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5章 魔后誓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难怪,在他和池妩仸相见的第一天,她直接说出了“邪神玄脉”的存在,之后的那句解释,也无比的微妙。

难怪,她似乎总能看穿他的心思。

难道,她对他的了解,深到了让他一次次悚然,让他一次次以为她的眼睛可以看穿灵魂。

原来,早在十年前,她就已经出现在他生命之中,在吟雪界的那些年,一直都在看着他,教导着他……一直到蓝极星和他的心灵同时破碎的那一天。

“你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池妩仸继续诉说着:“一个男人身上的秘密,对于想要探究的女子而言,往往是最容易悄然沦陷的深渊,即使是她(我)。”

“尤其,在葬神火狱……连她(我)都完全绝望之下,你却用力量、智慧、执着以及生命去将她(我)拯救。”

“你侵入的不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灵……而对于一个情感自我冰封万年,本不可能动情的女子而言,一旦动情,便是至死不渝的一生。”

云澈:“……”

“也是在那之后,她会经常性的,会更加愿意以我这个‘人格’来面对你,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我这个‘人格’的她,会更加的吸引你,更加的让你迷恋。”

“不过……”微微停顿,池妩仸的声音中多了一分深掩的凄婉:“蓝极星外,她玉陨之前,灵魂散尽,也终于与我的魔魂离散的那几个刹那,她知道了我的存在。”

云澈眼前的世界一阵剧烈的恍惚,那些锥心刺血的画面与声音再一次清晰的浮现眼前:

“不是只有你,可以任性……”

“澈儿,活……下……去……”

身体开始剧烈发抖,一股太过强烈的悲伤感几乎要窜体而出,他抬眸盯着黑雾中的池妩仸,眸光可怕,字字低沉:“你们……把她……当什么……”

冰凰神灵的神魂寄居,是借助沐玄音的眼睛看外面的世界,直到云澈出现,才进行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意志干涉。

即使如此,亦让云澈愤怒。

即使解除干涉,沐玄音对他的溺爱很可能转为恨意,他也执意要冰凰神灵将之解除。因为连自己的意志都被篡改……这对沐玄音,对任何人而言,都太过不公和残忍。

而池妩仸……虽然只是灵魂依附,虽然从不能达成强制的干涉,但她对沐玄音的影响,却几乎贯穿着她的一生。

也就意味着,沐玄音的一生,都在他人的无形利用和摆布之中。

“你们把她当什么……”云澈一遍遍低念,手指在颤抖中绷紧:“为什么,你们一个又一个……要这么对她!”

太过强烈的痛心、自责、愤怒在躁乱间同时涌上,云澈的眼前猛烈一恍,手掌忽然猛烈抓出,瞬间拉近和池妩仸的距离,五指穿过黑雾,抓向了池妩仸。

池妩仸没有动,任由他失控的五指紧紧的抓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也是在这一刹那,池妩仸身上的黑雾缓缓而散……在云澈那混乱的瞳孔之中,第一次映出了她的真颜。

劫魂魔后池妩仸,她是北神域最美的女子。这一点,北神域的任何生灵都清清楚楚的知道,从来没有人会质疑。

黑雾飘散,呈现在云澈眼前的,是一张仿佛凝聚了世间所有妖娆风华、妖媚气息的容颜。

单论容颜之精致,她无疑是美奂绝伦,却也稍稍逊色于神曦和千叶影儿。

但,她的月眉、凤眸,不需要任何的神情姿态,却自然释放着勾魂摄魄的无尽妖媚,精巧的唇瓣粉光致致,目光轻触,仿佛便会直侵心魂,轻易崩溃男人的意志,横生挠心焚身的无尽欲念。

目光倾下,一身有些简单的黑裙,勾勒着丰腴浮凸到惊心动魄的娇躯曲线。她静静的站在那里,曲线在那最简单,最自然不过的呼吸之下,却呈现着让人血脉偾张、眩晕迷离的起伏。

也是在这一刹那,云澈恍惚之中,生平第一次真正知道了何为魔鬼身材。

妖媚的女子,云澈见过很多,各式的媚功,他亦曾领教。但从不知道,一个女人可以媚到如此程度。

她全身上下每一处……就连她的雪肤,就连手中五指所抓锁的玉颈,都仿佛在流转着梦幻迷离的媚光。

云澈的手指、全身都定格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

明明上一个刹那还无比强烈的痛心、悲伤和怒意,全部消失不见,就像是被吸入了媚惑的无尽深渊。

“澈儿,”池妩仸轻轻的开口,雾朦朦的水眸直视着云澈的眼睛:“你真的要杀为师吗?”

师尊的眼睛,师尊的媚音,师尊那即使叹息,也带着妖娆和挑逗的言语……

云澈的手如闪电般从池妩仸脖颈上收回。

“不,不是……”云澈身体后退,那一刹那,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竟对师尊作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

而在他仓惶退步,身体失衡间,一袭幽香却轻拢而至,恍惚迷乱之中,他已被池妩仸轻轻抱住,脸庞陷入一团温暖的绵软之中。

“澈儿……”他的耳边,轻轻响起仿佛来自梦境的声音:“她是你的师尊,我也是你的师尊。我们一起看着你成长,一起看着你越走越远,一起悄悄的守护着你……一起为你欣喜、叹息、感伤、落泪。”

“……”云澈的身体在发抖,心中那层结起许久的黑暗壁障,在无声的崩碎着。

“她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你,那是她一生……最不后悔的选择。”

“而以后……便交给我,连同她那份想要守护你的渴望一起。”

“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辜负你。所有欺你、伤你、负你的人,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所有你想要、所有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就算是强夺,我会要全部给予你,补偿你。”

“好吗……”

“……”

云澈的身体在发抖,牙齿在打颤,他死死的咬牙,再咬牙,但却生不出半点挣扎的力量。

“师……尊……”

随着口中那一声源自魂底的轻唤,他心中的黑暗壁垒,在他失而复得的师尊面前,第一次全面崩溃,第一次将深藏的脆弱一面尽情释放。

“师尊……师尊……师尊……”

他一声声呼唤,本以为早已哭干的泪水决堤而下,肆意的浸染着池妩仸的胸衣。

这是一场让他甘愿崩溃的迷梦……何况,它并不完全是梦。

池妩仸轻轻阖眸,将身前的男子轻轻的抱紧。

也许是对云澈极致的宠,也许有着对沐玄音的愧……但,她的言语,并非只是对云澈的抚慰。

而是在她重新找到云澈之前,便已立下的誓言。

——————

东神域,吟雪界,南境。

苍雪冰麟兽,吟雪界南域的玄兽霸主,吟雪界目前仅存的两大神君巨兽之一,其实力相当于人类的六级神君。

它的“造反”,一直是冰凰神宗最为担心的事之一。

吟雪界共有两大神君,沐冰云和沐涣之,要强压一只苍雪冰麟兽并非难事。而远比苍雪冰麟兽本身更可怕的多的,是它身为吟雪玄兽的南域霸主,可以号令庞大无际的玄兽群。

若它们为扩大领地而攻入人类城池,必将生灵涂炭。

这一次,沐冰云亲临南域,带领宗门九大长老和无数弟子,并调动了南域所有分宗的力量,但降临兽域之时,看到的却是一番匪夷所思的场景。

苍雪冰麟兽身长百尺,兽威无尽,一爪便可崩山裂地。

但,它却是四肢伏地,匍匐在兽域之畔,身上没有丝毫的威凌和煞气。

它的后方,是一望无际的玄兽群,无法计数。

但如此庞大的玄兽群,竟是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狂暴气息与危机感,而且几乎都是趴伏在地,全身许久都不动弹一下。

沐冰云带着一众冰凰弟子和吟雪玄者到来时,看到的便是这让她大皱眉头的一幕。

这片昨日还发生过惨烈恶战的雪域,今日安静到诡异。

玄兽群最前方,遥遥目睹着沐冰云的亲自到来,苍雪冰麟兽全身一颤,整个上身猛的砸到在地,头颅叩下,大呼道:“小兽恭迎吟雪界王大驾!”

“……?”沐冰云身影定格空中,目光扫向遥远的前方,冰颜尽是警惕和疑惑。

而身后的冰凰弟子,以及那些昨日才和他们恶战过的吟雪玄者俱是面面相觑,百脸懵逼。

“宗主小心,肯定有诈。”沐坦之低声道。

锵!

吟雪剑出,遥指苍雪冰麟兽,沐冰云寒声道:“苍雪冰麟,你违背与先界王的契约,煽动南域玄兽强夺人族资源领地。今日,本王来亲自与你做个了断!”

剑芒与寒威之下,苍雪冰麟兽却是没有起身,更一丝玄气波动。它的身姿更加的俯下,口中发出哀求之音:“小兽知错,小兽知错。前段时日小兽一时失心糊涂,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小兽已是知错,求界王大人宽恕……求界王大人宽恕!”

苍雪冰麟兽一声怒吼,可释惊天兽威。但此刻跪伏在地的它每一个都带着卑微和哀求,还隐隐带着恐惧,巨大的身躯分明在瑟瑟发抖。

这一次,之前没懵逼的也彻底懵了过去。

“……”雪姬剑停滞半空,沐冰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怎……怎么回事?”沐坦之眉头大皱,他神识释放,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玄兽群,摆出的都是臣服的姿态,释放的都是战栗的气息,不敢释放那怕丁点的戾气和攻击性。

见沐冰云许久没有回应,苍雪冰麟兽颤抖的更加厉害,慌不跌的道:“小兽自知罪大恶极……小兽发誓,从此退居南澜域,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出一步,南域玄兽也再不会再擅离领地。”

“先前所造成的损伤,我们定会在三个月前内三倍的弥补。且……且从今年开始,我们南兽域会每年向冰凰神宗供奉五十万斤最上好的寒冰玄晶……求界王大人宽恕,求界王大人宽恕。”

哀求声落下,苍雪冰麟兽一顿磕头如捣蒜,身后的玄兽们亦是拼命叩首求饶。

能逼得沐冰云不得不亲自到来南域,苍雪冰麟兽和它所号令的兽群有多强大可想而知。

就算沐冰云最终能成功镇压,将其逼回南域,已是很好的结果……还要付出绝对不小的代价。

但,镇压还未开始,苍雪冰麟兽和引领的庞大兽群已是主动求饶,为求宽恕还主动提出堪称苛刻的代价。

而且,它们求饶的姿态,还有它们所表现出的恐惧,都绝对不是假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