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夜恫女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开始暗沉了下来。

祝明朗发现这里的黄昏,稍稍与极庭的有一些不同,透着一股神秘的紫韵,也不知是这片土地上特殊的光晕,还是整个天枢神疆都是如此。

抬头望了一眼北斗七星所在的方位。

代表着天枢的星神之芒在还没有进入到夜晚的时候便已经在闪耀了,也是这个暮色阶段少数能够看见的天辰。

不愧是最强大的神明啊,陆地上亿万生灵都需要瞻仰,这份殊荣突然间有些羡慕了。

而随着夜色到来,祝明朗逐渐看到了另外三十二颗天辰,他们光泽明暗不一,分别透出微红、靛蓝、青暗、乳白等不同的色差。

还真是举头有神明啊。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小兄弟,你自求多福啊。”那位胡须男子拍了怕祝明朗的肩膀,便离开了。

在他眼里,祝明朗就是一个刚刚下山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他带着一些善意给祝明朗说了一些知识,倒至始至终没有怀疑过祝明朗这个外疆之人的身份。

而这位胡须老哥,似乎特别的怕黑。

天色一暗沉下来他的话就变少了,而且眼睛时不时盯着沉落到地平线下的太阳,带着些许紫辉的黄昏之日收走了最后一缕光,便好像让这荒野骨庙中的人们都一个个不安了起来。

神情凝重,双瞳扩大,一些人更是如临大敌的守在骨庙附近。

“有什么东西会在夜里出没吗?”祝明朗不禁思索了起来。

不单单是胡须老哥,整个骨庙的人都在惧怕黑夜。

黑夜中,到底又有什么?

没有听到令人心悸的吼叫声,也没有强大妖魔的气息,似黑暗的帷幕便像是一个会罩在人抠鼻上的刑布,使人窒息。

祝明朗也被这气氛给感染了。

主要是大家都在瑟瑟发抖,自己不配合会太显得格格不入。

这个骨庙中的神疆修行者们大概有一两千人,修为有高有低,并非是人人王级,人人神明境……

王级之上若是神明境界,这意味着天枢神疆中真正强悍无敌的大概就是那三十三位正神。

祝明朗现在的修为,放在这天枢神疆中也属于佼佼者,至少使用自己的灵识探寻了一番,祝明朗发现这荒原骨庙中修为高过自己的屈指可数。

当然,这些人应该多数是闲散人员。

天枢神疆的神民、神族、神庙、神城中多半就有恐怖修为的人了。

祝明朗保持着沉默,静静的观察着黑夜。

头顶上,三十三颗正神的星辉更加耀眼,仿佛不会发生斗转星移一般,至始至终就在头顶。

沐浴着这些正神星辉,祝明朗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丝丝灵气在自己的周身,似乎无形中让自己的修炼速度提升了几个倍数。

这里灵气更加充沛,而且正神星辉似乎有特殊的恩泽。

就在祝明朗感受着这个世界不同的时候,突然听见了骨庙外传来了女子的呼救声。

祝明朗目光顺势望去,看见一个披着一件单薄衣裳的惊艳女子,正拼了命的往这骨庙中跑,一边跑一边楚楚可怜的哀求着。

“帮帮我,帮帮我,有东西在追我,我……没有力气了……”女子离这骨庙火光照耀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她发丝凌乱,脸颊洁净而美丽,一双眸子更是动人。

祝明朗心中暗暗诧异,这女子的容貌,还差一点点就可以与自己的娘子们相提并论了。

换做在极庭,祝明朗肯定会出手相助,这辈子最见不得佳人受苦受难,可此时祝明朗只是观望着。

骨庙中有这么多修为不算低的,他们之中应该也会有前去相助的吧。

果然,一名锦衣年轻男子第一时间走出了骨庙,并踏步如飞,朝着那被黑夜中东西追逐的女子靠近,并搀扶着体弱无力的她。

“童舒,别靠近她!!”这时,一名长者的声音传出,而且是大声呵斥的语气。

那名锦衣男子都没有反应过来,突然那夜幕中的女子背后长出了一对幽暗的翅膀,竟猛的将那锦衣青年给拖拽到了黑暗之中。

那锦衣男子好歹也是一名修行者,可那柔弱女子力量大得惊人,竟直接将锦衣男子的骨头给折断了,骨庙外顿时传来了悚然的惨叫声!

“咯咯咯咯~~~~~~~”

刺耳的笑声传来,那女人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妖类,将人拖到黑夜中后便发出了一阵阵咀嚼声,仿佛在生吃着那男子的某个部位……

男子惨叫声与呼救声不断的传来,可火光不知为何难以照耀到更远的地方,而人在黑暗中也无法看得很远,甚至只要稍稍站在没有火光的地方,都会感觉浸泡在冰水之中。

黑暗中的冰冷,不再是一种感觉,而是真实的浸泡在夜潮里,寒颤,恐惧,不安,再加上有一个好端端的人就那样被拖拽到黑暗中死去了,诡异得让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去形容。

那女人是什么??

黑夜里的吃人妖女吗??

“这年头还能被夜恫女给吃掉的人,也没有必要去可怜了。”一名穿着华贵兽皮的青年冷笑着道。

兽皮、兽衣、兽袍,除却这名冷笑青年之外,他身边还有穿着类似服饰的人,他们的兽裳都特别鲜艳华贵,经过了特殊的裁剪与装饰,不仅不会有原始之感,甚至看上去还有几分尊贵与出众。

“雀狼神城……这些人来自神城的神民。”胡须大叔一眼就认出了这群人来历,随后小小声的跟祝明朗说道。

天枢神疆的子民分几类。

一种是弃民。

被神厌弃的子民,地位比奴隶还低,栖息在神明唾弃、诅咒过的地方。

第二种是凡民。

没有神明庇佑,没有神明归属,极庭大陆的所有子民正处在这种状态,属于凡民。

第三种称之为神民。

有侍奉的神明,得到了神的庇佑,他们即便行走在黑夜之中也不至于被黑夜中的东西给侵扰。

第四种是神裔。

就是和神明沾亲带故,神明的族人,亦或者是神明培养掌管人间的组织。

看得出来,拥有神民身份,便已经有几分不同了,当这群来自雀狼神城的神民人员出现后,整个骨庙的人都不自觉的以他们为首,似乎需要他们出面来对抗这恐怖的黑暗。

“夜恫妖女,吾乃雀狼星神之民尚庄,你若踏入这骨庙,我们必斩你,让你魂飞魄散!”那位兽衣青年气宇轩昂,彰显出了一位领袖的态度。

尚庄修为很高,正是这整个骨庙中修为与自己不相上下的。

如此说来,黑天峰那九个人应该也是神民,只是不知道他们属于那个神明的子民。

荒野骨庙外,一个妖娆至极的身影逐渐从黑雾中走了出来,她嘴唇鲜红到了极点,带着几分可怕的气息,偏偏全身上下又透着致命的诱惑。

她走向了火光勉强能够照耀到的地方,朦胧得无法看清她的全貌,但她显然没有穿什么衣裳,之前披着的单薄之衣,其实是她薄薄的翅膀。

“一个填不饱肚子。这样吧,你再从骨庙中扔三个俊美的男子出来,我便心满意足的离开,而且以夜神起誓不再来犯。”夜恫女发出了之前那尖锐的笑声来。

神民尚庄皱起了眉来。

这个时候,该男子身旁的一位老者低声说了一句:“这夜恫女,修行不低于八万年。”

神民尚庄脸色更沉重了起来。

“拒绝也可以的,等午夜时分,我再杀进来,将你们的血全放了,叫上我的姐妹们泡个暖烘烘的血浴。”夜恫女继续笑了起来。

“好,就按照你说的。”这时,那位神民尚庄高声应道。

这就答应了??

那可是才吃了一个活人的妖女!

祝明朗看着这位自称是神民的男子,顿时有一种三观碎裂的感觉。

还以为这些神民会站出来,与这种邪祟夜妖不死不休!

是惧怕对方的实力吗??

祝明朗也可以隐隐感觉出夜恫女的修为,放在极庭绝对是一方妖王!

最让祝明朗在意的倒不是这夜恫女,而是随着夜色更深,黑暗中似乎有巨大的脚步声,有蛊惑人心的低语,有着美妙的歌谣,甚至还有熟人的呼唤……

总之恐惧之余,又勾着人无限好奇与遐想,想要不顾一切去探个究竟。

黑暗里,绝对不止只有这夜恫女。

感觉有庞大数量的难以名状的夜物,正在广袤的荒野中举行一场夜宴。

夜恫女盯上了这里,而其他的东西盯上了这疆域仍在夜间行走的生灵。

“你,出去。”

尚庄直接当众开始挑选祭给夜恫女的食饵,他用手指了一名少年。

那少年满脸愕然,还未等他做抗争,一群人就将他架了出去。

“还有你,出去。”尚庄又用手指了一名男子。

那男子明显在反抗,可那些根本不想挑战夜恫女的人都将他给围了起来。

“脸上都是胡须的那个,把你旁边的那人扔出去。”尚庄最后将手指在了祝明朗的身上。

胡须男子惊愕的转头看着祝明朗。

祝明朗同样也瞪着一个大眼睛。

“为何是我?”祝明朗问道。

“夜恫女要俊美男子,你符合。”尚庄冷冷淡淡道。

“你也不差啊,怎么不舍身取义?”祝明朗第一次见到这么诚实的人。

可对方的这份诚实居然让自己心中涌起一阵复杂的不满!

“我乃神民。”尚庄冷傲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