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画中林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灶龙……

不就是一口移动大铜锅吗!

方念念喜欢的话,送她也没有关系,反正这灶龙最终还是让大家以后生活品质大大提升!

何况,方念念采购的话,总不能让炼烬黑龙这种能把大街踩爆的去扛物资,这和买菜骑头苍龙的行为没有什么区别!

“小萤灵和小蛟灵帮我先照顾着,我过些天要出征。”祝明朗说道。

“好嘞,保证你回来,小蛟灵修为会大涨。”方念念脸颊上的笑容一直未褪去,看来她真的很喜欢那只小灶龙。

“小萤灵可以储藏灵气,你看好它,一不小心会把灵脉给吸干。”祝明朗再次叮嘱道。

“好,对啦,你和玲纱姐姐或者雨娑姐姐说你回来了吗?”方念念问道。

“还没呢,她人在哪?”祝明朗问道。

“学院呀,她们不喜欢住在南氏,你不能只惦记女君姐姐,玲纱姐姐和雨娑姐姐情绪也要照顾好。”

“我和她们清清白白!”

“我没说你们关系不清楚呀,玲纱姐姐是我们团队的神凡者,雨娑姐姐也是我们一员,难道你要将她们舍弃?”

“灶龙的事,还是放一放……”

“我错了,祝大公子。”方念念可爱的吐了吐小舌头。

……

不管是礼数,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既然是回到了离川,自然是要告知她们的。

到了学院,段岚和其他人都还在高院进修,应该过些时日才会回到离川驯龙学院,学院内虽然也有一些熟人,但祝明朗也没一一去打招呼。

走入了那片竹林,祝明朗大概猜测南玲纱应该是在练画。

竹林中透着几分冷凉,幽风吹过,黑色的丝巾颜纱轻轻的摆动着,时不时露出精致白皙的下巴,以及那美艳性感的红唇。

她妙曼的身段透着几分诱人的妩媚,暗水晶发饰将青丝箍成了一个端庄高贵的百合髻,发梢在她光洁平整的额前优雅的分开,垂到了玲珑的耳垂旁,一双明眸正专注的凝视着宣纸……

祝明朗登上了台阶,还未走到她身边,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幽兰之香,本以为是她画案旁的特殊彩墨,却随着走近之后才意识到,那大概是画师小姨子的体香。

“玲纱姑娘,我回来了。”祝明朗说道。

“嗯。”南玲纱淡淡的应了一声。

祝明朗也习惯南玲纱这副心无旁骛的样子了,他走到了画案前,想看看她画的是什么,却诧异的发现宣纸上画着一个男子!

还没来得及疑惑,祝明朗又发现南玲纱所化的这个男子,竟与自己有几分神似。

最重要的是,他持着一把剑,剑火弥漫,傲立城中,怎一个英俊非凡,神勇霸气!

“你在画我?”祝明朗说道。

“我可以画下黎云姿持剑,并赋予一缕画灵,让她从画中走出。却不知为何,画出的你总是没有神,没有灵,更无法成为我的画影将为我杀敌。”南玲纱很认真的端详了祝明朗一会,随后又看了一眼画中的持剑人,似乎想看一看哪里画错了。

“玲纱姑娘真有趣,你要我帮你杀敌,直接吩咐一声即可,我亲自将惹恼你的家伙给灭了,让他永世不得超神。”祝明朗笑了起来。

“你没它听话。”南玲纱说道。

“……”

南玲纱放下了画笔,随手将这幅没有灵的画给扔到了篓里。

祝明朗看到这一幕,难免有些心疼。

好歹画得是自己,就这么当废纸扔了吗,明明画得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啊,玲纱姑娘怎么忍心扔掉当垃圾啊,你完全可以珍藏起来,平日里迷惘烦躁时拿出来看一看,便会心境平和的!

“界龙门的事情,玲纱姑娘知道多少?”祝明朗问道。

“一会再谈。”南玲纱说道。

祝明朗正要再询问,突然察觉到了一缕缕古怪的气息,是从竹林深处飘来的,像是几双眼睛的监视,又像是难以抑制出来的杀气!

竹林有人!

而且一直盯着此处!

心怀不轨!

祝明朗皱起了眉头,他能够感受到竹林子传来的那气息非常强,绝不是离川学院中的老师。

对方似乎也是冲着南玲纱来的。

祝明朗动用了自己的感知,突然祝明朗又留意到了一个自己之前忽视的细节。

这竹林到了春季,本应该是翠绿无比,却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暗沉,最重要的是,竹叶之影本应该随着风飘动,可竹叶在飞扬,叶影却没有任何响应。

祝明朗再往身后的画阁望去,发现画阁中有一盏灯台,里面的灯火是静止的。

火焰竟没有摇曳!

再望了一眼周围,祝明朗逐渐意识到这片竹林,这画阁,这所有的景物,都与真实的物体有那么细微的诧异,若不仔细去分辨,完全会以为自己就身处在一个正常的空间中。

“我在你的画中?”祝明朗低声对南玲纱说道。

南玲纱微微颔首。

这是画中林!

从踏入这片竹林的那一刻起,祝明朗就不知不觉的走进了南玲纱的画中林里,周围的竹子,身后的阁楼,还有目所能及的一切,都是南玲纱画出的景象。

如当初红莲城的画城一般,这是南玲纱最强的画境,真真假假,亦如自己用墨笔画出的一个梦境,让身处其中的人浑然不知!

当然,这画林,并非是针对祝明朗的。

祝明朗只是正巧到来。

南玲纱要对付的人,就在前面的竹林之中,他们自以为潜藏得很好,殊不知早就踏入了南玲纱的画境陷阱!

“他们是什么人,竟这般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行凶??”祝明朗问道。

难怪南玲纱刚才说要杀敌,原来敌人已经在眼前。

“我在北绝岭下,抢了他们宗门的修为果。”南玲纱说道。

“……”

原来小姨子才是大恶人啊。

“离川大地都是你们黎家南氏的,怎么能说抢呢!是他们跑到这里来掠夺,你只是捍卫属于自己的东西。”祝明朗义正言辞的说道。

南玲纱看了眼祝明朗,薄薄面纱下,绝美的脸庞上绽开了一个浅浅的梨涡。

这带着几分朦胧,嵌着梨涡的一笑,称得上倾国倾城!

祝明朗这说法,她很喜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