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5章 阎魔之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阎魔帝域,哪怕是最外围的守门者,也都有着相当可怕的实力。

迎面飞来的黑暗之枪所携的赫然是神王之力,尖锐的破空声恐怖如恶鬼的嘶叫。

很显然,阎魔帝域相比于其他王界中心,更为森严和禁忌。

临近劫魂和焚月的王城,会首先被气势压迫和警告。而靠近这阎魔帝域……却是直接下死手取命!

云澈的脚步停滞,黑暗枪影在瞳孔中快速放大……然后直中他的眉心。

嗡!

没有穿体而过,甚至没有黑暗肆虐吞噬的声音。黑暗之枪在刺中云澈眉心的刹那直接崩散,化作一片飘飞的黑暗灰尘。

空气忽然凝结,黑暗中的人影猝然窒息。而这时,云澈缓缓伸手,五指虚空一抓。

一声惊恐的惨叫声中响起,一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从黑暗中挣扎着飞出,然后重重撞在了云澈的手上,被他牢牢吸在掌中。

这是一个身材干枯瘦小的中年人,身上的黑骷印记证明着他在整个北神域都堪称高贵的身份。但,落于云澈掌中的他,脸上却唯有恐惧,身上的黑暗玄气像是被禁锢入了无形的牢笼之中,一丝一毫都无法运转。

云澈手掌一翻,手背重击在了他的胸口……“咔嚓”一声,那人全身骨头连同五脏六腑尽碎,整个人软倒在地,再无声音。

云澈脚步继续踏前,一脚踩在了他的右脚上。脚步所至,这个强大神王的腿骨竟如朽木般碎裂,随着云澈脚步的迈过,整个人已是碎成了百十断,却不见一丝血迹。

空气变得凝重,那些重压在云澈身上的气息出现了短暂的惊乱,但随之又变得更加森冷。

这里是阎魔帝域,世上还从不存在能威胁到这里的东西。

“哼,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像这样来送死了。”

“胆敢杀阎魔帝域的人,无论你是谁,今日都将化为骨海中最卑贱的枯骨!”

低沉的声音中,空气骤然冷下,数百道冰寒的杀气集中于云澈之身。云澈看着前方,视线中模糊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头骨。

这是上古之魔的头骨,数里之巨,那大张的恶魔之口,便是这阎魔帝域的正门。

他的脚步停滞,看着前方淡淡道:“告诉阎帝,云澈来访。”

“云澈”二字一出,本是僵冷的空气猝然一僵。所有锁定云澈的气息都出现了刹那定格。

这几天,因“云澈”二字,北神域可谓是被震荡的天翻地覆。

焚月神帝死,据说是被云澈一剑斩灭,当时的力量所引发的空间震荡,整个阎魔界都感知的清清楚楚。

这些都还可以说只是传闻……但浩大焚月在一朝之间落入了魔后掌中,这却是触目可见的可怕事实!

云澈身负魔帝之力……云澈杀焚月神帝用的是真神之力……存活的蚀月者全部被吓破了胆,连丁点反抗都不敢……云澈将在劫魂封帝……

一个又一个的传闻如惊天霹雳般震荡在北神域的每一个角落。而同为王界,阎魔得到消息的时间无疑最早,所看到的东西,也无疑最多……

焚月神帝的确是死了,劫魂界的确是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焚月界……而这几日,阎帝毫无动静,但可想而知,他的心中绝对不可能平静。

而现在,这个亲手诛杀焚月神帝,正在北神域掀起滔天骇浪,更让阎魔处在一种微妙气氛中的云澈,居然出现在了阎魔界的中心之地。

而且似乎是孤身一人!

一段长的让人窒息的沉默后,一个声音才仓惶的响起:“快……快传音大统领!”

——————

阎天枭,北域三帝之阎帝,亦是世人眼中公认的北域第一神帝。

阎之一姓,本非其族姓。但自先祖得阎魔传承,占据永暗骨海后,便更为阎姓,并就此成为阎之太祖。

因占据永暗骨海,阎魔帝域终年沐于来自上古魔骨的黑暗阴气中,因而在黑暗玄力的修炼上,有着胜过所有星域的优势。这也是阎魔界始终是北域第一王界的最大原因。

身为这一代的阎帝,阎天枭的实力高不可测。而他这一生最为得意的,除了自己的实力与帝位,还有他的一双儿女。

阎魔太子阎劫,以及第八十七女阎舞。

冷寂的阎魔大殿,一个颀长的身影缓步走入,他一身黑衣,皮肤灰白,半跪于地:“孩儿拜见父王。”

阎天枭已静立了数个时辰,自始至终一动未动。身后的声音让他眼眸睁开,但没有转身,淡淡道:“如何?”

简短无比的两个字,却蕴着足以碎魂的恐怖帝威。而且这股自然释放的帝威,要比平时沉重了许多。

显然,对于这几日的传闻和焚月的剧变,阎天枭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平静。

黑衣男子恭敬道:“回父王,已经确认,四日前的空间震动,波及了近三成的星域,焚月界亦在那短短数息之间崩开裂痕无数。”

此人,正是阎魔太子阎劫,另一身份,则是十阎魔之一,魔号“劫魔”,综合实力在十阎魔中排位第四。

万年前,他在继承阎魔之力后不久,便被封为阎魔太子,毫无争议的成为阎帝的继位者……但之后,他的太子之位却受到了越来越重的威胁。

这也让他这些年在北神域格外活跃,在各方领域竭力证明着自己。

“焚道钧和焚道藏死后,剩余的十一蚀月者的确无一人反抗,而且最先臣服者,竟是……焚道启。”

“他?”阎天枭眉头微微一沉。

焚道启,他是焚月的帝师,是焚道钧最敬重……亦是他阎天枭极为忌惮的人。

焚道启被世人称作焚月的智囊,他极擅权衡,任何事,都会全力追求利益最大化。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他极忠于焚月。

这样一个人,却在魔后面前,第一个选择臣服?

当时所发生之事,当真摧魂到了这般程度!?

“短短数日,焚月的各处核心已尽数落于劫魂界的掌控中,而能如此快速顺利,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焚道启。他不但第一个臣服,而且在全力促成焚月与劫魂的同化,简直像是……在一朝之间,将对焚月的忠诚完全转为了对劫魂的忠诚。”

“不过,最大的可能,应该是他被魔后给‘劫魂’了。”

“不,”阎天枭却是道:“焚道启此人,是这世上最不可能被劫魂的那一类。因为他是一个理智到本王从未能找到任何破绽的人。”

“他会如此,要么,是真的连一丝搏命的价值都没有;要么……是劫魂界那边有他极其渴望的东西。”

眼眉沉下,他低声自语:“看来,焚月那边,本王必须亲自去一趟了。”

这时,又一个脚步声传来。

相比阎劫踏入时的恭谨肃然,这个脚步声则随意了许多。

而整个阎魔界,会在……也敢在阎帝面前如此的,唯有一人:

阎帝第八十七女——阎舞。

而她,有着另一个远比帝女更为崇高的身份——十阎魔之一,魔号“夜叉”。

而其实力,位列十阎魔之首!

亦是阎帝之下,阎魔界另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十级神主!

阎舞身材高挑,长发如瀑,一身如暗夜般的轻甲因稍有些紧身,勾勒着两条分外修长的双腿。

因身承阎魔功,她的肌肤同样蒙着一层死气沉沉的灰白色,但由于五官精致冷艳,却反而更添数分妖异的美感。

“父王,王兄。”她立于阎劫之侧,简单行礼。虽为女子,却要比阎劫还高出足足半头。

一直背对着阎劫的阎天枭在这时转过身来,帝威尽去,面浮微笑:“舞儿,你来了。”

“看来,小舞一定是带来了好消息。”阎劫微笑着道。

阎帝儿女众多,阎舞作为庶出的普通王女,本并不受人注目,地位与当时已为太子的阎劫相比,更是天壤之别。

但,她却在幼年之时,便展露出无比之高的黑暗天赋,并在十一岁时,便引发了阎魔之力的感应。

继承阎魔之力后,她的修为依旧突飞猛进,短短三千年,便超越了身承阎魔之力近万载的太子阎劫,之后更是踏出了震动阎魔、震颤北神域的一步……成就十级神主。

若非有池妩仸这个可怕存在死死压着她,她足以称得上是北神域的“神女”。

而她的存在,也毫无疑问威胁着阎劫的太子之位。

虽然,阎魔界历史上从未有过女性阎帝,但以前……也从未出现过阎舞这般存在。

“老祖如何说?”阎天枭问道。

阎舞摇了摇头,道:“老祖对此事,并不关心。”

“不关心?”阎劫大为皱眉。

“该说的,我全都说了。”阎舞凝眉道:“但三位老祖反应冷淡,而且……似乎并不相信。”

“尤其,他们绝不相信这个世上会出现足以瞬杀神帝的力量,否则,他们在永暗骨海中数十万年,不可能碰触不到那个领域。”

说到这里,阎舞眉梢微挑:“父王,坦白说,我也不信。除非让我亲眼所见。”

阎天枭沉默半晌,道:“无论信或不信,焚道钧死,焚月沦陷都是事实,而且就发生在一日之间!这件事,必须……”

阎天枭话音忽止,眉头骤沉。

“何事?”阎舞迅速问道,

“正门区域传讯……云澈来了。”阎天枭缓缓而语,目光连闪。

平生第一次,他有了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他还震惊于焚月神帝的死和焚月界的沦陷,还未能完全明了发生了什么,更没有开始去察摸清云澈的底细……他竟已主动上门!

“什么!?”阎劫和阎舞脸色齐变。

“魔后是否与他同行?”阎舞问道。

“他是孤身一人。”阎天枭眉头再沉:“根据消息,焚月发生剧变前,云澈也是孤身而至。”

“不过也好。”阎天枭声音低沉:“既然都已经来了,那就让本王亲眼看看,这究竟是何许人物!”

“不!”阎舞缓缓抬眸,目溢暗芒:“让我先来会会他……而父王,不妨先为他安排一个最上好的坟墓!总不能让他白来一趟。”

“哈哈哈哈。”阎帝稍怔,随之忽然大笑起来:“不愧是我阎天枭的女儿,果然有本王当年的风范。”

“……”阎劫也跟着笑了起来,但负于身后的手掌却在无声收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