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4章 魂溃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宙虚子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嘴巴张开,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面对阴森的黑暗之地,他的眼中,却是一片骇人的苍白。

再没有比这更绮丽的鲜血,也再没有比这更彻底的绝望。

真正的绝望从来没有色彩,没有声音。

就如当年,目睹蓝极星碎灭的云澈。

而比绝望更绝望的,是给予希望后的绝望。

“嘿……嘿嘿……”

阴沉的笑声,似魔鬼的吟唱,云澈手臂甩动,污血皆去,看着瘫跪在地,魂魄皆离的宙虚子,充斥全身的仇恨之中,第一次燃起了彻骨的快意:“宙天老狗……滋味如何?”

“看着自己最重要,最无辜的亲人惨死在自己眼前,是不是爽得很!爽到骨头里!”

“我可是你们口中嗜血,残暴,罪恶,没有人性,不该存在,更为世所不容的魔人啊!你居然相信一个魔人的话!”

“你这条愚蠢的老狗居然相信一个魔人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狂笑如巅,黑发乱舞,但每一声大笑,却又带着让人心颤魂殇的鲜血与痛楚。

“……”宙虚子终于动了,他的头颅缓缓转动,神帝之躯,动作却僵硬缓慢,如一个被丝线操纵的劣质木偶。口中,也终于发出了微若蚊鸣的声音:

“你……们……”

“蛮荒神髓是好东西。”池妩仸淡淡说道:“不过,今日更希望你来的不是本后,而是云澈。”

“亲自感受一番当年云澈承受的痛苦与绝望,感想如何呢?哦不不……”池妩仸摇了摇头:“你还差得多了。毕竟,你还有故土,还有成群的下属、亲人和子子孙孙。”

“你欠他的……”池妩仸缓缓伸出玉白的小指:“也才只还了这么一丁点而已。”

“不过不用着急。总有一天,你会一分不少……十倍,百倍的,全部还回来!”

明明是云澈的仇恨,但池妩仸的目光与眼神,却是那般的幽寒。

“……”宙虚子身体开始颤抖……再颤抖,忽然间,他苍白的眼眸赤血凝聚,耳中、鼻中、口中也都溢出丝丝血痕。

“啊啊啊啊啊!”

宙虚子……神界最温润平和的神帝,竟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叫,周身玄气如星辰破碎,狂乱释放,顷刻间天崩地裂,风云变色。

绝望的神帝之力,何其恐怖!

池妩仸早有准备,一掌轰在了云澈的胸口,将他远远震飞,左手黑绫重拂,直扫宙虚子。

两帝之力同时爆发,庞大的黑暗之地瞬间天地转换,千疮百孔。

宙虚子已彻底疯癫,口中发出着一声又一声从未有过的怪叫,暴走的神帝之力更是狂乱释放。

轰隆!!

双帝之力缔造的毁灭空间中响起一声不正常的气爆声,被池妩仸一掌轰飞的云澈遍体血色玄气,带着比宙虚子更加嘶哑癫狂的吼叫,手中朱红巨剑直砸宙虚子头颅。

“宙天老狗……死……死!!”

阎皇状态,云澈的极限战力堪比七级神主。若是清醒的宙虚子见之,必然大吃一惊。

但……骤感云澈临近的气息,宙虚子就如嗅到血腥的绝望之狼,全然不顾池妩仸之力,疯了一般的直扑云澈。

轰隆!

大地翻覆,万岳崩塌。宙虚子的腰肋被池妩仸的长绫切出一道血沟,而他的力量,也狠狠撞击在劫天剑上。

那是暴走的神帝之力,云澈哪怕进境逆天,也断无可能真的与神帝之力抗衡。

如遭星辰撞击,巨响裂天,云澈口中血箭喷洒,如被暴风卷扫的枯木般横飞而去……但马上,他在空中生生折身,咽下口中鲜血,纵手骨断裂也未脱手的劫天剑重凝仇恨血芒,再扑宙虚子。

池妩仸心中一叹,这种状况,她早有所料。

这也是她让劫心劫灵跟随的最主要原因。

她浮空而起,手结魔印,一瞬间,周围空间的黑暗之力快速聚拢,齐压宙虚子,与此同时,她瞳中黑芒一闪,涅轮魔魂穿梭黑暗,直刺宙虚子之魂。

曾经给他留下万年阴影的魔后之魂再次侵袭,宙虚子灵魂惊栗,将他的身形和力量在黑暗压制下层层逼退,但依旧杀意滔天,极恨弥空,不顾一切的直取云澈所在。

一道屏障凭空出现,将搏命冲向宙虚子的云澈狠狠撞返。两道白影从黑暗中极速穿出,一左一右,将云澈死死的制住。

劫心劫灵。

两大十级神主合力,将云澈全身上下完完全全的控住,别说扑向宙虚子,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呃啊啊啊……我要让他死……让他死!啊啊啊啊!!”

云澈疯狂的挣扎,奋命的嘶吼,每一次吼叫,都会带出飞洒的血沫。

劫心劫魂神情漠然,制住云澈,这是她们今天唯一的任务。

这里,是池妩仸的黑暗主场,宙虚子绝望疯癫之下,更是被池妩仸的魔魂轻易摧魂,发出的怒吼一声比一声痛苦凄厉。但他似是彻底的疯了,依旧扑向着云澈气息的方向,瞳中凝聚的恨光,便如云澈眼中的一般血红。

这时,又一个强大的气息快速由远及近,很快在黑雾中现出太宇尊者的身影。

宙虚子虽未传音,但双帝交战的巨大动静,岂能不惊动他。

失心癫狂的宙虚子,不见宙清尘的身影和气息……

太宇尊者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能让宙天神帝发狂的,也唯有宙清尘之死。

但这里是黑暗之地。北域魔后在前,还有两个黑暗气息强大到让他瞬间悚然的魔女,另有一个八级神主的气息更快速靠近……

“主上,走!”

太宇尊者撕开层层黑暗,冲到宙虚子身边,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走!快走!!”

砰!

他的手臂连同身体都被宙虚子狠狠震开。

太宇尊者闪身再上,堵在了宙虚子面前,瞪大的双目死死盯着他混乱狰狞的双眼:“主上!你要让清尘白死吗……走!回界!报仇!”

“宙清尘”三字直刺魂底,宙虚子全身骤震,瞳孔总算恢复了一点清明。

噬灭着一切的黑暗风暴中,忽然卷来一点莹光。如此可怕的力量之下,它只被摧灭了近九成,残余的部分,依旧释放着无暇的白光,深深的映入了宙虚子的眼瞳之中。

他呆了一呆,然后颤抖着伸手,将这枚残玉捧在手中,牢牢的握住,唯恐再被伤到一丝一毫。

那是宙清尘出生之日,他为他亲手所铸的长生玉。

一生,从未离身。

癫狂散去,老泪纵横。他转身,与太宇尊者并肩飞离,只是背影,如薄暮残霞般凄凉。

“云澈……池妩仸……”

宙虚子的声音遥遥而至,字字悲恨弥天:“倾宙天……东神域……三神域之力……誓踏灭北神域……将你们挫骨扬灰!”

“呃……啊啊!”

天空猛的一暗,劫心劫灵所施加的黑暗玄力竟被云澈以黑暗永劫轻微扭曲,猝不及防之下,云澈猝然脱出,直扑宙虚子。

哧!

撕裂声划空而至,一道金影射来,触及云澈身体的刹那如灵蛇一般将他层层缠绕,强行封死了他的行动。

黑影掠动,千叶影儿站在了云澈身前,双手抓在了他的肩膀上,沉声道:“你杀不了他,省点力气!”

远处,宙虚子和太宇尊者的身影已完全消失,气息也消失于灵觉之中。

云澈瞳孔瑟缩,全身摇晃,一大蓬血雾从他口中狂喷而出,眼神也随之空洞,整个人如被抽离了所有元气和灵魂,缓缓倒下。

意识离散,昏死了过去。

他当着宙虚子的面,杀了宙清尘,虽然泄愤。但,也仅能泄愤。

眼睁睁的看着宙虚子在前,他却无能为力,对自己的恨才是最深的痛苦和折磨。

池妩仸走过来,看了含恨昏迷的云澈一眼,叹道:“明明已化身恶鬼,却依然像个孩子一样。”

千叶影儿将他抱起,用很轻的声音道:“或许谁都忘了,他的年龄,只有半个甲子……本就是个孩子。”

池妩仸:“……”

千叶影儿迈步,走向黑暗玄舟所在的方向。她的脚步很轻,速度很慢,好一会儿,两人的身影才没于黑暗之中。

“唉,”池妩仸轻轻摇头,低念道:“也不知这样,究竟是对还是错。”

“婳锦。”她轻唤一声。

彩影微耀,婳锦已无声出现在池妩仸身前,屈膝而拜。

“如何?”她问。

婳锦伸手,捧起一枚漆黑魔珠:“主人想要的东西,都在其中。还要多谢那宙天神帝的配合。”

池妩仸伸手接过,神识轻扫,唇角微微勾起:“很好。”

忽然,她眼神骤变,身影瞬间虚化,消失在了婳锦身前。

“……!?”婳锦下意识的张口,然后又瞬间封死自己险些出口的声音,气息也完全隐下,整个人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池妩仸直穿黑暗空间,身影再现的刹那,庞大的灵觉已全力释放,瞬间蔓延十里、百里、千里、万里……

但马上,她的眉头却微微蹙起。

“滚出来!”她一声低喝,周围空间顿起长久不散的涟漪。

没有气息,没有痕迹,更没有任何回应。

灵觉收敛,池妩仸立于原地,低声自语:“难道是错觉?”

轻轻吐息,她身姿一转,消失于原地。

一息……两息……三息!

哧!

空间骤裂,池妩仸的身影再次出现,灵觉亦以最快的速度铺开。

她又岂会相信错觉这种东西。

但这一次,依旧一无所获。

那个一闪而过的轻微气息,就像是在极短的一个瞬间,便遁到了她的灵觉范围之外,让她再无处找寻。

但这样的人,当世根本不可能存在。

究竟是谁……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