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6章 瞬逝冰芒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浩荡前来,却连一场交锋都没有发生,便已结束。

苍雪冰麟兽带领着玄兽浩浩荡荡的离去,在得到沐冰云的首肯时,它千恩万谢,感激涕零,恨不能当场把脑袋给叩破。

在退出一段距离后,苍雪冰麟兽忽然加速,几乎是连滚打趴的逃窜而去,唯恐沐冰云后悔。再没有哪怕丁点玄兽霸主的雄姿,唯有那大到那让它意志数度崩溃,足以让它一生都再不敢造反的深深恐惧。

“此行竟是无惊无险,兵不血刃。”沐坦之开怀道,和所有人一样,他心中的压抑完全消散无踪。

沐冰云却依旧遥望着远方,低语道:“到底是谁……”

她问及苍雪冰麟兽到底是谁逼它如此,苍雪冰麟兽拼命否认时所露出的极度惶恐,她看的清清楚楚。

能让一个神君玄兽露出那般的姿态,很可能是遭遇了神主层面的凌压。

而且是手段应该极为残酷,简直是活生生将苍雪冰麟兽吓破了胆。

“两个可能,”沐坦之道:“其一,是月神界。”

沐冰云冰眸瞬间凝寒,冷声道:“不会。月神帝公开宣称吟雪界对她有恩,任何人不得迁怒吟雪界,为的不过是标榜她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呵,她若是派人做的此事,定巴不得全东神域都知道。”

“那就是炎神界王了。”沐坦之瞥了一眼沐冰云的神色,轻轻叹了一声。

炎神界王火破云钟情沐妃雪的事,很早之前便是两界皆知。其实,只要沐妃雪一句话,以炎神界王的强大实力,哪怕北域、南域的玄兽霸主同时造反,他都可轻易镇压。

但,人情这种东西,终究是要还的。而且,炎神界王希望他们还的东西……谁都清清楚楚的知道。

所以,无论哪一种,都并不是沐冰云想要听到的答案。

“回宗。”

低念一声,沐冰云御空而起,转身飞离。

这场极大规模的玄兽叛乱,以比预期好了无数倍的结果收场,但沐冰云心间并不轻松。

玄兽大军退回领地,冰凰神宗的人也尽皆离去。

无尽雪域再次变得安静。

遥远的上空,某个谁都未曾看去的空间,忽然掠起了一瞬微弱的浅蓝冰芒,如星辰的刹那闪烁,转瞬消逝,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

池妩仸离开。

阎帝为首,阎魔在后,客客气气的将池妩仸送出阎魔帝域,懵然的看着她离去。

帝殿之中,云澈双目闭合,静立了许久许久。

之前,他的气息已连接永暗骨海的黑暗阴气,阎一阎三的气场将池妩仸压制,殿外有阎帝和数个阎魔蓄势待发……他手指池妩仸,傲然的问她该如何破局。

毫无疑问,这场他和池妩仸的“交锋”,池妩仸不但成功破局,反而是他……一败涂地。

甚至在失而复得的“师尊”面前心绪崩溃。

的确,世上再没有比失而复得更美好的事。尤其,当初失去一切时有多痛苦绝望,这份失而复得便会有多么的撞击心魂。

虽然,只是残缺,而且有些梦幻离奇的失而复得。

静立了很久,云澈的神色已是恢复平日里的漠然,心绪冷静下来之后,却是更深的茫然。

那些年,她的确是他的师尊……这一点,他已并不怀疑。

但,他的师尊,躯体是完整的沐玄音,意志上,也是沐玄音为主导。

而池妩仸……她更为重要,更为完整的身份,是北域魔后。

“禾菱……”他有些失魂的问道:“我真的可以将她……继续当做师尊吗?”

“我……我不知道。”云澈无法回答的事,禾菱更无法回答。尤其,云澈和师尊朝夕相处的那些年,禾菱都并不在云澈的身边,没有见证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那段时间。

“她说的那些话,会是真的吗?”云澈又问,眼神飘渺,盘旋在心中的感觉,除了迷茫,还有一种深深的患得患失。

“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辜负你。所有欺你、伤你、负你的人,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所有你想要、所有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就算是强夺,我也要全部给予你,补偿你……”

这些在他耳边轻诉的话语,此时回想,换做任何人,都定然无法相信这竟是出自池妩仸之口。

就像是母亲对孩子无原则的溺爱,又像是女子对男子无底线的痴恋……而无论哪一种,都不该出现在池妩仸身上。

因为她是魔凌北域,封帝劫魂,世所惊惧的北域魔后!

“我不知道。”禾菱依旧弱弱的摇头,然后又轻轻的回答:“但是,我自己的感觉……她对主人说的话,都是发自真心。”

“而且,师尊一直都是这么宠着主人的,对吗?”禾菱轻轻的道。

云澈:“……”

对,师尊一直都是这么宠着他。

犯了那么大的错,抓回来后只是言语斥责,之后反把所有的时间心力都倾注在他一个人身上。其他核心弟子入一天都是恩赐的冥寒天池,却让他终年浸于其中。

为了他,她可以当场和剑君翻脸,可以因洛孤邪的偷袭,盛怒之下不计后果的斩断她的手臂。

更可以为了他,一人独面三方神域的所有神帝。

但,那都是沐玄音意志。

池妩仸……师尊的另一面,她真的也是如此吗?

“而且,”禾菱继续柔柔的说道:“虽然,她不是师尊的意志主导。但是,主人千万不可以忽视一件事情,她和沐玄音共知共感,沐玄音和主人所有的经历,便是她和主人的所有经历,一分一点都没有少。”

“沐玄音可以那么喜爱主人,池妩仸为什么不可以呢?”

“不,不一样。”云澈却是摇头,眸中依然是化不开的茫然:“她从一介凡人一步步成为北域魔后,她的阅历、心机……尤其她的魔帝之魂,都是玄音远远不可比的。”

“玄音和我相处的,是她灵魂的全部。而池妩仸……只是她灵魂很小的一部分。”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会和玄音一样。怎么可能真的就此对我……一个游离意志所接触的人,生出那样的情感。”

云澈无法完全说服自己,或许换做任何人,也无法相信。毕竟,若池妩仸如此容易“沦陷”,又怎会成为俯视北域的劫魂魔后。

“我无法回答主人的问题,”禾菱轻语:“就像我始终都无法明白,为什么神曦主人会愿意委身主人。”

“……”云澈怔了一怔。

“不过,主人的话,让我想起了当年,我曾问神曦主人的一个问题。”禾菱一边回忆,一边诉说:“那个时候,我问神曦主人:龙皇无论修为、地位都是当世第一,那么的崇高,又那么的痴情,为什么主人却从来没有对他有丁点的动心,是主人的世界里没有男女之情吗?”

“神曦主人当时回答,她并非没有男女之情,相反,哪怕再绝情的女子,对于男女之情这种世间最美好之物,都会有着永远不可能真正磨灭的向往。只是,女子会更愿意被比她更强大的男子征服,越是身处高位,越是强大的女子越是如此。”

“若有一天,她的生命里出现一个有资格让她沉沦的男子,她或许还会选择……主动去将对方征服。”

“……”云澈微微怔然,讶异着这居然是神曦说出的话语。

“当时,我一点都无法明白神曦主人所说的这些话。但是……”禾菱的声音弱下:“我现在懂了。”

“这个世界上,强大的人很多很多,但只有主人,是真真正正的世上唯一,也的确是唯一配得上神曦主人的人呢。”禾菱道:“云千影也是一样,她曾经对所有男人都不屑一顾,南溟神帝那么强大,天狼溪苏那么痴情,在她眼中却都是工具。”

“而在主人的身边,短短几年,却可以变化的那么快,那么大。”

“不,池妩仸不一样,她和她们完全不一样。”禾菱的言语,让云澈依旧摇头:“池妩仸所擅用的,不仅是男人的力量,还有男人的情感。她所经历的男人也太多太多,连净天神帝,都折在她的手下。”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还如此彻底的沉溺。”

池妩仸最初之时,虽负魔帝之魂,有了越来越强大的力量,但她只身一人,没有背依的势力,于是,她借男人上位,征服男人的同时也步步掌控了他手下的势力与基业,然后再一步一步,从中位,到上位,再到王界。

最后征服净天神帝的同时,竟以骇世的手段拿下了整个净天神界,再到将净天神界逐渐化为只属于自己的劫魂界,她亦就此封帝。

不仅北神域,纵观整个神界,再找不到一个经历堪与她相较的女子。

哪怕当初在神界最负盛名的梵帝神女千叶影儿,她的起点,也是立于梵帝神界的肩膀之上。

禾菱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说道:“主人,刚才……刚才她抱住你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云澈:“?”

“池妩仸她……是……是完璧之身。”

云澈猛的一愣,声音脱口而出:“不可能!”

池妩仸靠魅惑一个又一个的男人才步步登天,成为北域魔后,这在北神域,是人尽皆知的事。

连踏入北神域前的千叶影儿都很早便知道的一清二楚。

“虽然,和所知道的讯息很是相悖,但是,我所感知到的,就是这个样子。”禾菱声音很弱很柔,但并无迟疑。

木灵作为由生命创世神黎娑创造,至纯至净的种族,对罪恶最为敏感,对纯净最为亲近。

而女子身上最为纯净纯粹的,便是元阴气息。近触之下,禾菱可以感知的清清楚楚。

“……”云澈定在那里,许久无言。

“或许,真正的池妩仸,根本就不是我们所听到的那样,毕竟传闻只是传闻,往往都是不可信的。”

“而且,就如主人所言,真正了解一个人很难很难,主人你真的了解……她吗?”

云澈闭眸,在无人敢打扰的安静中沉默静思了很久很久。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