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龙口夺玉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可一到夜里,阎王龙出现,我们根本没有机会找到那块月玉琉璃。”祝明朗摸着自己的下巴,认认真真的思考这件事。

“得等到黄昏。”宓容说道。

黄昏??

到了黄昏,星光初现,宓容便可以借助这星辰天辉来找寻到那块特别的月玉琉璃。

可黄昏其实也是很敏感的时间。

昼夜交替便是黄昏,要花的时间久了一些,一不小心耽搁到了夕阳沉落,暮色笼罩,他们再想要从阎王龙的利爪与镰翅中逃脱怕就难了!

“你有把握吗?”祝明朗问道。

“可以一试,毕竟这是能够帮助到祝哥哥的重要东西。”宓容很认真的样子。

两次救命之恩,宓容非常想要报答。

“好,但如果太危险,我们还是及时放弃,现在我们先帮助董夫人找寻那些遗失的同伴。”祝明朗点了点头。

……

圣阙大陆残骸冲击出的这块盆地相当巨大,连绵有几百里,可以看到许多被焚得一干二净的森林,也可以看到一些巨大的坑洞。

夜幕可怖的缘故,即便是王级境从泯灭中存活了下来,他们恐怕也很难抵御黑夜魔潮,也因此董夫人与宏耿两位领袖也迫切的要找到栖息之所。

董夫人与那些人应该有自己的联络记号,找到了一块记号后,便很快有了方向。

没多久,董夫人在一座焚烧林中看到了自己的族人与子民们。

这些人应该是被阎王龙和黑暗生物给冲散了,又找不到之前裂窟,只能够暂且避退到这里。

看到董夫人,这些圣阙大陆的强者们纷纷露出了惊愕之色。

事实上,他们以为洞窟里的人已经死了,阎王龙那一践踏,可以活埋所有人!

“皇王也还活着??”那位灰头土脸的男子不敢置信的道。

“恩,大家都平安无事,这位祝公子是我们圣阙的救命恩人,往后希望你们能够向尊敬皇王一样敬重他。”董夫人说道。

焚烧林里有一百多人,这些人居然都是王级境。

事实上,若不是对天枢神疆的黑夜一无所知,他们存活下来的王级强者有两三百,可惜每个夜晚,他们都在减少。

“其他人不知道能不能从那夜龙的爪下活下来,我们也在极力将人召回,只是下一个夜晚不知该怎么度过。”灰头土脸的男子眼中满是苦恼与不甘。

如今,每一个夜都是一次折磨,他们甚至已经很多天没有安睡过了,要不是心中还有一些家人、族人念想,他们早就崩溃了。

“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宏王的伤势略有好转,大家不要轻易放弃,而且我有好消息要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有一栖息之所了,虚无之雾散去之前,我们不用再担心黑暗。”董夫人说道。

当下,董夫人将绝岭城邦的事与大家说明了。

这些强者,多数都是董夫人、宏耿的部下,他们听闻所有人都得到了安顿,听闻祝明朗愿意收留他们这些圣阙弃民,纷纷跪了下来,连磕了三个头。

“不瞒阁下,我们已经做好了在此处自缢的准备,我庞凯愿为公子做牛做马,绝不会有半点怨言。”那位灰头土脸的男子眼圈通红的道。

祝明朗安顿的那些人中,有他的妻儿。

这一百多人,本就是靠着守护家人、族人们的信念活着的,在以为所有人葬身地脉后,他们也不想再苦苦撑下去了……

庞凯并非是皇王宏耿的部下。

他不过是一闲散之人,大陆粉碎时,他保住了自己的家人,也护住了一些邻里,陨落在此处后便跟随着董夫人他们一起。

这位灰头土脸的家伙,身上有一道爪痕,伤痕上泛着黑色毒腐,听其他人说,昨夜正是这位强者引开了阎王龙,这才让其他人有机会逃走。

“引开阎王龙还能不死??这家伙修为也是高得离谱!”祝明朗心中暗暗道。

这么强的一个人,不好处理啊。

虽然他说愿意做牛做马,但他发现离川之中王级境强者不多,还是有可能反客为主的。

幸好,董夫人也明白祝明朗的顾虑,于是同样让这位庞凯以灵魂起誓,绝对效忠。

庞凯一个都打算在这里自杀的人,又哪里会在意一个诅咒契约,他相信董夫人不会欺骗他,所以即便还没有见到自己的家人,也以诅咒灵魂为誓言……

这份诅咒誓言,是宓容以玄戈神的名义书写的,只要玄戈神的星辉照耀着这块大地,它就存在着极强的效力。

除非他们封神,不然诅咒一直会存在。

“祝哥哥,我也只有两份契约神纸……这两份神纸祝哥哥要保管好,若是被毁了的话,也会失去契约缚力。”宓容特意叮嘱道。

这种契约,是建立在特殊的神纸上的,注入了神明之力,圣君奖赏了两份给宓容,宓容也全都送给了祝明朗。

神选大哥哥人真的超好的。

将来要成了神明,一定是一位杰出的良神,像玄戈神明一样。

但人太好,也容易遭算计,尤其是神选大哥哥还有间歇性失忆,宓容特别叮嘱祝明朗这神纸契约的重要性。

圣阙大陆这些落难者中,应该就是宏耿与这庞凯最强了,由他们来约束其他人,便不用担心其他人会不会造反的问题。

当然,自己也得尽快提升实力,靠别人来约束,终究不如自己震慑要来得有效。

……

将这些人引到了地脉之下,穿过那错综复杂的地脉迷宫时,祝明朗发现虚无之雾正在飘散,将原本自己做了记号的道路给封住了。

宓容虽然可以找到其他路径,但这意味着要想穿过这条地脉河迷宫到离川,没有宓容,没有自己的灯玉脸谱是不可能办到的。

这样也好。

只有自己和宓容可以通行,确保万无一失。

将这些人送到了绝岭城邦后,祝明朗和宓容又返回到了那块陨坑盆地上。

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人。

快要到黄昏了。

宓容也在观察长空中的星辰。

天未完全暗沉下来,那一颗极致璀璨的星便已经出现在了天边,那代表着的神明是-玉衡。

玉衡为这片星宇最明亮的星,黄昏时分甚至都可以看见它。

此时宓容正是借助这位玉衡神明的星辉在望气,找寻着那一块极致华丽的月玉琉璃。

在白天,这月玉琉璃有可能像一块乌黑的破石头,但到了夜里,只要找到它,吹掉它上面蒙着的焦灰,它就可以绽放出无限的月华光芒,比夜明珠灿烂十倍。

祝明朗相当心动,毕竟这意味着小白岂有可能靠着这块月玉琉璃直接冲击成年期。

“在东面,祝哥哥,我们先往那个方向走。”宓容看出了一个大致方向,立刻告诉祝明朗。

祝明朗点了点头,与宓容一同往东面行去。

这一带,到处都是斩痕,那夸张的镰翼几乎将地表分成了好几块区域,形成了河谷、裂峡……

“不远了!”宓容脸上有了喜悦之色。

从一个巨大的断层中跃了下去,这里是一个深盆地,盆地内大地起起伏伏、落差极大,有些地方更是如沙丘一般连绵。

这里地势不是很平坦,夕阳已经挂在了地平线上,但余晖却不能将这深盆地完全照耀到,有些落差起伏地带甚至已经遁入了黑暗。

宓容这些日子没少给祝明朗说天枢神疆的事情,尤其是黑暗里的法则。

天一黑,神疆中就会出现暗漩,这些暗漩像一扇一扇阴界之门,夜行者会从暗漩中走出,然后迅速的充斥在整个天枢神疆每个角落。

只要暗下去的地方,都会出现暗漩,也意味着现在这深盆地的一些余晖照耀不到的地带就可能蹲伏着夜行者。

所以黄昏其实是天枢神疆最为复杂的时间段。

阳灵与夜物共存!

原本,作为神选与神裔,两人同行已经可以让黑夜中小鬼退散了,但阎王龙这种级别的存在,神明在此它都敢从其头顶上飞过,就别说是神明候选和一个神明亲戚了。

“祝哥哥,找到了,就在前面的长沟中!”宓容说道。

祝明朗往长沟中望去,发现这个长沟有一半被锈黄的阳光照耀着,一半却已经完全暗了下去。

神选之人对夜行生物有敏锐的感知,祝明朗眼睛不由自主的盯着那一半昏暗之处,却看到了一双足以令人魂飞魄散的眼睛!

那眼睛似幽火,只是不小心瞥了一眼,便如同看见了鬼门地狱,祝明朗感觉自己浸在了冰冷刺骨之水与沸腾溶浆中,承受着难以言明的折磨!

阎!王!龙!

它就蹲守在月玉琉璃旁边!

祝明朗喉结在蠕动,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存在,神级吗!

尽管宓容一再强调过,任何强大的夜行者都不可能打破昼夜的法则,它们绝对不敢暴露在有阳光的地方,但祝明朗仍旧感觉这一缕缕小落日余晖护不住自己的小命!!

“快拿,它还过不来!!”宓容忍不住叫了一声。

那一缕余晖在深沟中如一道清晰无比的明昼暗夜分界线,斩出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祝明朗看到那一块乌黑的玉石正在慢慢的被黑暗夺走……

而阎王龙也在跟随着这余晖界限,缓缓的朝着月玉琉璃挪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