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屠宰者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竟然是一群修行极欲之道的。”锦鲤先生摇晃着尾巴,目光盯着那群来自神疆的人。

“修行杀戮与邪淫?”祝明朗问道。

“是的,他们通过不断的满足这种欲望来获得更高的修为与境界,杀戮之欲,便是不断的纵容自己去杀人,当屠了千人,屠了万人,屠了十万人后,他们也将形成自己的杀戮之道。”锦鲤先生说道。

“那么修邪淫……算了,不用你说,我悟了。”祝明朗说道。

驼背,丑陋,又如此阴邪,从进入城内开始,一双眼睛就没有从城邦中那些女子们的身上挪开过,感觉从他的神态中就可以知道他脑子里都在想着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

祝明朗是一个既是一个菩萨心肠的人,不喜欢随随便便杀戮。

同时他也是一个博爱之人,最看不得的就是世间的佳人们被这种残渣的糟蹋。

……

“轰!!!!!!”

一声剧烈的膨胀,便看见那徐备与他的飞龙王被一刀劈飞了出去,那刀光巨大,可以直接扫过一整条城邦的街道,而挡在那屠夫黑麻衣人面前的飞龙营首领更浑身是血的跌在了大街上……

一时间,南邦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在南邦,随便抓一个路边的小孩问一嘴,南邦最强的人是谁,他们都会回答飞龙王徐备。

可此时众目睽睽之下,飞龙王徐备居然被这不速之客一刀就斩飞了,就连它骑乘的那条飞龙王也受了伤!

“没有必要觉得屈辱,当我成为杀戮神明的那一天,你缠绕在我刀上的亡魂将倍感荣幸!”屠夫黑麻衣人冷酷到了极致,似乎摆在他面前的不是活人,而是一群本就要宰杀的牲畜。

“绿衣服的少女,我来啦!”看见老大已经出刀,那驼背人也眼睛放光的嗷了一声,如一只黑豹子一般窜向了城中的一家大院里。

那大院内有一荷花闺房,窗子内,一碧绿衣裳的小姐听到这句刺耳的尖叫声后,吓得急急忙忙关上了窗。

可那驼背人速度极快,更一下子就闯到了大院中,大院内明明有一些修为不低的侍卫,毕竟碧绿衣裳女子也算是大家闺秀,哪知道这几个侍卫直接被对方一掌给拍飞了出去ꓹ 实力悬殊巨大!

“别怕,我不杀人的ꓹ 我甚至还会和你生很多很多的人。”驼背人的声音难听而奸邪ꓹ 闺房内的少女光是听就直接吓昏了过去。

驼背人将脑袋探到了窗子处ꓹ 推开了一条缝,半眯着眼睛往里面看。

在看到昏倒的少女体态妙曼,娇柔动人后,整个人就更加兴奋了起来。

先拿这些少女们解解馋,往后还有大菜ꓹ 尤其是他们城内立起雕像的女人ꓹ 从雕塑上就可以判断一定是位绝色美人。

“咚,咚ꓹ 咚!”

几个还算轻盈的脚步声从荷花院子里传来。

驼背人朱羯听力异于常人,他知道身后走来了一个人,想来也是这院子里的侍卫ꓹ 但比之前那几个强上许多。

“你们家的小姐香气很特别呀ꓹ 就像这一池子里的荷花ꓹ 你这个当侍卫的,难道就没有动心思过。不如你就在这守着,等我结束了ꓹ 赏赐给你?”驼背人朱羯说道。

“你知道我修的极欲之道是什么吗?”祝明朗站在驼背人朱羯的面前,脸上浮起了一个冷酷的笑容。

“原来这下界之土也有极欲道友?那你修的是什么?”驼背人朱羯有些意外的看着祝明朗。

“正义!”

“我呸,人欲中就没有正义。”驼背人朱羯立刻意识到自己被这家伙耍了,眼神冷厉了几分。

“那是你道行太浅,到了阴曹地府ꓹ 你慢慢的悟去吧。”祝明朗语气变冷。

虚暗不知何时笼罩在了这个荷花大院中,脚下的花泥也变成了黑暗沼泽。

驼背人朱羯歪着一个嘴,表情中透着几分不屑,就好像是在等待对方施展所有的本能,然后一脚直接将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给踩碎。

只是,随着虚暗变浓,使得他完全与外界隔绝了之后,驼背人朱羯才稍稍皱起了眉头。

什么个情况?

不是有消息说,这极庭大陆中王级境基本上可以横行一片大地,凌驾于势力与国邦之上,怎么这一个小小的看院侍卫,居然也有如此恐怖的气息!

明明是大白天,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一种冰冷而可怕的气息像霜雾一样扑打过来,驼背人朱羯这才发现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头龙王!

这龙王邪魅而诡异,那让自己浑身哆嗦的霜雾正是从它的鼻子中呼出来的,黑暗之中像是有一只只爪子擒住了驼背人朱羯,正将他一点一点的往这头行刑之龙那里拖拽过去。

而对于这样的黑暗禁锢与虚异瞳域,驼背人朱羯发现自己居然难以挣脱……

“极欲,意味着极罪,既然你选择了这条修行道路,应该知道十八层地狱里的第九层是蒸煮地狱,专门收拢你这种奸淫掳掠之人,我让我的龙,给你熟悉一下去阴曹地府报道后的环境。”祝明朗的声音在这虚暗领域之中回荡着。

虚暗中,那些黑暗沼泽中莫名的燃烧起了一团一团黑色冥火。

一盏苍白的冥灯更是擦亮,将那可怕的苍白光辉照耀在了朱羯的身上。

朱羯一接触到这种冥光,全身立刻跟被蒸煮了一样松软、溃烂了开!!

驼背人朱羯像一只虎豹爬行,他的手指犹如爪子,时而极速冲撞这虚暗区间,时而用指爪狂挠,但怎么都挣脱不出天煞龙为他精心准备的这个黑色蒸笼!

冥灯焕发的光辉更强烈,这远比火焰灼烤身躯还要痛苦,驼背人朱羯一开始倒还能够承受,并且一直找寻脱离的办法,但随着痛苦在他身上叠加,随着他的灵魂也承受这种冥灯冥火的蒸煮,他蜷缩在地上嘶喊着……

他的脸,已经慢慢的融成皮泥了。

他身上的肉,也被冥光给蒸熟了。

朱羯此刻眼睛里再也没有那邪欲,有的只是一种痛苦与悔恨。

“放过我,放过我,放过我……”朱羯哀求着道。

“你怎么还想着活呢,安安心心的下地狱去吧,那里应该比这里更残酷百倍千倍!!”祝明朗说道。

有没有十八层地狱,祝明朗倒是不清楚,但送这种狗都不如的东西下去,祝明朗乐意至极。

歪门邪道,而且毫无人性,提前踏入到极庭大陆,便是想要凭借着自身优越的实力在这里肆意妄为。

真当离川和极庭没人吗?

……

处决掉了这驼背朱羯后,祝明朗朝着城邦大街上走去。

飞龙王徐备倒是有几分骨气,在那位持着长刀的异疆强者面前撑了有一些时间。

祝明朗跃到了高处,拍了拍手,很快天煞龙就将被冥灯给融得满目全非的驼背人朱羯给丢到了这些黑天峰人员的面前。

“是朱羯……”黑麻衣中有位青年,他瞪大了瞳孔看着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要是别人,人被蒸成这样确实很难辨认。

主要是朱羯是一个严重的驼背,他的骨架与形体实在太好识别了。

屠夫黑麻衣洪贞那双眼睛里慢慢的透出了几分怒意,而这怒意又在极短的时间内转成了杀戮。

似乎在这个修炼极欲的人心中,一切情绪最终都会转化为杀戮的欲望,无论是喜悦还是痛苦,只有杀戮才能够排解内心的一切!

看到这人如此极致残忍的模样,祝明朗也算是明白,为什么这几个人的眼神都那么奇怪,好像什么情绪都直接呈现在了神情中……

冰冷残酷的是杀戮。

满脸邪笑的是奸淫。

烦躁与折磨是厌恶导致……

而其他几个黑麻衣人,他们虽然脸上与神态都有某种明显的情绪与欲望在,但却远没有屠夫黑麻衣、驼背黑麻衣、女黑麻衣三人这么严重。

说白了,这三个人简直像是脸上长着这种情绪的面具,与正常人比起来实在有些病态。

神疆中怎么还有这种邪异古怪的修行法门??

“知道吗,原本我最多杀一万人,便可以完成我今日的修行,但你杀了我的同伴,便需要这块土地上几十万人来偿命!!”屠夫洪贞仿佛没有愤怒,只有残忍的杀念。

他就是屠宰者!

来此只有一个目的,杀够修行境界所需的人数,一百万人!

“这里只会有九具尸体,便是你们的。”祝明朗同样站在楼阁的屋檐上,与这群不速之客对峙着。

“蟑螂就是蟑螂,会飞的蟑螂更加恶心。”那女黑麻衣指着祝明朗说道,眼睛里满是鄙夷与厌恶。

老子看到你那张麻油脸才反胃!

祝明朗瞥了一眼这女得,打心底觉得这女人才是最令人恶心厌恶的。

从进入到离川开始,她就在将这山清水秀视作恶臭之地,将城邦视作垃圾堆,将城邦的人看做臭虫蟑螂。

明季那家伙,最多也就是高傲不屑,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

这女人从头到尾就是在厌恶这里的一切,仿佛自己是多么高贵神圣,多呼吸一口这里的气息,都会脏了她的肺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