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5章 魔后布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阎魔界阎屠、阎厄、阎祸特来拜会!求见崇高的劫魂魔后!”

沉重压抑的声音在劫魂圣域的边界响起,虽为敬言敬语,但却带着一股仿佛源自黄泉之底的死气,让劫魂圣域瞬间变得安静而压抑。

无数双眼睛陡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震惊的神情出现每个人的脸上。

因为阎屠、阎厄、阎祸,这是三个阎魔的名字!

阎魔界的阎魔忽然到来……还是三个!

魂罗天上,众魔女全部皱眉。夜璃沉声道:“一次来三个阎魔,上一次这种阵仗,还是主人封帝之时。他们要做什么?”

“主人,”劫心踏前一步,洁白的衣袂与漆黑的长发缓缓飘起:“我去。”

“不必,”对于三阎魔的到来,池妩仸似乎没有丁点的讶异:“既然阎魔界给了这么大的‘面子’,那还是本后亲自来吧。”

“他们不配主人亲自出面。”劫灵道。

池妩仸已是抬眸,未见任何玄气释放,她的声音便已直接穿过夜璃妖蝶合力布下的隔音结界,直漾天际:“何事。”

只有淡淡的两个字,落在耳中,如雾一般飘渺柔缓,但入魂之时,却如苍天倾覆,整个劫魂圣域,万灵屏息。

也是这两个字,让安静的云澈目光陡变,骤然盯向池妩仸……足足数息,才将目光缓慢移开。

三阎魔齐至,这排场不可谓不大。但即使如此排场,他们也没指望能真的见到魔后。

骤闻魔后之音,三阎魔明显有些措手不及,静默了好一会儿,他们的声音才遥遥传至:“魔神庇佑,魔后万安。吾等奉阎帝之命,特来擒拿昨日借‘凌云’之名,无故残杀阎鬼王的东域恶徒云澈!”

“还望魔后成全,许吾等将云澈押带回界。”

三阎魔的声音虽然刚硬威冷,但,依旧透着数分谨慎与恭敬……因为此刻与他们所对的,可是魔后池妩仸!

“阎魔界怎么会知道云澈在这里?”蝉衣轻咦。

“大概……是他们路上暴露了行踪?”玉舞小声道:“毕竟阎魔界从昨日就开始全力搜寻他们的踪迹了。”

“就算是如此……也似乎太快了。”蓝蜓更小声的道。毕竟,云澈才刚至劫魂界不久,阎魔界后脚便至,还直接来了三阎魔,显然是无比确信云澈就在此处。

北域三王界虽相离很近,但也要数个时辰的行程。三阎魔此刻到来,倒更像是……云澈在踏足劫魂界之前,他们便已直赴而来。

池妩仸的声音再次弥空:“与云澈有怨者,可不止你阎魔界。现在他既落到本后手中,该如何处置,当是本后说了算,与你阎魔又何干呢?”

一次来三个阎魔,一方面是因云澈的实力太过诡异,一剑就屠了阎三更,担心一个阎魔无法制住。

另一方面,看似是对阎鬼王之死的极度震怒,实则……云澈身上的邪神传承,还有天毒珠,这是任谁都不可能抵挡的天大诱惑!

阎魔郑重道:“那两东域恶徒打伤魔女,言犯魔后之事吾等确有耳闻。但论及罪怨,远不及我界阎鬼王之死,阎帝为之震怒非常,严令吾等务必将云澈带回处罪。恳请魔后成全。我阎魔必有重谢。”

池妩仸浅然一笑:“既然那阎帝如此重视,那就让他亲自来要人,本后随时恭候。凭你们几个,似乎还不够资格。”

阎魔那边沉默了几许,声音再次传来时,已是带上了几分阴寒:“阎帝有命,无论如何,都必须……”

“本后要说的话,已经全部说完。”柔缓的言语将阎魔的声音打断,但随之,弥空的声音骤变:“莫非,你们想听第二遍?”

那是一种锥魂刺骨的寒。

云澈和千叶影儿所面对的池妩仸,其音如妖如魔,几乎能化人骨髓。但此刻,她忽然变得冰寒的音调,那无比之短的九个字,却仿佛让人忽临冰狱与死亡的边境,每一根神经,每一丝灵魂都在无法休止的战栗与痉挛。

整个劫魂圣域都完全失声,许久的沉寂后,阎魔的声音才终于传来:“魔后之言,吾等会如实转述阎帝,告辞。”

语落,三阎魔的气息快速远去,未敢私踏劫魂圣域一步。

阎魔离开,魔后寒威也消失于无形。青萤开口道:“奇怪,为什么阎魔界会知道云澈在这里,还来的如此之快?”

在众魔女看来,云澈拥有魔帝之力是极大的秘密,现今应该只有魔后和她们知道。与之“合作”,至少在初期,应该是绝密之事。

所以,以劫魂界的立场,自当全力隐蔽封锁与之相关的任何消息。

“呵,”一声冷笑传来,千叶影儿寒声道:“这就要问你们的主子了!”

青萤怒目:“云千影,你什么意思!”

千叶影儿未理青萤,冷眸看着池妩仸:“池妩仸,知道我们来此的,只有你和第七魔女。”

“我们对北域毫不熟悉,途中为隐气息,速度也并不快,而你却比我们还要迟至。”

“更奇妙的是……”千叶影儿唇角嘲弄,美眸凝寒:“九魔女来了八个,连你这个魔后都在,却唯独少了一个第七魔女。让我猜猜,她是去哪里了呢?”

“住口!”千叶影儿之言,毫无疑问引来魔女之怒:“再敢污蔑主人,休怪我们不客气!”

“哎呀。”池妩仸一声娇叹,笑嘻嘻的道:“果然瞒不过你们呢。婳锦之所以不在,是本后遣她去了几个地方……第一处,就是阎魔界。”

“现在,阎魔和焚月都知道你在这里。再过不久,半个北神域应该都会知道。”

魔女们怔住,夜璃道:“主人,这……这是?”

“理由。”云澈倒是不急不怒,淡淡反问。

“理由嘛,很多。”池妩仸更是不急不缓,对千叶影儿刺魂的目光全然无视:“那便说最近处,也最简单的一个。”

“本后想让人知道你在本后的手里,就这么简单。而且这个范围可不仅限于北神域,继续推波助澜的话,再过一段时间,东神域那边,应该也差不多能得到消息了。”

“尤其是……”她暗色的眼眸似乎微微闪了一下:“宙天神界。”

“池妩仸!”千叶影儿怒不可遏,身影一晃,已是直接欺近池妩仸,两人的瞳光隔着半尺不距直接碰撞:“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一刻,她忽然质疑起了自己进入北神域后一直坚持的事——引导和督促云澈与魔后池妩仸合作。

这才是他们合作的第一天,明明开局无比顺利,但池妩仸的想法、行为,完全不在她预料,更不在她和云澈掌控之中。

面对千叶影儿近在咫尺的逼视,池妩仸却是笑意嫣然,身体反而前倾的一分,似乎在欣赏着千叶影儿那过分完美的半张脸颊:“说起来,这件事还是你给本后的启发。”

“……”千叶影儿没有退后,字字冰寒:“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池妩仸道:“既然是合作,本后当然会清清楚楚的告知你们。毕竟,你们才是真正的主角,本后不过是个小小的驱动者而已。”

“笑话!”千叶影儿冷声道:“单就此事,你完全自作主张,丝毫未曾问询过我们的意见。将我们的行踪告知阎魔,更有暗算我们之嫌。如此,还有脸说‘合作’?还想让我们乖乖配合你?”

池妩仸笑眯眯道:“那就等本后说完,究竟要不要配合,不还是你们自己说了算么。”

“说。”云澈吐出一个字。

“那你们可要听仔细了,尤其是你哦。”她面对千叶影儿,唇瓣轻轻的抿了抿。

千叶影儿眉角微跳。

“云千影,你先前所言,用来偿还‘蛮荒神髓’的大礼,是一个绝妙的‘契机’。借助宙虚子对本后提出的交易,将他彻底激怒,怒至癫狂,失心之下主动强攻北域,从而借此造势。”

“听上去万分美好,让本后意动不已。但本后稍稍思索之后,却发现这份‘大礼’,似乎有着两个颇大的漏洞。”

“什么漏洞!?”千叶影儿道。

“其一,”池妩仸娓娓而语:“你所预想的时机,是在合并三王界,筹备足够的力量后,触怒宙天,引他来攻,从而借势反扑,于理由和气势上立于高点,并借此让西、南两神域在最初之时隔岸观火。”

“但……我劫魂界欲吞焚月和阎魔,必须借助云澈之力。而与任一王界之争,哪怕规模压到最小,也必定震动北神域全境,自然也会很轻易的被东域王界所闻知。那么,宙天也就知晓了本后与云澈是合作,而不是将他拿下,他又怎会带着他的儿子来上当呢?”

“呵,”千叶影儿嗤声:“身为劫魂魔后,连这点封锁消息的能力都没有么?”

“封锁?”池妩仸回以嗤笑:“王界之争,这世上怕再没有比这更大的事,如何封锁?”

“再者,以你曾经梵帝神女的身份,告诉本后,大到这种规模的事,哪怕再怎么封锁,东神域的情报能力当真会弱到毫无察知吗?”

“……”千叶影儿没有说话。

“其二,”池妩仸继续道:“退万步讲,就算一切都如你所愿,筹备一切后成功引怒宙天,你又凭什么认定……他一定会在怒极之下引宙天之力强攻北域?”

千叶影儿沉声道:“凭他对亡妻的愧疚,凭他视宙清尘的性命超越一切,凭他在目睹云澈成长后的忌惮与恐慌……不够吗!”

“够还是不够,本后又岂会知道。”池妩仸道:“但本后至少知道一件事,一个人有时候连自己的念想都无法左右,去臆想他人之思,并以此为赌注……往往只会是笑话!”

她目光斜过:“你们两个,不就是这样的笑话么。”

“你!”千叶影儿金发扬起,目绽黑芒……但,却久久没有真正发作。

他们曾经一个最为敬重宙虚子,一个最为敬重千叶梵天,却沦落此地。

说他们是“这样的笑话”,有何错?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