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9章 云澈封帝(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一日,本就持续动荡中的的北神域因一封封携威而至的请柬而掀起惊涛骇浪。

这些请柬,是由王界之人亲自送达,涵盖所有上位星界、中位星界的界王势力以及核心宗门,另包括最核心的那一部分下位星界。

来自王界的请柬,可从来都不是简单的“请”柬,而是不可抗拒的王谕!

他界的邀请,不去顶多是不予其颜面。王界的主动“邀请”胆敢抗拒,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

王界如此大范围的广发请柬,北域历史并非鲜见。每一届的神帝更替,都会如此。

但这一次的请柬,却是以三王界之名共同发出!

请柬之上,“万王谒见,朝拜新主”八个字带着一股震心慑魂的无上威凌。

威凌之外,这八个字所表之意,更是让一众北域界王、领主心中瞬起万丈波澜,久久无法平息。

以三王界的身份立场所表的“新主”?

三王界所共同拥立的新主?

三王界之上的新主!?

这是北神域从未有过的概念,从未有过的历史。

云澈,自皇天界的天君盛会后,这个名字便在北神域的高位领域快速传开。

焚月界在一朝之间沦陷,云澈身负魔帝传承,能释真神之力的传闻亦如惊雷降世,震荡诸界……背后,自然是池妩仸的推波助澜。

虽然,池妩仸已是提前开始造势,让云澈这个出现在北神域不久的“名字”带着无上威凌震入北域强者的认知。但这忽然到来的“请柬”和“大典”,依旧太过突然,也太过震撼,足以让一众身居尊位,阅历深厚的霸主久久懵然。

而一些霸主在震骇之余,亦开始嗅到了非同寻常的气息。

时间,一个月后。地点,劫魂圣域。

————

焚月最初的臣服,是云澈秒杀焚道钧的神威、魔女的蜕变、池妩仸的魔音惑心共同促成。

但毫无疑问,随着时间的推移,威慑和惑心的逐渐消散,焚月极易生出异心,而这些都需要池妩仸的后续压制。

但,当阎魔举界臣服时,焚月上下的异心也被死死的掐灭。

而当云澈将黑暗脱变也施予他们时,众蚀月者感受着自身以往做梦都不敢想的奇迹蜕变,无不是喜极若狂,感恩戴德。

这个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忠诚。所谓恩威并施……威足够,恩,更是极致,甚至连传承命脉都被云澈捏在了手中——无论焚月,还是阎魔。

云澈的封帝大典已开始在劫魂圣域大张旗鼓的筹备。阎魔和焚月也参与其中,将地点选在劫魂圣域,这对其他两王界而言,已是一个无比清晰的信号。

在北神域风起云涌之时,这一切的核心兼始作俑者却反而是最悠淡的那个人。

第二颗蛮荒世界丹的炼化,千叶影儿大为增长的不仅仅是玄力,还有魔血的融合程度。对云澈而言,也自然成为了一个更为上佳的双修炉鼎。

将千叶影儿拉入永暗骨海,借助那里的上古魔气,日夜不休的双修之下,短短半个月,千叶影儿刚刚完成蜕变的玄气便彻底稳固,而云澈的黑暗永劫,亦在这期间大进一步。

虽然依旧是永劫中境,但驾驭能力可谓是数倍的提升。

以往,他对黑暗玄者进行黑暗蜕变还多少需要聚神凝心,若有外力抗拒或干涉还会容易失败。

而现在,他基本已可以做到随手为之,最重要的是……可以较为轻松的一次施以多人。

而永暗骨海,也毫无疑问成为了最适合云澈和千叶影儿的修炼之地。那里的上古阴气层面之高,密度之大,绝非当世任何一处可比。

劫魂圣域,魂罗天上。

云澈端坐在地,双眸闭合,身上毫无气息。

这段时间一直和千叶影儿在永暗骨海双修,他的玄力修为和黑暗永劫都在极速进步,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碰触到再深一层的虚无法则。

看来,目前的确已经是极限,而且应该是永恒的极致……随着劫天魔帝的离开,当世已再无可能出现完整的逆世天书。

但即使他只能碰触和驾驭最浅薄的虚无法则,便可轻易衍生超越认知层面的诡异之力。

千叶影儿立于魂罗天的边缘,金发迎风而舞,裙袂飘飘,仙姿卓然超尘。

云澈会经常性的闭目沉默,有时长达数个时辰,她习以为常。

“三王界归一,封帝在即,这个时间,可要比我们先前预估的短上太多,而且顺利的多少有些不可思议。”

千叶影儿似是说与云澈听,也似是在自言自语。

“该说是邪神之力和黑暗永劫太强大,还是……这一切都是天命所归呢?”

的确,一切都太快,太顺利了。

王界的强大,千叶影儿深为知晓。

最初找劫魂界合作,是必行之路。而这个合作,从一开始就顺利的过分。

之后……

阎魔界本是最难攻克的目标,屹立八十万年的北域第一王界岂是虚名。哪怕顺利拿下焚月,要将之吞并,也必定艰难而惨烈。

然而,却因永暗骨海的存在,他们毫无挣扎之力的被迫臣服。最强大的三个守护神,也成为云澈麾下的三个强大忠犬。

焚月界虽是综合实力最弱的王界,但焚道钧若是选择死磕,以焚月界强大的核心力量与深厚底蕴,要将对方溃败至臣服,也定要耗费巨大的代价。

然而,却被云澈盛怒之下,一掌碎最强蚀月者,一剑灭焚月神帝……那属于神之领域的威凌,让焚月上下直接信念崩溃,兵不血刃而取之。

而劫魂界这边……

若池妩仸不是师尊,在以相互利用为目的的合作之下,她,或许才是这三王界中最可怕的敌人。

这在世人看来旷古绝今的伟业背后,实则……连一场真正的恶战都没有发生。

云澈睁开眼睛,低声说道:“初至神界,我步步小心,如履薄冰,多少次与死亡擦肩而过。世人只闻我越传越盛的声名,只见我越来越耀目的光环,却从不知其背后的生死坎坷。”

“……”千叶影儿金眸稍转……因为云澈在神界最大的“生死坎坷”,就是她亲手所施。

云澈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和所受的最大折磨,都是来自于她。

“我感激着我身上所承的各种恩赐,将救世揽为自己必须背负和完成的使命。我以为,我是天定的救世主。我甚至曾经很骄傲的问过无心:‘你希望你的父亲成为救世的英雄吗’……呵!”

云澈缓缓抬头,望着如黑雾般缓缓滚动的苍穹:“北神域,在这穷凶极恶的黑暗之地,我本以为迎接我的会是无尽的磨难和凶煞。但……救世之路步步生死,为魔之途却顺如天旨。”

目光逐渐变得森然,他沉声念道:“原来,我一直都搞错了自己的身份和存世的意义。我根本不是什么救世的圣人,而是注定祸世的魔主!”

“我现在倒是很想知道……”他低低的笑了起来,嘴角的弧度,目中的魔光都变得森然冷冽:“三方神域之中,最终将我屠杀而救世的‘英雄’,究竟会是谁呢?”

“呵,”千叶影儿不屑而笑:“祸世魔主?哪怕你当十次救世主,就凭你一个人把龙后神女都给睡了,神界依然会有无数的男人想要把你千刀万剐。”

“……”云澈斜目看着她的侧颜和被寒风带起的极美曲线,低笑一声反讽道:“明明是主动奉上,却反成了我罪大恶极?笑话!”

“那你更应该被千刀……”千叶影儿声音忽止,金眸转过:“这么说来,神曦也是主动?”

云澈:“……”

“哈哈哈哈哈哈……”千叶影儿纤腰扭转,酥胸起伏,一阵无比肆意的大笑:“果然!越是看着高贵圣洁的女人,骨子里越是騒浪,哈哈哈哈!”

“闭嘴。”云澈冷斥道:“我再说最后一次……不许再说她半个字的坏话!”

“坏话?”千叶影儿美眸幽转:“你平日里对我说这两个字时,号称的可是夸奖。对她,便是坏话?”

“……”云澈一时愣是无言以对。

“啊呀,本后来的似乎不太是时候。”

一道酥骨魔音软绵绵的传来,池妩仸的身影从天而落,身上并无黑雾弥漫,尽显着她微笑间万媚横生的容颜和魔鬼雕琢般的身段。

她的到来,让云澈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连忙起身。

“……”千叶影儿微微皱眉。

“云千影,”池妩仸眉弯如月,浅笑吟吟:“借云澈一点时间,可否?”

池妩仸不过是轻盈自然的迈步,却是波涛起伏,绝媚撩心……千叶影儿眉稍剧跳,猛的转目,冷哼一声道:“不借!”

一抹魅心的幽香袭来,池妩仸已是站在了云澈身侧,娇媚而笑:“明明口中说着要奉本后为云澈的帝后,却每天十二时辰都粘在他身上,一点都不肯让予本后。本后和身边的九个孩子,可都是幽幽怨怨,望眼欲穿呢。”

“……”温软的吐息轻拂在脖颈上,云澈神色不变,但体温在快速上升,血液一阵不受控制的剧烈翻腾。

对云澈而言,池妩仸最可怕之处不是她的魔帝之魂,而是她……那完全天生天赐,根本无需刻意释放的妖媚。

当年,她以沐玄音那傲世雪莲般冷傲的冰颜仙躯都能媚到让他无法自控,何况现在的魔后。

池妩仸之言,反让千叶影儿转过身来,直视着眼前让女人都无法不为之心漾的魔躯,淡笑道:“池妩仸,我非常赞同你为云澈的帝后,这也是我们合作的诚意与条件之一。但,能陪他睡觉的人只有我。这是两回事,如此说,你明白了吗?”

云澈:“……???”

“噗嗤……”池妩仸娇笑出声,眸中如荡起万千绮丽涟漪,看的千叶影儿又快速移开了目光。

“找我何事?”云澈暗缓一口气,问道。

虽然在极力控制,但他的目光还是出现了不自然的躲闪。

因为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真正想清楚自己该如何面对池妩仸。

“两件事,”池妩仸浅弯的媚眸看着云澈,微笑道:“第一件事,再有七天,便是北域群雄齐至,封帝大典召开之日,而你的神帝封号,却还未有确定。”

“作为北神域史上第一位‘魔主’,你的帝名,可是重要的很哦。”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