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8章 焚月神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随着焚月神帝一声令下,焚月王城结界大开,气氛亦忽然变得安静下来。

焚道藏,九级神主巅峰,焚月神帝麾下十一蚀月者之首,亦是焚月神帝的叔祖父。

王城结界大开之时,他亦快速到来焚月神帝之侧:“神帝,有何大事?”

焚月神帝依旧抬目望天,眉宇凝寒:“魔后。”

“什么!?”焚道藏大吃一惊。

“该来的,终究会来。”焚月神帝沉声低语。

他一直藏匿于千荒神教的蛮荒神髓失窃,还被第七魔女所察觉,他知道池妩仸早晚会找上门来。

但亲身到来……这阵仗也过大了一些。

上一次池妩仸亲临焚月神界,还是数千年前的事。

“神帝,该如此应对?”焚道藏问道。

焚月神帝沉默少许,缓缓道:“目前在界的蚀月者有几人?”

焚道藏道:“连同老朽在内,共七人。”

“全部侯于主殿。”焚月神帝目中连闪暗芒:“魔后之险诈,绝不可强撕硬碰。但……这里是焚月王城,气势上,也绝不可弱!”

“是。”焚道藏领命,转身之时,很轻的吐了一口气。

焚月神帝的言语硬气强横,帝威凌然……但实则,单单是命令在界的所有蚀月者都马上侯于主殿,潜意识上,已经是弱了。

更难听点……是怂了。

遥想万年前,劫魂界还是净天神帝执掌的净天神界时。净天神帝每次亲临拜访,最多,也只是遣一蚀月者相迎。

焚月王城气流涌动,而魔后临近的气息却格外的缓慢,似乎在特意给他们充足的反应和准备时间。

而这种近乎傲慢的悠然,亦是一种无形的压迫。

足足一刻钟后,渺渺魔音从焚月王城的上空直覆而下:“焚月神帝别来无恙。”

没有自报家门,没有述拜访之意,一句问候劈头盖脸的怼了下来。

这句问候只对焚月神帝,其他任何人相迎,任何人接口都绝不适合。

焚月神帝深深皱眉,随之亲自起身……而起身之时,已是红光满脸,笑意洒然:

“哈哈哈哈!昨日焚星池魔花尽绽,黑星耀天,本王便知定有贵客将至,没想竟是魔后莅临!”

他身影浮空,已是亲身迎于池妩仸身前,目光一瞬间扫过她身后之人,笑意更盛:“魔后亲临,焚月蓬荜皆辉。多年未见,魔后的风姿与魔息果然又远胜当年,着实让本王叹服。”

“焚月神帝看上去倒是没什么长进。”池妩仸似笑非笑:“这些年,莫非都流连在女人的肚皮上了?”

焚月神帝嗜色如命,这在北神域是人尽皆知的事。

但敢如此当面挖苦焚月神帝者,基本也唯有池妩仸。

焚月神帝丝毫不怒,而是大笑一声,道:“男儿在世,不过权色二字。本王虽为焚月之帝,但骨子里也不过是个浅薄的俗人,又岂能与魔后相较。”

池妩仸娇然一笑,慢悠悠道:“难得焚月神帝有如此的自知之明。”

“~!@#%……”焚月神帝眉角轻微抽搐。若眼前换做他人,他早已一巴掌给轰成渣。

他知道池妩仸亲临定是来意不善,但这“不善”的程度依旧大出他的预想。

看来,蛮荒神髓一事,果然让她怒极……而且,若非抓到了绝对的把柄,她又岂会亲临。

看来,今日难以善了。

淡淡盯了心念起伏的焚月神帝一眼,池妩仸道:“焚月神帝就不好奇本后此次的来意么?”

“呵呵,”焚月神帝笑道:“本王与魔后已多年未见,单是叙旧,怕是十天十夜都难够。宴已备好,便边赏宴边叙如何?”

“既如此,本后便不客套了。”

“请。”

此来焚月神界,池妩仸只带了四个人。

云澈,千叶影儿,第八魔女玉舞,第九魔女蝉衣。

没有大魔女随行,而是带了两个最弱的魔女,这倒是让焚月神帝内心的压力陡减。

大殿之中,宴席已经铺开,不过庞大殿堂,落座者却不过数十人,而其中每一个人的身份都高贵无比。

毕竟,能有资格与魔后同席者,整个北神域又有多少人?

焚月神帝亲自将魔后一行引至大殿,已侯在殿中的人顿时全部起身,行礼相迎,与此同时,那股凝于殿中的可怕威压也无声无形的压制而下。

殿中,有七个蚀月者,二十个焚月神使,还有一众修为、天赋最顶尖的帝子帝女。

如此多的北域顶级强者齐聚一处,根本无需刻意释放气息,那自然释放、融合的威势,便足以轻易摧溃他人的意志,再不敢踏前半步。

虽然对方是北域魔后。但这里,可是焚月神界的王城!

其中,先前在皇天阙见到云澈的焚月帝子焚孑然赫然在列,他一眼看到云澈和千叶影儿,猛的愣了一下,然后又连忙低头,心中一阵动荡。

池妩仸立于殿前,目光一扫,眉梢轻轻一弯,唇角亦抿起一抹妖异的弧线:“多年未至,你们焚月的待客之道倒是越来越喜人。如此盛礼盛情,本后都有些受宠若惊呢。”

神帝之语,本该是字字如天威雷霆。

但,池妩仸的声音却娇软如棉,柔媚如妖,入耳侵魂的刹那,殿中之人全部身体一抖,遍身血流加速……尤其那几个修为相对较低的帝子帝女,身体甚至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摇晃,视线更是一阵恍惚。

本是骇人无比的焚月威压,顷刻间变得一片混乱。

“哈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如晨钟暮鼓,让众人心魂剧震,快速恢复清明,焚月神帝朗声道:“如魔后这般贵客,纵倾界相迎都不为过。如此小阵小宴,魔后不嫌怠慢寒酸便好。”

“快请上座。”

池妩仸淡淡一笑,抬步入殿,所行之处,众人皆是俯首……这绝非恭迎,而是一种发自魂底的忌惮。

那些帝子帝女都已是全身冷汗淋漓。他们早闻魔后之名,但都未曾亲见。今日,不过是一句渺渺魔音,便让他们的心魂到现在都未停止过颤栗。

焚月神帝帝位落座,池妩仸入尊席,玉舞与蝉衣则并未入席,而是一左一右立于池妩仸身后,对一众目光视若无睹。

云澈入座池妩仸之侧,千叶影儿立于他的身后。

两人入焚月神界后,皆是未发一言。而焚月神帝这个北域三帝之一,倒是和他们所想的大相径庭。

“魔后,若本王没有猜测,这位,莫非便是你近年新收,以‘蝉衣’为名的魔女?”

焚月神帝目光,落在了池妩仸身后的魔女蝉衣身上。

与池妩仸同行的人中,最该让人注目的,毫无疑问是云澈和千叶影儿。

十个月前,一个名为“凌云的人,在皇天阙以七级神君之力完败同级无敌的天孤鹄,之后更是一剑葬杀阎魔鬼王阎三更。与他同行的“凌千影”还重创了第四魔女妖蝶。

这件事万界震惊,影响极大。而时至今日,以焚月界之能,又岂会不知,凌云便是云澈,凌千影便是与他一同逃来北神域的东域梵帝神女。

那之后,云澈和千叶影儿皆身处劫魂界。一说是他们主动前往,一说是他们在皇天阙言犯魔后,伤魔女,引魔后大怒,被劫魂界所拿下处罪。

以焚月神帝对池妩仸的了解,他更相信是后者。

阎魔界那边也显然同样如此认为。

但今日,亲临焚月界的池妩仸竟带着云澈和千叶影儿!

更奇异的是,从云澈的入席,和他们的各类姿态看来,焚月神帝分明有一种……云澈的地位在魔女之上的感觉。

他心中极为惊疑。

常理而言,遇到这种情形,会自然而然的借介绍随行人之名探究底细。连殿中众蚀月者、焚月神使都认为焚月神帝定会第一时间向池妩仸询问试探跟随而来的云澈。

但,焚月神帝却没有。

他没有问起云澈,亦没有问起池妩仸此来的目的,而是当先问起了随行而至的第九魔女。目光甚至都没有瞥向过云澈所在的位置,仿佛毫不关注他们的存在。

池妩仸今日到此,绝非善意。焚月神帝纵心中万般惊疑,也断不会让自己进入池妩仸的节奏。

心中有鬼的他,必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从一开始,形成气势上的压制。

而这个池妩仸新收的第九魔女,顿成他选择的最佳契机。

“不错。”池妩仸道:“蝉衣于七年前,方为本后魔女,乖巧的很,本后甚是喜欢。”

蝉衣:“……”

“原来如此,”焚月神帝笑呵呵的点头:“常闻魔后择选魔女以容貌为先,资质为后,本王这些年一直不以为然。如今亲见,方知传言非虚。想来,这位新晋魔女,定有着倾城祸国之貌。”

这番话,听似是在夸赞第九魔女的姿容,实则……却是在嘲讽她的资质,以及池妩仸的眼光。

继承魔女之力后,八级神主中期的修为……倒是最弱魔女无疑。

“那是自然,怕是焚月神帝见了,都会心漾魂离。”池妩仸似是没有听出他话中暗讽之意,淡笑悠然:“本后倒也听闻,焚月界近些年出了个年龄最小的蚀月者,还被焚月神帝破例收为义子?”

焚月神帝问及第九魔女,为的便是引出他新收的义子。池妩仸这番随意出口的问话,却是生生的撞在了枪口上。

焚月神帝心中猛的一动,脸上却毫无动容,反露惊奇之意:“哦?魔后久居劫魂圣域,从不愿理会世外俗事,居然也有听闻这等小事。”

池妩仸微微而笑:“你焚月神帝收义子,半个北神域都为之惊动,本后就是想不知道都难。何况,蚀月者的事,又何来的小事呢。”

“哈哈哈哈。”焚月神帝一声大笑,然后呼唤一声:“道翩!”

帝音之下,一个面色刚毅,身材魁梧的男子离席站出,恭敬而拜:“父王有何吩咐。”

他的生命气息并不厚重,几乎是在场焚月众人的最小者。但他的玄道气息却极为霸道磅礴,赫然是一个八级神主!且已处八级后期之境。

身上的“蚀月”魔纹,象征着他蚀月者的身份。

焚月神帝笑道:“难得连魔后都曾关闻于你,还不赶紧拜见。”

“是。”男子应声,转向池妩仸,不卑不亢的一拜:“晚辈季道翩,拜见劫魂魔后。”

“你就是焚月神帝新收的义子,新晋的蚀月者?”黑雾之下,池妩仸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似乎颇有兴趣。

“是。”季道翩垂首回答。

“季?”池妩仸月眉微展,绵绵缓缓的道:“既为蚀月者,又为焚月神帝义子,却未改‘焚’姓,这倒是有些稀奇。”

“……”毫无存在感的云某人垂首闭目,似乎已睡了过去。

季道翩目光精寒,纵面对池妩仸亦是气沉如山,虽继承焚月神力不久,但已极具蚀月者的威凌:“父王胸襟如海,不但恩赐焚月神力,还许晚辈保留百年祖姓。”

“原来如此,焚月神帝的驭人之术,让本后甚为佩服。”

还未等焚月神帝回应,池妩仸话音一转:“只是这眼光,也着实太差了些。如此资质,都可予以焚月神力,还收为义子。现今的蚀月者,已是沦落的如此不堪了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