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命归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于是天空战场被分为了三层。

一层在最高处,苍鸾青凰龙如龙皇一般孤悬于王座,高傲的迎接着这至高领空的挑战,并逐一将它们泯灭。

第二层在半空,是那些被苍鸾青龙允许跨过高度的离川飞龙,它们在苍鸾青凰龙的庇佑下占据了高处,可以肆意的对低空神鸟与城邦巨岭将进行高点打击。

第三层在低空,是龙兽、会飞行的修行者与神鸟大军的搏斗厮杀,处在在绝岭城邦的建筑物之上,即触碰不到云下,也没有接触地面。

至于地面中的厮杀,更为惨烈,短时间内也看不出胜负。

祝明朗由穿过了那低空厮杀场,倒是有几个不长眼的绝岭城邦修行者,他们看到祝明朗往城后方向飞行,自然是不愿意放行。

血溅当场,几个城邦修行者倒在血泊中,他们还没有完全断气,但却是血流不止。

其中一名军士都还没有来得及幻化为巨岭将便被斩杀了,他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同伴,而那位同伴同样一脸愕然。

“都和你说了……他是从那头青龙的主人。”

很快,几人就咽气了。

尽管战场生死很难自己左右,但像这样找死的行为还是能避免就避免。

……

祝明朗朝着后城方向飞去,那里矗立着许多如高楼阁一般的雕像。

那些雕像上,倒是有几个人影,祝明朗用灵识探测了一番,发现这些人的修为都不低,显然绝岭城邦还有很多强者没有浮出水面。

他们人影攒动,却不对祝明朗出手,应该是有别的什么指令。

祝明朗也没有理会他们,像这样大规模的战役,即便拥有三龙王,祝明朗也只能够尽可能的保全有限的一部分人。

一座极高的雕像上,身穿着一件乌黑斗篷的男子立在那里,他正发出一种如乌鸦叫声一般的笑声。

他的手臂,为钩爪。

他的眼眶中没有瞳孔,周围是扭曲的疤,像是被人剐了双目。

只是他好像什么都可以看见一般,就那样用诡异可怕的表情“盯”着那支奇袭队伍。

此时,奇袭队伍被魔鸦将士给包围,这些魔鸦将士有四千多人ꓹ 仿佛早就在此处等待他们的到来一般,尽管奇袭队伍已经绕了很大一圈ꓹ 还是被这些人逮了一个正着。

“所谓的大势力ꓹ 便是由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组成ꓹ 修为不高,神通卑微,龙兽无尊,让我来对付你们,真是一件无趣的事情啊ꓹ 我本应该在城墙处ꓹ 亲自将离川的统帅那双漂亮的眼睛给挖下来!”四雄之一彭虎邪笑着。

他明明没有眼睛,却在打量着众人。

他重重的吸了吸鼻子ꓹ 最后“目光”锁定在了包括南玲纱、紫妙竹一些女修行者身上。

“完美的体香,一定是绝世美人吧?”彭虎在说着这些令人恶心的话语同时,那钩爪之手正将面前的人刨开。

那是紫宗林的一名牧龙师ꓹ 他的紫龙在雕像的脚下ꓹ 已经被开膛破肚ꓹ 而他本人也被四雄彭虎给擒住,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破开了腹部。

缓慢的死亡,必将承受巨大的痛苦ꓹ 彭虎仿佛就是一个享受折磨与杀戮的人,更像是一只凶残的虎豹在玩耍着羔羊幼兔。

魔鸦将士在围攻着奇袭队伍,而彭虎一边对众人进行精神折磨,又时不时的诡异出手,将队伍中一些实力不俗的人给杀死。

紫宗林的王北游几次想要擒贼先擒王ꓹ 奈何那些魔鸦将士也非等闲之辈,他与他的紫龙难以摆脱这些魔士。

“南雄,那女人是南氏的。”杜旸双眸突然锐利了起来。

“离川南氏吗,那个设计杀死了我们特使,然后又让你们杜家第四的儿子惨死的南玲纱?”南雄彭虎勾起了嘴角,有些意外的道。

“哼,就是这贱人,她与黎云姿玩弄我们,把原本设立在祖龙城邦中的所有暗哨都给杀死了,不然离川已经是我们囊中之物,借助西崖与虚无之雾,极庭的狗根本就别想踏入这里跟我们争抢!”杜旸恼怒无比的道。

杜旸正是宗宫的主人。

蒲世明与祝雪痕将宗宫灭掉了之后,他逃回了绝岭城邦。

宗宫的四雄设立,其实就是效仿绝岭城邦的。

绝岭城邦有双刹、四雄、八老、十六战魁,宗宫当时也效仿他们,只是宗宫的八老四雄双刹是无法与绝岭城邦相提并论的,尤其是受到了恩典之后。

“既然如此,她美丽的眼珠子归我,剩下的都是你的。”南雄彭虎笑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杜旸也笑了起来。

虽然少了眼睛,确实有些破坏这美丽的容颜,但好在她其他地方也足够诱人。

传言,南玲纱与黎云姿是双胞姐妹?

那抓住了她,岂不是……

杜旸脸上的笑容逐渐张扬了起来,脑子里更是浮想联翩。

恩典之后,他杜旸也今非昔比了!

“在此之前,你们两个的命归我。”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毫无征兆的从身后传来。

这声音的主人,离他们很近很近了,恐怖的是他们两人竟然都没有察觉。

杜旸扭过头去,望见了一个踏着剑,表情带着几分闲散,但那双眼睛却散发着令人警觉的凌厉光辉,仿佛杀死他们两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块大陆上能取我性命的人虽然也不在少数,但你还远远算不上。”南雄彭虎露出了几分感兴趣的表情来。

从气息来判断,对方是一个不逊色于自己的强者。

“你是何人???”杜旸眼睛死死得盯着祝明朗。

“你儿子可是叫杜成?”祝明朗开口问道。

杜旸没有回答。

“你错怪南玲纱了,你儿子杜成是被我宰的,你看这件衣裳,熟悉吗?”祝明朗说着,特意将自己的魅影之衣给亮了出来。

杜旸整张脸一下子就变了,怒意就像是一团火焰,在他脸上的皮肤处燃起,烧得通红通红!

魅影之衣。

这件衣袍正是祝明朗从宗宫四少主杜成那里扒下来的。

就说这宗宫怎么会有如此宝物,好像连祝门都无法打造出这种拥有这样奇特能力的衣袍,原来是背后还有来头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