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4章 阎魔帝域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结界解除,云澈踏出殿堂,一眼看到正迎面走来的池妩仸。

看到云澈,池妩仸的脚步微滞,眼眸也轻微的动了一下,随之便清楚感知到了云澈气息上的巨大变化。

她唇瓣一抿,微笑出声:“不但痊愈,修为居然也有了如此大的突破。不愧是劫天魔帝的继承者,果然任何时候都不在常理之中。”

“恭喜云公子突破。”池妩仸身边的魔女蝉衣颔首道。

云澈也笑了一笑,道:“与魔后唾手拿下浩大焚月相较,我这点突破,又算的了什么呢。”

池妩仸缓步走来,倾眸看他:“控住焚月,功劳在你,而非本后。”

“但将它控在手中的,是你,而非我。”云澈道。

池妩仸道:“你我目标相同,我所拥有的力量,你可随意驱使。魔女如此,蚀月者亦是如此。所以,又有何区别呢?”

“听上去,的确没有什么区别。”云澈道,面无表情。

“蚀月者会如此轻易的臣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你身为魔帝继承人的身份。你修为尚在神君境,且还未封帝,他们却对你主动以‘云神帝’相称,这种事,北神域历史上从未有过。”

“能让强大高傲的蚀月者如此,你该明白自己身上所承的东西在北域玄者眼中意味着什么。”

池妩仸继续道:“神之领域的力量……一剑灭神帝,更摧毁众蚀月者坚守一生的信念。如今消息传开,诸界震动。而震动之后,会衍生的,则是会……一种从未有过,越来越热切的希望。”

“而希望,会将无数沉寂已久的黑暗灵魂逐渐的,彻底的引燃。”

云澈:“……”

“所以,这次的事,控住焚月界并非最大的收获。这种来自魔帝继承者的撼世冲击与随之引燃的希望,才是最大的收获。本后这几日倾注心力最多的地方并非焚月,而是推波助澜。”

“也包括……我即将在劫魂封帝的事吗?”云澈道。

“……”魔女蝉衣的脚步定在原地,没有紧随于池妩仸身后。她隐隐感觉到,云澈与池妩仸之间……和之前似乎有了微妙的不同。

“对。”池妩仸道:“你身为魔帝传承者的影响力,才是最大的关键。原本,单单只是名号,要铺开影响力需颇费心思,而今一剑毙神帝,一日伏焚月。如此已无需其他手段,封帝之时,你的号召力,必将胜过所有。”

云澈笑了一笑,眼眸斜过:“不愧是魔后,一次‘突发’的事件,你却能随手借之铺开一条康庄大道。”

“既已如此,没有理由不顺势而为。”池妩仸道。

“顺势而为?”云澈眼眸微眯:“为了这场‘顺势而为’,可是劳魔后费了不少心思。”

池妩仸:“……”

魔女蝉衣微微皱眉,她向前一步,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云公子,你是不是误……”

池妩仸却忽一抬手,止住了蝉衣的言语,脸上依旧微笑淡淡:“本后就算再有万倍的心思,也算不到这世上竟有能一瞬斩杀焚月神帝的力量。说起来……”

她话音忽然一转:“云千影是在炼化第二颗蛮荒世界丹吗?”

“!?”云澈的眉梢猛的一跳。

“看来的确如此。”云澈的表情变化给了她答案:“不见身影,且毫无气息,果然是进入了一个不会被外界感知的独立空间。”

云澈双目凝寒,看着她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有第二颗蛮荒世界丹?”

“简单的很。”池妩仸悠然而语:“你们取了蛮荒神髓后逃往了太初神境,归来后云千影的修为出现了不符常理的增长,最大的可能,便是服用了蛮荒世界丹。”

“而那个时候,你与她之间‘不清不楚’,如此珍贵的蛮荒世界丹,你怎可能只用于她的身上,想来是以天毒珠那极致的融炼之力,融成了不止一颗蛮荒世界丹。一颗给了云千影,剩下的,则留给自己在足够的时机服用……大概,是在成就神主之后。”

云澈:“……”

“而现在,你失了底牌,不安感会自然而生,所以,你会急于在最短时间内拔高自己的力量,以免在本后面前落于被动。”

“说到实力的快速提升,这世间又有什么,能比得上蛮荒世界丹呢。再加上……”池妩仸的眼眸似乎轻眨了一下:“将最后的蛮荒世界丹也用在她身上,现在感觉……是不是也没有那么不舍得了?”

“……”云澈的眉峰逐渐冷凛。

“太容易猜中男人心思的女人,是会惹人厌的。”池妩仸淡淡而笑:“你,现在是不是准备去阎魔界?”

“~!@#¥%……”云澈脸上毫无反应。

“焚道钧刚死,如今是你余威正盛,阎帝最为惊惶忐忑之时。现在直接去找他,的确是再好不过的时机。所以……”

她站到云澈身侧,丝毫不介意他身上泛动的寒气:“你准备自己去,还是本后陪你去?”

云澈眯了眯眸,道:“魔后既要把控刚刚拿下的焚月,又要‘推波助澜’,这点小事,岂敢劳烦。”

池妩仸像是完全没听出他话中的讽意,摇头道:“事关阎魔,又岂是小事呢,且这其中的风险有多大,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不过你的云千影不在,本后的劝阻你也不可能会听,倒也无必要多费唇舌。”

池妩仸手指轻轻一点,一抹灵魂碎片凝结,飞向了云澈:“这是阎魔界的所在,以及有关阎帝、阎魔、永暗骨海的一些信息。在你归来之前,本后除了管控焚月和你的影响力,还会筹备好你的封帝仪式。”

“可别死在那里,让本后白忙一场。”

云澈没有回应半个字,他深深看了黑雾之下的池妩仸一眼,直接迈步,飞身而起,转眼已是远去。

蝉衣愕然的看着云澈消失在视线之中,所去的方向,也的确是阎魔界方位所在。她急急向前,道:“主人,他真的就这么去了阎魔界?”

“他有自己的打算。”池妩仸道。

“可是……可是那是阎魔界!”蝉衣既是不解,又是担心:“主人说过,他杀死焚道钧的那个力量已经不可能再现,他一个人入阎魔界,实在太危险了。”

“他有自己的打算。”池妩仸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希望他能成功吧。”

“就算不能成功,他应该……他一定也有办法全身而退。”池妩仸很平静的道:“他逃逸和隐匿的能力,足以应付可能的危险。”

“可是……他一个人,究竟能做什么?”蝉衣又问。

北域三王界,综合实力上,公认以阎魔最强。

而在阎魔的老巢之下,那处潜于北域核心的永暗骨海,还隐着三个强大无匹的阎祖。

单单这三个阎祖的存在,便足以让阎魔界成为北神域最不可撼动的黑暗之地。

“蝉衣,”池妩仸螓首微抬,看向云澈所去的方向,道:“焚月的事是个大意外。而阎魔那边,你不用太过担心,虽然他的修为尚低,但身负黑暗永劫,在北神域,在当世,他是真正的,也是唯一的黑暗君王。”

“阎魔会是第一个……完完整整感受这一点的人。”

“……”魔女蝉衣张了张唇。

“不过,你的担心,也并非多余。”池妩仸缓缓闭眸:“传音婳锦,让她即刻前往阎魔,隐于帝域之中。若有变故,第一时间回报。”

“是。”蝉衣领命,迅速而去。

“等等。”

蝉衣才刚一转身,便被池妩仸喊住。

黑雾之下,一道若隐若现的妖娆曲线呈现着有些剧烈的起伏,她幽幽一叹,道:“不用传音婳锦了……这段时日,本后将不在界中,焚月那边,让劫心劫灵不可懈怠。”

“……是。”蝉衣领命,眸光半是复杂,半是茫然。

——————

北域三王界皆位于北神域中心区域,相离很近,以云澈的速度,几个时辰便可到达。

和劫魂界一样,阎魔界的版图很小。而其所在的位置,是北神域的正核心。

阎魔界的核心力量,为阎帝麾下的十阎魔,以及三十六阎鬼。不过现在只剩三十五鬼,因为最强的阎鬼王被云澈给一剑毙了。

若不是入了劫魂界,云澈和千叶影儿此刻必定正在遭受阎魔界的全面追杀。

云澈没有借助玄舟,只身一人穿过着层层黑暗星域。他以迫切的姿态让千叶影儿去炼化第二颗蛮荒世界丹,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为了如现在这般独自前往阎魔界。

否则,哪怕将她劝住……也很可能会悄悄跟来。

越是临近阎魔界,本就稀薄的光线便会愈加暗淡。

四个时辰后,云澈的身影终于踏入阎魔星域。

这里的黑暗气息,要明显比劫魂界浓郁一分。单此一点,阎魔界的黑暗玄者在修炼的先天条件上,便要优于其他两王界。

气息隐下,速度也缓了下来,云澈无声无息的穿梭于阎魔界,掠过一片又一片黑暗之地……前方的气息,在这时忽然出现细微的变化。

云澈从空中落下,缓步走向前方。

这里无比之安静,无比之压抑,不见人影,不闻声音。若有人踏入,一股深重的恐惧感会在心间快速滋生,每向前一步,这种恐惧便会陡增几分。

云澈微微眯起眼睛,他感觉到,前方的世界,似乎笼罩在一层无形的烟雾之中。凝目看去,灵觉所至,脚边的每一分土地,都正升腾着缕缕灰暗的烟气。

前方,是阎魔界的中心王城——北域无人不知的“阎魔帝域”。

阎魔帝域的正下方,便是永暗骨海。

踏……踏……踏……

云澈那不重的脚步声,在灰暗的死寂中格外的清晰。随着他的持续踏前,一个阴冷晦涩的声音遥遥传来:“擅闯帝域……死!”

嚓!

刺耳裂魂的铮鸣声中,一道黑暗凝结的漆黑长枪破空而至,带着浓重无比的黑暗死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