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一章 云牧相会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神识大罗天中,秦牧看到凌天尊离去,总算放心下来。

凌天尊的修为实力较弱,不易神通也不再无敌,有她在一旁,自己很难放开手脚。

而现在凌天尊离开,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

渡世金船呼啸飞回,秦牧腾空落在金船之上,只见太帝迎战开皇、昊天尊、晓天尊和太素神女,将这四人打得连连吐血,即便是开皇也受了伤。

太帝没有一合之敌!

“成道之后,应该有道树、道花、道果这三个境界,那么太帝是处在道果这个境界上,开皇则是出于道花境界上。”

秦牧没有立即参战,目光闪动,驾驭着金船围绕神识大罗天上下翻飞,搜寻太帝的破绽。

太帝是被弥罗宫元圣暗算,导致自身不算是真正的成道,按理来说,他尽管强大,但自身也会有着极大的破绽。

否则,太帝也不会如此处心积虑,想要吞噬晓天尊和天帝肉身,试图摆脱因为祭祀成道带来的弊端。

他被困在神识大罗天中,只有少量神识可以下界,这应该是其破绽的一个表现。

渡世金船来到太帝的道树下,只见万千根须飞舞,上面虽然厮杀惨烈,这里却很是平静。

突然,秦牧微微一怔,随即露出又惊又喜之色。

“牧天尊,云牧不相见,历史中我们一直没能碰面详谈,没想到却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碰面了。”

那重重树根的环绕之中,云天尊很是平静的坐在那里,他是元神,被太帝的道树根须所缠绕,身上到处都是根须,扎入他的元神体内。

他的目光依旧温润,落在秦牧的身上,似乎丝毫也不因为自身的窘状而尴尬,浑然不像是一个囚徒,笑道:“今日,终于见到你了,可以与你高谈阔论一番。”

秦牧哈哈大笑,催动金船驶向道树根须下,那些道树根须纷纷向他缠绕而来,秦牧催动金船躲避,然而道树根须无比柔软,又无比坚韧,即便是他也无法将之斩断。

这些道树根须宛如另一个太帝,攻击诡异刁钻,让他难以接近云天尊。

突然,云天尊起身,身上缠绕的道树根须自动脱落,迈步向他走来,笑道:“牧,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够在神识大罗天中也元神不灭吗?”

秦牧注意到一条条根须连接着云天尊元神的后背,这些根须深深扎入云天尊体内,让他与太帝道树融为一体!

他不禁毛骨悚然,失声道:“你是太帝?太帝自然不会杀自己!”

云天尊愕然,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间冒出这么古怪的想法,哭笑不得道:“我并非太帝,而是我的紫霄碧落功的作用。我的紫霄碧落功,善于吸收其他人的功法神通,融合贯通,化作我自己的道法。当年我被太帝所杀,太帝无法弄死我的元神,因此将我送入终极虚空。他打算折磨我,炼化我,将我囚禁在这里。”

又有一条条道树根须飞舞,向他缠绕而去,甚至有些根须试图钻入他的口中,不让他说话,显然是太帝察觉到这里,试图让云天尊闭嘴。

然而这些根须刚刚接触到云天尊,便失去了目标,从他元神中穿过。

云天尊径自走来,身后拖着长长的道树根须,道:“我被囚禁在这里之后,道树根须将我贯穿,我便动弹不得。不过太帝是神识成道,我接触道树的那一刻,便明白了太帝神识中蕴藏的奥妙。”

秦牧明白了,太帝是神识成道,他的神识构造了这片神识大罗天,而他的道树也是神识之道。

因此云天尊在接触到道树的时候,便通过神识,了解到太帝的道。

不过,了解归了解,云天尊未必能够修成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

下一刻,云天尊避开一条条道树根须的封锁,来到金船前方,笑道:“我在了解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之后,便汲取其中的养分,让道树以为我与它是一体。神识之道,是不可能伤到它自己的,所以我选择与太帝的道树融合,便可以避死。”

秦牧面色复杂,看着这个被囚禁在此长达数十万年之久的道友,他们仅仅在瑶池盛会上碰过一面,没有交流过,后来又相隔天河,相隔时空,遥遥敬酒。

他们是两个很相似的人,一个承载着过去的岁月,一个肩负着未来的希望。

而今,他们终于面对面站在一起!

这一幕,令他新潮澎湃起伏,久久难以平息!

他将心胸中澎湃激荡的情怀压下,说出自己的疑惑,沉声道:“云,你说的很轻松,但依旧难以取信于我!太帝成道,你并非太帝的神识之道,你怎么可能与太帝的道树融合?除非,你就是太帝!”

云天尊哭笑不得,他虽然与秦牧是彼此的道友,但却知道秦牧是个顽固得可怕的家伙。

有时候他的脑瓜子里冒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如果不能令他满意,他这种稀奇古怪的想法便不会平息。

“因为太帝的神识之道并不完整。”

云天尊耐心解释道:“我是察觉到他的神识之道不完整,道树不完美,道花道果也各有缺憾,因此才有机会查缺补漏,把自己当成神识之道的缺,补在道树、道花、道果中,这样才能保全。”

秦牧想了想,云天尊所说的路子,从原理是可行的,只是他心中还有疑惑。

首先,太帝的缺漏,是由于弥罗宫元圣传授太帝的残缺信仰成道的法门造成的,连太帝也不知道如何解决。

云天尊是怎么知道的?

其次,云天尊的元神被送到神识大罗天,就算他与道树接触,从太帝神识中领悟出神识之道,参悟修行,这也需要时间。

倘若被太帝发现他在偷偷摸摸揣度自己的功法,岂能忍得住?

而云天尊的资质天分,真的能妖孽到这种程度,在短短时间内便修成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甚至查缺补漏,察觉到太帝的不足之处,甚至将之补全?

倘若这样的话,云天尊的资质天分,未免太高了。

“还有一点,太帝倘若真的想要你死,那么你是无法躲过太帝的毒手的。”

秦牧目光闪动,看着面前的道友的元神,道:“道树不杀你,太帝却可以杀你!倘若我是太帝,见你的资质才情如此妖邪,必定会第一时间将你除掉!”

云天尊点头:“太帝的确有这个手段。不过……”

他面色古怪:“当我与太帝道树触碰的一刹那,我感觉到道树中的古怪,并且寻到那个古怪,太帝便无法除掉我了。道树中,藏着一件宝物,正是这件宝物让太帝可以神识烙印终极虚空,因此成道,生道树,开道花,结道果。太帝的道行,可以说是寄托在终极虚空之中,但又扎根在这件宝物之上。”

秦牧心中微动:“在终极虚空中,任何宝物也无法存在!什么宝物能够在这里扎根,化作土壤让太帝生道树?”

云天尊抬手,突然道树的树身中浮现出一口圣剑,那圣剑剑柄处像是由先天一炁组成,而剑身上则遍布万道钢印,在树身中徐徐旋转!

圣剑旋转之时,竟然从万道钢印中浮现出各种古神的虚影!

那些古神虚影由神光组成,大大小小,错落有致,环绕圣剑,神态肃穆、庄严,甚至狰狞凶恶!

“帝剑!”

秦牧失声道:“太初的帝剑!”

他见过类似的剑,是太初天帝手中的锉刀,古晓和晓天尊经常取出类似的锉刀,涌来锉指甲盖!

他还见过古晓和晓天尊动用过锉刀,可以化作一口帝剑,威能极强,剑镇万古!

不过,帝剑不止一口,古晓的那口帝剑遗落在祖庭中,与晓天尊手中的帝剑并非是一口,难道这口帝剑是第三口?

“应该不是太初的帝剑。”

秦牧仔细打量,疑惑道:“这口帝剑,威能看起来比那两口要强横不知多少!更为关键的是,这帝剑中蕴藏的力量分为两种……”

他面色愈发古怪,第一种力量自然是先天一炁,这很显然,一眼便可以看出。

而第二种力量便是万道钢印映照出的万尊古神虚影,那些古神虚影的眉心有缺,像是每一尊古神都有着第三只眼睛,只是他们的第三只眼都已经不存在了!

这给秦牧一种感觉,仿佛只要给这些万道钢印上镶嵌一块太初神石,这些古神虚影的第三只眼便会生长出来!

不知什么原因,这些神石被人从帝剑上取了下来!

——也即是说,第二种力量,是神识之道!

神识之道,加上先天一炁,便是完整的太初之道!

其他两口帝剑,可没有这样的作用,更像是太初天帝自己锻造出的仿制品、赝品,而这口剑才是正品!

“难道这口剑,是天帝太初的伴生至宝?”秦牧失声道。

他突然醒悟过来,为何即便是开皇也无法将太帝的道树砍断,为何晓天尊、昊天尊无法奈何这株道树分毫!

因为,他们不是在攻击道树,而是攻击这口太初伴生至宝!

他们任何攻击,其力量最终都是落在这口伴生至宝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