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只拿一点点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过去令狐玲就有听闻一些关于天枢神宇罗汉的说法,今日与之交手,也立刻感受到了天枢罗汉的强悍,令狐玲使用自己不熟悉的剑法,与女罗汉对抗竟有几分吃力。

好在令狐玲要做的并不是击垮这名强大的天枢天罡女罗汉,只是分散她的注意力。

她表现出不敌,做出退逃的样子,想要让这位天罡女罗汉追来,但女罗汉显然不会离开宝塔半步。

无奈之下,令狐玲只能够动用玉衡星宫的天阶剑法,对女罗汉进行一番强势的压迫打击。

女罗汉之前眼神中还透着几分高傲与不屑,在她看来这女剑师也不过是修为颇高的小角色,可看到天阶剑法呼啸而来后,她神情完全变了,透露出一丝惊讶,甚至应对的时候都表现出了几分慌张。

玉衡星宫天阶剑法威力极其恐怖,上万剑丝交织成了一张巨大浩瀚的剑网,剑网笼罩而下,让女罗汉无处可躲。

女罗汉不断的拍出金色的掌印,从天而降的剑网未被撼动。

“唰唰唰唰!!!!!!!!”

剑网其实是由不断划过的剑痕织成,它们凌厉的划过女罗汉的肌肤,女罗汉的身上多出了一道道红色的血丝伤口,这些伤口并不深,但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血液顺着细细的伤痕处缓慢的溢出来,慢慢的变得淋漓可怕。

甚至,女罗汉的脸上也被划出了一道剑痕,她用手擦拭了一下,看到脸颊上的鲜血那瞬间她整个人气质发生了剧变,从高傲、漠然变成了愤怒、狂暴!!

她踏下了阶梯,杀气凛然,她每向前踏一步,都会出现硕大金箔状的战芒,她的手掌上出现了金色的斗焰,每拍打出的一掌,都会灼烧周围的空气,哪怕只是向前快速的奔逐,她脚掌留下得都是一片焦黑的痕迹!

令狐玲知道对方动用真正实力了,于是再一次示弱,给对方一种可以将自己击杀的假象。

这一次,天罡女罗汉上当了,她追了上去,并马上踩踏到了令狐玲之前布置好的剑井中!

剑井由无数飞剑列成环壁,每一柄飞剑会不断的交替位置,从而来来回回将困在剑井中的敌人穿刺千百次,天罡女罗汉被困在了令狐玲的剑井中,哪怕使用那强劲的金色斗焰也无法摆脱。

“时机刚好!”

凌松没有再犹豫,果断的潜入到了佛塔寺庙之中。

刚抵达,凌松就察觉到背后多了一个人,他转过身去,看到的却是祝明朗。

“祝尊,别吓我啊,你不专心对付那两个武僧宗师,跟着我干嘛?”凌松说道。

“我是牧龙师,打斗什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祝明朗说道。

“……”凌松见他这么理直气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太混了!!

如此紧张危险的行动,你怕是可以端盘水果找个视野好的地方边剥边看!

“牧龙师不是拥有弱点看破、危险感知之类的能力吗,冷静、清晰的掌控战斗全局,并让每条龙完美配合形成压制,不是一个成熟的牧龙师该做的吗?”凌松说道。

“这种对手,不太需要。”祝明朗说道。

“哦……”

凌松无话可说了。

有令狐仙子这样的打手,说话就是嚣张!

要是祝明朗去对付那位天罡女罗汉,凌松肯定他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

“这佛塔无门锁,却有三重禁制……”祝明朗用自己的神识感知了一番。

“两重。”凌松笑了笑,将自己两根手指从无形的禁制中抽了出来。

话音刚落,最外层的那紫金色禁制迅速的消失,不再对靠近的人造成一种窒息压迫感。

祝明朗朝着凌松竖起了大拇指。

两人往佛塔内走去,佛塔第一层比较空,只有一个香火台,倒是向上的木楼梯处,放着一尊怪神的雕像,这神明拥有三头六臂,六臂上各持着一种兵器。

是修罗怪神像,而第二重禁制正是从这修罗怪神像中释放出来的,它就像是一个强大无可匹敌的门神,死死的守护着通向第二层佛塔的门梯。

“是一个机关佛像,得将它的手臂转向精确的位置,不然这东西可能就会活过来,把我们两个人给砍成肉酱!”凌松非常肯定的说道。

“哦,你加油。”祝明朗在一旁看着,就差掏出一枚橘子慢条斯理的剥起来吃了!

太混了!!

凌松有些咬牙切齿!

屏住呼吸,凌松很清楚这种机关神像和那些强大的禁制不是一个概念,禁制破除不了,只需要转头走人即可,但这种机关神像操作上有那么一点点差错,那六柄明晃晃的凶兵就会砍在自己的身上!

可究竟是怎样一个摆放呢,凌松努力回忆着自己之前探寻这座佛塔寺庙时的情形。

既然要摆正方位,那就离不开风水之术,风水无非是花、树、草、墙、石、山、溪、院、屋这些,机关神像别看它是静止的死物,但它其实一直在吸收着天地灵能,依靠着这些灵能它才能够维持禁制,才能够为它苏醒过来斩杀入侵者提供能量。

神像自身很难做到吸收灵能,也就是说吸收灵能靠得是它每一只手臂上握着的兵器,这些兵器在汲取天地之精华!

魔刀、血棍、金锤、妖剑、鬼鞭、铜轮,对应八方风水,其中两个方向为空……

凌松在脑子里急速的演算着,最终得出了两个精准的结论。

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得远远的祝明朗,苦笑道:“上尊,我最后推算出两种摆放方式,这两种我不能确定哪一个才是对的……”

说着这些话时,凌松开始转动那些手臂,他将五条手臂都转向了他已经非常确信的风水方位上,最后只剩下了那手持着鬼鞭的手臂。

“朝上,还是朝下,您来选。”凌松说道。

“你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都怎么解决的?”祝明朗没好气的道。

“我不喜欢赌博,若遇到这种情况,我会选择离开,我不接受运气游戏的,哪怕是四分之三的几率。”凌松说道。

祝明朗走了上去,看了一眼那持着鬼鞭的手臂。

那手臂栩栩如生,仿佛只要轻轻的一碰,它就会使出雄浑暴虐之力将这一鞭子抽打在人的天灵盖上!

二选一。

选错了,这尊修罗佛像就会活过来!

“锦鲤先生,过去我一直对您有一些小成见,现在是您证明自己的时候了。”祝明朗拍了拍自己的后背,唤醒了在熟睡的锦鲤先生。

锦鲤先生飘了出来,它显然还很迷糊,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

只见锦鲤先生游到了那持着鬼鞭的手臂上,正打算落在上面回神,结果那持鬼鞭的手臂异常的松弛,锦鲤先生的重量都承受不住,居然在一“咯吱”声下缓缓的往下摆。

“啥事??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锦鲤先生在那手臂上翻了一个身,一脸茫然的问道,尽管它那双鱼眼睛一直都是呆茫状态。

“没事了,就是看看您最近睡眠质量怎么样。”祝明朗说道。

“哦,还以为你遇到了什么难题要我解决,没事我接着睡了。”锦鲤先生用尾巴一弹,来了一个华丽的鲤鱼打挺,然后以非常优雅的落水姿势钻到了祝明朗的后领处,就看见祝明朗背上的衣裳上出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锦鲤刺绣……

一旁,凌松惊恐的表情还没有褪去。

他盯着面前那高大魁梧的修罗神像,屏住了呼吸。

但过了有那么一会,修罗神像都是静止的。

而且,封禁着这第一层佛塔的禁制也在慢慢的消失,机关神像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尊摆设。

祝明朗推开了神像,顺着神像后头的楼梯走了上去。

锦鲤是真锦鲤啊!

这都能选对!

祝明朗内心底对锦鲤先生多了一分敬重,从今往后再也不允许方念念在整体资金紧缺的时候往锦鲤先生的金贵食粮中参杂一些便宜的料子了,吃不出来归吃不出来,态度得端正。

顺着楼梯往上,这佛塔,外表和第一层看上去和普通的佛塔没有什么区别,但到了第二层,便完全变了一个样。

第二层摆放着的全部都是昂贵至极的玉器、神石、彩晶、天辰之物,所谓的金银珠宝若是搁在这里,都算是有些不堪入目了!

天枢神宇在敛财方面,简直是离谱。

祝明朗看得心肝乱颤,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一想到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供奉给华仇的,祝明朗恨不得再到龙门中将华仇鞭尸几遍!

“银曦之碎,都在这,还给我们打包好了,整整一箱呢!”凌松一眼就看见了他们仙家最重要的东西,用手指着一个金木箱子道。

“小婀,把它们都带走,没问题吧?”祝明朗唤出了女娲龙,对女娲龙说道。

女娲龙点了点头。

她现在的坤藏法术已经很高明了,创造一个聚宝阁一点问题都没有。

“祝尊,你这是干嘛,说好只拿一点点呢?”凌松见祝明朗这是要全部扫荡走,大惊失色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