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地魔之皇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们的午餐已经到了,好好享用吧!”

军垒的塔楼上,那披着一半斗篷,露出了半截身躯的绝岭城邦统帅举起了双手,在整座城邦之上高呼了一声。

他的话音传了很远很远,而整座城也在这一声落下之后突然间颤动了起来,就好像是城邦之下栖息着一个庞然大物,它正在将整座城邦给拱起!

城邦之下并没有任何的生物,人们很快发现让这绝岭晃动起来的竟然是那些分布在城邦不同区域的巨大雕像!

那些雕像活了过来,它们缓缓的转动着身躯,它们慢慢的抬起了脚,它们每一座都堪比巍峨的高阁,与之前那些巨岭将相比,这些活过来的石像才是真正的绝岭巨人!!!

城邦内石像太多了,它们从静止到活动,又从活动状态迅速的进入到了狂暴嗜血。

石像巨人狠狠的践踏着那些离川军士们,别说精锐士兵了,即便是修行者也承受不住这样石像巨人的踩踏!

成百上千头城邦巨像开始屠戮,它们强大至极,连王级境强者的全力一击都无法重创它们,或许对于修为高一些的牧龙师与神凡者来说,它们是有些笨拙,无法威胁到他们的生命,但修为低的队伍,还有那些军卫、将士们,却是死神降临!!

冷风呼啸,绝岭城邦矗立在银色山岭平坦之处,人潮如戈壁上的砂砾层缓慢的在强风中流动着,石像却是一颗颗硕大的岩石,纹丝不动。

力量的悬殊太过巨大,越来越多人惨死在这城邦巨像的践踏下,人们不知道这是何种能力,更不知该用什么办法来杀死它们,就连各大势力的强者们都对这些肆意屠杀离川讨伐大军的石像们束手无策。

城中,一头巨像咆哮着,正狂暴的朝着大地胡乱的砸着,地面上的军卫正是属于郑俞的,他们胸甲为黑褐色。

与其他被践踏得秩序混乱的军队不同,郑俞所统领的这支黑褐军卫依旧临危不乱,并且他们利用分流战术,将这一头狂暴的巨像给引到了陷阱中,并将这巨像给粉碎。

这战术很简单,就是当巨像在追逐其中一支队伍时,该队伍逃避的路线一分为二ꓹ 若城邦巨像选其中一分队追杀时,该分队再顺势分成两拨人马ꓹ 沿着不同的方向逃跑。

如此城邦巨像每一次在选取一个目标时ꓹ 其实都会被干扰分心ꓹ 速度也不由的慢了下来,捕捉到其中一支队伍的成功率很低,哪怕是最后有一队人逃无可逃,那么死亡的也是少数。

“其他军队过于分散,我的棋盘阵影无法笼罩到他们ꓹ 而且东南方向、正北方向上的四只城邦巨像卡死了棋阵枢纽。”郑俞站在高处四望ꓹ 发现军队被冲散得十分厉害。

他的棋盘阵影可以覆盖数公里,毕竟分流战术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阵法ꓹ 这样郑俞可以用自己棋局阵法引导更多的军士如何对付这些城邦巨像。

就在郑俞惆怅自己该如何棋兵布局时,一头蓝色火焰的威武之龙从城中侧道杀了过来,而骑乘着这火麒麟龙的人ꓹ 却是格外的熟悉!

“祝兄!!”

郑俞急忙施展棋法ꓹ 以虚影星轨来指引那火麒麟龙往自己这里靠近。

祝明朗也很快发现了这特殊的棋阵牵引ꓹ 于是顺着棋盘虚影杀到了郑俞所在的这个位置。

“祝兄,请协助我,大军分散ꓹ 各将领无应对巨岭石像的方法,我的棋盘几个枢纽被石像阻碍,分别是那四头城邦巨像……”郑俞也不多说别的废话,立刻告知祝明朗自己所求。

“好说,天煞龙ꓹ 小青卓,你们分别去东南与正北,灭了那里的绝岭石像,注意这些石像身体里是有一只地魔寄居,一定要将其杀死。”祝明朗对自己的左青龙右煞龙说道。

两龙保驾护航,再有麒麟龙开道,这一路上祝明朗杀死的敌人不计其数,尸体垒起来的话估计也相当于一座山了,更不用说还有南雄彭虎、守园老奴这样的城邦大将领!

地仙鬼的实力远胜于这些城邦石像,以小青卓与天煞龙的实力,解决两只城邦巨像并不会多困难,只是城邦巨像数量极多,想必这城邦土壤之中也不知饲养了多少地魔蚯,那些巨岭将,那些巨魔将,那些活过来的城邦巨像,都是这些地魔蚯在作祟!

想必这绝岭城邦一定是懂得岁月波的到来,也懂得如何最完美的利用界龙门的恩贵,他们大肆培养这种地魔蚯,使得他们可以在对战时获得比原先强大数倍、数十倍的力量。

要是有办法可以将这土壤中的地魔蚯一网打尽,这绝岭城邦真正的强者也就剩下八老四雄双刹那么些人了。

“他们究竟培育出了多少地魔,既然你说这绝岭城邦一族是你们什么明族的叛裔,难道养地魔也是你们明族的绝活?”祝明朗转过头去询问少年明季。

少年明季累得气喘吁吁,他又不敢跟丢了祝明朗和南玲纱,为了活下来真是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明……明神族!”尽管快跑死了,明季还不忘提醒祝明朗,他是高贵的上界之人,是神的后裔,等气喘匀了之后,他才接着道,“我们明神族可是上界的典范,怎么可能饲养这种恶心肮脏的东西,幻体修炼体系中有诸多分支,兽形、武修、体修……唯独是这种寄体邪修,是被我们所摒弃与讨伐的,不然我们明神族为何要将这些垃圾给灭掉?”

“所以你们什么明神族没有清理好门户,让他们跑到这里来祸害他人??”祝明朗说道。

“哼,鼠虫自有他们肮脏的活法,他们一定是常年将自己的身体进行了血浸药泡,使得自己肉躯适合那些地魔栖息,与身体里的地魔形成一种共生共存的状态。”少年明季说道。

“能说一些有用的东西吗,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些地魔彻底消失,整座城内巨型雕像数量那么多,而且雕像碎了,那些地魔可以换一具寄生,甚至可以直接夺走那些普通士兵的身体,永远杀不完,长久下去我们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祝明朗对明季说道。

“你在地园的时候不是看到了,有一只眼球蚯,那是地魔的头领,这绝岭城邦还有这么多强大的地魔,说明地园那只眼球蚯绝不是最强大的。肯定有一只地魔之皇,若能杀了它,地魔就和体型大一点的蚯蚓没什么区别了。”少年明季说道。

分析这会,苍鸾青凰龙与天煞龙先后回到了祝明朗的身边,那四头耀武扬威的城邦巨像已经被杀了,连藏在里面的地魔也被杀死。

地魔也是饮血的生物,它们死亡后会涌出大量的活血,但是天煞龙对这些地魔的血液却一点都不感兴趣。

祝明朗询问了天煞龙一番,天煞龙的回答是,这些地魔的血液品质很低,根本达不到万年圣灵的水准,而且它们吸食的血液都很脏,它不喜欢。

天煞龙……

作为龙中的吸血鬼,没有想到还有洁癖。

不过,从天煞龙的反应上,祝明朗也察觉到了一点。

这些地魔寄生了雕像后,展现出的实力可是远超万年级别的圣灵,应该接近两万年之物的水准了,怎么它们死后涌出的血却品级很低,虚胖的很。

会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是族群效应,族群之中存在着一个妖皇或者魔后,它分衍出的这些后代本身实力不高,但因为有妖皇与魔后的存在使得它们在自己的领地中实力会有很大的增益。

就如候鸟迁徙的气流,鱼群传递危险的游姿,蜂群在蜂后的指挥下分工明确……

明季说的应该是有道理的。

这些地魔中,存在一只地魔之皇。

若可以将它杀死,所有的地魔便远没有现在这般可怕。

所以地魔之皇又在何处??

祝明朗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城邦中,那高高矗立的军垒,军垒之上还有一座高塔,可以瞭望整座城邦。

那里有庞大的神鸟鸟群,军垒如同一个巨型得魔巢,从外面望过去根本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自然也看不清军垒高塔上站着什么人。

只是,当祝明朗犹豫之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着那黑压压巫鸟盘旋的军垒飞去,那人正是黎云姿!

“祝兄,这些城邦巨像就交给我吧。”郑俞对祝明朗说道。

棋盘阵影已经布得很广很广了,整个城区都在郑俞的掌控中,虽然不能确保每一名将士都按照自己的棋盘布局去走,但引导他们使用分流战术,面对屠戮的城邦巨像便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祝明朗点了点头,一个个杀死城邦巨像太耗费时间,黎云姿应该也察觉到了这些巨像强大且不死的关键在那军垒处,只有解决了地魔之皇,这场战役才算真正取得胜利。

“我们直接飞过去。”祝明朗也不耽搁时间,自己跃到了天煞龙的背上,并让南雨娑到天煞龙的背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