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好想做个禽兽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难得可以和娘子一起出征,总算可以摆脱这祖龙城邦人民们对我的误解了。”祝明朗长舒一口气道。

盛世软饭?

哼!

祖龙城邦的人都给爷好好看着,我祝明朗是何等的天纵英才,与你们的女君那叫天造地设的一对,那些仰慕者、垂涎者从今往后就彻底死了那条心吧!

“姑爷,加油哦,祖龙城邦所有人都会对您刮目相看的哦!”过来添茶的霜儿听到了祝明朗这句话,立刻握紧了一个小拳头,给祝明朗加油打气。

在祖龙城邦,那曾经最为劲爆的话题到现在都还没有冷却,尤其是黎云姿逐渐巩固了自己统治权在皇朝也拥有一定话语后,那些追随者、仰慕者都觉得祝明朗依旧是一个捡到仙子的癞蛤蟆,哪怕有人告诉他们祝明朗是祝门唯一大公子也没有用,不过是生在好世家的无能子弟,总之就是不配!!

在外头的名声如何响亮,没在祖龙城邦大显神通终究没有说服力。

借着这次出征讨伐,祝明朗觉得是应该让祖龙城邦看一看自己如何英勇神武了!

“外面的话语,无需理会。”黎云姿对舆论丝毫不在意。

“我也要脸的,娘子。”祝明朗说道。

“小姐,你可不知道外头那些人说话有多难听呢,公子明明很优秀,而且他们自己充耳不闻极庭大陆的事,一个个井底之蛙却还叫嚷的特大声,也该给他们一些教训,让他们消停消停。何况您的军卫有不少都是来自民间,他们若带着这样的想法入了军,即便您平日里在军中威严,他们背地里还是会嚼舌根的。”霜儿认认真真的说道。

黎云姿若有所思。

祝明朗却很认同的点了点头。

外面的事情,离川民众知道的并不多,何况也没有哪个势力会吃饱了撑着去给自己做宣传,名声要靠自己打出来,祝明朗也该在祖龙城邦建立一下自己的威信了!

而且,黎云姿的军卫如今强者不在少数,这些人出征打战,也算是经常追随在黎云姿左右,保不齐有一些想入非非者,一并让他们死了这条心!

“也好,那北绝岭,我们一同出征。”黎云姿点了点头。

本身这次出征就会有其他坐镇势力,遥山剑宗的人肯定会同行。

……

很可惜,霜儿都为祝明朗多准备了一个香枕了,那意思就是默认祝明朗会住在这里,结果黎云姿还是太害羞……

用过晚餐,祝明朗到庭院后山去喂龙回来的时候,发现黎云姿正在闭目养神,恬静娴雅的气质丝毫不像是一位杀伐果断的女统治者,修长灵秀的睫毛,挺立秀气的鼻梁,红玉之唇,一头垂落到纤细腰肢的乌黑瀑发。

无可挑剔的容颜,美到令人多看几眼就容易沉醉痴迷,身段又如此婀娜妙曼,圣洁的气韵里透着绝艳之媚,即令人不忍去亵渎,又想要肆意的占有!

她的女君神威暂且不论,就是绝色姿容便举世难寻,走过的地方越多,看到的人越多,便越觉得自己智慧、神勇、宁静、美貌共存的娘子才是最令自己怦然心动的,绝对绝对与那一夜的缠绵无关!

“公子?”睫毛轻颤,眸光中透着几分喜悦,这位绝色美人睁开了眼睛,宁静柔美的脸颊上慢慢绽开了一个笑颜,美得不可方物。

祝明朗先是一阵沉醉,随后突然意识到这个称呼……

预言师小姨子???

什么时候换人了!!

难道自己刚才盯着,并流露出那份痴迷、狂热还有强大的占有念时,就是已经黎星画了!

“咳咳,是星画吗?”祝明朗赶忙掩饰自己刚才的不加掩饰的行为。

作孽啊!!

为什么一个身躯里有两个灵魂。

而且怎么没有一点点征兆,云姿就睡去,黎星画便醒过来了。

“公子在这有些时候了?”黎星画看了一眼茶杯,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中午到的,也回来不久。”祝明朗深呼吸一口气,尽量平心静气的说道。

与黎星画闲谈了一会。

她倒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界龙门的事情,但祝明朗感觉她应该知晓的事情并黎云姿更多。

夜色浓了下来,因为黎星画的醒来,祝明朗在屋子里多逗留了一些时间。

一直快到快要洗漱入睡时分,霜儿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小小声的对祝明朗说道:“姑爷,要不要问一问星画小姐,没准她愿意留宿您呢?”

好主意!

祝明朗眼睛为之一亮。

可看了一眼纯净无暇的黎星画,又觉得自己这样投机取巧是不是太龌龊了,毕竟黎星画身心是属于她自己的……

祝明朗思考之时,霜儿就跑到闺房中去了,像是在准备些什么。

“霜儿,你在整理什么呢?”黎星画察觉到一丝异样,于是疑惑的问道。

“枕头呀,姑爷都回来了,总不能让姑爷睡大街嘛,这鸳鸯枕可柔软舒服了呢。”霜儿说道。

黎星画一听,莹白的脸颊上马上就透出了红晕,她美眸慌张的看下其他地方,有过了那么一会,才用声细如蚊道:“云姿今夜可能不会醒来,霜儿……你再多准备一张被褥,很……很抱歉,公子,我冒然醒来……”

黎星画耳根都红了,她语气中带着几分惭愧与歉意,显然以为自己打搅了祝明朗和黎云姿的温存。

“误会,误会,我用过晚饭就打算离开的,只是星画姑娘正好醒了,与你谈天很是愉悦忘记了时候,是我打扰了太长时间,霜儿误以为我要在这里过夜,是我的问题……”祝明朗含泪做出了君子姿态,对已经羞赧得说话有些结巴的黎星画说道。

“是我的问题,我本是亡人,以寄居之魂栖息在云姿身上……若以前还好,我醒来的时间并不多,应该不会妨碍到你们,只是现在不知为何我醒来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和云姿都无法控制。”黎星画却更加惭愧的说道。

“星画姑娘可别说这样的话,在我心目中你一直都是活生生的,每次与你闲谈,都像是在与知己谈天,我和云姿也还在相互了解,没有到同床共枕的这一步,是我夜晚逗留太久,冒昧了。”祝明朗说道。

说完,祝明朗担心黎星画依旧为难内疚,急急忙忙起了身,宛若一位圣贤昂首挺胸,踏出了这间香满四溢的别院……

只是不知为何眼角滑过泪水。

好像做一个禽兽啊,可又怎么忍心亵渎!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