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三章 混沌胎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开天众的道法神通不止是有所成就那么简单,倘若仅仅是有所成就,还不足以伤到秦牧。曾经,秦牧受到过最严重的道伤,也都可以自己治愈。

甚至,他被弥罗宫的公子誉为最不可能杀死的人!

上一个能够让他受伤而且久治不愈的人,是三公子凌霄。

开天众的修为肯定是远不如公子凌霄,但却能让秦牧受伤,且伤势无法治愈,说明他们已经在那条道路上走出了很远的距离。

“不过他们走偏了。”

秦牧突然道:“那几个开天众之所以在河上阻挡我,是为了给我点颜色看看。他们大概是因为我没有把你与天都融为一体,对我有些怨怼,同时又有些向我炫耀神通的想法。他们的神通道法,的确让我措手不及,但是我习惯之后,便立刻察觉到他们的路走偏了。”

太易细细打量他身上的道伤,道:“他们的确都走偏了。弥罗宫主人所开创的符文大道,以鸿蒙符文来阐释天下一切大道,混而归一,达到混元一体的层次。十六个宇宙纪以来,没有人能够在这方面超过他。我与凌道友想到超过他的办法,便是彻底摒弃符文大道,不用任何符文。”

他口中的凌道友,便是凌天尊。

那时太易还是天都之主,与凌天尊和一众开天众一起,尝试跳出弥罗宫主人开创的符文大道。

他们想了很多种办法,不过他们还没有研究出结果,第七纪便已经出现了大破灭的征兆。

之后便是弥罗宫主人三次前来相商,天都之主被他们的研究吸引,对弥罗宫主人爱答不理。弥罗宫主人第四次来的时候,便出手杀了天都之主。

凌天尊虽然救下了天都之主的元神,但太易并非是天都之主,他的状态极为古怪,他思考问题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方式,都与天都之主有所不同。

太易曾经怀疑是凌天尊救他时,对他动了手脚,但具体是否如此,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无论如何,弥罗宫主人的符文大道都是正统,这一点无法否认。”

太易继续道:“开天众给你留下的道伤看似可怕,但他们每一个都走上了极端。他们可以否定弥罗宫主人开创的符文,但是不应该否认大道。”

他皱了皱眉头,道:“你的道伤中的大道气息,每一种都极为诡异奇特,便是他们否认了世间的大道,自己折腾出来的玩意儿。”

秦牧点头,正是因为他前所未见,所以猝不及防,被那几个开天众伤到。

但是他反应过来之后,那几个开天众便难以伤到他了。

“无中生有开创天地大道,与延康变法很是相似。”

太始忍不住道:“道兄,延康变法便开创出许多种后天大道。他们这么做,与开天众有何区别吗?甚至有人还借助后天大道而修成了成道者。”

他说的这个人,便是开皇秦业,开皇秦业便是剑道成道,而且境界达到殿主的层次。

“本质不同。”

江白圭不等太易回答,便解释道:“延康变法,开创天地间不曾存在的大道,但是其基础,无一例外都是符文。剑道看似没有符文,但实则每一招基础剑式都是剑道符文。刀之道,阵之道,建筑,书画,皆是如此。后天大道,走的道路也是弥罗宫主人所开创的符文大道。”

太易继续道:“开天众不同,开天众完全摒弃了符文大道体系。牧道友的道伤中,没有基础符文。”

太始恍然大悟。

“他们走的道路,应该是寻找一个诸天世界,将之毁灭,化作混沌,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开天,灭世,再开天再灭世,试验他们的各种想法。”

秦牧道:“我从他们的神通中感应到了各种可怕的念头,这些念头令人不寒而栗,充满恐惧。他们……”

他皱了皱眉头,继续道:“我感受不到他们念头中有任何人性。但那也不是神性,魔性。他们大道神通中暗藏的念头,我已经不能用人、神、魔来形容。”

“这就是开天众。”

太易叹了口气,道:“也是我在回到过去之后,不愿与他们接触的原因。毕竟,他们是我曾经的道友。”

开天众在一次又一次的试验中,已经变成他不认识的存在。

“邪恶。”

开皇突然道:“他们应该是邪恶!”

太易摇头:“不是邪恶,邪恶也无法形容他们的心境。他们心中没有邪念。”

月天尊忍不住道:“那么凌姐姐她……”

凌天尊是她最好的朋友,秦牧和太易的话,让她不禁为凌天尊也担心起来。

“凌道友的天分极高,可能没有落入这种心境之中。”

太易也不敢肯定,道:“我一直觉得,她的天分是少数能够与我并驾齐驱的存在。”

秦牧咳嗽一声。

太易摇头道:“你没有,你差一点儿。”

蓝御田和虚生花露出笑容,太易道:“你们比牧道友好一点儿,但也差一点儿。”

虚生花道:“只要比秦教主好一点儿,我便已经满足了。”

秦牧哼了一声,不悦道:“太易道兄到现在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倘若开天众前来找你,你该如何应对?你是变成天都之主,成为开天众的领袖,还是与我们站在一起?”

“我不会让他们降临。”

太易顿了顿,突然笑道:“我是第十七纪的太易,先天五太,有守护这个宇宙的责任,责无旁贷。”

“说得好!”太始连忙鼓掌。

秦牧松了口气,他需要的便是太易的表态。否则开天众来袭,太易投敌,那就危险了。

灵毓秀担心道:“那么你身上的伤……”

秦牧笑道:“我这一路上思索如何对付这些道伤,而今虽然没有想出道伤中蕴藏的道法原理,但是抹去这些伤势的法门,我在路上便已经想到了,只是我要留着道伤来见太易道兄,所以才一直没有除去道伤。”

太易目光闪动,道:“你怎么除去道伤?”

“开天众不走符文大道,但并不意味着符文大道无法破解他们的道法神通!”

秦牧的体内突然有滚滚的混沌之气涌出,混沌之气涌动,如同一条条长龙将他环绕,滚滚的混沌之气仿佛十六条较小的混沌长河!

很快,他整个人混沌化,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混沌胎卵矗立在众人面前。

众人抬头仰望,只见这混沌胎还在不断生长,很快超越了秦牧与灵毓秀所居住的大殿,超越了庞大的渡世金船!

这混沌胎愈发广大,让他们连连后退,没多久,混沌胎便已经高过了四周的巍巍神山!

众人急忙登上渡世金船,金船行驶,如同一片金叶漂浮在混沌胎的旁边,但见四周云气袅袅朵朵。

那混沌胎中传来阵阵跳动,像是胎中巨人的心跳,又像是晨钟,厚重而悠长。

突然一道惊世剑光从混沌胎卵中出现,一剑开天,分开混沌!

轰!

天开地辟之处,那颗巨大的混沌胎卵一分为二,鸿蒙紫气在胎卵中氤氲动荡,紫光耀眼无比!

那是混沌开辟,鸿蒙演变的征兆!

过了良久,紫光紫气渐渐散去,秦牧站在裂开的混沌胎卵之中,肉身上的伤势悉数消失,神采奕奕。

裂开的混沌胎渐渐消失,融入到他的体内。

秦牧从半空中走来,身躯越来越小,待走到船上,他已经恢复如初。

众人各自忍不住赞叹连连,太易也忍不住赞道:“好道法!不愧是被弥罗宫主人誉为混沌的男人!”

灵毓秀也是松了口气,听到他夸赞秦牧,心中也是为秦牧欢喜。

“开天众!”太始指着秦牧惊叫道。

开皇秦业忍不住举起剑鞘,重重敲在他的头上,太始捂着头不解道:“牧天尊借开天法来破身上的道伤,不是与开天众一样吗?”

“自然不一样。”

开皇秦业道:“牧天尊用的是符文大道,而且也不是毁灭一个个世界来开天演化神通道法。他心无邪念……”

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一下,觉得道心有亏,于是不再说下去。

秦牧道伤尽愈,目光闪动。

众人看到他眼中闪烁的光芒,不由得心中微动:“牧天尊果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动什么心思了。”

“太易道兄的道伤何时可以痊愈?”秦牧询问道。

虚生花道:“我与蓝御田联手,即便是其他任何人都不做,也需要三十年才能治愈。”

“再加上我呢?”

秦牧眼睛一亮,跃跃欲试:“再加上我,多半十年便可以将他治愈!”

太易连忙道:“加上你要一百年!虚道友和蓝道友帮我疗伤即可,不用你来帮忙。”

秦牧只得作罢。

第十六纪破灭劫,归墟大渊上空,一个又一个身影降落在归墟崖壁上。

为首的开天众面带笑容,那笑容像是画在他的脸上,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弥罗宫二公子无极。”

那笑面人声音传入归墟大渊深处:“我们想要借你这条道路,前往第十七纪,恳请无极公子应允。”

“你下来啊!”二公子无极的声音从大渊中传来,咯咯笑道。

“好啊!”那笑面人纵身一跃,跳入大渊。

后方,其他三十四开天众纷纷纵身跃下。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