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3章 阎魔大劫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老鬼,你……”

阎万鬼狠绝的声音让阎万魑和阎万魂老目放大,面露惊恐。

但,无论言语还是行动上,他们的劝阻却并没有太过强烈。

阎魔三祖同样的命运,同样的境地。阎万鬼信念松动,他们又岂会没有动摇。

阎万鬼第一个站出……他们也想看看,云澈在给他种下奴印后,是否真的可以做到他先前所言。

“非常好。”

云澈目光俯下,一脸赞许的看着阎万鬼,手掌覆下,五指张开,直接抓在了阎万鬼的头颅上。

阎万鬼全身一抖,然后更是持续不止的剧烈发抖……但,他的灵魂防御却被他一点点的卸下,直至毫无防御。

唯有牙齿一颗接一颗的碎裂。

云澈目光一凝,奴印在掌心结成,直穿阎万鬼之魂。

阎万鬼全身寒栗,阎万魑和阎万魂更是彻底屏息……但,寒栗之中,阎万鬼却是没有任何的抵抗,任由来自云澈的奴印深深的刻印在了他的灵魂最深处。

除非云澈亲手解除,或将他的灵魂完全摧毁,否则永不可灭。

阎万鬼,这个阎魔血脉第一代继承者,却是成为了阎魔一族第一个被种下奴印的人。

云澈的手掌从阎万鬼头颅上缓慢移开。

噗通!

阎万鬼双手伏地,头颅撞下,先前僵硬的跪姿一下子转为最卑微的跪伏:“老奴阎万鬼,拜见主人。”

没有了愤怒、不甘、仇恨,唯有极致的虔诚和惶恐。

从奴印种下的那一刻起,他的余生便只余唯一的意义和信念,那就是效忠于云澈,永远不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忤逆。

彻彻底底,真真正正的忠犬。

看着阎万鬼那四肢伏地的姿态,阎万魑和阎万魂目光瞠直,久久无声。心中是无尽的悲哀与凄凉。

阎祖为奴……他们以往做梦,都梦不到如此荒谬的笑话。

云澈没有理会他们,离开阎万鬼头颅的手掌忽然黑光一闪。重重抓在阎万鬼的肩膀上。

嗡!!

面对主人之力,阎万鬼根本不可能有丁点的反抗。黑暗玄光一瞬蔓延他的全身,又在转眼之间将他整个人完全吞没。

“啊啊……呃啊啊啊!”

黑芒之中传来阎万鬼断断续续的惨叫声,而这些惨叫也顿时断灭了阎万魑和阎万魂的期待,让他们在惊怒中全身发抖。

“你……你在做什么!”

“你果然是……”

砰!!

他们吼声未尽,黑芒忽然炸开,阎万鬼被远远的甩出,落在了阎万魑和阎万魂身侧。

他连忙翻滚着起身,而上身直起的刹那,他整个人忽然呆住,然后颤抖着举起双手,怔怔的看着,仿佛忽然陷入了不可思议的梦境之中。

而正欲靠近他的阎万魑与阎万魂也全部僵住,四只眼珠剧烈外凸,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灵觉。

因为阎万鬼的生命气息和灵魂气息完全的变了。

变得浑厚浑浊,且无比的清晰。而最重要的,他身上的气息与永暗骨海的阴气连接明显的断了,黑暗阴气不再主动涌向他的躯体,而他却还活着。力量没有消散,生命和灵魂无比的强盛稳固。

“啊……啊……啊啊……”

阎万鬼看着自己的双手,喉咙中溢出着似是梦呓的干枯呻吟。

忽的,他全身一震,猛的趴伏在地,头颅无比之重的磕落在地:“老奴谢主人恩赐!谢主人恩赐!谢主人恩赐!”

他头颅撞地,长跪不起。枯木般的脸

上顷刻间已是老泪纵横。

被种下奴印,本质上是多了一个对种印者绝不违逆的信念,而不会对记忆或其他意志造成更改或干涉。

所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从此刻开始,你叫阎三。”云澈漠然道。

既成他座下忠犬,便该舍弃过往乃至姓名……而保留“阎”之姓氏,权当他身为主人的第一个恩赐。

阎三再次叩首,感激涕零:“老奴阎三,谢主人赐名!”

“很好。”云澈颔首赞许。

阎万魑和阎万魂脸上依旧满是呆滞,阎万鬼从阎祖到忠犬的变化,远不及他气息变化所带来的震撼。

“老鬼,你难道真的已经……已经……”阎万魑依旧是不敢相信。

阎三转目,无比激动的道:“对!主人没有欺我们。我现在的生命和灵魂完全独立,再也不需要依赖这片腐臭深渊而活!”

“快!快让主人为你们也种下奴印,一起投身到主人麾下!不但能获得重生,还能有幸为主人效忠,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他不但激动,而且无比的急切,恨不能马上扑过去,亲手将阎万魑和阎万魂按到云澈身前。

对现在的他而言,能为云澈的忠犬,绝对是世上最大的幸福和荣耀。

阎万魑和阎万魂尚未回应,云澈的嘴角忽然一咧,身上陡然爆开强烈浓郁的光明玄光。

光明酷刑再临,阎万魑和阎万魂被万刃穿魂,齐齐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在地上翻滚挣扎,痛不欲生。

阎三身体骤然瑟缩,就连惨叫声都条件反射的涌到了嗓子眼,但马上,他的躯体顿住,抬手挡在眼前,保持着嘴巴大开的模样呆愣在原地。

光明罩身,依旧带给他强烈的不适感。但这种不适,和先前的酷刑相比,简直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

躯体依旧火辣辣的剧痛,但不再被轻易残噬。他稍稍运转黑暗玄力,仅有的不适感便快速抹消。

生命和灵魂被残噬,在炼狱中哀嚎的阎万魑和阎万魂清楚看到了那在光明中竟毫发无伤,没有表现出丝毫痛楚的阎三,他们的叫声变得扭曲,挣扎亦变得混乱,瞳孔中颤荡着强烈了不知多少倍的渴望与乞怜。

“告诉我,你们现在的选择是什么?”云澈身耀神圣玄光,却发出着魔鬼的低语。

“种印!!”云澈话音刚落,阎万魂已是用尽全部意志拼命的喊叫:“求……给我种印……种印!啊啊啊啊——”

阎万魂信念的彻底崩塌,也终于成为压倒阎万魑最后坚持的稻草。

当信念完全崩塌,什么尊严,什么荣耀也随之彻底粉碎。阎万魑一边嘶叫,一边已用尽全力主动爬向云澈的脚边:“给我……种印……饶命……饶命啊啊啊啊!!”

云澈手掌一收,光明尽敛。

阎万魑和阎万魂瘫地喘息,面露不知是绝望,还是解脱的死灰色。

在他们瑟缩晃动的黑瞳中,云澈缓步向前,沉重的脚步声每一步都直踏灵魂。

终于,他站在两人面前,左右手齐出,同时抓在两大阎祖的头颅上。

“不用紧张。”云澈淡淡而笑:“你们还有后悔的机会。后悔了,尽管反抗就是,我可没本事强行给人下奴印,反倒是还有很多好玩的手段没来得及用,若是没了施展的机会,岂不太可惜了。”

那缓慢淡漠的声音,让阎万魑和阎万魂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无法停止,口中怎么都无法发出声音。

虽只有短短六天,但他们对云澈的恐惧,深重到了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程度。

如果这个世上真的存在魔鬼,那一定就是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

神稍凝,云澈双手各结一个奴印,向两人魂海直贯而下。

两阎祖清晰感受着奴印的凝结和印入……但,无论是阎万魑还是阎万魂,都没有哪怕一刹那的反抗。

奴印同时刻下,云澈的双目在这时终于漾起些许激动的异芒。

因为从这一刻开始,北神域最为神秘,也最为恐怖的存在——阎魔界的创界三老祖,已全部沦为只属于他的忠犬!

这是完全只属于他的力量!

当初,在从池妩仸那里得知永暗骨海中三阎祖的存在时,这个念想便在他脑海中成型。

而今,只用了短短数日,终于无惊无险的成功……而这个世上,也唯有他可以做到。

三个神帝级的老怪物……这是何其庞大,何其恐怖的一股力量!

云澈手势一变,黑暗永劫运转,先前出现在阎万鬼身上的黑芒同时闪耀于阎万魑和阎万魂之身,为他们强行修正更改了与永暗骨海建立的黑暗法则。

如他所言,在脱离了永暗骨海的法则束缚,重获独立的生命灵魂后,三阎祖体内所遗的生命气息最多只能支撑他们再活上万年。

但这个时间,对云澈而言完全足够了。

“谢主人恩赐!”脱离了永暗骨海的束缚,拥有了独立的生命与灵魂。阎万魑与阎万魂和阎万鬼一样激动若狂,老泪纵横。

“从现在开始,你叫阎一,”云澈的目光从阎万魑转到阎万魂身上:“你为阎二,听懂了么!”

“谢主人赐名。”两阎祖感恩戴德,叩谢不止。

“现在……”云澈向他们伸出手来:“把阎魔的魔源之器,交给我。”

阎魔界的魔源之器是什么,云澈完全不知,更没有从任何人那里得到任何有关的讯息。

但他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它一定在三阎祖的身上。

因为这阎魔界最重要的传承核心,唯有在这永暗骨海,在三阎祖的身上,才最为安全,永远不需要担心出什么差池。

另一方面,以三阎祖的立场,自己既然活着,又怎么会甘愿将其交给自己的后世子孙。

可惜却在这一代,遭遇了云澈。

“是,主人。”

完全没有出乎他的意料,阎万魑马上向前,双手高抬,捧起一个两尺之长,黑光缭绕的方形黑鼎,恭恭敬敬,毫无迟疑的奉到了云澈身前。

云澈眼睛半眯,单手抓起。

继焚月界的焚月魔琼玉后,阎魔界的传承命脉,也被他捏在了手中。

——————

永暗魔宫,一片肃寂。

这已是云澈被葬入永暗骨海的第十天。

永暗骨海一直毫无动静,这一点阎天枭并无什么疑虑。但,劫魂界那边也始终毫无异动,这让他反而生出了隐隐的不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何况池妩仸可要比真妖都可怕的多。

劫魂界那边久久未动,阎天枭反而坐不住了。

“父王,莫非是要外出?”

阎劫例行前来汇报消息时,却看到阎天枭的身影正欲穿过永暗魔宫的屏障。

阎天枭沉声道:“已经很久没去劫魂界走走了,看来是时候了。”

“劫儿,你随本王一起。”

“是。”

阎劫应声,两人刚要踏出永暗屏障,一声震天般的轰鸣忽然在他们身后爆开。

阎天枭和阎劫闪电般回身……永暗魔宫的正中心,永暗骨海的入口所在,一道漆黑光柱冲天而起。

伴随着封锁永暗骨海的三十六道结界同时崩溃所引发的黑暗风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