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铸剑灵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明朗对此不屑一顾!

神君什么的,是蛮有惑力的。

但上苍也算待自己不薄,最近祝明朗也明显感觉到自己这伏辰神神格似乎非同一般,大概这就是龙门状元该有的待遇。

想必自己将来是不亚于北斗七神的,没有必要为了这一个小小的神君修为便妥协了,目光得放得更加长远。

最重要的是,祝明朗对自己这个神明的职权挺满意的,邪剑仙这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歪门邪道,并不适合自己这种仙风道骨之辈!

祝明朗自然是拒绝的,还好剑灵龙也撑得住,可以让祝明朗时刻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不至于被蛊惑了心智。

“祝尊,解开了,我们赶紧溜!”凌松说道。

祝明朗此时也终于看到了那四面墙壁回归,而且楼梯也终于出现了。

顺着木楼梯走到了一楼,祝明朗看到佛塔之外电闪雷鸣、冰火交织,显然战斗始终没有停歇过。

祝明朗刚踏出门,便看到那位披着麻衣的女罗汉立在那里,她的额上全部都是汗珠,双臂双拳微微缠斗,而身上那金色的斗焰更是时明时暗。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麻衣宽大的袖处还有一些血迹,应该是被剑器所伤。

果然,这女罗汉不是令狐玲的对手。

女罗汉注意力全在令狐玲的身上,压根没有想到佛塔中已经潜入了两个小贼。

她背对着祝明朗和凌松,眼睛正顶着站在屋檐之上的令狐玲,此时令狐玲已经唤出了一部分青色的飞剑,大概是两人在佛塔中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她不得不展示出自己真正的实力才好应对这位神主级的女罗汉。

“麻烦让一让!”

祝明朗现在脾气不是很好,那双眼睛都是邪异银锐,看到女罗汉挡在自己的面前,于是走过去趁着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一脚把女罗汉给从阶梯上踹了下去!

女罗汉感觉到背后有人时已经来不及了,被祝明朗直接踢到了阶下,重重的扑摔在坚硬的石砖上,还是脸着地!

一旁的凌松看傻了。

这……这直接往人家女罗汉屁屁上踹啊,还踹得那么狠!

祝明朗现在很烦躁,谁挡自己路都不会客气!

女罗汉爬了起来,转过头恼怒至极的望着祝明朗,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身上的斗焰莫名的旺盛了起来,仿佛祝明朗的这一脚羞辱将她的潜能给激发出来了。

祝明朗立在那,忽然背后浮现出了一座又一座的魂山,这些魂山重峦叠嶂,一重还比一重高,根本看不到最顶端,然而仔细凝视的时候,便会发现祝明朗背后的这骇然景象根本不是魂山,而是一位又一位玄古圣魔,它们三头六臂,它们仙胎魔魂,它们邪光冲天……

女罗汉看到这一幕幕,犹如被夺舍了魂魄一般,整个人呆呆的僵立在那里,很快一种由灵魂深处诞生的恐惧感如深寒之气一样迅速的扩散到全身,让她浑身开始冷颤,让她止不住想要痛苦哀嚎!

“我们走。”

祝明朗从这位女罗汉身旁走过,女罗汉彻底丧失了对抗的勇气,她甚至向旁边退开,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天枢主神华仇的庇佑之词。

奈何祝明朗可是斩了华仇神游身壳的人,在他面前念这种庇佑之词没有用,反而会产生一种更玄妙的压制感与恐惧感,击垮这位女罗汉对神明尊卑的认知!

祝明朗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佛塔寺庙中走了出去。

吹了一个口哨,奉月白龙与阎王龙相继飞了过来,一左一右,无论这佛塔寺庙之外增派了多少天枢神宇的强者、神明,祝明朗都无惧!

事实上,祝明朗现在这种半入邪的状态已经相当恐怖了,那些玄古圣魔的戾息正透过祝明朗的身体向外释放,这天枢可没有几个神明敢面对这玄古圣魔大军!!

上万名苦行僧在外,祝明朗跃上了奉月白龙,由阎王龙来开路。

一飞到苍穹中,这上万名苦行僧也一同登云飞天,他们手持着一捆一捆银色的麻绳,并在空中相互投掷,在极端的时间内组成了庞大的困魔天网。

祝明朗左手持剑,那正是刚刚诞生不就的银曦邪剑,是剑邪龙。

“唰!!!!”

一剑挥斩,天地变色,紧接着就是万魔破空而出,那一个个神魔的魂魄堪比漫天的神兵凶器,对那些苦行僧进行疯狂的屠杀!!

苦行僧残躯断肢落下,让佛塔寺庙和周围更是下起了一场血雨。

对待华仇的这些走狗,祝明朗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有多少挡在面前就杀多少!

数千名苦行僧被杀,剑邪龙爆发出的力量绝对是达到神君级别的,别说是这些还没有化神的苦行僧无法承受,怕是女罗汉和那两位武僧宗师站在祝明朗面前,也会被斩杀!

这势不可挡的邪性让令狐玲更加担忧,她看着在空中屠戮的祝明朗,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将祝明朗的这种入邪状态告知玉衡神。

她飞到了祝明朗的身边,开口对祝明朗道:“时间不多了,先离开这。”

“好!”祝明朗没有迷恋杀戮,他收起了剑,乘着奉月白龙往北飞去。

看到祝明朗即刻罢手,令狐玲也松了一口气,看来祝明朗还是保持着自主意识的,之所以杀戮,仅仅是因为与华仇之间的恩怨。

令狐玲也清楚,祝明朗既然在龙门斩去了华仇的神游身壳,那么这北斗神州,他与华仇必定只有一人可以存活,对待敌人没有心慈手软这一说!

“邪气已经开始入体了……”祝明朗说道。

“离天亮还有一些时间。”令狐玲道。

“夜染剑为夜剑,在夜里它所能够发挥的威力会强许多,天亮之后,夜染剑气势就会弱许多,那个时候反而对我更加不利。”祝明朗说道。

“那……”令狐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见祝明朗这个状况,她也有些焦虑和无奈。

“应该还来得及,如若出什么状况,我便废了我这手臂,剑邪龙已经侵蚀我的手臂了。”祝明朗说着,抬起了左手。

他的左手与那没有剑柄的剑邪龙已经长在了一起,左手等于就是剑邪龙的一部分了。

剑邪龙就是一个初生的邪婴魔童,它非常需要生机作为它的寄体,如果再耽搁下去,祝明朗被侵蚀的就不单单是手臂了,可能是他整个身躯。

“独臂也不错,很多绝世高手都是独臂的。”凌松说道。

说完这句话,凌松看到了祝明朗和令狐玲的眼神,于是乖乖闭嘴了。

……

抵达孤望镇时,天已经大亮了。

在镇的边尽,祝明朗看到了一片荒凉的古庄,整个古庄有许多废弃的炉子、铁槽、兵器架、铸具工坊……

看来这里以前确实也是一个铸庄,也辉煌过,规模不小,只是有些古老与久远了。

祝天官已经在熔炉旁了。

熔炉显然废弃太久,很多地方失灵,祝天官花了一整夜的时间才让它可以勉强运作。

熔炉内已经在升温了,里面堆满了一些易燃烧的火龙涎晶,宏耿化身为了火匠,正一次一次的推动着助火车轮,好让整个熔炉能够更快的研磨那些涎晶,让火势变得更猛。

“你们来了,剑材可准备好?”祝天官头也没功夫抬,正在将一次又一次洗涤剑槽,确保上面不会沾染上任何的杂质。

祝明朗将剩下的银曦之碎交给了祝天官,这时一旁的令狐玲按住了祝明朗的手。

“用右手。”令狐玲提醒道。

祝明朗这才意识到,自己伸手去取银曦之碎的手正是左手。

他平日里取东西都是习惯用右手的,这个行为很明显表示自己被剑邪龙给支配了!

一旦让自己的左手触碰到了银曦之碎,很可能这些剩下的银曦之碎会全部被剑邪龙给吸收……

祝明朗自己都惊出了一声冷汗!

感觉与入邪成仙只差了这么细微的一小步,还好令狐玲及时阻止了自己。

难不成令狐玲就是正苍派来的小天仙,关键时候将自己拉回到正途中……

换了一只手,祝明朗将银曦之碎交给了祝天官,祝天官没有用手去接触,而是用滚烫的熔盆,接住了这些银曦之碎。

“血。”祝天官在铸造时,整个人气质也和平常老顽童时不一样,严肃、专注、眼里除了铸物再无其他,难怪一旁的双发丝剑修天女楼倩左一句帅大叔,右一句天官叔叔。

“什么血?”祝明朗不解道。

“你的血,最好是虎口处的,当初在弃剑林,正是用你曾经练剑的锈剑为剑材,那些锈剑上都饮了你的血,要铸出一柄只属于你的剑灵,得需要你的血。”祝天官说道。

“哦,好!”祝明朗让剑灵龙割开了自己的手掌虎口处,随后让自己的鲜血慢慢的滴落到那些正在慢慢融化的银曦之碎上。

银曦之碎很快融为了银液,掺入了祝明朗的血液之后,透出了一丝丝的殷红,为神血的缘故,这殷红在熔炼的过程中也在不断的绽放出光芒来,比熔浆还要鲜艳刺目,丝毫不逊色于融为液体的银曦之碎!

“好了,你们可以出去,剩下的交给我。”祝天官需要绝对的专注,旁边有人喘气都会觉得是一种干扰。

宏耿这名临时火匠也离开了,众人出了古庄,望着天边连绵的青雨,只能够沉静下心来慢慢的等待。

只可惜,一切并不会如他们预想的顺利,在古庄的乌石山处,乱石开始滚落,紧接着乌石山的表皮像是被什么力量给剥开了一般,整座由大面积乌石覆盖的山体滑落了下来,然后就是无比恐怖的滚石流顺着山坡一路朝着古庄这里冲来。

乌石山之上,一头背脊如锯,全身红如枫火的狂龙将整个山头钻开,那矗立起来的高阁身躯在半空中摇摆着,并且全身不断的散发出炎火,似火山喷出的火球朝着山下砸去!

“炎枫龙神???”

“地剑派!!”

凌松看到乌石山上的这惊世火龙,满脸愕然道。

“不是说正午前他们绝对赶不到吗?”祝明朗看了一眼天色,这还是大早上!!

“想必是天枢与玉衡的地脉地脊已经接壤了,这点我没有估算在其中。”凌松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