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2章 裂痕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玄道的进境,会改变玄力气息。

而大道浮屠诀的每一次进境,都会改变生命气息。

当年在宙天封神台,云澈在经历九重雷劫后,踏入大道浮屠第五境,之后无论再怎么感悟,都毫无进境。

而这一次,真神之力的现世,亦为他无形中劈开了又一扇浮屠之门。

加之他的龙神血脉和龙神之髓,他如今的躯体强度,已然超过了当年的天狼溪苏!

再加上所承的光明玄力,身体自愈和玄气恢复的速度,更是达到了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比拟,亦无法理解的领域。

而真神之力的闪现,所带来的绝不仅仅如此。

当界限被打破,他亦在无意间、无形间,触碰到了更深的“虚无”。

——————

“小澈,快醒醒!该起床了!”

“唔……天还这么早,让我再睡会嘛。”

“今天是你和司徒小姐成婚的大日子!时辰快到了,赶紧起来!”

……

“小澈,这是我刚刚熬好的粥,你身体弱,上午的时间又那么长……要全部喝掉。”

“好好好。”

“啊……也不用这么急啦,还有一些时间的。”

“呼……喝完啦。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常吃到小姑妈做的饭。”

“嘻嘻,是你把城主家的千金娶进门,又不是你嫁过去,只要你想,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每天都做给你吃……倒是小澈,成家之后,理我的时间肯定会越来越少。”

“怎么会!我昨天刚刚和小姑妈保证过:和司徒萱成婚后,不能有了老婆就忘了小姑妈,不能减少和小姑妈在一起的时间,对于小姑妈的召唤要和以前一样随叫随到!”

“嘻嘻,算你还乖!”

——————

“元霸,你居然会起这么早?”

“嘿嘿!今天可是你成婚之日,我当然要来帮忙……那个,其实,是有一个好消息。我老爹前日邀请了一位在新月玄府当导师的好友,本来是想通过他把我带入新月玄府,没想到,那位导师前辈却说以我的资质,完全可以直接入苍风玄府。”

“哦!太好了!这简直是我们整个流云城的大喜事!”

“嘿嘿嘿……我都激动的两天没睡好了。等我入了苍风玄府,变得越来越厉害后,我看谁还敢欺负你!”

“这件事现在还是个秘密,老爹说要暂时保留,以免横生枝节,现在只有你知道……哦对了,说起来,这两年,我听到很多不好的传闻,都说司徒城主一定会取消婚约,将司徒萱改许配给你们萧门门主之子萧玉龙。听到那些传言,我很生气,也不敢和你说。不过到了现在,这些流言已经不攻自破。”

“空穴来风,必有其因。不过没关系,我早都习惯了。我这样一个废人,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还能娶到城主家的千金,已是上天的恩赐了。”

——————

“澈儿,你和城主女儿的姻缘,也是就此结下的。司徒城主当时感激鹰儿的救女之恩,当场与鹰儿结为兄弟,并当众人之面,宣布自己的女儿将来只会嫁予萧鹰之子,以此生报天恩。”

“因那次施救,鹰儿玄气大耗,元气重损,却在这期间忽然遭遇歹人……遭其毒手。”

——————

意识明明苏醒,但不知为何就是无法醒来……反而,一个又一个的声音在他意识中混乱响动。

这些声音明明很熟悉,却又带着诡异的陌生感。

明明就响荡在脑海,却又似乎遥远的永远不可能触及。

模糊的意识告诉他,这些熟悉而陌生,临近又遥远的声音,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而是曾经在梦中响起过。

那些无比荒谬的梦……梦里的夏元霸有着和他相近的个头,偏瘦的身板,英挺的外貌,以及无比惊人的玄道天赋。

梦中他要娶的人不是夏倾月,而是流云城主之女司徒萱。

就连萧鹰当年所救的女婴,亦是司徒萱。

梦中,夏元霸很羡慕他身边有一个让他永不孤单的小姑妈,因为他没有兄弟姐妹。

为什么这些荒谬的梦境会再次……还是同时出现……

……

云澈的意识开始挣扎,竭力的想要醒来,忽然……意识的海洋毫无预兆的坠入了一片剧烈扭曲的苍白。

扭曲的苍白中,响荡着一片片破碎的声音……

“你(我)真的要如此吗?”

“你(我)可知……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多少次的轮回……才终于有了‘完整’的你……”

“若将这一切……将源力都给了他……你(我)将再无法真正于这个世上……”

“他……终究只是一个凡人……”

“好……如你(我)所愿……毕竟,你(我)的意志,就是我(你)的意志。”

“他孱弱的躯体无法承载我(你)的力量,我(你)亦无法赋予。能给予的,唯有以虚无法则所铸的【圣躯】,可容纳天地间的一切力量……”

“如此,还不够吗?”

“不……命运,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干涉的东西。”

“即使是我(你),亦不能。”

“好……如果你(我)坚持如此……”

“命运的篡改,即使只有那么一点点,也会涉及整个世界的因果变动。后果,更是任何人,纵然是你(我),都无从预料和控制。”

“最后的源力,或许足够完成一次因果修正……”

“只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或许几年,或许几十年……”

“这段时间,我(你)会暂停这个世界的时间轮……除了,即将将他送往,让他与源力完成融合的那个世界……”

——————

“呃!”

云澈猛的睁开眼睛,翻身坐起。

那先前于脑海里混乱响动的破碎声音在意识中快速的模糊、远去,他凝心想要留住、记住这些声音,但它们却越来越远,越来越淡……最后,竟完全消失于他的记忆之中。

一个字都无法想起。

“总算是醒了。”

云澈抬头,他的前方,千叶影儿远远的斜倚在墙边,双手抱胸,冷眸看着他。

晃了晃头,云澈马上感觉到了身体的巨大变化。

生命气息的流转,血液的流动,呼吸的方式,对天地的感知……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他意识潜下……那沉寂许久的浮屠塔,赫然已变成了纯金之色。

大道浮屠诀又一次突然进境,而且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一次进境所带来的变化之大,远远胜过先前的任何一次。

茉莉当年曾告诉过他,十二重大道浮屠诀,以凡灵之躯,修至第六重便已是极限。再往上,是永远不可能触及的神之领域。

他抬起手臂,默然感受着身体的变化。以他如今又一次蜕变的躯体,开启阎皇再不需要承受必定带来损伤的负荷,而且应该可以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待他将来成就神主,常态维持阎皇绝非不可能。

砰!

一声沉闷的气爆声,云澈身上新换的外衣崩裂大半。

他皱了皱眉,忽然抬头,看着千叶影儿道:“开启结界,不许任何人靠近。”

“……”抱在胸前的手臂稍稍一紧,千叶影儿冷哼道:“有两个魔女就在外面,你还是收敛些好!”

“我要突破了,为我护法!”

语落,云澈手臂快速拢回,开始凝心引导周身混乱流转,临近突破边缘的玄气。

千叶影儿很重的愣了一下,随之迅速起身,手臂一挥,结界筑起,同时亦传音池妩仸,隔绝任何人的靠近,乃至任何声音。

云澈每一次的小境界突破,都和寻常玄者大不相同。

神君境的突破,本是一种漫长、安静的大幅量变与小幅质变,而云澈神君境的小境界突破,玄气的流转却如怒海惊涛,几乎达到了一种能轻易摧毁正常玄脉的程度。

前几次神君境的突破,都是在太古玄舟之中完成。这一次身处劫魂圣域,反而要更安心许多。

结界之中,千叶影儿默然看着云澈的突破,暴乱的气流卷动着她的长发和裙带,唯有她的眼眸,始终没有任何的游移。

连她都开始感觉到……自己的确已经变了。

变成了一种曾经的她绝不会相信和接受……更是她最不屑,最鄙夷的样子。

而她很清楚,默默催动这种变化,或者说让她逐步看清和接受这一切的……不是她自己,而是池妩仸。

池妩仸先前所言,每一个字都透着诡异的话语,这几天无数次的回响在她脑海之中。

小半个时辰后,随着最后一道沉闷的气爆声,云澈身上风暴忽止。

他的眼眸睁开,一抹比以往更加幽邃的神芒从他瞳孔中射出。

神君境八级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无声溢动。

结合大道浮屠诀的进境,虽只一个小境界的跨越,他的综合实力提升之大,绝非常人所能想象。

绝灭四星神源力来开启两息“神烬”,本以为必承严重后果。没想过,却是因之得服,连破壁垒。

只是,他睁开的眼眸之中没有丝毫的激动或喜悦。

毕竟,这对他而言,只是复仇之路上再次迈出,也注定、必须迈出的一步而已。

“完成了?”千叶影儿腰身轻转,金发后撩……这些无意识的动作,以前从未在云澈面前有过。

“没让你半残,更没要了命,反而助你突破。哼!你的命,还真是大的很!”

千叶影儿冷冷说完,五指张开,便要解除结界。

云澈却忽一伸手,止住她的动作,问道:“焚月界如何了?”

千叶影儿道:“除了被你杀死的焚道钧和焚道藏,其他蚀月者。焚月神使已全部臣服,焚月王城,也已经落入魔女的控制之中。”

“全部!?”云澈的眉头猛的一沉。

“池妩仸的手段,你又不是没有见识过。”千叶影儿看他一眼:“那些蚀月者本就被你吓的魂飞魄散,她的魔音又劫魂惑心,寥寥几句话,每一个字又都重击要害,完全是借你之势,并不血刃的控住了焚月。”

“不过,这样不是很好么?无比顺利的一大步。”

“……”云澈沉默下去,脸色极不好看。

“怎么?觉得池妩仸这女人太过于可怕?”千叶影儿道。

云澈无言,亦是默认。

他的脑中,快速回放着从踏入焚月界后发生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画面,甚至每一句话,眉头逐渐越收越紧。

“她若不足够聪明,又怎配与我们合作。”千叶影儿道:“何况,她的心机手段再高超,也必须极大的依仗于我们。至少目前,彼此只有共同的目标,而没有任何利益上冲突的时候,你不需要过多的担忧什么。”

云澈在皱眉中抬眸,看着千叶影儿的眼睛缓缓说道:“你在替她说话。”

“……”千叶影儿刹那一怔,随之目现些微的复杂:“似乎的确如此。你该不会……认为连我也被她惑心劫魂了吧?”

云澈再次沉默,许久,他的手臂伸出,随着五指的张开,一抹纯净沁心到极致在结界中溢开,只一瞬间,整个世界似乎都因它而发生了奇异的质变。

蛮荒世界丹!

当初在太初神境,融合蛮荒神髓和太初神果,禾菱共融炼出了两枚蛮荒世界丹。

一枚由千叶影儿炼化,让她在半年之内修为突飞猛进,成就八级神主。

而另一枚,则是云澈准备在自己修成神主境后服用。

却在这时,将它过早的拿出,而且……将它交向了千叶影儿。

“服下它。”

蛮荒世界丹,当世认知最高层面的玄丹,神帝都不敢奢求的神迹之物。但,面对这第二颗蛮荒世界丹,千叶影儿却是金眉蹙起,声音也低冷了几分:“什么意思?愧疚?补偿?怜悯?”

“不,”云澈缓缓说道:“这次的事,让我有了一种危机感。池妩仸的确极为依仗我的黑暗永劫,但……就实力而言,我们与她相差的依旧太多。”

“而只有你的力量,是真正……完完全全属于我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