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魔主云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云澈踩在魔光之上,三大凌空傲世的王界主玄舰侍于两侧,沉于他的脚下。

他一身漆黑的锦袍,铭印着上古记载中属于劫天魔帝的暗红魔纹。剑眉入鬓,黑如墨玉般的瞳仁浅触之下淡漠如水,但一旦直视,却又化作仿佛能噬人心魂的深渊,让无数强者慌忙俯首,在惊惧间许久不敢再直视。

“恭迎魔主!”

魔吟震空,魂天舰上,劫魂界的核心之力——众魔女、魂灵、魂侍尽皆俯首下拜,恭敬而迎。

云澈再向前一步,焚月主舰上,以众蚀月者为首,焚月界俯身跪拜,向云澈,向北神域呈现着他们的恭敬与臣服:

“恭迎魔主!”

步至魔光中段,阎魔主舰,众阎魔阎鬼深深俯首跪地:

“恭迎魔主!”

三主舰护航封帝之途,三王界跪迎魔主加冕。

那些对北域玄者而言如天上神灵般,能得见其一便为莫大荣耀的魔女、蚀月者、阎魔几乎全部现身,以最恭敬的跪礼,最虔诚的姿态拜于一个男子的膝下。

这一番场景之震撼,让一众傲世的界王都心神恍惚,如在梦中。

漆黑的长发随风而舞,拂动着云澈俊逸的脸庞,眼瞳中荡动的黑芒,身上若有若无的永劫魔光,为他的面容和气息平添一分妖邪。

而那来自劫天魔帝的黑暗威压,释放着北域万灵根本不可能抗拒的无上威仪,所行之处,黑云静寂,万魔心悸垂首,灵魂战栗,几乎忍不住要跪地而拜。

远处,千叶影儿默默的看着,目光随着他的身影缓缓而动,天地之间,再无其他。

遥远的空间,翻腾的暗云之后,隐隐晃过一抹玲珑彩影,无声无息,更没有靠近。

“父王,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圣域之外,最偏远的角落,一个紫裳女子双手拢在胸前,痴痴的看着苍穹之上的身影。

东方寒薇。

作为东墟界的一个小国,东寒国自没有接到邀请的资格。

但,东墟界,那是云澈进入北神域后,所选择的第一块踏脚石。东寒国,是他第一处栖身之地。

早已摸清云澈在北神域

所有行迹的池妩仸,特意邀请了东寒国……尤其是东方寒薇这个曾与云澈有过近触的东寒公主。

东寒国主抬头仰天,心潮澎湃如万浪奔腾,他喃喃道:“这定是先祖庇佑,才得魔主神光照拂。”

他已可以预见,就凭云澈当年曾栖居于东寒国,还曾为其出手。东寒国今后的命运……就算不能直上九霄,也再无人敢施以半分欺凌。

魔女、蚀月者、阎魔……这些以往只存在于传说,连仰望都不能的“神灵”,却都匍匐于当年那个救下自己的男子之侧。东方寒薇呆呆的看着,发出梦呓般的呢喃:“父王,他……还记得我吗?”

“……”东寒国主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对东寒国而言,能遇云澈,无疑是一国之天幸。但对东方寒薇而言……或许却是一生的劫难。

曾经沧海难为水。

另一个角落,另一个女孩亦在痴望着那身携天威,在世人仰望中走向北域之巅的男子,只是和东方寒薇的彷徨迷离不同,她嘴角带着微笑,眸中是星辰般的泪光。

十八岁的云裳已是亭亭玉立,依旧一身如飘云般的雪白裙裳,但已褪去了曾经的稚气,墨玉般的青丝简单的绾个飞仙髻,淡雅中有带着让人不敢亵渎的出尘之姿。一双盈泪美眸华彩流溢,珠玉般的唇瓣浅笑嫣然。

“裳儿,要去见他吗?”云霆说道,心中万般激动,亦万般复杂。

当年的一切,恍然如梦。

云裳却是轻轻摇头,一点泪珠也被轻盈甩落,她的美眸依旧看着空中,不忍稍离,唇间轻语:“还不可以……但是,一定会有那么一天,他会主动听到我的名字。”

那是她最美好的愿望,亦是她最大的动力和渴求。

“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等我长大……找到你的时候……希望你的笑……不要再那么悲伤。”

她轻轻的念着,视线愈加的朦胧。

三王界的跪迎,北域万灵的注视之下,云澈的脚步停在了天坛之上……九百九十九层天坛,高过北域历史所有神帝。

天坛之上,云澈缓慢转身,世间万生皆于俯视之下。

神帝?不,他是帝上之主,是北神域历史第一个

真正的无上魔主。

但,他眸中没有波澜,心中没有兴奋,平静的像是一汪不见边际。不知深浅的黑暗幽潭。

我本无心为帝,奈何天要逼我。

既为黑暗之主,又怎能不将这黑暗覆满那一片片肮脏的土地!

今日开始,北域万生,皆为我手中魔刃。

鲜血、死亡、怨恨、暴戾、杀戮、恐惧、绝望……

我会亲手,将曾经赐予你们的安生……百倍,千倍的夺回来。

我所拯救的神界,夺走我一切的神界,只配沦为无光的地狱!

阎天枭身影浮空,在低于云澈半个身位时停下,声音高昂,帝威凌世:“云氏云澈,年及半甲,身负劫天魔帝的血脉传承与无上魔功,魔脉魔威绝世超尘,身份之尊天下无二,为劫天魔帝予我北域的无上恩赐。”

“我阎魔、劫魂、焚月三王界慑其威,服其德,感其志,愿拥为无上魔主,引我三界,号令北域!”

阎天枭大手一仰,后方祭天坛浮起,云澈的身前,也显现出了一片祭天铭文。

“请魔主入祭天台。此空绝万古之伟绩,当皇天后土,天地为证。”

祭天坛升起,但云澈却没有踏步其上,反而无比冷淡的笑了一声:“不必祭天,它不配。”

无比平淡的几个字,却分明是连天都不容于目中的无尽狂傲。

声音落下,云澈手臂一挥,刚刚浮现他身前的祭天铭文当即消散,无影无踪。

轰隆隆隆……

苍穹之上的黑云在徐徐翻滚。无论何处地域,何处位面,帝王加冕,必祭祀苍天,请苍天为证,求天道庇佑。

从无人……纵是再傲慢狂肆的至高神帝,也断不敢触怒天道。

阎天枭当即愣住,劫魂圣域鸦雀无声。

在他人看来,这是一种目空一切的狂傲。

但,千叶影儿和池妩仸却是知道,对云澈而言……天道真的不配。

————

【短了,意识飘忽,明日补吧。】

(虽然上一章四千多字也没人夸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