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7章 极境千影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云澈走出帝殿时,已是数个时辰之后,阎天枭和众阎魔依旧等在外面。

一见云澈出来,阎一和阎三闪电般的瞬身,护在了云澈的两侧,显然是唯恐眼前这堆后世子孙万一脑子抽筋做什么大逆之举。

阎天枭向前,试探着道:“主人收服劫魂界的方式,莫非有所变动?”

云澈却根本没有回应,冷声道:“封帝仪式筹备的如何?”

阎天枭道:“请柬已全部拟好,明日便可开始送传至各界。至于仪式的……”

“不必了。”云澈直接打断他的话:“重新修正所有请柬,将地点更为劫魂界,时间……另定!”

“!?”阎天枭猛的抬头,身后众阎魔亦是面露惊色。

“这……”阎天枭快速斟酌措辞,道:“不知发生了何种变故?莫非,吾主与魔后一议,魔后已愿意引领劫魂界,拥吾主为北域之主?”

他知道,这是绝无可能的事。若池妩仸这么好对付,就不会有如今的劫魂界。

“对。”云澈道。

这个回答,毫无疑问彻彻底底的出乎了阎帝和众阎魔的预料和想象。

阎天枭定了足足两息,才沉眉道:“吾主,你与池妩仸相识尚浅,此女之可怕,绝非常人所能理解。她的心机手段……尤其在魅惑男人方面,可谓无人可及,野心更是极盛,绝不会甘居于任何人之下,更绝无可能如此轻易的妥协。”

“吾主千万不可为她所惑!”

阎魔界是被云澈拿住了阎祖加传承加命脉,不得不臣服。但阎天枭翻遍认知,也找不到池妩仸也就这么甘拥云澈为主的理由。

“哼,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云澈斜眸道。

阎天枭微微垂首……他忽然想到,在外人看来,也定无法相信屹立了八十多万年的阎魔界就这么在一朝之间臣服云澈麾下。

难道,劫魂界也是在某种根本无望反抗的力量下被迫臣服?

若真是如此,眼前的男子……也实在太过可怕。

一念至此,阎天枭心下悚然,对云澈本就极深的忌惮更深了数分。

“焚月现已完整纳入魔后管制。”云澈淡淡说道:“劫魂界也已决定拥我为北域之主。换言之,劫魂、阎魔、焚月,都已愿归于我的麾下。至于剩下的……还远吗?”

云澈的话,让阎帝阎魔无不心中大震,眸光颤荡。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了近乎虚幻。

就在一个月前,北神域还是三王界鼎立。

而这短短的一个月,焚月沦陷,阎魔臣服,劫魂归顺……

三个浩大王界,三尊统领北神域的至高存在……就这么短短一月,且连算得上浩大的波澜都没有,便都臣服于一人之下?

何其魔幻,何其可怕。

他们看向云澈的目光都在悄然的剧变,回想之下,这个北神域历史从未有能做到,甚至从未有人想过的骇世成就,在他的手下,几乎是完成的轻而易举。

他的年龄,不过半个甲子,他到来北神域的时间,加起来也才区区数年而已!

他们心中的震动一时如沧海翻覆,敬畏无形间深重了数倍,本就薄弱的逆反之心更是被快速消弭,再不敢有半分存留。

拿下了三王界,便等同拿下了整个北神域。

三王界都臣服归顺,其他的星界,连“时间问题”都算不上。

焚月的沦陷是意外,阎魔出奇的顺利,劫魂……更是梦幻一般的意外。

云澈当初和池妩仸定下的时间,是三年之内。

显然,他自己,也从未想过竟可如此之快。

“恭喜吾主,即将成就冠绝北域历史之伟业!”震心之余,阎天枭迅速俯首。如今,面对眼前这个仿佛一切都在认知之外的男子,他甚至开始万般庆幸当日的臣服,以及这段时日的毕恭毕敬。

若是当初选择死磕,怕是后悔都没了机会。

“哼,一群不争气还没眼光的兔崽子,”阎一冷不丁的哼道:“当初居然质疑违逆祖宗的选择,真是岂有此理。”

阎天枭面现尴尬,连忙道:“老祖教训的是。三位老祖慧眼如炬,自是吾等小辈万万难及。”

“封帝仪式的事,交由劫魂界那边去做。”云澈的眼前不自禁的浮现池妩仸妖媚如魔的身影,心潮亦随之躁动,暗暗数个呼吸才稍稍平息:“从明日开始,所有阎魔、阎鬼皆随我入永暗骨海。”

阎天枭心中一动,压抑着狂喜道:“吾主之意,莫非是……”

“呵!”云澈看了阎舞一眼,道:“给我足够的忠诚,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接下来,我会为所有阎魔、阎鬼完成黑暗蜕变,希望将来……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阎天枭大喜过望,众阎魔更是难抑激动……这些时日,他们更为清晰看到了阎舞身上那宛若神迹的变化,这种恩赐终于要降临己身,他们岂能不激动。

“谨遵吾主之命!”阎天枭和众阎魔深深而拜。

————

阎魔和阎鬼的蜕变,云澈用了短短一天便全部完成,之后,他便留在永暗骨海之中,默默吸收着这里的上古阴气。

而对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筹划,也在他脑海中逐渐成型。

十日之后,他在永暗骨海中睁开眼睛,迅速闪身,回到了帝殿之中。

意念一动,缩小版的太古玄舟出现,随着一抹暗淡红光的闪过,一个金发飘扬,身姿美若仙幻的女子现于云澈的身前。

正在一直在太古玄舟炼化第二颗蛮荒世界丹的千叶影儿。

她的出现,让紧随云澈而至的阎一阎三老目骤沉,气息暗凝。

因为,伴随千叶影儿一同出现的,是神主境十级的气息!

北神域存世的十级神主,除了他们阎魔三祖,便唯有阎帝、阎舞、魔后和劫魂双生大魔女,这个完全陌生的十级神主,毫无疑问让他们骤生警惕。

与此同时,千叶影儿现身的刹那,亦是目光陡转,凝眉看向阎一和阎三。

“十级神主?”云澈的目光扫过千叶影儿的全身,这段时间没有她在身边,意外的很不习惯,但声音依旧冷淡如前:“倒是没让我失望。”

千叶影儿目光从阎一阎三身上收回,金眉微斜,美眸幽幽:“没错,十级神主。虽然依旧不及当年的巅峰,但……”

她抬起手掌,五指纤纤:“说不定,足够宰了你。”

“大胆!”阎三当即暴怒:“狂妄女娃!竟敢对……”

“滚出去!”云澈一声低喝。

“(ㄒoㄒ)/~~……”阎三脖子猛缩,瞬间噤若寒蝉,和阎一慌不跌的退离。

“老鬼!你脑子被驴踢了吗!”出了殿外,阎一压着声音一通吐槽:“敢对主人那么说话的,能是一般人么!”

“我这……我这不是无法容忍有人对主人不敬么。”阎三满腹委屈。

“所以说你脑袋长到了屁股上,一点都不长记性!”阎一道:“要是男人对主人不敬,直接上去抽他。要是女人……要先过问主人意见,懂了么!”

阎三回想一番,忽然明悟,一拍脑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那两人……”千叶影儿的目光扫视着周围,这里明显异常的黑暗气息让她大为皱眉,随之快速想到了什么:“难道这里是阎魔界?”

“没错。”云澈说话间,指尖已是凝起一枚灵魂碎片,然后手指一点,戳在了千叶影儿的眉心。

千叶影儿正凝心观察周围,被云澈并不温柔的一指戳的雪颈后仰,她瞪了云澈一眼,金眸闭合,睁开之时,讶光乍现:“阎祖、阎魔界、永暗魔晶、天孤鹄、劫魂界,还有……封帝大典?”

云澈给予千叶影儿的记忆,并不包括与池妩仸的事,毕竟,连他自己都依然处于迷茫之中。

“我不在的短短一月,你竟完成了这么多的事。”千叶影儿美眸微眯,盯视着他:“我居然从不知道,你还有如此之强的时间管理能力。”

云澈:“……”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面不改色的将三阎祖折磨了六天六夜。”千叶影儿眸光微敛,心中似有些复杂:“作为纯粹的黑暗,被光明同时残噬生命与灵魂,那种痛苦,便是不会下于梵魂求死印。”

“看来,你恨的那些人,将来一定会后悔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呵,我也这么认为。”云澈一声低低的冷笑。短短几个字,却是无尽森然。

“……”千叶影儿的眸光微微荡动了一下。

初至北神域时,她巴不得云澈可以变得残忍残酷,可以为了复仇不择手段。

但此刻听着云澈的言语,得到的,却并不是对他“成长”的如愿感,反而是一种……并不舒服的感觉。

“果然啊,你当时那么急迫的让我炼化第二颗蛮荒世界丹,所谓急需力量傍身是假,自己一个人来阎魔才是真正目的。”她冷哼一声:“怎么,嫌我碍手碍脚吗?”

云澈回道:“没有你,我阎魔之行何止是顺利。”

“……”千叶影儿忽然浅浅的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神秘:“说起来,我在太古玄舟里,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东西。”

“……?”云澈微一皱眉。

能被千叶影儿特别提及,定然是非同寻常之物。

太古玄舟的旧主是上古时代红儿所在的剑灵神族。难道,会是剑灵神族的所遗之物?

千叶影儿伸手到云澈眼前,白莹到炫目的五指缓缓张开……然后忽然向前一掠,指尖在云澈的鼻子上重重的弹了一下。

“~!@#¥%……”云澈趔趄退步,手掩鼻尖:“你!”

“你刚才戳了我额头,现在扯平了。”千叶影儿玉臂抱于软鼓鼓的胸前,脸颊侧过,不去看他。

云澈手臂从鼻尖部位猛的甩下,沉声道:“云千影!你不要忘了你……”

“我是你的工具,从来不敢忘。”千叶影儿粉唇开合,悠悠然的道:“只是我这个工具刚刚又投入了一颗蛮荒世界丹,更加的好用,也更加的金贵。”

“所以你也要更加的小心护着,否则因为不必要的生气而不小心弄坏了的话,该有多可惜啊。”

云澈五官一阵混乱抽搐……因为他竟忽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姿态来回应她。

“跟我去永暗骨海!”

他只能狠狠丢下一句话,大步向殿外走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