请过来,让它在剑器冷却的时候滋一滋口水,这样可以带来好运,出绝世圣品和器灵的概率大大增加!

……

女罗汉寸步不移,她的那双眼睛在夜里依旧绽放着锐利之芒,仿佛每一个昏暗的角落都逃不过她这双锐眼。

她的身旁,有两位武宗师,他们身披着彩色袈裟,光着一双满是茧的大脚,脖子上挂着厚重无比的佛珠,正在闭目养神的他们,屹立在那里就像是两尊佛像,皮肤古铜,充满的力感。

“这两个,修为不低啊,还有那个女罗汉,怕是神主级的。”凌松小小声的说道。

“女罗汉就交给令狐仙子了,两名武宗师和其他人等,我来应对,凌松你只管找准时机去把银曦之碎和神玉都一起偷出来。”祝明朗说道。

“神玉?”凌松有些疑惑道。

“铸剑需要的,否则难成器灵。”祝明朗说道。

“哦,哦!”凌松也没有多想。

只要东西是放在一起的,顺手牵走也不是什么难事。

“地剑派的人,大概什么时候会到?”祝明朗问道。

“至少得明日午后。”凌松说道。

“那我们今夜必须成功!”祝明朗道。

说完这句话,祝明朗那双眼睛蜕变成了银色,整个人气质更透出了一种邪异诡异,他的皮肤也在这一刻产生了变化,一块一块如银曦一般充斥着特殊的亮泽,彰显出了这是一具不凡躯壳!

好在,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会,一道道黑色的纹理又如同血液透出来的暗光,驱逐着那些银色的肤质,让祝明朗又回到了一开始银与黑制衡的状态,而他的那双眸子也恢复了正常。

深呼吸一口气,祝明朗自己也惊出了一声冷汗。

神识海中,剑邪龙开始占据上风了!

这银曦邪剑竟然如此霸道!!

看来自己的这神主机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不亚于承受一次神劫洗礼!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