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午夜梦妖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经常看到的东西???

最经常看到的就是阎王龙的眼睛。

可那应该是阎王龙恐惧诅咒导致的。

“午夜梦妖会伪装成我身边比较亲近的人和龙吗?”祝明朗问道。

“不会,过于亲近你的东西,你可以一眼就识别出它存在端倪,高明的午夜梦妖不会做这种蠢事,它们一般会选择你身边常可以见到,又不是那么去在意的。”女梦师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有了一个范围,要找午夜梦妖就不至于那么费劲了。

继续在这雀狼神城中行走,祝明朗发现这座上城唯有自己白天途径过的地方是雀狼神城的模样,其他整座神城都是凭借着自己记忆里的画面拼凑出来的。

就比如说走过一座长桥,桥的对岸却是一片珊瑚海,海上有一片非常华丽的建筑,正是霓海漫城的最高驯龙学院!

考虑到这些日子,祝明朗并没有重复看到驯龙学院出现在自己的梦境里,所以祝明朗也没有踏进去,午夜梦妖应该没藏在那里。

再往城深处走,祝明朗看到了一片铜色地砖铺成的城区,那似乎是皇都中的中央皇城,果然走到最里面的时候,看到了那在城河之中的竞斗场,人声鼎沸,群龙厮杀。

“这些天比较常梦见的应该是祖龙城,多在祖龙城邦的梦境区域里转一转。”祝明朗自言自语着。

天枢神疆很广阔,也有许多女梦师从未见过的疆域,这些零零碎碎的画面倒是也没有让女梦师对祝明朗的来历产生怀疑,毕竟她的所见所闻也是跟着祝明朗的。

梦境里的神城中镶嵌了一座祖龙城邦,祝明朗甚至可以看到城邦白色的邦墙,宏伟高大,古老而庄严。

灰白色的城邦巨墙在缓慢的蠕动着,犹如活着的一样,这让女梦师都一副惊愕不已的样子,也不知道这活动着的城墙是祝明朗臆想出来的,还是确实有见到过类似的景象。

“小哥哥,你花灯里写的是什么?”这时,方念念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然后凑过来问道,那小嘴翠绿翠绿的,眼睛笑成了小月牙。

“永垂不朽。”祝明朗没好气的回答道。

“真俗!”方念念转身就走了,又一次消失在了人群中。

祝明朗挠了挠头,不明白这丫头为什么老是跑过来加戏。

“你是在那陨坑盆地中遇见阎王龙的吗?”女梦师问道。

“是的。”祝明朗点了点头。

“那我觉得午夜梦妖躲藏在这个河灯街的可能性很大。”女梦师说道。

“为何?”祝明朗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也没有经常梦到这个花灯节啊。

“阎王龙给你制造恐惧,试图让你不断的梦见当时与它接触过的场景,但你潜意识的去回避,不让自己的梦里出现那陨坑盆地,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你梦境里诞生了一个相似的画面,就比如说这个被天火陨石给砸中的花灯街。”女梦师认认真真的分析着。

祝明朗仔细回想了一下前些天的梦境细节。

似乎确实有一片焦土,一片瓦砾。

同时身边还有来来往往的陌生人。

之前梦境会模糊忘却的缘故,人只有刻意去冥思,并且找寻相似的画面去追寻记忆深处,才会恍然间明悟,自己时常梦到这个场景!

“每一个梦虽然都是独立的,但许多梦其实都存在拼接痕迹,所有可以拼接的梦称之为一个梦团,这个梦团就像是一个复杂的线球,里面的场景、事件相互交缠、交错、纠结在一起。而当你找到了线头,顺势去追溯的话,便会将这整个梦团中所有的梦线解开,曾经梦到过白天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的景象便会陆续呈现在你脑海。”女梦师很详尽的给祝明朗解释一个人的梦境构成。

也就是说,这花灯街就是梦线的端头,由花灯节延展开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梦境。

为此祝明朗特意到花灯街四周看了看,发现花灯街另外一头却是虚无之雾。

花灯街的下面,竟然是地脉迷宫。

更夸张的是花灯街的桥另外一边,是黎家院,那种着秋楠树的小别院就在视线可见的地方,没有别的其他多有的墙体与楼阁。

虚无之雾、陨坑盆地、黎家别院、地脉迷宫……

这些都是祝明朗赶路的这些天有梦到过的场景,而他们都与这花灯街前后左右上下相连!

还真是梦线的端头,确定是这里之后,很多被自己遗忘了的梦就呈现了出来……

突然,祝明朗感觉到头顶上有什么东西,祝明朗立刻抬头,猛然间发现天空中出现了一双巨大的眼睛,幽火冥眸,果然是阎王龙!

阎王龙的双眼占据了神城上空,就那样冰冷而愤怒的注视着自己,而且这一次离自己明显更近了!

阴魂不散!

总有一天把你驯服了,给本公子看家护院!!

“如你所说,确实是这花灯街,是我最近梦境的源头。”祝明朗说道。

“那事情就明了许多,我们只要在这花灯街中找到那个午夜梦妖伪装的东西。”女梦师点了点头。

正说话的时候,一个小嘴儿抹了绿茶的少女雀跃的跑了过来,她穿着漂亮的新衣,脸上洋溢着几分喜悦,她走到祝明朗的面前。

少女正要仰起头来时发问时,祝明朗却抢答道:

“世界和平。”

少女在风中凌乱,涨红着脸,瞪着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你祈愿灯中写得是什么?”

“你锦鲤先生附体了。”祝明朗说道。

“哼,你就没有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我才不信你写得是这些!”方念念气呼呼的说道。

“愿每一个感到生活艰辛的人最后都能被某人温柔以待。”祝明朗对美好祝愿方面的词张口就来。

“大骗子,你到底写得是什么,我想知道!”方念念果然是一个不安常理出牌的丫头。

“那你先告诉我你写得是什么。”祝明朗笑了笑。

方念念支支吾吾,过了良久才道:“我写的是,祝你的愿望能够实现,毕竟第一次有人给我买这么好看的衣裳,以前……以前家里人从来不把我当做一个女孩子,总是让我穿着哥哥们的旧衣裳。”

祝明朗听到这句话不由愣了愣。

事实上祝明朗并没有写什么国泰民安。

对于不切实际的愿望,祝明朗从不奢望什么,假如这祈愿灯真的有那么一点点作用的话,祝明朗不介意赠给勤勤恳恳帮自己四处找龙粮的小丫头。

所以,祝明朗当初写的正是“祝方念念许下的愿望可以实现”。

让祝明朗想不到的是,方念念写的却是愿自己的愿望可以实现。

这不是为难人还愿花神吗!

祝明朗看着这丫头,明明是那么翠绿翠绿的小嘴,怎么现在看上去分外可爱了起来。

得到温柔以待的前提是以同样的方式去对待别人。

“快告诉我,快告诉我,我可是一口气买了六个,就为了能灵验。”方念念焦急的说道。

祝明朗与方念念说话之时,阎王龙那双眼睛变得更加恐怖,而且它似乎张开了嘴,朝着这祖龙城邦喷吐出了一团天火,这天火砸向了花灯街,将这一带摧毁带劲。

街道上的人对此仍旧视而不见,方念念也浑然不知,她只关心祝明朗写了什么。

“等等,你为什么要一口气买六个?”祝明朗突然质问道。

“不是多买几个,愿望就会灵验吗?”方念念疑惑道。

祝明朗皱起了眉头,开始怀疑方念念是午夜梦妖变的。

可方念念算自己很熟悉的人了,午夜梦妖变成她的样子可能性很小,何况真是她,她怎么会不断作死的跑来和自己说话,这等于是让自己识破它。

但是,许愿灯只能买一个。

每个人在那天也只能许一个愿望,放入到花灯中,这算是一个小常识了,方念念是第一次去花灯节,不知道这个倒是情理之中,可卖花灯的人呢?

“谁和你说多买几个花灯就会灵验的?”祝明朗问道。

“我问卖花灯老伯的,老伯就点头了呀。”方念念回答道。

卖花灯老伯!

卖花灯老伯摊处不止方念念一个人,如果方念念问了这个问题,老伯要点头,那周围的人肯定会觉得老头不虔诚,也不会再这里买花灯了。

所以卖花灯的老伯是不可能贪图多卖几个而撒谎的,旁边别人盯着。

那么导致方念念会买好几个花灯的正是这位卖花灯老伯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常识。

他以为,花灯只要卖就行了。

他下意识的也认为花灯买得越多,愿望就越灵验!

“走,去找那老伯。”祝明朗立刻有了思绪,果断的对女梦师说道。

卖花灯的老伯。

完美的符合了自己不会去留意,同时又一定会出现在自己视线的人选,毕竟自己这些天都梦到了花河街。

“干嘛去呀??”方念念一脸疑惑,不明白祝明朗气势汹汹的是去做什么。

“打假!”

祝明朗、女梦师、方念念穿过了人潮,找到了那位卖花灯的老伯。

老伯视线并没有和祝明朗接触,只是机械重复的卖着花灯。

“别伪装了,我知道你就是午夜梦妖,在这里监视我了这么多天,真以为我揪不出你吗!”祝明朗冷笑的看着这位花灯老伯。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