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3章 魔女重生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淡薄的黑暗气息在蝉衣全身游走,不知不觉间,一层朦胧的黑暗玄光浮起于她的身周,覆满了她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

这抹黑暗玄光持续的时间很短,众魔女刚要试图探知其气息,便忽然消散。与此同时,云澈的手掌收回,来自他的力量也随之切断。

蝉衣睁开眼睛,第一时间,她的神识潜入玄脉,却没有感知到任何的变化,纤细的月眉也微微蹙了一下。

众魔女也没有从她身上感知到任何的变化。夜璃第一时间开口:“如何?”

“……”蝉衣缓缓摇头。

虽本就丝毫不相信云澈能够做到,但看到蝉衣摇头,众魔女都是眉头骤沉,一再被挑衅、一再被戏弄……她们心中骤生之怒,无疑数倍先前。

而反观云澈和千叶影儿,前者面相一直先前的冷硬淡漠,仿佛世间万事皆与他毫无干系;后者玉粉潋滟的唇瓣轻弯着一个极美,却满是戏谑的弧线,在众魔女看来,分明是赤裸裸的嘲笑……嘲笑她们居然真的相信。

“好的很。”怒到极限,夜璃的话音反而平淡了许多:“终究是外域之人。昨日当众杀了阎三更,今日在我劫魂界之地连番挑衅。看来你们……”

“等等!”

一声似是失口而出的惊吟忽然响起,众魔女目光瞬间落在了蝉衣身上,却发现她平日里总是幽淡如潭的眼眸竟有些呆滞和迷茫,随之开始泛动起越来越强烈的惊讶和难以置信……像是忽然沉入了不可思议的梦境。

“怎么回事?”妖蝶问道。

蝉衣没有说话,唯有手臂很是缓慢的抬起,雪玉似的五指轻轻张开。

众魔女疑惑之时,一团黑芒陡然在蝉衣掌心凝聚,然后在一瞬间绽开一朵巨大的黑莲。

黑暗之莲携着黑暗炼狱的气息,无声吞噬着周围的光明,将一双双魔女各异的明眸映成深暗的黑色。

而这些眼眸,无一不是颤荡着深深的惊色。

“啊……”第八魔女玉舞唇瓣不自觉的张开,美眸亦是瞪到最大:“蝉衣,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蝉衣作为第九魔女,综合实力在九魔女中最弱,她的力量不可能轻易对其他魔女造成压制和震慑,在她指间绽放的黑莲,也完全没有超出她的实力界限。

但,那朵黑暗莲花绽放的实在太快……快到了她们根本无法相信的程度。

从毫无玄气,到完全绽放,只用了极其短暂的一瞬间。比之以往,快了不止一倍!

更为奇异的是,蝉衣手中的黑莲竟是那般的安静……更确切的说,是温顺。

黑暗玄力象征着负面、噬灭、暴戾。黑暗玄力一旦释放,便像是放出一个想要吞噬一切的魔神,无比的凶戾狂躁。哪怕是到了对黑暗玄力有着最高驾驭力的神主之境,亦是如此。

黑暗玄力,从来都和“温顺”二字没有任何的关系。

在这北神域,在当世,都是常识中的常识。

而蝉衣手中的黑暗玄力,却是安静到了违背常理。它就像是完全臣服于了蝉衣,完全遵从于她的意志。

换言之,蝉衣对手中的黑暗玄力,竟似是做到了……根本不应该存在的完全掌控!?

“蝉衣,这是……怎么回事?”夜璃开口,短短一句话,竟满是艰涩。

蝉衣依旧没有回答,感受着自己的变化,她比任何姐妹都震惊无数倍。

玉白的五指轻一收拢,只一瞬间,黑暗之莲便在她掌间消失。

消失的刹那,没有残留下一丝黑暗痕迹。

众魔女的眼眸再次齐齐剧动。

将黑暗之力瞬间敛回,不留任何残痕。这一点,连九魔女之中最强的大魔女……不,连北域神帝,都根本不可能做到。

“魔,是一个独立的种族。”

众魔女的震惊之中,云澈忽然冷淡出声:“黑暗玄力,是独属魔族的力量。如今北神域的所谓魔人,不过是或主动得到、或被动浸染黑暗玄力的人,虽然能驾驭黑暗玄力,修炼黑暗玄功,还被迫代代传承,但本质上,却永远不可能是真正的魔,而是介于人与魔之间的半人半魔。”

“不仅魔人,北域的魔兽、魔灵都是如此。”

“所以,你们虽身负黑暗玄力,却永远不可能做到与黑暗玄力的真正契合。但……”云澈看着依旧处在呆滞中的南凰蝉衣,冷淡的说着字字皆是惊雷的言语:“现在的你,已基本算是真正的魔人了。”

“你……你是说……”玉舞瞪大眼眸,唇间的声音先于自己的意念溢出。

“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完整驾驭你身上的黑暗玄力。凝聚、运转、恢复的速度都将数倍于以往。虽然你的玄力强度并无变化,但就此一点,在北神域范围,同一境界,已无人是你的对手。”

“修炼速度也会比以前快上数倍。”

“而且不会再被黑暗玄力残噬生命,更永远不需要担心其失控和暴动。”

“对你的精神的影响,亦会降到最低。”

凝聚、运转、恢复、修炼、失控、噬命、噬魂……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无比之深的震荡着众魔女的心魂。

作为北神域最高层面,对黑暗的驾驭能力登峰造极的存在,她们太过清楚这些意味着什么。

这些,都是违背她们,违背当世对黑暗玄力的认知,根本不可能出现。理论上,只应该存在于远古时代真魔之身!

“他说的……是真的。”

蝉衣缓缓开口,轻渺的言语如梦呓之音。她抬起自己的手,默默看着掌心。她对于身上的黑暗玄力的感知,已经完全的变了。

先前的黑暗玄力,就像是一把强大无匹的利刃,能操控它吞噬一切,但亦会吞噬自己,若不定期压制,还会有失控的可能。

但现在,黑暗玄力已不再是一把身外利刃,而是完全成为自身之物,就如自己的手臂一般,可以做到随心所欲,完完整整的驾驭。

魔女蝉衣的亲口之言,那沉在梦幻中不敢醒来的神情,让其他五魔女在极度的震惊和难以置信中,久久无法言语。

“另外,”云澈继续道:“你现在就算脱离北神域,黑暗玄力的运转与恢复速度也不会相差太多。所谓魔人离开北域便会废一半的‘常识’,在你身上已不复存在。”

“尽敛气息,只要不遇到太过强大的人,你甚至不会被识出是一个北域魔人。”

字字天惊,字字撼魂……强大无匹,如神凌世的劫魂魔女,全部懵在那里。

将生灵之躯与黑暗玄力完美契合,这惊世骇俗的能力,却只是黑暗永劫最基础的能力之一。云澈初入门径之时,便将其用在了东方寒薇的身上,并且一次成功。

那时尚还艰涩,用了不短的时间。而到了现在,完美达成永劫中境的他已是随手为之……哪怕对方是层面极高的魔女。

“这种能力,能维持多久?”夜璃问道,呼吸明显有些急促。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不要说魔女,纵是神帝,亦会心泛惊涛骇浪。

“永……远……”

这两个字,不是云澈所答,而是来自蝉衣唇间。

身上的力量,已完全归属于她的躯体与灵魂。对于其“特征”,她又怎会不清清楚楚。

众魔女的目光重新聚拢回蝉衣的身上。玉舞呆呆的问道:“真的吗?他说的……都是真的?”

蝉衣轻缓,但没有一丝迟疑的点头。

妖蝶忽然转眸,向千叶影儿道:“这就是为什么你才修炼黑暗玄力不到三年,却可以与我抗衡的原因!?”

千叶影儿能以八级神主之力抗衡九级神主的妖蝶,最大的原因是魔帝之血的层面压制。但她懒得解释,幽然道:“欺了蝉衣,伤了妖蝶,你们个个激愤的要打要杀,但你们的主子却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亲自来请……你们就没好好想过原因吗?嗯?”

众魔女全部无言。在蝉衣如梦幻般的变化面前,先前的怨愤和怒意,早已不知被挤压到何处。

“这个补偿,足够了吗?”云澈道。明明做着撕裂常理的骇世之举,但自始至终,他都冷淡像是信手弹尘。

蝉衣转眸,极美的眸光却再难平静:“这份恩赐,无异重生。此恩,蝉衣怕是无以为报了。”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脱胎换骨,是以往梦中都不曾奢望过的完美新生。相比于此,先前之怨,简直渺若微尘。

“不必!”云澈猛一抬手,制住蝉衣即将行礼的举动:“既如此,那就恩怨两清。你若心中有疑,大可尝试一下现在的自己能否胜过第八魔女。”

就修为而言,蝉衣依旧弱于玉舞。

但,以她如今远超先前,远超黑暗认知的驾驭与恢复能力。若是交手,最初或许会显劣势,但时间一长,玉舞必败。

魔女之间清楚的了解彼此的实力。蝉衣根本无需试探,便确信现在的自己,的确可以完胜同境界的玉舞。

而云澈,真的只用了不到十息!

“不用了。”蝉衣直接道:“公子之言,字字无欺。”

她对云澈的称呼,也不自觉从方才的云澈,转为了当年的公子。

玉舞嫩唇微动,却未发出声音。

“这份恩,已远胜当年之怨。”虽被云澈所拒,但蝉衣依旧决意道:“劫魂魔女,恩怨必清。无论公子是否接受,这份恩,蝉衣自会报还。”

云澈似乎很诡异的笑了一笑:“不必着急,你会还的。”

蝉衣:“?”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