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戏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明朗撇了撇嘴。

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上苍,也就是修炼文明级别更高的大陆。

要他们是神明级别,在天方之中有自己的那么一道光辉在照耀着各方大陆便算了,一群修为差不多也不过是在王级上下的人,竟然也有脸跑到这里来说自己是神??

有这么弱鸡的神吗?

“你们更像是一群井底之蛙,不过与你们多说也没有用,解决了一个,还剩下你们八个,希望你们能让我出点汗。”祝明朗站在阁楼的顶部,却已经伸出了手掌,唤出了自己的龙。

天煞龙,苍鸾青凰龙,剑灵龙。

三大龙王悬空,修为都达到了中位王级,而苍鸾青凰龙身上的命钟青雷更是神异特别,可以看见混沌一片的天空中出现了无数暗青色的云雾,正慢慢的笼罩在了这南邦城之中,一缕缕暗青色的雷电悄无声息的在空气中闪烁着,仿佛正酝酿着什么更可怕的电灾。

“啵啵~~~~”

刚刚化龙的精灵龙也申请出战。

它全身荧蓝毛发,身材娇小玲珑,尽管蜷缩起来仍旧和一枚囤囤的抱枕一样,但将爪子和腿腿伸出来后,就犹如一只森林之中的守望精灵,集自然之灵秀,受万物的宠爱。

一对长长的耳朵,简直像是小女孩梳理的飘逸双马尾,大大的精灵眸子更是流淌着如清溪一样的清澈与洁净,要不仔细留意它身上的小龙角、龙绒、龙爪等等这些龙之特征,很容易就将它视作小小的幼灵。

它开始龇牙咧嘴,略短略胖嘟嘟的爪子伸了出来,一副奶凶奶凶的样子。

而一旁,小白岂也出来看戏,同样是身材娇小型的龙,小白岂全身流苏一样的毛发与九尾一般层层叠叠的翅膀就更显几分高贵与宁静。

它打着哈欠,慵懒如一位刚刚午睡醒来的女王,完全没有战斗的意思,

那感觉,亦如一只月下高贵的白猫正趴在屋檐上,不巧看见了一群街道上正打群架撕咬的流浪狗……呵,无知愚蠢弱小的异族。

小白岂这态度,倒是和精灵荧龙那打鸡血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祝明朗也忍不住看了小白岂,实在担心它不小心被王级的力量给波及了,于是招了招手,让它到自己怀里,别站在风口浪尖上。

“呶~”

天煞龙更是不屑的瞥了一眼祝明朗和小白岂。

现在就属你们两最不能打,就不能自觉的往后靠一靠吗!

“呶!!”

天煞龙给一旁的苍鸾青凰龙一个酷酷的眼色,那意思是,最强的那个拿刀的人类交给我,其他小猪猡交给你。

苍鸾青凰龙却不和天煞龙废话,直接一道青雷霹雳,朝着外来客八人一起轰去,那青雷粗壮巨大,中央的那座城楼都显得娇小了几分,散开的那些青雷之丝更如暴雨天中的惊雷,在城楼的上空恐怖的飞舞!

“呶!!!”

有命种了不起啊!

天煞龙顿时将心中的不满都发泄在了那个拿刀的屠夫黑麻衣人身上,它张开了幽暗形态的翅膀,似黑暗魔鬼的领域,将一切都给遮蔽,伸手不见五指,恐惧如潮水扑面而来。

屠夫黑麻衣人脸色凝重了起来。

根据他们掌握的消息,这极庭大陆中王级强者应该是统治一方大地,此时他们只是降临了一个小城邦罢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遇到这么强的人??

“看来界龙门带给了你们难以想象的好处啊,这样的神恩,落在了你们的土地上,洒在了你们的身上,实在太过可惜了!”屠夫黑麻衣人说道。

面对那幽暗之翼的恐惧,屠夫黑麻衣人并不慌张,他向后迈开了一步,那双眼睛里除了执着的杀念之外更没有别的情绪。

屠龙可比杀人更有效果,尤其是这样的龙王级别。

一刀狂斩,黑暗的领域竟被他可怕的刀力给直接斩开,他那双眼睛更像是可以穿过幽暗看清天煞龙所在一般,这凌厉的一刀,险些就砍中了天煞龙的翅膀。

天煞龙在虚暗中时而如鱼一般游摆,时而振翅疾飞,它的行动飘忽不定,而且具备多种鳞羽形态的它更是可刚可柔,攻守兼备。

避开了对方这一刀后,天煞龙化作了一团淡淡的影子,出现在了这屠夫洪贞的背后,藏在了城楼的倒影中。

屠夫洪贞双目凌厉,找寻着天煞龙所在。

突然,城楼的倒影诡异的变幻了形状,在这些天外客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变成了一只体形修长,蛇尾、蝠翼、幻鳞的司夜魔鬼龙……

它张开嘴,露出了尖尖长长的龙牙,尽管悄无声息,却像是在对这些食饵一般的人类发笑,邪意凛然!

当它靠近时,屠夫洪贞突然抽刀斩向了影子,其反应确实惊人,弱一些的王级境基本上会被天煞龙这些诡异的戏杀之法给愚弄致死。

但天煞龙本身就是一个擅长屠戮的龙。

它是丧龙的变种,其实就是丧龙之王,再加上上天挑选的恶兆之命,它的杀戮方式高明却充满艺术。

那幻化为死也魔鬼的影子,根本不是冲着屠夫洪贞去的,魔影在恫吓了屠夫洪贞之后,立刻盯着那个青年黑麻衣男子,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将他咬住,然后倒吊了起来!

极速升空,那青年黑麻衣男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叼到了高空中。

天煞龙是没有爪子的。

它擒住敌人的方式就两种,尾巴绞住,还有张开嘴咬住。

长长的尖牙像猪肉铺的挂钩,将那黑麻衣青年直接穿了胸膛不说,更是将它提挂了起来,可以看到一道悚然的血丝落了下来,从城楼屋檐处一直通向了昏暗混沌的半空中,但抬起头来,却根本见不到那被叼走了的黑麻衣青年。

“六弟!!”屠夫洪贞胸腔中涌起了愤怒。

他被戏弄了!

这天煞龙摆出一副与他厮杀的姿态,但却徒然对实力更弱的人出手,完完全全是在折磨着自己,更在挑衅着自己!

深呼吸一口气,屠夫洪贞可以说差点就坚心破防了。

作为一个修杀戮极欲的人,绝不能有别的情绪,必须只保持着一颗冰冷的杀念,绝不能有多余的愤怒与恼火!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