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3章 碎心(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池妩仸却没有回身,而是笑了一笑,缓缓说道:“本后倒是不介意。但……这里是焚月王城,而你是焚月之帝,万一你败了,想过后果吗?”

焚月神帝的面色猛的一僵。

神帝,王界之主,混沌空间、天地之间的至高存在。

神帝不会败,亦不可败。否则,几乎等同整个王界的信仰和精神支柱倒塌。

焚月神帝并非失算忽视了这个重要后果,而是……久为神帝,潜意识里,根本就不存在,亦不会考虑“败”这个字。

但,这是由他亲口提出,又岂能就此直接收回,一时脸色变幻,有些骑虎难下。

身后的气息变动清晰彰显着焚月神帝的反应,池妩仸道:“不过,既然焚月神帝如此急切的想要见识黑暗永劫之力,本后又怎能让你失望呢,”

“千影,你来指教一下焚月神帝,让他好好见识何为黑暗永劫!”

一众目光,顿时落在了千叶影儿身上。

八级神主与神帝,差距可谓天壤。而池妩仸,却用了“指教”二字。

但……在池妩仸说出此言时,千叶影儿的脸颊微微紧了一下。

她立于云澈身后,无论池妩仸和云澈都未注意到这个有些异常的神色变化。

焚月神帝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焚月众人全部面现怒色!池妩仸竟让一个八级神主代替自己去和他们的焚月之帝切磋,这根本就是一种有意的羞辱!

“……”焚月神帝皱了皱眉。

“怎么,是觉得她不配,还是……你怕了?”池妩仸很轻的一笑。

“呵呵,”焚月神帝也笑了起来,他看向千叶影儿,目绽异芒:“东神域梵帝神女之名,本王数百年前便如雷贯耳,能亲见一眼,都是万幸,何来不配之说。”

“只是,怕的似乎不是本王。”

千叶影儿缓缓抬头,金眸骤射出穿魂的寒芒,嘴角勾起明明极美,却又让人为之恐惧魂寒的冷笑:“你是说……我怕?呵!你以为自己在和谁说话!”

世人在神帝面前皆是恐惧俯首。

但千叶影儿何许人物!她曾立于神帝层面,曾是东域第一神帝继承者,在东神域时,更是将一众神帝都反复算计掌中。

她会惧一个在池妩仸面前步步怂态的焚月神帝!?

“既如此,那就限定七招。”不等焚月众人发作,池妩仸已是紧随千叶影儿之言:“如果焚月神帝七招之内无法取胜,那似乎也没有与本后切磋的必要了。”

“当然,若是焚月神帝真的怕了,拒绝了便是。”

池妩仸婉拒切磋,还好心提醒焚月神帝万一败的后果……

她岂有那么好心!

她的拒绝,分明带着一种对方已不配与她相齐之意,而推出玄力修为神主境八级的云千影,根本就是在折焚月神帝的层面!

一句“若真的怕了,拒绝了便是”,更是险些让一众蚀月者气炸了肺。

拒之,就是怕了。

而接受,自折身位不说,万一……万一真的七招之内没能压制住对方,那可远比当众败给池妩仸都要丢人的多了。

焚道藏一步踏出,重吼道:“区区八级神主,也配与吾王切磋?这一战,由老朽代替吾王。”

“不必。”

喊出这两个字的,却是焚月神帝。

焚道藏顿时愣住,满面愕然。

焚月神帝缓步踏出,道:“本王已是多年未曾与八级神主交手。但若是梵帝神女,倒也不坏。”

“而且……”焚月神帝缓缓抬手,脸上毫无波澜:“劫天魔帝所留的黑暗永劫,岂可以常理论之。若本王当真七招都无法胜之,那纵然丢尽颜面,也心服口服。”

“焚月神帝果然豁达,本后甚为钦佩。”池妩仸似赞似讽。

“梵帝神女,请赐教。”

焚月神帝不再赘言,他长袖一甩,一个庞大结界瞬间笼罩,气场亦无形铺开。

一瞬间,天地仿佛在缓慢流转,空间泛起水流一般的涟漪,一轮燃烧中的暗月现于他的身后。从此刻开始,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以他为核心运转。

焚月王城霎时变得无比安静,万里之外,亦感受到了那来自神帝的无上气场。

千叶影儿轻哼一声,身影一晃,已立于结界之中,冷冷道:

“我叫云千影!”

明明八级神主的修为,但立于神帝之前,面对神帝气场,她却是面不改色,身上的黑暗气息丝毫不乱。

这一幕,让焚月神帝微微皱眉。

众蚀月者也是目光骤凝……忽然开始觉得,池妩仸的话,似乎并非只是单纯想要折辱焚月神帝。

“好,云千影。”焚月神帝淡然出声,身上黑雾缭绕,一双眼瞳亦泛起浓郁的黑芒:“出手吧,让本王好好见识见识,黑暗玄力究竟能在黑暗永劫下发生怎样的蜕变!”

“若本王七招不胜,自会认输!”

一个王界神帝,正面交战之下,七招压制不了一个八级神主?

这话在谁听来,都是笑话。

焚月神帝自己也断然不信。但,不信,不代表他会轻视。

当初在皇天阙,千叶影儿便是以八级神主之力,伤了九级神主的第四魔女妖蝶!这件事,焚月神帝岂会不知。

他的神情、言语,一片豁达,似乎只想见识黑暗永劫之力,对于胜负并不在意。

实则……身为焚月之帝,他岂会容许自己败!

他会如此直接坦然的接受池妩仸的提议,倒是有一个特殊原因——那就是在池妩仸提出之时,千叶影儿那完全出自下意识的抗拒反应。

千叶影儿毫不废话,身上魔阵张开,不过瞬息之间,黑暗玄气已是运转到极致,赫然比之魔女蝉衣和玉舞都要快上了一分。

众蚀月者的震惊之色还未来得及了露出,千叶影儿手掌一抓,身影急掠间,神谕如金色灵蛇般爆射而出,带着层层黑暗涡流直点焚月神帝的喉咙。

以八级神主之力战神帝……无论池妩仸还是云澈,却是没有丝毫的担心。

因为千叶影儿不仅最早在云澈的黑暗永劫之力下达成完美契合,身上,还有着来自劫天魔帝的本源魔血!

她所修的魔功,也都是劫天魔帝所留。

虽然玄力低于焚月神帝两个小境界,但她无论血脉、魔功,在层面上都完全碾压。

她虽然不可能是焚月神帝的对手,但焚月神帝想在七招内胜她,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七招之后的结果,对焚月神帝,乃至整个焚月神界的冲击,都将大如天翻地覆。

而这,却是焚月神帝自己主动送上的,池妩仸岂有不接收不理。

面对千叶影儿极速临近的力量,焚月神帝的身上竟陡生一种莫名的压抑感,他心下一沉,警惕大增,本有所保留的力量全部涌起,聚于手掌,缓缓推出。

连蚀月者们都全然想不到,焚月神帝竟然直接使出全力。

神帝之力,浩瀚无际,临近之时,千叶影儿的视线中已再无明光,唯有让万灵窒息的毁灭风暴。

她的瞳孔忽然出现了不正常的收缩。

掠动中的身势猛然停止,凝于神谕的力量极力回拢,在扭曲间生生转为防御之力。

“??”池妩仸纤眉蓦的蹙起。

“!?”云澈亦猛的抬头,面色一凝。

将临近敌身,即将爆发的力量强行回拢,除非是因突发之念忽然不想伤了对方,否则对战之中,这是初入玄道的孩童都不会犯下的愚蠢之举!

何况对手还是实力远胜她的焚月神帝!

而千叶影儿,她可是有着神帝层面的玄道认知,玄道天赋更是高的吓人的真正神女。

更是最不会畏惧神帝的人。

却忽然做出了这如失心中邪般的愚蠢举动!

而且,她回拢力量的动作分明带着慌乱,气息亦出现了明显的动荡失控。

这些,都是绝不应该出现在千叶影儿身上的东西!

“怎么回事?”池妩仸一声低吟。

在力量爆发的边缘强行敛力防守,千叶影儿的身前快速铺开一层有些扭曲的结界,她的气息,亦毫无疑问因之大乱。

轰隆!

神帝之力下,千叶影儿强凝的结界瞬间崩溃,但亦强行抵御下了焚月神帝的力量。

“?”焚月神帝目中闪过一抹疑惑,但神帝之力却毫无迟滞的轰出,直覆急速后掠的千叶影儿。

气息的短暂混乱……更严重的是心魂的惊惶,让千叶影儿力量的凝聚顿时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僵硬与失措。

焚月神帝的力量迫近之时,她只堪堪撑起了一个不完整的永夜魔阵。

噗!

黑暗笼罩,沉闷的轰鸣声中,千叶影儿的永夜魔阵顿起无数裂痕……焚月神帝手掌虚空一推,一轮暗月在千叶影儿的身前无声碎灭,释放万千黑暗残光。

第三招。

永夜魔阵在暗月残光下化作黑暗粉末。

千叶影儿如断翼之蝶般飘飞而去,在空中洒下点点的猩红血沫。

“!!?”云澈猛的站起,而池妩仸身影已快速掠起,瞬破结界,手掌伸出,暗风袭动,已将千叶影儿卷到她的身前。

焚月神帝魔气尽收,淡淡一笑:“莫非,是本王高估了黑暗永劫吗?”

池妩仸没有回应,因为……倒在他怀中的千叶影儿极不对劲。

面罩相隔,看不到千叶影儿的眼神。她的唇角挂着一抹细长的血痕。她受了伤,但这样的轻伤对她而言,本该等同于无。

但,她的脸色却是一片骇人的惨白,气息更是混乱到极点。

“出了什么事?”她低声问道。

“……”千叶影儿唇瓣张开,发出的,竟是一个带着痛苦的字音:“救……”

忽的,她身躯一僵,所有的痛苦化为了深深的恐惧,身体亦在短短数息之间变得无比寒冷……然后就这么意识离散,昏了过去。

池妩仸快速伸手,点在了她的心口……然后忽如触电般移开,玉白的五指在微拢间轻微颤抖起来。

“怎么回事?”

云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池妩仸转身,顺势带起千叶影儿,似是无意的让云澈触碰向千叶影儿的手指落空。她语气平静道:“一点小伤,并无大碍……先离开这里再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