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欲擒故纵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还好让小皇子赵誉的火蚩龙帮了个大忙。

祝明朗发现那些火梗要靠自己剥还真有难度,毕竟自己身体又不像是剑灵龙那样金刚不坏,而剑灵龙又没有爪子和牙齿,没法将火梗撕下来,强行剑砍的话,反而容易触碰到那些躁动火液。

深呼吸一口气,毕竟是神蕊,祝明朗也没有尝试过能不能将其斩断。

“唰!!”

祝明朗抬手极快,几乎看不见他手臂的动作。

剑芒闪耀,光刃如月,凌厉而精准的斩向了那一缕与地脊神根相连的命蕊。

似斩在一条坚固无比的锁链上,祝明朗甚至感觉到了反震之力,让自己的手掌虎口生疼。

但那命蕊,还是断开了,祝明朗恍然间看到了一张面孔在那流淌的火液中浮现,随后又像风一样消散了。

大概是感受了那一场梦境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自己与女娲龙有灵魂羁绊,祝明朗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缠绕在心魂中的枷锁,还有那凝结在灵魂深生根发芽的悲怆与苦痛之树,都随着这干净利落的一剑而被斩断……

“留着这一根神蕊,没准将来地脉火蕊还会复苏的,你为何要斩了它?”袁长老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

“袁长老,这东西本就是神恩赐的,我们占为己有,如今也是时候该归还了。”祝望行虚弱的说道。

祝明朗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祝望行……

似乎他知道些什么,从他的语气祝明朗感受到祝望行内心的愧疚。

这神蕊已经面目全非了,好在祝明朗特意取了一大部分的宁静火液,这些宁静火液也足够祝门这十年之用了,至于十年后这神蕊还会不会生长出来,那也不是自己要关心的事了。

反正在祝明朗看来,女娲龙肯定要比这什么地脉神蕊要有意义。

……

回到了地脉深处,还没有步入到那片漆黑的碧绿之潭时,祝明朗听到了一个非常轻微的声音,犹如是女子冗长的裙摆正在地上优雅的拖拽着。

“娜呀~”一声悦耳的声音响起,祝明朗看到如山洞一样的裂痕内,一个苗条婀娜的身影正朝着自己行来,她一双夜琥珀一般的眼睛正扑闪扑闪着天真与愉悦的光辉。

她抵达了那道她无法跨越的地脉界限,犹豫了一会,女娲龙向前行去,灵魂再也没有被什么锁链给禁锢住的感觉,她那张有些奇异却美丽的脸上绽开开了笑容,如幽兰一般动人。

“你可以离开这了,你想去哪里都可以。”祝明朗对女娲龙说道。

这个时候就是要风度。

哪怕祝明朗内心非常期望着女娲龙将自己的身心献出,成为自己的第六灵约之龙,可反倒是这个时候要展现出一名心胸宽广的牧龙师的气度。

我救你,不是因为要占有你。

我只是被你的善良与心怀感触,发自内心的希望你能够重获新生,恩,恩,大致就是这样。

“娜~”女娲龙实在太简单而纯洁了,她根本没有怀疑过祝明朗这是在欲擒故纵。

既然是祝明朗救了她,她自然要一生追随。

完美的签订了灵约,在确定了眼前这神妙女娲龙已经是囊中之物,不可能逃跑之后,祝明朗心中更是喜悦不已。

早说龙里面还有女娲龙这样的特别存在啊,心神交互,又永不背叛,这样的女娲龙即便战斗力弱小,看着也养眼。

当然,祝明朗坚信女娲龙不可能战斗力弱小的。

哪怕它的本尊已经化为了地脊的一部分,这新诞生的女娲龙恐怕也拥有非常强大的本领。

她能驾驭海洋。

还是这大地的灵母。

水和土这两大术能上可谓天赋异禀,和某些水神、土神都有得一拼。

女娲龙修为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但祝明朗能够感觉到她的灵魂非常虚弱,和自己一开始在碧绿之潭中遇到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应该是自己斩断了她命蕊的缘故,与原本神灵一样的魂魄彻底分离后,她就是一个独立的生命,而且灵魂的创伤也需要慢慢的愈合。

“祝明朗,我觉得你又要踏上寻找灯玉的道路了。”锦鲤先生很认真的审视着女娲龙。

自此,锦鲤先生一句未提过紫龙,仿佛在女娲龙面前紫龙就是一条颜色艳丽的长条型大虫!

“为何?”祝明朗费解道。

“原本我以为你斩了她的命格,她的神格就会消散,但看样子她神格还保留了一部分,只是灵魂太弱了。”锦鲤先生两瞥长长的胡须飘扬着,一鱼脸严肃且认真。

“要靠神古灯玉来续魂?”祝明朗讶异道。

“恩,把魂养好了,她的修为自然而然就上去了,这是一条不需要任何灵资培养的龙,她本身就已经完美无缺了,就是灵魂太脆弱,像薄纸一样,这样会限制她的修为,会限制她的法术。”锦鲤先生说道。

女娲龙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听着,有了灵约之后,她大致能够领悟祝明朗与锦鲤先生的交流。

她知道这一人一鱼在为自己的灵魂担忧,她也感到几分内疚,心里在想,自己是不是一条非常没有用的龙,拖累了好心救自己出来的人类。

“怎么哭了,别哭,别哭。”祝明朗见女娲龙大大的眼睛里有晶莹滑落,吓了一大跳,急急忙忙好言安慰。

那泪滴,从她小脸颊上滑下来,掉落在地上的过程中竟然迅速的凝固了,变成了一小颗一小颗夜珀珠,打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你不弱的,巅位君级的修为,在外面已经算非常高了。没事的,神古灯玉满世界都是,这东西要找又不难。”祝明朗像哄小孩子一样。

女娲龙这小心灵未免也太脆弱了吧。

“不信你问天煞龙,天煞龙以前尾巴上就镶着一块。”祝明朗拍了拍天煞龙的脑袋。

天煞龙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丝毫不像是会安慰龙妹妹的,但女娲龙却一定都不害怕天煞龙,还学着祝明朗用手去轻轻的抚摸天煞龙的脑袋。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