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6章 神烬(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焚道藏闪身而出,一把将那人抓起:“你确定是云澈?他和魔后去而复返?”

焚月卫统领摇头,道:“并不确定,他自称云澈,而且只有他一人,并无魔后。”

焚道藏手掌猛的放开,冷哼一声道:“那看来是有人假冒,居然还想见吾王,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魔后若要见焚月神帝,岂会走正门,岂会找人通报。

“不,”焚月神帝睁开眼睛,收回铺开的神识:“是他,而且的确只有他一人。”

“这……”焚道藏愣住,其他人也都是惊讶中带着疑惑。

“若真的是云澈,也太蹊跷了。”焚卓道,虽然,他很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个继承魔帝之力的人。

他们刚才所商的两条对策,第一个是杀云澈。但有魔后和劫魂界保护,实在太难,且一旦失败,便再无余地。

而现在,他竟一个人回返?

这不是白白送上他们连想都不曾想,将他灭杀永绝大患的绝佳时机!

而且……魔后怎可能让他一个人来此!

焚月神帝眼神一阵变幻,最终还是将目光看向了焚道启。

焚道启沉吟一番,道:“有道是奇货可居。但若专属一主,再奇的货,也将失去拔高身价的自由。”

“而若是两者、或多者争抢……那便可以自拔身价,甚至漫天要价。这云澈,看来也是个胆大,聪明,且极具野心的人。”

焚道启笑了起来:“若真是这样的话,不是很好么?”

焚月神帝短暂一想,缓缓点头,道:“焚冑,迎他入殿,记得,不可失了礼数。”

“不!”焚月卫统领刚要应声,焚道启却忽然开口,道:“此事,还是要吾王亲自来。”

焚道藏向前一步,刚要斥驳。却见焚月神帝已是缓缓颔首:“师尊说的不错。的确该本王亲自来。”

“立刻重新备宴……召合凰即刻入殿!”

…………

焚月王城城门大开,现出焚月神帝的身影,见到云澈,他大笑一声,毫无神帝威仪的大步走出:

“哈哈哈哈!原来当真是云兄弟!”他笑面春风,一句亲热无比的“云兄弟”将刚要行礼的焚月卫惊得当场懵过去。

“焚月神帝。”云澈没有行礼,目光平和,淡淡一笑。只是笑意之中,却找不到任何的情感痕迹。

焚月神帝毫无介意云澈的失礼,他目光一扫,疑惑道:“哦?为何魔后与魔女未在?莫非,是魔后有要事需云兄弟代为转告?”

“与魔后无关。”云澈道:“是我个人有事相谈。”

“原来如此。”焚月神帝笑着道:“先前魔后在侧,本王未能与云兄弟畅谈,正抱憾不已。如此,真是再好不过,快请!”

“那我就不客气了。”云澈微微眯眸。

焚月神帝亲引,云澈独身一人,再入焚月王城。

王城之上,一众焚月卫一脸懵逼的看着焚月神帝亲自迎出,又一脸懵逼的看他回殿……直到走远,他们才反应过来自己竟全程没有下拜行礼。

…………

王城主殿。

云澈入座,正是池妩仸之前所坐的尊位。

蚀月者、焚月神使、一众帝子帝女……同一个主殿,同样的阵势,却是全然不同的氛围与画风。

大殿正中,数十个美貌少女正轻盈起舞。薄如蝉翼的纱袖裹着纤纤雪白的玉臂,流涓水裙轻覆着姿态万千的曼妙玉体。裙裾翻飞间,若隐若现着光洁无暇的秀美玉足。

这些少女皆是万里挑一的绝色,姿态更是娇媚万千。勾魂摄魄的翦瞳,含情脉脉的唇角,略带羞涩的盈盈浅笑,再加上舞姿间不经意浅露的春光……让一众意志极坚的蚀月者都开始目光闪烁,气息渐乱。

焚月神帝双臂张开,畅然笑道:“世人皆言本王骄奢淫逸,有污神帝威仪。但,手掌威权,纵情酒色,这不才是男儿最不羁不枉的一生!”

云澈面无表情,眼瞳中倒映着少女们翩翩如蝶的舞姿,似享受其中:“看来,焚月神帝这辈子……倒是值了。”

焚月神帝笑道:“的确是值了,不过,想做的事,未了的事,依旧太多太多。又有谁,会嫌自己的命太长呢。”

他手臂一招,道:“合凰,还不给云神子斟茶。”

“是。”

一声轻应,香风袭至。一个少女螓首微垂,手捧玉壶,步态轻盈的走来。

少女十六七岁的年纪,浅绿披肩,淡红罗裙,容颜是画中人才堪拥有的绝色,一双纤月般的淡眉下,双眸明睦清澈,瑶鼻秀挺,朱粉嫩盈的嘴唇轻轻的抿着。

她轻轻跪于云澈席前,娇手如玉,恬静斟茶。云澈斜眸一瞥,目光所至,她浅露的香肩流溢着晶莹剔透的玉光,如同沐浴在柔和的月芒之中。

斟茶之后,她并未离开,就这么安静跪侍于云澈身侧,只是螓首垂得更低,放在膝上的双手无意识的握紧着衣带,明明是华贵无双的焚月公主,却释放着让人心疼怜惜的娇弱。

云澈双眉稍稍一敛,微凝的目光似欲穿过少女的衣裳……只是瞳眸的最深处,却是一抹幽暗的嘲讽……

和一只正在疯狂扭曲,随时都会彻底暴走的魔鬼。

而另有缕缕杀机,不断闪动在蚀月者的瞳孔之中。

这是云澈自己亲手送上,是简直如天赐般的良机!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机会。

但焚月神帝却对蚀月者们不断传递来的冷芒视若无睹。他察言观色,对云澈的神态甚是满意,笑呵呵的问道:“云兄弟,这是小女合凰,为本王最疼惜的掌上明珠,至今还从未走出过焚月界,亦从不喜与外人近触。”

“今天听闻云公子为魔帝传人,合凰心生仰慕,万般渴望一瞻云公子风采。本王虽儿孙无数,但唯独半点不舍合凰不愉,于是便私做主张,让合凰与云公子相近,还望云公子莫要见怪。”

这番“暗示”,已是明的不能再明。

焚合凰玉指紧拢,唇瓣也咬的更紧。

身为焚月界的瑰宝,焚合凰有着太多的倾慕者。甚至……包括不止一个蚀月者。

当焚月神帝这番话带着笑意说完时,焚卓的每一片指甲都深深的刺入了肉中。

杀云澈……焚月神帝不是没有想过,但这个念想只闪烁了几个瞬间,便已被他完全摒弃。

杀了已宣称将在劫魂界为帝的云澈,的确可以除一大患,但依旧有着很大的风险。毕竟,因云澈的存在,他焚月界的核心力量和劫魂界的核心力量已经处在了不平衡的状态,魔后一怒,后果难料。

而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

那亲眼所见,在最弱魔女身上都展露骇世神威的黑暗蜕变……身为北域魔帝,怎么可能抵御的住这样的诱惑!

而且云澈一人返回,显然就如焚道启所言,就是来“送”的。世间唯有他承载黑暗永劫之力,想要利益最大化,当然要缔造竞争者!

这才是聪明人所为!

云澈瞥了焚合凰一眼,将她斟的茶一饮而尽,很是淡漠的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焚月神帝身体前倾,脸上帝威顿去,竟是多了一分与他身份全然不符的暧昧:“云兄弟,你觉得……小女合凰如何?”

方才虽已昭然若揭,但总算还可归于“暗示”。而现在,竟是直接当着众人之面,当着焚合凰之面,以他神帝之口,将目的再无遮掩的铺了出来。

焚合凰全身明显紧了一紧。

云澈眼眸半眯,淡淡而语:“你这小女儿的相貌气度在女人之中应该都属上乘,但……”

话才说了半句,焚月中人都已是心中盈怒!

上乘,这本该是夸赞。

但,那可是焚合凰!焚月界的第一瑰宝!上乘两个字用来形容她,要么是眼瞎,要么是折辱!

“但若与我的女人相较……”云澈的眼眉微低,嘴角的弧度冰冷而不屑:“不堪入目。”

简短的四个字,落入耳中,却无疑是四把冰寒的刺锥。

焚月神帝脸上的笑意猝然僵住。

一直垂首咬唇的焚合凰猛的抬首,一双盈动的美眸中带着惊讶、茫然……随之又快速转为羞辱和愤怒。

“云澈!你放肆!!”焚卓猛的站起,面色赤红,全身发抖……站起之时用力过猛,甩出一连串猩红的血珠。

“吾王!”焚道藏也拍案而起:“此子分明……”

焚月神帝却是猛一抬手,止住众人即将喷薄而出的怒言。他微微一笑,只是笑意,比之刚才也多了几分幽寒。

“呵呵呵呵,云兄弟身边有魔后神女相侍,或许这世间女子,再无人能入云兄弟之目。只是……”他声音渐缓,目光深邃:“魔后是何许女人,当年的净天神帝是怎么死的,相信云兄弟不会毫无耳闻。”

“她的可怕,本王要远比云兄弟明了的太多太多。”

看了一眼云澈的神态,焚月神帝继续道:“劫天魔帝离开混沌前,特意将黑暗永劫留给云兄弟。想必,魔帝大人留下的可绝不单纯是力量,亦有着拯救北神域的,拯救魔之一族的企望与意志。”

“那么,承载魔帝大人力量和意志的云兄弟,当为北域所有生灵所仰所敬。若是有所不慎,被魔后那可怕的女人控于掌心……那可就太可惜了。魔帝大人若是有知,也定会扼腕叹息。”

“想必,如云兄弟这般聪慧的人,此番独自来此,亦是深知与魔后为伍,并非最优和长远之策。”

“呵呵呵,”云澈淡笑出声:“憋了这么久,总算开始试探目的,倒也难为你了。”

“那就请云兄弟明示。”焚月神帝道:“本王虽为焚月之帝。但云兄弟身为魔帝大人的继承者,但有所求,本王都不会皱眉。”

“所求?”云澈直接拿过焚合凰手中的玉壶,自斟一杯,悠然说道:“不,相反,我此来,是为了送焚月神帝一份大礼。”

“大礼?”焚月神帝目光一闪,似乎来了兴致。

“听说过龙皇吗?”云澈忽然道。

“当然。”焚月神帝道:“西神域龙族之帝,当世第一人,混沌唯一的‘皇’,本王又岂会不知。”

“这份大礼,我原本准备在‘最后时刻’,赐给龙皇。”

云澈眼眸低垂,手指在玉盏上缓慢的敲击着,声音无比的轻缓低沉:“但现在……我迫不及待的,想把它赐给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