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 神烬(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叮……

叮……

叮……

手指敲击玉盏的声音明明很是轻微,却诡异的像是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弦之上,缓慢均匀,沉闷压抑。

像是生命流逝的声音。

大殿变得安静,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变得凝实。

焚月神帝眉头微敛,云澈平淡无比的一句话,却让他陡生一种莫名的危险感,尤其那“最后时刻”四个字,让他的心魂不知为何,在不自主的在收紧。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灵魂警兆……而这样的灵魂警兆,本几乎不可能出现在一个神帝的身上。

当世间没有了邪婴和魔帝,便再无能让神帝感受到死亡威胁的存在。

何况面对的,还是一个七级神君……周围,更聚集着焚月界所有的核心力量。

焚月神帝的眼神变了,他开始彻彻底底的察觉到了不对劲……至少,云澈忽然独自去而复返的目的,似乎根本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赐给龙皇的大礼?”焚月神帝将“赐”字咬的颇重,眼眸也半眯了起来:“那本王,可就太感兴趣了。”

“不知这份大礼,究竟为何?”

面对焚月神帝,以及众蚀月者明显变化的气场和语态,独身一人的云澈却似乎毫无察觉,神情依旧冷漠而泰然,他的手指落于案上,低眉道:“焚月神帝,你先前说,很想见识超越界限后的黑暗领域,那么,你觉得这个领域存在吗?”

“不,当然不存在。”

稍微有些出乎意料,焚月神帝的回答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看着云澈,本刻意敛下的帝威无声铺开:“极限之后的领域,是属于魔与神的领域。神主境,已是现世生灵所能达到的极限,人再怎么努力,天赋再怎么异禀,也永远不可能成为魔或神,”

“这是种族所限,天道所限,混沌所限。”

焚月神帝淡淡而笑,无形的帝威之下,世间万物尽皆渺然:“本王先前对魔后所言,不过是稍做试探。若她当真超越了界限,又岂会只是来示威,定早已直接将我焚月一口吞下。”

云澈抬眸,直视着他傲然万物的眼神,眼瞳幽暗如无底的深渊:“说的没错,你就算到死,就算千世万世,也永远不可能触碰到‘神’的领域,因为你这个所谓神帝,也终究只是个凡人。”

“在真神之力前,与土鸡瓦狗无异。”

焚月神帝的眉梢不自觉的一跳,双眸眯成了两道狭长的缝隙:“有趣。云兄弟说的话,可真是太有趣了。你该不会是想说,你的身上,拥有视本王如土鸡瓦狗的力量?”

云澈的嘴角冰冷的勾起:“说不定呢。”

“哈哈哈哈哈哈!”焚月神帝狂笑,蚀月者、焚月神使神情、眼神也都变得讥讽。

云澈的确身负着邪神神力,继承着魔帝之力,天下无二!

但他的玄力修为,终究只是七级神君!

而他之所以会来北神域,还是被其他三神域追杀而至,本质上,不过是狼狈逃命的“丧家之犬”。

若非他身承的邪神神力和魔帝之力,以他的出身和境遇,连让神帝、蚀月者这般存在平视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又何来的脸皮,何来的底气说出这天大的笑话。

“嘿嘿嘿嘿……”随着焚月神帝的大笑,云澈也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笑声无比低沉,就像是从遥远深渊传来的恶鬼呻吟:

“神之领域的力量,非凡躯所能承受,否则会瞬间灰飞烟灭,万死无生。”

在众人的大笑、嘲讽以及逐渐压下的气场中,云澈却在缓缓的低念着:“而我现在还不能死,所以只能牺牲其他的东西。”

他的手掌缓缓伸出,道道霞光映照在每一个人的瞳孔之中。

大笑声骤然停住,众人的目光在一个瞬间全部集中在了云澈的掌心之上,伴随着瞳孔的轻微收缩。

那是一个闪耀着梦幻光芒的轮盘。

轮盘长不足一尺,上面环围着十二道不同色彩的霞光,其中有四道光芒格外浓郁,如燃烧中的烛火一般。

目视着云澈手中的轮盘,焚月神帝的目光猛的收凝。那四道异常浓郁的星芒虽然只是很小的一抹,但,以他的神帝之力,目光触及的刹那,竟像是忽然在一瞬间坠入无尽星芒的世界。

“神源之力!”焚月神帝低吟出声。

“没错。”云澈手托轮盘,缓缓的起身,嘴角咧起,露出森白的牙齿:“它叫星神轮盘。”

深深的惊色从焚月神帝脸上闪过:“星神界的神源之力!它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王界的强大,依赖于不绝不灭,可以代代传承的神源之力。所以,焚月神帝一眼便认出,那分明是神源之力的气息!

而神源之力作为王界最最重要、最最核心的神物,只会存在于王界神帝的手中,纵死亦可不丢弃。

因为若是丢失了神源之力,王界便断绝了传承!若不能找回,必然覆灭!

而东神域星神界的神源之力,竟然会在云澈的手中,且呈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星神轮盘,星神界十二星神源力的载体。这是被废的星神帝星绝空亲手交给他,哀求他交给彩脂,希望借此让它重归星神界。

他接下了星神轮盘,但岂会顺从星绝空之意!

云澈没有回应,在焚月神帝和蚀月者们震惊莫名的目光中,他缓缓举起星神轮盘,而上面闪耀的四道星芒,在这时忽然脱离,缓缓飞向了云澈。

碧色的天毒星芒(天毒星神狱萝),落于云澈的胸口;

灰白的天元星芒(天元星神荼蘼),落于云澈的左肩;

暗铜的天罡星芒(天罡星神神虎),落于云澈的后背;

苍金的天魁星芒(星神帝星绝空),落于云澈的右脚。

当光芒在云澈身上静止的刹那,四股神源气息,竟与云澈的气息缓慢的连结……融合。

“!!?”焚月神帝猛的向后一步,眼眸如被针扎,剧烈跳动。

身为焚月神帝,掌控着焚月界的魔源之力,他亦是当世最为了解这种神(魔)源之力的人。

作为真神遗留的不灭之力,它可以被代代传承,但断然不可能被控制和驾驭。手掌它的人必须有着相应的血脉,而将之传承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得到它的承认。

也就是说,每一个王界的神源之力,若是落入他人手中,就不过是一件毫无作用的废物,断然不可能动用任何的神源之力。

但,星神界的源力,竟会被云澈所驾驭,竟会与他的气息融合!

还是四股源力一起!

这绝对是在任何神域历史上,都从未出现,也不可能出现的异象!

“你……你怎么会……”

这个世上,太少太少有能让一个神帝震惊到失声的东西。但今日却是连番而至,前为黑暗永劫,现在则是为云澈所控的星神源力。

“虚无法则……”沐浴在四色的星神之芒中,云澈的眼瞳亦变成了隐隐的四种色彩:“这同样是你……千世万世都不可能碰触,也没有资格碰触的领域。”

之前还是隐约浮现的危险感在这一刻陡然放大,焚月神帝皱眉之间,身上已有玄气动荡。

十二蚀月者亦全部站起,躯体紧绷,玄气外溢。

明明是七级神君的气息,明明只是孤身一人……但一股冰冷的危险感,却在狠狠的刺动着每一个人的灵魂和神经。

焚月神帝猛一抬手,离云澈最近的焚合凰已被他远远带开。他向前一步,眉头紧蹙:“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出口的言语竟然带着隐隐的颤抖。

是的,他在恐惧……一种源自本能,超越他意志的恐惧!

怎么回事?这种恐惧是怎么回事!?

云澈双臂缓缓抬起,瞳孔中映照着焚月神帝轻微扭曲的面孔:“好歹是真神的源力,以碎灭它们为代价,总该能撑住那么几息吧……”

“虽然有些可惜,但是……”

“你……该……死!!”

焚月神帝瞳孔再缩,忽然一声暴吼:“拿下他!!”

这声暴吼直摧众人紧绷的神经,十二个蚀月者完全在同一个刹那同时出手,直扑云澈。

云澈的脸上没有畏惧,唯有一瞬……比真正的魔鬼还要恐怖残酷的狞笑。

他手臂张开,仰头的刹那,发出声嘶力竭的凄厉咆哮!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

云澈的玄脉世界,响起一声无比沉闷的轰鸣。邪神玄脉一瞬间暴涨,猛烈暴走的气息如有万千的灭世风暴在疯狂肆虐。

第一境关邪魄……第二境关焚心……第三境关炼狱……第四境关轰天……第五境关阎皇……

一瞬间全部开启。

以及那禁忌的……

第六境关!

血色的玄光在云澈的身上猛烈爆开,他的头发扬起,染为浓血之色,全身衣衫碎灭。

恐怖绝伦的气浪之下,冲向云澈的蚀月者……整整十二个蚀月者全部如遭擎天之锤,齐刷刷一声惨叫,如凋落的残星般飞坠而去……

带着十二条触目惊心,又在下一个瞬间被湮灭成虚无的血箭。

一瞬,仅仅是刹那爆发的气浪,十二蚀月者皆伤!

这是纵然亲眼所见,也根本不可能相信的恐怖一幕。

轰隆!!

加持着十数个强大玄阵,纵然在神主之战下都未曾损毁的焚月主殿……轰然崩塌。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自云澈的凄厉叫声覆灭了世间一切的声音,他的身上蔓延开无数的血红印痕,这些血痕遍布他的全身,他的瞳孔,再蔓延至周围完全扭曲的空间。

他的身上,四点星神源力陡然释放出十倍、百倍、千倍的星芒!只是,这些疯狂闪耀的星神之芒却透着凄美与绝望,就像是濒死前的搏命挣扎。

轰隆隆隆隆隆隆……

焚月王城在颤抖……庞大的焚月界在颤抖……焚月界所在的浩瀚星域在颤抖……昏暗的星域,转瞬间蒙上了无尽的暗云。

咔嚓!

雷霆劈落,苍穹震颤……这是来自天道的恐怖颤栗。

邪婴现世,那是自身力量的觉醒。

劫渊归来,那是已属外混沌的异端。

但……

这个早已没有了神,也不该有神的世界,竟在这一刻,在北神域一个名为焚月的王界之地……

降生了神之领域的力量!

——————

【那个……今晚(4月5日)19点,上优酷搜索#进击的大神#观看本火星的奇怪直播o(╥﹏╥)o。】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