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7章 虚虚实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霎时,魔骷所释放的魔光全部停止了沸腾,就连狰狞的哭嚎之声也完全消失。

“!?”阎舞黑眸瞪大,即将出口的言语死死卡在了喉咙之中。

而更可怕的一幕紧随出现。

云澈伸出的双手向着十一个魔骷很是随意的一掠,顿时,十一道黑暗魔光完全停止了肆虐,变得格外暗淡。

它们并未消失,而是缩回了魔骷之中,依旧在闪耀,但却格外的安静,格外的平和。

阎舞身为最强阎魔,一生见识过无数的黑暗玄功,其黑暗天赋以及对黑暗玄力的驾驭已是登峰造极,当世堪比者寥寥无几……

却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温顺的黑暗玄力。

不,应该说……她是第一次知道,黑暗玄力居然可以如此温顺!

十一道平静闪耀的魔光照耀在云澈的身上,却不带一丝一毫的暴戾或压迫,不可思议的平和之中,隐隐还带着一分臣服……乃至恐惧!?

而魔骷中的力量,可是来自阎帝和十阎魔!

“灯笼不错。”

云澈夸赞一句,脚步抬起,直赴帝殿。

“……”阎舞在原地定了好一会儿,才目光一颤,迅速移步跟上。

经过阎哭大阵时,她身形一缓,忽然伸手,掌心朝向那个注入着自己阎魔之力的魔骷。

但随之,她的脸色便猛的一变。

因为掌心所向的魔骷,里面由自己半月前才刚刚注入的力量……竟毫无反应!

她转眸,再看向云澈的背影时,眸光已是不由自主的剧烈晃动,内心如有无数暴风肆虐,一片惊乱。

传说……是真的?

真神领域的力量……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这样的人……

北神域……真的要彻底翻覆了吗?

身影一晃,云澈已经立于帝殿之前,大步踏入。

这里是阎魔帝域,北神域第一王界阎魔界的核心之地。阎帝在前,阎魔在侧,阎鬼镇守,强者无数。

他却是孤身而至,只身踏入。

这般场面,怕是阎魔界都从未有过。

毕竟,哪怕一界神帝,到访其他王界的核心之地,也必带一众强者傍身。

这并非云澈人生第一次一人面对一个王界。

当年,他为了茉莉一人强闯星神界,那一次,他抱了必死之心。

而这一次全然不同,他感觉不到哪怕一丁点的忐忑害怕,就连阎帝那磅礴的黑暗气息出现在他灵觉中时,他的内心也没有丝毫的波澜。

庞大的帝殿空旷死寂,阎天枭之外,另有一个身影……已完成“任务”归来的阎魔太子阎劫。

云澈踏入之时,阎劫的目光便定定的落在他的身上。

阎天枭缓缓转身,北域第一神帝的帝威无声释放……但,对方的脚步依旧缓慢均匀,目光幽寒无波,身上那对他而言只配称之“孱弱”的神君气息,在他的帝威下却如万古死潭,毫无动荡。

阎天枭微微皱眉,他终于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东域之人,却和他预想中的全然不同。

嘴角一动,他淡淡出声:“你就是云澈?”

“杀我阎鬼王,却还敢一个人入我永暗魔宫,着实让本王不得不赞赏你的……”

话未说完,他的眉角忽然一跳。

他看到了云澈身后快步跟来的阎舞。

阎舞黑暗天赋极高,年仅十一岁便得阎魔之力的承认,与之平齐的,自然是傲气。尤其成就十级神主,震动整个北神域后,世上便再无几个有资格让她平视之人。

哪怕是面对自己的兄长、身为阎魔太子的阎劫,她亦是俯视之……无论视线还是气场。

而以她的脾性和傲气,引云澈来到帝殿……身位居然到了云澈的后方?

而让阎帝心中剧震的,是阎舞的眼神。

她的眸光,竟然在轻微的动荡。眼眸深处,还分明浮着一抹无法掩下的……惊惧!?

这个世上,最了解阎舞的,毫无疑问是他阎天枭。

但他却是平生第一次,从阎舞的身上看到这样的神情。

“……的魄力!”

即将出口的“胆子”生生换成了“魄力”,那饱含威冷的面孔一瞬间绽开和煦的笑意,就连沉重的神帝威力都变得格外平和。

“哈哈哈哈。”他大笑一声,本是傲立的身躯大步向前,主动迎上:“云兄弟早在东神域扬名之时,本王便有所耳闻。后闻云兄弟到来北域,还身承劫天魔帝之遗,本王更是迫切想要一见,今日总算是如愿。”

阎劫一时瞠目。

就在数息前,阎帝还告诫他无论传言真假,都断不可因忌惮而在云澈面前失了阎魔威仪。

面对刚刚踏入的云澈,阎帝帝威凌然……但才转瞬,却是忽然变脸,亲身相迎,甚至以“兄弟”相称。

阎劫心下惊疑,随之也忽然注意到了阎舞的眼神,心中猛的一凛。

面对阎天枭那无比热情亲近,比之焚道钧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姿态,云澈淡淡一笑,道:“既然知道阎魔鬼王阎三更是死在我手上,阎帝不应该先问罪吗?”

“哈哈哈哈!”阎帝非但毫无怒意,反而开怀大笑,似是见到云澈当真是激动不已:“我阎魔界不容任何人欺辱,但亦是非分明!”

“当初在皇天界,是阎三更不识云兄弟,冒犯在先,云兄弟出手惩戒,合情合理,我阎魔界若是就此问罪,岂不是折了我北域第一王界的气量!”

云澈:“……”

“何况,云兄弟身承劫天魔帝之力,你的存在,无疑是劫天魔帝对我北神域的莫大恩赐。阎三更能陨于云兄弟手下,倒也不算枉了此生。”

阎天枭一脸正色,看不出任何虚假之态。

而他在说话之时,亦在向阎舞灵魂传音:“舞儿,怎么回事?”

须臾,他收到了来自阎舞的灵魂传音:“父王圣明。千万不可与他在此起冲突……这个人,太过可怕。”

来自灵魂的传音,清楚带着源自魂底的轻微颤抖。

若是阎劫如此,他还不会尽信。但……去接引云澈,归来时满心惊惧的人是阎舞!

“到底怎么回事?”他沉声追问。

“他杀焚道钧,让焚月不战而臣服的那些传闻很可能并无夸大。云澈他……只用一指,就破了永暗屏障,随手一挥,阎哭大阵的力量便全部沉寂,毫无反应。”

“什……么!?”

这一声惊吟,阎天枭竟是直接吼出声来,

“嗯?”云澈瞟他一眼:“阎帝这是怎么了?”

“不,没什么?”阎帝迅速回神,微笑着道:“方才幼子传音,言他练功不慎受创,本王因心切而失声,让云兄弟见笑了。”

一侧的阎劫被阎天枭那声叫喊狠狠吓了一大跳,他定定的看着父王,心中震骇莫名。

身为太子,从未见阎帝如此失态。甚至……不敢相信他竟会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原来如此。”云澈眼睛半眯,声音无力散漫:“阎帝身为王界之帝,却对幼子关切至此,让人动容。既如此,阎帝还不赶紧去关照一二。若是因此出了什么岔子夭折了,我可担待不起。”

“呵呵,不必了,小事而已。”阎帝笑颜未变,心魂震动间,都没注意到云澈话中的嘲讽之意。

魂间,正响动着阎舞的灵魂传音:

“父王,一切都是孩儿亲眼所见,亲身所感,绝无虚假。劫天魔帝的传承,很可能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想,”

“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将他引入‘坟墓’,能杀他的,唯有不死不灭的三位老祖!”

“否则,我阎魔当真有可能步焚月的后尘!”

阎天枭的手指缓慢收拢,面色再怎么平静,也无法完全掩下瞳孔深处的剧烈动荡。

一指破永暗结界,一掌灭阎哭大阵……这根本不是认识中的力量可以做到的事。

若非这是阎舞亲口所言,他都不可能相信。

“咳,不知云兄弟此来,是为何事?”阎帝笑容满面,手臂伸出,示意云澈入座。

云澈却是动也不动,道:“从劫魂界到此路途遥远,若无大事,我又岂会浪费时间跑来一趟。”

只身面对北域第一神帝,乃至整个阎魔界,他却表现的极为冷淡、傲慢和无礼。

但越是如此,引发的却不是对方的愤怒与杀意,而是越来越深重的忌惮。

先前阎帝暗蓄已久的各种试探和凌压,现在却是一个都不敢动用,就连态度,都和善到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那是自然。”云澈的话让他心中微紧,但脸色不变,问道:“请云兄弟明示,若能对魔帝大人的继承者有所帮助,我阎魔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在旁的阎劫一直规规矩矩,不动不言,因为此时的阎天枭,和善到了让他陌生……甚至有些害怕。

而阎舞亦是一言不发,眼神不断动荡。

对云澈而言,只是以黑暗永劫之力随手为之的事,在她那里,却是不啻于天地崩塌般的冲击。

“既然阎帝如此痛快,那我也不客气了。”云澈不急不缓的道:“我要入你们阎魔的永暗骨海一观。”

这句话一出,阎天枭、阎舞、阎劫的眸光同时跳动了一下。

阎天枭心中正快速盘算着如何将云澈引进入之必死的“坟墓”,他办法还没想出来,云澈居然自己主动提出?

“这……”阎天枭面露难色,道:“云兄弟与魔后相熟,应该知晓永暗骨海唯有阎魔中人可入,数十万年从未有破戒。而且我阎魔三位老祖常年居于其中,本王怕是……”

“这是劫天魔帝之意。”云澈冷冷出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