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最引以为傲的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明朗立刻朝着古庄的方向飞去。

楚乘影以为祝明朗要持剑逃走,立刻冲了上来,要阻拦祝明朗。

炎枫龙神也是盯着银曦邪剑的,它不顾阎王龙的幽冥龙炎,往祝明朗这里追了过来。

女娲龙与阎王龙立刻回到了祝明朗的身边,并延缓楚乘影与炎枫龙神的步伐。

祝明朗穿过了那片充斥着虚无之雾的地带,反正他现在也用不了任何的力量,即便受到了虚无之雾的神力压制也对他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古庄此时等于漂浮在了虚无海湖上,祝明朗即将抵达之时,突然一个人影窜了出来,他出现的位置非常诡异,就像是已经在此地等候自己多时了一般。

那人灰色头发,枯瘦如柴,整个人像一具披着袍子的骷髅,只是他的那双眼睛却绽放着可怕的精光,恶毒至极,恨不得将持有银曦邪剑的祝明朗砍成肉酱。

“悠~~~~~~~”

奉月白龙发出了一声龙吟,它冲出了灵域,在这邪剑派的执派杀上来之际将其扑倒在地,并用爪子对他进行了一番撕抓。

灰发执派也不知使用什么法术,整个人化为了一个影子,从奉月白辰龙的爪子逃了开,并绕到了奉月白辰龙的背后,一剑朝着奉月白龙的背后刺去。

奉月白龙还没有恢复全部状态,反应略迟钝了一些,躲避时仍旧是被对方那赤红之剑给擦破了皮。

“悠~~~~~~”

奉月白龙朝着祝明朗啼叫了一声,示意祝明朗尽快前往古庄,这里它可以应对。

祝明朗点了点头。

当务之急是解放剑灵龙。

而且邪剑龙已经占据绝对的上风了,剑灵龙同样在苦苦支撑……

穿过了雾气,祝明朗终于抵达了古庄。

古庄内,宏耿在守着,有几个鸡贼的剑师已经渡到了这里,想要夺走银曦之碎,好在宏耿已经将他们全部打死。

现在宏耿的实力也达到了神子级别,而且有祝天官为他铸造的一整套完整的神铠,他的实力还比寻常神子要强很多!

“我会守着,祝公子不用担心。”宏耿说道。

“好!”

祝明朗一踏入了古庄,立刻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邪气,犹如从盛夏突然步入到了凛冬,那种冷意扑打到身上,钻入到骨髓……

最令祝明朗感到几分怪异的是,这邪气冷归冷,却带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当祝明朗走到了那剑炉所在的位置时,一柄通体银白的邪剑豁然飞出,并径直的朝着自己飞来……

祝明朗能够明显感觉到一丝丝灵魂的羁绊,类似于自己与幼灵,但多数幼灵带给自己的是友善、亲近,这通体银白的邪剑却仿佛自己的世仇,居然直接将剑尖刺向自己的头颅!!

这是要杀死自己??

明明是一柄已经滴血认主的剑!

可它行的却是叛逆之事,凶残无比,本性极恶!

祝明朗心中也涌起意思怒意。

他立刻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以剑灵龙去抵挡。

剑灵龙同样愤怒,它的剑身释放出一道来自于本体夜染剑的剑魂,这剑魂犹如一张开的黑黝黝之口,一口将飞来的银白剑灵给吞了进去!

“快,用血封住它!”这时,角落位置传来了祝天官的声音。

祝天官捂住了自己的胳膊,他的胳膊艳红一片,显然是刚才被这银邪灵剑所伤!

才刚刚出炉,便已经拥有了伤人的意图,果然是至邪之物,这样的东西不净除的话,只会祸乱天下!

“我没事,皮外伤,你别看我了,赶紧用血封住它,我造出了一柄神将级的凶恶剑灵,它想要噬主!”祝天官说道。

“您手艺要不要这么好?”祝明朗也是大惊。

神将级的邪剑灵,还是如此短暂的时间完成的!

“材料太优质了,不管是这银曦之碎还是你的神明之血,而且这古剑炉也比想象中要好……”祝天官也知道自己有些用力过猛了。

他铸造的时候相当投入,而且也是用自己最强大的锻造之法来完成的,祝天官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打造出神将剑灵,好在是已经滴血认主了的,不然刚出炉那会,这剑灵邪仙就自己跑路了!

祝明朗也没有多想,直接用自己一口上好的白牙,在自己的虎口上重重的咬了一口,让自己的血液流淌到了夜染剑上。

夜染剑饮了血,立刻产生了一股约束力,将原本要逃离的银白邪剑又给拽了回来,然后开始吞噬对方的剑魂!

剑灵龙本身就拥有吞噬剑灵、剑魂的能力,对于它来说,这神将级的银白邪剑绝对是最上等的补品,可以让它的修为瞬间提升一大截!

祝明朗血液流淌的越多,那约束力就越强大,而且随着剑身也染上了祝明朗鲜红之血,碧血剑剑铭也仿佛在一点点苏醒,再不断的焕发出锋芒!

“嗡嗡嗡嗡!!!!!!!”

刚出炉的银白邪剑终究不是剑灵龙的对手,也无法阻挡剑灵龙的吞噬,很快银白邪剑的剑魂彻彻底底的被剑灵龙给吞噬,而那银曦的剑身,也融入到了夜染剑之中,让漆黑无比的夜染剑剑身中轴处出现了一道非常鲜明妖异的银丝!

银丝就如同海平线上的一抹银色曙光,正好将夜空与暗海一分为二,又介于黎明与黑暗之间。

而随着这股银曦物质中的力量释放到了剑灵龙的身上,万千剑魂仿佛得到了特殊的强化一般……

祝明朗的神识海犹如一片万里长空,银色的魔云滔天翻涌,几乎要将夜染之息彻底覆盖,但随着银白邪剑被吞噬,以夜染剑为首的所有剑铭,所有剑魂爆发出了万丈锋芒,正犹如银曦曙光过后艳阳升起,赤红的旭日散发出的万千剑辉将无尽的邪暗给击穿!!

玄古圣魔之魂可谓乌烟瘴气,它们曾经固然强大,也曾统治过某个昏暗的岁月,但现在也只不过是一缕一缕借着银曦邪剑在作祟的幽鬼,它们再怎么凶狠狂暴,最终还是一团污浊,当面对骄阳烈焰一般的锋芒时,一样会溃散!

万千剑铭与剑魂开始屠戮,一个个大名鼎鼎的玄古圣魔在剑刃中灰飞烟灭,祝明朗的神识海中恢弘的战场终于有了一个胜负,随着万千剑铭与剑魂的忠诚守护,祝明朗那双眸子也渐渐的恢复了干净,恢复了漆黑如墨之色!

瞳深处,仿佛有着一个神话战场的缩影,最终化为了一点星神之芒,当祝明朗稍稍扬起脸庞时,正好穿过破烂的屋檐,与一缕星辉映照,与自己的神辰契合!

左手边,那一柄银曦邪剑慢慢的消散,化为了一缕缕银色的粉尘。

而右手边,剑灵龙的剑身上多了一道银曦,无比华丽,更透着几分神秘与邪异,夜染剑剑铭并没有在这漫长的斗争中退去,反而在这场较量中变得更加锐利,即便不是在夜晚,但祝明朗的神星却依旧光辉闪耀,白日下赋予祝明朗夜染之气!

祝明朗的头发依旧是银异之色,一双漆黑至极的神眸看上去充满了威严,而手持着夜染银曦剑,全身散发出来的暗与邪,亦如是天穹夜幕之上那一抹孤星,主宰着黎明到来前的漫漫长夜!!

“成了?”祝天官望着祝明朗,不由的浮起了一丝欣慰的笑意。

祝明朗点了点头,过了片刻才道:“您打算何时才告诉我,剑灵龙是由你所铸?”

祝天官愣了愣。

在预知之境里,祝明朗与祝天官攀谈过这个问题。

但真实轨迹中,祝明朗并没有和祝天官说起这个事情,祝天官自己也从未提起。

“这事不急,外头喧嚣得很,去吧……”祝天官说道。

见祝明朗依旧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剑醒之力融会全身。

犹豫了一会,祝天官还是开口说道:“我一生都只专注在铸剑上,你的诞生其实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包括你母亲也是……我并不懂怎么当爹,能为你做的也只是让我最引以为傲的铸剑陪伴在你身边,当我完成剑灵龙的那一刻,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到它的锋芒了,因为它只愿在弃剑林等你,而我以为你已经没了。剑邪龙侵占着你的神识时,我并没有为你担忧,因为我知道即便没有我的到来,剑邪龙也绝不可能将你和剑灵龙割裂。去吧,让我看看它在你手上是怎样的辉煌万丈,这将会是我这个铸师……和作为父亲最引以为傲的!”

祝明朗再次点了点头。

这番话让祝明朗有所触动,但并没有原谅祝天官一直隐瞒自己家祝门是全极庭最有钱有势的这件事。

……

剑灵龙倾注了很多很多。

匠心、忠魂、守意……

祝明朗在握着它的那一刻便能够感受到,而一切的一切,都最终化作了一股澎湃涌动的剑醒力量。

这力量在祝明朗的全身融会、交织,让肌骨、血液、五脏六腑都彻底重塑了一般,而雄浑的剑意修为更是在祝明朗的体内爆发,瞬间冲到了神主级境的顶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