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终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流产手术?

她可完全没听说过!

苏悦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医生见她这样的反应,也知道了她是不知情的,叹了口气,转过了身,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真是够了,”然后甩掉了口罩,对着外面道:“喂护士你是叫错病人了吗?”

外面的护士听到叫声走进来,看了一眼苏悦后,才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说:“没有啊,就是她呀。”

医生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指了下苏悦说:“可是她自己对流产根本不知情……算了吧,你先出去吧,叫下一个病人进来。”

护士听了立马转身出去了,医生也用眼神示意苏悦先出去。

苏悦心一沉,至此她也明白了,流产是陆南时做的决定,他不想要这个孩子。

她一时既愤怒又不解,陆南时应该也知道这个孩子对于他来说有多大的作用,没有这个孩子,他就是被陆家老爷子停职的状态,这次只要一拿过去孕检报告老爷子就欣喜复职就看得出来陆家老爷子现在是有多想要孩子。

但比起这现实的理由,苏悦更加难以接受的是,陆南时竟然不要这个孩子。

她从手术室里出来后很快就找到了陆南时,他就站在走廊里等着,看到冲出来的苏悦,他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似乎是没有想到苏悦会这么快出来。

苏悦冲过去就给了陆南时一个巴掌。

“陆南时你什么意思?”她气得眼眶通红,“你凭什么要流掉我的孩子?”

陆南时经过一开始的惊讶后,再看着苏悦愤怒的样子,一脸不解:“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苏悦一愣。

“你自己不是说过不想要这个孩子?之前是不敢做怕在我面前暴露,现在没关系了,我已经和医院联系好了,等做完手术,你可以休养到可以出院为止,离婚手续我也会在这段时间里准备好。”

什……什么?离婚?

他不是说过不会离婚?可现在怎么又提起离婚?

苏悦难以置信,看着陆南时的眼睛说:“你想和我离婚?”

陆南时不说话。

苏悦继续说:“又一次?”

她不自觉地红了眼睛:“陆南时你不是说过不会再离婚?”

“那是出于我的意愿,”陆南时终于开口,他看着她,说:“但是你不愿意,所以这个时候离婚还来得及。”

“来得及?来得及什么?”

陆南时却像是不愿意再说一般,只紧紧闭着嘴。

苏悦无语了,陆南时从来不是这样的人,这样支支吾吾不是他的风格,但只有一点她是确定的:“孩子我不会打,我要留下这个孩子,既然你不要,那这个孩子就是我的,我要这个孩子。”

她说完,却见陆南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可是这可能有些困难,离婚后陆家不会放过这个孩子,他们肯定回去打扰你的生活。”

陆南时这样自顾自说下去的态度让苏悦更加不悦,她不高兴地打断他的话,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婚了?”

这回轮到陆南时一怔。

被陆南时惊讶的眼神看着,苏悦才反应过来自己说出了怎样的话,一时不敢再去看陆南时。

不打算离婚那就只能继续,她也算是委婉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但就这么趁了陆南时的意,还是让她感觉到几分不甘心。

“你刚才说什么?”陆南时竟然还得寸进尺,“再说一遍?”

苏悦怎么可能再说一遍,红着脸别过头,说:“行了吧,现在能做正常的检查了吗?”

“检查?什么检查?啊产检是吗?那可能要等一下,得跟院长再联系一下,比起这个,刚才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离婚,那就是跟我继续过了?”

陆南时这样穷追不舍让苏悦更加脸红难堪,气得捶了陆南时一下,红着脸说:“不跟你一起过难道还让我带着你的孩子去找别的男人吗?行啊,这样也好,我们离婚,反正孩子在我肚子里,我要留下这个孩子,到时候我就找别的男人,让你孩子叫别人爸爸!”

“不准!”陆南时果然一把紧抱住了她,说:“我不准让我的孩子叫邵东青爸爸。”

邵东青?

苏悦愣了愣,怎么这个时候会出现邵东青的名字?

她想了想,很快想明白了,果然他还是以为她是和邵东青?

她觉得好笑,他不是一直以来很有自信的吗,怎么还会以为她对邵东青是有感觉的?

又等了一段时间后,才正式轮到苏悦产检,这回陆南时和他的那个发小院长就在外面等着,发小对于这突然的变化也感到惊讶,又见陆南时一副满意乐呵呵的样子,没忍住砸了下舌,评论道:“陆南时,你完蛋了。”

陆南时听到他的声音才转过头去,不过只看了一眼,然后又立马把目光回到里面正坐在B超的苏悦,嘴上心不在焉地问道:“什么?”

发小却只看着他这个样子,摇了摇头不说话,然后转身离开。

发小是知道陆南时的,既然他已经决定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那他自己就没有要爬起来的意思,在他来找上他说要给苏悦做流产手术时,他还惊讶来着,以为是他打算利用完这个女人丢掉,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不是,陆家老爷子现在是有多想要孩子,他这边刚告诉他有孩子了,转头又偷偷打了,陆老爷子不得气死,陆南时不会自掘坟墓,所以他很好奇他这样做的理由。

陆南时对他也没有隐瞒,毕竟是要拜托的人,所以很坦白地告诉他是因为苏悦不想留,还告诉了他等孩子打掉后,他会跟苏悦离婚。

若是给平常的人,听到这样的话或许会觉得陆南时太过分,但发小是知道的,陆南时是真的想顺着苏悦的心意来。

能这样让他百般讨好的,也只有这么一个女人了,发小第一次这样仔细观察起苏悦来,以他的目光来看确实是个普通的女人,当年他们圈子里得知陆南时娶了个这样的女人,每一个人都觉得大跌眼镜,好在在陆南时本人说了只是不想让苏家得逞才这么做的后,各个都表示了理解。

这次的打胎风波到最后只有陆南时和苏悦还有他的发小三人知情,其余人只知道后来苏悦很顺利地生下了孩子,并且是众所周知。

前几个月还十分安宁的孩子,到了后来不知怎么闹腾起来,因为妊娠反应,苏悦不仅孕吐不止,还总是失眠,这样的反应在她的意料之外,也更加加重了她孕后期的辛苦。

为了能更好的照顾到苏悦,陆南时只好把苏悦带去了公司,因为晚上失眠,她的困意总是来得难以预测,有的时候能在陆南时的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上整整一个下午,可到了第二天后又没了效果,陆南时只好陪着苏悦寻找其他适合睡眠的场所。

而陆氏的员工只是知道他们的老板突然多了个已孕的妻子,还总是带在身边形影不离,宠得不行。

可即便是这样,苏悦的妊娠反应还是没有好转,去了医院,医生也只是说这是正常范围内的反应,也许是前期太过安宁,到了这时突然反扑起来,让苏悦和陆南时都猝不及防。

好在孕期这样折腾那样折腾后,孩子还是顺利出生了,而就在孩子生下后没多久,按捺已久的方女士开始行动。

因为到了后期陆南时形影不离地跟着,也早就根据预产期订好了医院病房,所以生产显得不慌不忙,而在后期折腾了妈妈很久的小陆南时,到了生产时意外顺利,可即便是有万般准备,也有让方女士钻空子的时候。

孩子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入了婴儿病房,作为陆家万众瞩目的重孙出生,自然陆家的全员都到了,陆家老爷子更是当然,孩子刚出生后就第一时间接到了手里抱着。

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眉眼后,喜笑颜开地:“这是我陆家的血脉。”

老爷子十分满意,心心念念的重孙终于抱到手,自然暂时不去在乎生他的人是谁,满意看了重孙后,老爷子就打道回府了。

苏悦在产房里休息了一会儿后才见到孩子,小小皱皱的一团,虽然早就通过产检知道孩子没事,但在看到孩子全须全尾后还是松了一口气,忍不住落下泪来。

陆南时在旁边看着也忍不住热泪。

苏悦是在一觉醒来后见到方女士的。

病房里暗暗的,她睡了一觉后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先是注意到病床边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等看清楚后,轻笑了一声。

方女士竟然愿意等到她自然醒过来。

她知道等孩子生下后,方女士肯定会主动找上门来,所以这个时候见到方女士并不觉得惊讶,只是病房里太过暗,她都醒过来了,方女士都没有开口的意思,而她张了张嘴,发现嗓子干哑得厉害,她想出声提醒她都做不到。

只好等到方女士自己发现。

好在后来方女士主动打开了灯,见到病床上睁着眼睛一言不发的苏悦,反而被吓了一跳,捂着心口,怒来了一句:“醒了干嘛不说话,吓死个人!”

苏悦现在全身动弹不得,听到她这么说也只能继续睁着眼睛,算是回应。

而这边方女士经过了一开始的惊讶,调整过来后,对着苏悦的第一句话便是:“苏悦,现在孩子也生了,该到你离开的时候了。”

苏悦听着她这意料之中的话,无声笑了笑。

看了她儿子这段时间的表现,她竟然还能觉得能让她离开。

只是她嗓子疼,说不出话来,所以这个时候只能沉默着。

方女士也好心地没计较苏悦的一声不吭,只继续说道:“这段时间我也听说了,你也别太得意,南时会那样还不过是因为你的孩子,爷爷可盼着你这个孩子呢,所以他怎么也得留下这个孩子,现在你孩子也生了,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当然我也没有那么绝情,你生孩子的苦劳也有,我会给一笔钱你离开。”

苏悦听着她这幅一点也没有变过的说法,继续一言不发。

这下方女士不满了,“苏悦,你说句话。”

苏悦是想说话,可是嗓子疼得说不了,她转过头,看到床头柜上陆南时早就倒好放凉的白开水,那是他睡前说要给她睡醒了后喝的,可这个时候他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方女士自然是不能理解她眼神的意思的,苏悦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她被陆南时养得有多依赖他,基本可以用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来概括,无形中这也增长了她的脾气,这个时候喝不到水,只在心里骂陆南时这个时候去哪闲逛了,她明明刚生下孩子。

后来方女士也注意到了她的眼神,她目光凉凉地在那杯水上一扫而过,然后朝苏悦冷笑道:“现在知道了吗,你只要生下孩子了,就没用处了,南时这会儿已经去公司了,因为你已经拖延了很多工作,现在是要他奋进的时候了,当然这以后也跟你没关系了……”

方女士的话还没说完,病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露出的人脸正是方女士口中去了公司的陆南时。

方女士脸上是惊讶,侃侃而谈自动中止,那样子一看就知道她也没有想到陆南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而陆南时根本不用方女士说什么,就瞬间掌握了病房里的状况,随后就拉开了病房门:“妈,你先离开。”

“我离开?”方女士难以置信一般,指着自己问,又满是气愤地道:“陆南时你知道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吗?”

陆南时态度没变,看了一眼还在病床上的苏悦,说:“她还要休息,妈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

“跟你说?”没想到方女士语气更加尖锐,提高了声调说:“跟你说有用吗?南时,你是真的不懂妈妈的用心吗,现在孩子也生了,这个人就没有用处……”

“她不是这个人,是我的妻子,也是你的媳妇,我知道您不喜欢她,所以我也不强求您喜欢她,但起码的,你要给她尊重,下次再让我听见您这样说她,我就不会这样只好心提醒您了。”

方女士听了更加难以置信,无声了一会儿后才说:“南时,你这是在威胁妈妈吗?”

陆南时也到了烦躁的边缘,他叹了一口气说:“妈,我们能不能到外面说?”

“算了,不用,”方女士一副放弃的模样,但很快就笑了出来:“我只是过来提醒一下,你爷爷也不可能接受这个女人,他现在只是还在高兴,没想到这件事,但是……”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故意说了一半停下,最后以一个冷笑结尾。

然后在陆南时还没来得及斥责的时候,率先离开了病房。

陆南时看了一眼门口,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苏悦,最后还是选择不管方女士,朝她走过来。

先是喂她喝了水,等嗓子的干燥缓解后,苏悦才轻轻咳嗽了一声,说出第一个字:“疼……”

陆南时弯身亲了亲她,说:“现在疼是不可避免的,麻醉失效了,等一会儿就好了,还要喝水吗?”

苏悦只能点了点头。

可是喝了没几口,陆南时又不让她喝了,见她不高兴,又俯身亲了亲,说:“先喝这么多,润润嗓子就够了,等会喝多了要是上厕所,难受的人可是你。”

他都这么说了,苏悦只好闷闷地咽下不爽。

对于方女士的出现,苏悦和陆南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无视,苏悦是不想说,其实她是不安的,她孕期时陆南时对她再好,其实更方女士说的一样,都可以算在那个刚刚出生的孩子身上,刚才陆家所有人都奔着孩子去了就是最好的证明,对于他们来说,她只是个生孩子的容器,所以这段时间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宠溺,但这一切在孩子生下后就结束了。

只是她心中还有个遗憾,她才见了自己的孩子一面。

苏悦这边暗自神伤时,却不知道陆南时已经早就做好了安排。

如方女士所说,其实刚才老爷子就把他叫过去了,说的正是这个事。

孩子已经生了,那就该换人了,林曼就是个好人选,人美心善不生孩子,这个时候和孩子培养感情,肯定能相处得跟亲生的一样。

陆南时不意外他的爷爷能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番话,他的一家人一直都是这样的思维,他在这样的家庭里出生,也毫不意外地有了这样的思考习惯,可最后改变了他的是苏悦。

只有动了感情后才会知道自己的真心,这样的惯性思维一直到离婚后他才来得及改正,而好在一切都很来得及。

他和老爷子的谈话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这次老爷子依旧用停职来威胁他,可这次他已经不怕了。

他怎么不知道他的家人在想什么,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在方女士离开后没多久,他就带着苏悦还有孩子转院了。

配合他们转移的发小很是不解,“用得着做到这个地步吗?”

陆南时只说:“不这样做他们不会放弃。”

苏悦被陆南时推着跑,这下才觉得慌了,怕陆南时就这么把她卖了,不由问道:“你要送我去哪?”

陆南时察觉到苏悦的不安,然后俯身亲了她一下,才道:“私奔。”

苏悦一惊,可她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陆南时,满是焦急,而还没等到她问出来,就见到了一旁保温箱里一起被推出来的孩子。

这下苏悦也觉得疯狂,“你疯了?”

陆南时只顾着手上的事情,听到苏悦这么说,朝她看了一眼,苏悦无奈地笑了,这个时候也知道了陆南时在陆家和她之间,选择了她。

陆家很快就发现了他们出逃的事情,可等陆丛山愤怒地打电话来追时,他们已经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了。

陆丛山怒不可遏:“陆南时,你现在是要为那个女人跟家里决裂吗?”

陆南时:“不是决裂,只是我也觉得我需要个人的时间,关于陆氏的一切我已经告诉了助理,东西都在保险箱里,密码还是您告诉我的那一个。”

可陆丛山想听的根本不是这个,他急道:“陆南时!”

面对他父亲的愤怒,陆南时不以为意,甚至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悦也在惊讶中,陆南时瞒得很好,任谁都没有察觉到他是想跟陆家一刀两断,而她孕期故意折腾陆南时,他本来就身心疲惫,竟然还瞒着她做了这些准备。

因为陆南时的准备,她和陆南时还有孩子到了美国的生活很好过,陆南时用自己的钱准备好了在美国的一切,等陆家人再打算使出断卡断经济来源的招数时也早就没有用处了。

到了这时,苏悦才知道陆南时是为她下了多大的决心,陆南时这有计划的出逃,反而让她之前的怀疑显得十分对不起他。

“现在还怀疑我吗?”

陆南时却像是会读心一般知道她所想。

苏悦有些别扭地别过了头,“这也不怪我,是你之前做的事情太可疑。”

“什么事情?”

陆南时却故意反问。

他所做的事情最过分的不过是用生孩子耍她,现在苏悦回想起来还是一肚子闷火,她又不确定陆南时是不是只是为了孩子,所以在孕期故意折磨他,算是给自己出气。

而陆南时确实做得可圈可点,起码整整忍了一年这一点值得表扬。

“嗯,接下来不要孩子了,”陆南时就跟她肚子里的蛔虫一般总是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不过这也许是因为他也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有点自觉。

他抱着她,这个时候才敢发泄自己的怨气:“啊……可憋死我了。”

却没想到苏悦一听就回过了头,不悦地看着他。

陆南时这才知道自己踩雷了,生孩子是只为了要孩子,不生孩子又让她以为他只为了那件事,啊他的今后的日子可要苦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