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7章 臣服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阎天枭依旧呆看着上空,在被吞噬了所有明光的世界里,他的脸色却是一片骇人的惨白。

“你们所妄图的挣扎,在我这里,从头至尾,都不过是卑怜的笑话。”

云澈的言语,在那足以灭尽一切的魔威下,显得无比的刺心锥魂。阎天枭的头颅艰难转回,却是死死抓紧手中阎魔枪:“我阎魔子孙,纵死不屈!想夺我阎魔……先踏过本王的尸体!”

“夺你阎魔?”云澈一声轻蔑的冷笑:“阎天枭,你不但天真,似乎耳朵也不太好使,你的三位祖宗要的是你们尊我为主,何曾说过要夺你阎魔!”

“……”阎天枭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

“呵!”云澈目光俯视,字字震魂:“我要的,是北域之帝,而非区区阎魔之帝!”

阎天枭:“……!?”

“阎魔依旧是阎魔,你阎帝依旧是阎帝。但在你们之上,北神域的黑暗之上,我为主宰!”

云澈缓缓放下一只擎空的手臂,掌心指向阎天枭:“现在,告诉我,你是准备拥立必将改变北神域命运的黑暗之主,还是让这片阎魔之地……永葬深渊!”

阎天枭呆在那里,所有阎魔之人都呆立当场。

先给予绝境和绝望,再忽然给予莫大的希望和转机……云澈在阎祖身上如此,对阎魔界亦是如此。

选择臣服……阎魔界将不再是当世的最高存在,而是多了一个凌驾于他们之上的人。

这个人让三阎祖甘心为仆,举手抬足间将阎魔界逼入死亡边缘……思及于此,他竟是当真有这样的资格。

而除此之外,阎魔界不会易主,阎魔依旧是阎魔,阎鬼依旧是阎鬼,就连阎帝,也依旧是以前的阎帝。

若真是如此,那为何还要以所有人的死,以阎魔界的覆灭来做完全无谓的抗争。

道道目光集中在了阎天枭的身上,这些目光没有了决然和战意,反而尽是无声的规劝。

“父王……”阎舞低低出声,就连性情最为冷凛固执的她,心理也出现了很明显的松动。

如果,这场抗争可以有哪怕一成的希望,或许,会有半数以上的阎魔中人会选择拼死一战。

但,若只是无谓的死,无谓的灭亡……

而臣服,得到的是一个远比先前以为的好太多的结果……

阎天枭胸口起伏,眼眸颤荡,他的世界逐渐没有了声音,唯余自己那无比剧烈的喘息声。

三祖、阎魔渡冥鼎、魔帝传承、可瞬间调动永暗骨海之力、无谓送死的抵抗、阎魔的存与亡……

终于,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凝眉仰目,声沉似海:“云澈,回答本王一个问题。”

“你与魔后,谁是棋子?”

阎天枭问出了一个尖锐到让人屏息的问题。

问询之中,又不乏挑拨。

“呵,好问题。”云澈笑了:“在她的眼中,我是个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棋子。只不过……”

他的手上黑芒一闪,现出一枚残月状漆黑勾玉。

“焚月魔琼玉!”阎天枭猛的向前一步。

焚月沦陷,为劫魂所控。阎天枭一直以为焚月魔琼玉定是落入了魔后池妩仸手中,没想到,竟是在云澈之手。

左侧阎魔渡冥鼎,右侧焚月魔琼玉,不同的幽暗黑芒在云澈的身前无声交融,深深映入每一个人的瞳孔深处。

“如今,阎魔、焚月的命脉皆已在我手中。”云澈的嘴角缓缓的咧起,森然而笑:“你猜……下一个,会是谁呢?”

长久的沉寂,空间冷凝,万灵窒息。

当——

阎魔枪脱手坠地,铮鸣之音,久震心魂。

最后的坚持终于崩塌。

阎天枭的脸色依旧灰白,但身姿缓缓降下,单膝撞地。

而这一次,他不仅是拜向三阎祖,亦是以阎魔之帝的身份……跪拜在了云澈的俯视之下。

“阎魔之帝阎天枭,愿遵从祖宗之志,拜……云帝为主,倾阎魔之力,拥云帝为北域之帝!”

最后看了一眼天空那依旧弥漫,随时可将阎魔帝域完全葬灭的黑暗之力,他的头颅缓慢俯下:“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他言中带血,但,神帝之言,字字万钧。

何况祖宗在上,阎魔在侧,阎鬼在旁,阎魔帝域万灵皆听的一清二楚。

傲立北神域八十多万年的阎魔界,在今日迎来了命运的巨变。

但,阎魔众人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激烈的反应,因为阎天枭所见所闻所感,他们同样完整承受。

此境之下,他们没有第二个选择。

当三阎祖、阎帝皆向云澈俯首,阎魔界的其他人,也再没有了任何坚持的立场和理由。

以阎魔、阎鬼为首,他们敛起玄气和本就崩散将尽的战意,随着阎天枭屈膝拜下。

随之,永暗魔宫,一直到整个阎魔帝域,万灵尽皆下拜,然后远远仰望着他们的新主……阎帝之上的新主。

云澈凌空视下,冷然一笑,手臂向上轻轻一推。

顿时,弥空阴气一半涌回永暗骨海,另一半则涌向了裂痕无数的阎魔大阵。

轰隆隆……

漫天惊雷之音中,阎魔大阵的裂痕快速消失,短短十息之后,便已重归完整,而残余的黑暗阴气也全部折返永暗骨海,没有半丝失控溢散。

这般驾驭,完美到让人毛骨悚然。

瘫在地上的阎劫艰涩的抬头,看着跪地而拜的父亲和众阎魔,眼瞳彻底归于死灰之色。

当选择了背叛,他连臣服的资格都已失去。

云澈双臂沉下,一切归于平静,他看着俯首自己脚下的众人,看着广阔无际的阎魔界,瞳眸深处耀起一抹黑暗的寒光。

永暗骨海的力量在他的驾驭下让阎魔界上下崩溃绝望,同时亦可在他的手下成为阎魔界最为强大的守护之力。

有他在,有永暗骨海在,任何人,都别想攻破阎魔界。

一旦靠近阎魔帝域,在他引动的永暗骨海之力下,无论是谁,都会轻易葬身!

包括劫魂界,包括池妩仸!

当初在焚月界,池妩仸私自向焚道钧提出云澈将在劫魂界封帝,她为帝后。

此番离开劫魂界时,池妩仸特意提及,在他归来之前,她会备好封帝仪式。

呵……云澈抬头望空,心中唯有冷寒。

池妩仸这段时间以“魔帝意志的传承者”为核心,在北神域不遗余力的为他造势,为的,便是借他的影响力,聚拢北神域玄者之心,之后的封帝,亦是水到渠成。

笑话,他岂会再让池妩仸如愿!

曾经,他对池妩仸虽一直抱有提防,也亦有着足够的信任。对于“改造”和调教魔女,也算是不遗余力。

尤其在杀宙清尘一事过后,他对池妩仸的信任倍增。就连对阎魔界的计划,也告知了小半。

但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

相比焚道钧,她才是……让千叶影儿失去腹中胎息的罪魁祸首!

是比焚道钧更该死之人!

为了自己的目的,她可以不惜一切的阴毒手段,一如传闻!

封帝?

非常好的主意,也是他必行的一步。

但不是在劫魂界,而是在这阎魔界!

而封帝之后,他下一个目标,便是劫魂界!

下一个要杀的人,便是池妩仸!

将她引入阎魔帝域,以三阎祖之力加之他亲手引动永暗骨海之力……杀她,似乎也并非太过困难。

——————

永暗帝殿。

曾经只属于阎帝,他人连近触都不能的神帝尊位,此时却是云澈坐于其上。

身后,阎一、阎二、阎三紧守在侧。

而阎天枭和一众阎魔立于下方,呈现着相似的俯首姿态,但眼神各不相同。

“怎么?在想着找什么机会把我给毙了?”云澈斜眸看着他们,语气似冷似讽,身上散发着一股颇为慑心的妖邪之气。

“吾主多虑。”阎天枭沉着气道:“无论甘与不甘,本王……吾等既已屈膝臣服,便不会出尔反尔。吾主之命,定会遵从。”

云澈随手之间调动永暗骨海的力量凌于阎魔上空……众人此时思及那个画面,依旧遍体发寒。

除非当真找到了万无一失的机会。否则,他们断然不敢触怒这个把持着阎魔渡冥鼎,又能轻易毁灭阎魔的煞星。

说起来,阎魔界是因永暗骨海而生,也因永暗骨海给予的黑暗优势成为北神域第一王界。没想到如今,却成为了随时可以覆灭阎魔的祸源。

“哼,谅你们这群崽子也不敢。”阎一冷哼道。

“要不是主人心胸广博,就凭你们对主人的大不敬,老子早将你们一个个宰了!”阎二沉声道。

“好了!”

阎三刚要发声,云澈淡淡两个字让他将险些出口的话连忙硬吞了回去,乖乖静立俯首,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焚月界的臣服,一半是因云澈的“神威”所慑,一半是因池妩仸的魔音惑心。

阎魔界的臣服,则完全是因被云澈以黑暗永劫施展的不可抗拒的“神威”所慑。

至于两者哪个更牢靠,难以评断。

阎天枭暗缓一口气,认人为主,这对他一个神帝而言,自然很难在短时间内适应。他问道:“关于吾主封帝,以及帝号一事……”

“这件事不必着急,在那之前,还有很多事要做。”云澈打断他,眸中微闪寒芒,忽然目光一转:“阎舞,你过来。”

“……”阎舞全身一紧,双眉蹙下,却是站立不动。

——————

【得到一个不太确切的可怕消息,可能会导致我的‘不得断更期’大幅度拉长(手动捂脸)……尼玛!】

【我现在严重怀疑有卧底!】

【崩溃……】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