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道一声珍重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人们仓皇逃命,拖家带口,而那些人族的神通者则施展神通,带着走不动的人们迁徙。

天河坠下,一尊尊人族的神祇纷纷用自己的身躯托起天河,不断有人撑不住,被压得粉碎,随即又有新的神人赶来,用自己的肩膀托起天河,给下方的人们逃生的机会。

与此同时,霄汉天庭中所有的神人飞出,向上游下游飞去,云天尊、月天尊和凌天尊率领神人们竭尽所能将天河托起,让这场席卷天地的大洪水暂缓到来。

他们的修为强大,但也只是暂时拖延天河坠落,而无法让天河重回天空。

不断有神人们被压死,即便是天尊出手,也难挡天河的重压,云天尊他们只能竭尽所能,让人们有着更多的时间逃往高出去。

“需要有人来开掘河道!”

云天尊高声呼喝:“月,你精通空间神通,你来开掘河道,只要河道开掘出来,把天河一段一段放入河道中,便不虑洪水!”

月天尊放下肩头的天河,天河的重量压下,所有人肩头都是猛地一沉。

好在月天尊已经施展神通,裂开大地,从东方开始开掘出一条宽达数百里的河道来。

那里的神人们立刻将天河放入河道中,河水顿时变得温顺,沿着河道流向东海。

而放下天河的神人们则立刻向上方赶去,帮助其他神人托起天河。

月天尊忙碌操劳,挡住天河的山峦被她分开,大地被开凿出一条巨大的河流,河道越来越长,饶是她是帝座境界的天尊,也累得筋疲力尽,不得不停下歇息。

她的弟子们立刻接手,不断开掘河道,不断有人被累垮倒了下去。

过了十多日,他们将河道开掘了近半,一段段天河被先后放入河道中,沿着河道奔流。

“上游呢?”

月天尊休息时询问道:“上游是哪位天尊在扛着?”

云天尊看向凌天尊,有些茫然,凌天尊也在托着天河,显然上游托起天河的人不是她。

“我去上游看看。”他说道。

这些日子,他也很是疲累,速度慢了很多,不过一路飞来,他看到了太多人族神人们,他们的身躯几乎压入地下,但是依旧双手高举,托起天河,不让洪水降临。

有些神祇已经累死了,却还站在那里,哪怕是死后,他们的执念依旧支撑着他们的躯体。

“上游的是谁?”云天尊询问逃难的人们。

“不知道,是一尊三头六臂的神人,但不知名字。”人们告诉他。

云天尊继续向上游赶去,这时,他远远的看到了一尊伟岸的身影六条手臂托着天河,那尊神魔躬着身子,三颗头各自偏向一边,浑身的皮肤几乎完全炸裂,身上流淌的神血成河,却还在死死支撑。

云天尊连忙赶了过去,心中感动莫名。

这时,他看到了天河中渐渐升起了雾气,水面下,有着一艘巨大的楼船在行驶,长长的阴影正在向那个撑起天河的身影驶去。

那是鬼船。

云天尊怔了怔。

秦牧浑浑噩噩,也看到了鬼船,魏随风应该是担心他的安危,前来寻他了。

龙麒麟和烟儿得到了琉璃青天幢,多半先他一步回到了鬼船,因此引来了魏随风的担忧。

这是情理使然,他们毕竟是师兄弟,魏随风担心他会死在过去。

鬼船越升越高,船桅破开水面。

“走开!大师兄,走开!”

秦牧三颗头颅一起大喊,道:“不用带我回去,我必须顶着这条河!”

天河的水面下,传来朦朦胧胧的浑浊声音,应该是魏随风在说话,只是现在鬼船还在另一个时空之中,声音无法传到这里。

河面上的迷雾越来越浓,距离秦牧越来越近,秦牧意志已经有些昏迷,叫道:“大师兄,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自己回去的!”

浑浊的声音响起,沙沙作响,另一个时空的声音显得有些古怪,不过鬼船的船桅却越升越高,雾气越来越重。

这艘船正在穿梭时空,赶到这个时代。

“我还不能走……”

秦牧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头脑越来越不清晰,喃喃道:“我还不能走,我走了,洪水滔天,会死无数人……”

就在此时,他朦朦胧胧的看到了一个身影,替他扛起了天河,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牧天尊,我来扛吧,你可以走了。”

秦牧抬头,看到了云天尊接过了天河,将重量承担过去。

他的身体一轻,向后倒下,而在此时鬼船哗啦一声巨响,跃出水面,迷雾将向后倾倒的秦牧淹没。

秦牧的身躯消失,下一刻出现在鬼船上。

鬼船上,烟儿伸出双手将即将倒下的秦牧扶住,让他躺在船上。

龙麒麟飞速为他疗伤。

云天尊扛起天河,遥望那艘在迷雾中的大船,难掩激动之色。

“牧天尊——”他高声向船上呼喊道。

他的声音传到鬼船上,变成沙沙的响声,秦牧却挣扎着站起身来,在烟儿的搀扶下来到船头,两位天尊隔着雾气相望。

“云天尊!”

秦牧摇摇晃晃,示意烟儿不必搀扶自己,整了整衣襟,隔着迷雾向那个扛起天河的男子见礼:“道友!”

云天尊也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却能看到他在见礼,也能看到他的嘴唇在动,读出唇语,哈哈笑道:“请恕我无法还礼!道友,将来我们还会再会吗?”

秦牧看着他的口唇,迟疑一下,摇了摇头。

“那可惜了!”

云天尊怔了怔,大笑道:“我可是很想见到你,与你促膝长谈呢!”

“我也是!”

秦牧握拳,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大声道:“我也很想与你谈一谈!”

“你刚才说咱们不会再见,是因为我死了吗?”云天尊高声问道。

秦牧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云天尊会意,抬头看着天空,又看了看变得朦朦胧胧的鬼船,哈哈大笑:“这样也好!牧道友,我来主宰这过去,你来主宰未来!”

秦牧读懂他的话,不觉泪湿双颊,大声道:“大师兄,有酒吗?”

魏随风埋怨道:“伤得这么重,喝个屁的酒?”

话虽如此,他还是取来一坛珍藏在鬼船中的佳酿,交给秦牧,道:“喝吧,这是天帝赐给我的美酒,我一直没舍得喝。不过在这鬼船上美酒也化作了不易物质,你喝了之后还会回来。”

秦牧一掌拍开坛口,酒香四溢。

他举起酒坛,胸腔中豪气涌荡:“云道友,我敬你!”说罢,仰头痛饮。

“好!”

云天尊大笑道:“我这里没有酒,便以天河水来代酒!”

他张开口,痛饮天河水。

秦牧饮罢,将酒坛摔在地上,已有醺醺醉意。

云天尊似乎也有些醉了,朗声笑道:“牧道友,回去吧,这里有我!”

秦牧拱手躬身:“那便拜托道友了!珍重!”

“珍重!”

云天尊微微躬身:“未来也拜托道友了!”

他直起腰身,却见迷雾消退,鬼船已然消失不见。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