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4章 懵然阎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轰——————

这怕是阎魔历史上最可怕的爆鸣声,周围万里空间为之震荡,整个永暗魔宫都在剧烈抖动。

“怎……怎么回事!?”阎劫骇声道,但马上,他的惊恐便一下子放大了数十倍。

轰隆隆隆!

咔——————

灰暗的苍穹之上,忽然裂开一道道细密的黑痕。

这些黑痕甫一出现,便开始了疯狂的蔓延,不过瞬息之间,便铺满了整个苍穹……铺满了整个阎魔帝域所在的庞大空间。

中心大殿在塌陷,黑暗风暴在肆虐,但阎劫、阎天枭……以及快速赶来的所有阎魔之人都定在了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天空的黑痕,瞳孔都在无比剧烈的收缩着。

因为……那是阎魔帝域的守护大阵!

每个星界的核心区域,都有着强大的守护结界。而王界神帝所在的核心王城,所笼罩的无疑是世间最强大的结界,想要强行破开,可谓难如登天。

其存在,便是王界的最后壁障。

而现在,他们阎魔界核心帝域的守护大阵,堪称北神域最强的防御结界,竟然在……崩裂!?

阎魔帝域在颤抖,所有人的心脏也在颤抖。就连阎天枭,他的眼瞳也一下子布满了黑红的血丝。

“父王!”阎舞瞬身而至,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阎魔大阵怎么会……”

“……”阎天枭无法回答,双目死死的盯着上空,他比谁都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轰!!

又一声巨大的轰鸣在永安魔宫核心炸开,灾难一般的黑暗风暴也在这时开始了快速消散。而布满阎魔大阵的裂痕在这时停止了蔓延,堪堪没有彻底崩溃。

就如一场忽然而降,又忽然暂停的噩梦。阎天枭……还有所有人的目光也在这时猛的投向了永暗魔宫的核心——亦是永暗骨海的入口所在。

因为那里,缓慢浮起了三个佝偻瘦小的影子……带着庞大到让空间与天地骤然凝止的可怕魔威。

阎天枭在这一刻,终于知道了阎魔大阵出现裂痕的原因。

封锁永暗骨海的数十层结界,全部被冲破……如此可怕的黑暗气爆,很可能,是被一瞬间冲破。

而永暗骨海作为阎魔界最重要之地,它的最后,也是最强的一道封锁结界是连结于阎魔大阵的!

当这道结界也被崩碎时,阎魔大阵毫无疑问受到牵连,等同于被生生凿出一个大洞。

但,在阎天枭的认知中,这个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力量!

所以,这个发现,反让他更为震惊。

“老……祖。”

凝目看着浮空而起的三个佝偻身影,阎天枭不是呼唤,而是一声低喃。因为他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三老祖的气息有些不对劲……那的确是阎魔老祖的气息,但却又有着说不上来的不同。

以往他们偶尔离开永暗骨海现身,身上都会缠绕着浓郁的黑气。黑气会逐渐淡薄,完全散尽前便必须重归永暗骨海。

但视线中的三老祖,他们的身上却是没有半缕连接于永暗骨海的黑暗阴气,身上的黑暗气息,分明是他们自身那雄厚无比的阎魔气息。

而且结界……是他们破开的?

“老……老祖!?”阎劫惊喊出声,身体完全是条件反射的跪拜而下。

阎舞也迅速拜下。

“恭迎三位老祖!”

黑暗风暴还没有完全散去,众人也都处在极度的震惊中。但三位阎祖现身,迅速涌来的阎魔、阎鬼们哪敢有半点的失礼,全部第一时间跪拜而下。

阎天枭万般惊疑之中,刚要拜下,忽然一眼看到,又一个黑色的人影不紧不慢的浮空而起,立于三阎祖之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云澈!”阎天枭眉头骤沉,心中大震。

“什么!?”阎劫、阎魔等人猛的抬头。

阎天枭吼声刚落,一阵惊雷般的怒吼传来:“混账东西!谁给你胆子直呼吾主尊命!”

“……!???”刚要沉声发问的阎天枭被这声怒吼当场震懵了过去。

因为发声者,赫然是大阎祖……阎万魑!

他从阎万魑的怒声中,似乎听到了……“吾主”二字!?

他脑子还没从懵逼中回神,又一声咆哮响起,阎万魂满面皆怒,手指阎天枭:“不肖子孙,竟然对吾主如此失礼,还不跪下!”

“……”阎天枭,这天地不惧的北域第一帝彻彻底底的呆在了那里,眼前阵阵发黑,疑在梦中,嘴唇颤动,愣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他此时也忽然注意到,那现身的云澈,竟是立于三阎祖身位之前。

而随着云澈的出现,三阎祖的身姿竟都不约而同的俯下了几分,还有那垂下的头颅,不敢直视的眼神……甚至带着惶恐的怒吼,呈现的赫然是一种如谒见神灵的敬畏。

还有那出自他们口中,那清晰到裂魂的“吾主”……

那是他的三位太祖!是阎魔界的创界始祖啊!

他懵了,彻彻底底的懵了。调动着所有认知,所有意志,都无法理解和接受眼前之事。

更不要说阎劫、阎舞以及所有的阎魔阎鬼。

他们或瞠目结舌,或视线恍惚。因为眼前所见的画面,所闻的声音,实在太过荒谬。

“天枭,你是聋了吗!”阎万鬼一声大骂:“给我跪下!”

“跪下!”阎一再喝。

阎祖的威严深至每一个阎魔族人的骨髓,阎天枭大脑浑噩,但全身一抖间,还是乖乖屈膝,跪拜在地……而他的姿态所向,反倒更像是在跪拜云澈。

“呵,阎帝,十日不见,别来无恙。”云澈淡淡出声:“永暗骨海果然如传闻中那般有趣,此行收获颇多,还要多谢阎帝成全。”

阎天枭抬头,却没有回应云澈,目光直直的看着在云澈说话时连头都不敢抬的三阎祖,发出明显带着轻颤的声音:“三位老祖,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告诉他们吧。”云澈无比随意的出声。

“是。”阎一应声,这才道:“众阎魔子孙听令,吾三人困顿永暗骨海,苟且数十万年,今重燃新志,已拜云帝为主。”

阎二道:“尔等身为阎魔子孙,当遵从祖宗之愿,随吾三人拜主云帝。从此云帝之志,便为阎魔之志。云帝之命,便为不可违之天命!”

阎三道:“此为吾三人身为阎魔之祖的最高祖命,任何阎魔子孙都不得质疑,不得违背!否则以谋逆处之!”

三阎祖之言字字穿魂,字字不啻九天玄雷。

从阎帝阎天枭,到阎魔帝域最外围的守护阎兵,全部彻彻底底的呆愣在那里,大脑像是塞进了无数个黑洞,吞噬着他们飘荡不定的魂魄。

他们阎魔界最位高权重的三位老祖,阎魔界的三尊守护神,竟……认主云澈!?

还要整个阎魔界,都以云澈为主!?

这是在做梦,还是老天开的荒谬玩笑?

“父王,这……”阎劫落魄失魂,他看了父亲一眼,却发现阎天枭从眼瞳到四肢都在微微发抖。

作为阎魔之帝,最近三阎祖之人,他所受冲击之大,无疑是其他人的无数倍。

“三位老祖……难道疯了吗?”阎舞用极低的声音道。

“三位老祖……”阎天枭在这时仰头出声,声音激动:“你们……你们疯了吗!”

阎魔只是低念,而阎天枭却是直接吼出。

因为三阎祖之言,根本是将浩大阎魔界拱手让人!

他已是数次以玄气冲击自身,那剧痛感一次次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

但除了做梦,除了三阎祖都疯了,他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可能。

“混账东西!”阎一大怒:“天枭,你这崽子好歹身为这一代的阎魔之帝,连该怎么和祖宗说话都忘记了么!”

“不,天枭岂敢对三位老祖有半分不敬。”阎天枭深深一拜,然后悲声道:“但……三位老祖为当世至高无上的存在,怎可屈从于他人!”

“阎魔界屹立北神域八十万年,沥洒着列祖列宗的无数心血,如今无人可撼动。阎魔子孙无不以之为傲,怎可……怎可忽然拱手让于他人!三位老祖,你们……你们怎可做此荒谬的决断!”

“荒谬?哼,愚蠢!”阎二喝道:“这阎魔界,是我们三人所创。你口中的列祖列宗,皆是我们三人的重子重孙!”

“无我三人,何来阎魔界,何来你们这群不肖子孙!阎魔界的命运未来,自当由我们来决断。”

阎三道:“吾主云帝身负魔帝传承,心负弥天之志。吾三人苟活永暗骨海八十万年,为的便是今日!吾三人创立阎魔界,为的便是辅佐云帝共成大志!”

“你们享尽我们三人博下的后世江山,如今却想抗命不成!”

他们呵斥阎天枭时字字严绝,几乎等同大骂。而一提及“吾主云帝”,便立刻显出高山仰止之态。

阎天枭眼前阵阵发黑……身为阎帝,他居然会被冲击到晕眩。

“三位老祖啊。”阎天枭的声音三分激愤,七分哀求,他手指云澈,悲声道:“云澈他的确身负魔帝传承。但……但那只是传承!而非真的魔帝临世啊!”

“他来自东神域,据说真正出身只是一个下界之人,你们怎可如此糊涂……他一个小小云澈,何德何能让三位老祖如此!”

阎天枭纵然极度悲愤,亦不敢真正失礼的言语,却是狠狠触到了三阎祖的逆鳞,让他们勃然大怒,仅剩的几缕头发全部在黑芒中冲天而起。

“住口!”阎一大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吾主如此不敬!”

“混账!”阎二高声道:“谁给你的胆子折辱吾主!”

“孽孙!”阎三厉声道:“立刻叩首赔罪,否则休怪我们清理门户!”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